第一卷 长安回望绣成堆 第三十五章 密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www.

    大殿中数十名姿色上等的舞姬载歌载舞,长袖飞舞,身材妙曼,更美妙的是她们都穿得很少,身上的衣裙半透明的,有如凝脂一般的肌肤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于是薛崇训的心情也似乎好了起来,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之中。太平公主注意到薛崇训神情的变化,她也不禁露出了笑容,笑道:“这么多美人,你挑一个今晚陪你。”

    虽然太平公主是母亲,但身为皇家成员她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妥,反而是一种表示关系亲近的手段,当初武则天在位时,太平公主就送过男宠。

    薛崇训无法拒接,只得说道:“母亲府上的好东西果然不少,这里如此多佳人,她们看着都差不多,一时真不好挑,要不一会随便要一个就行。”

    太平公主摇摇头:“你再看看,一会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美酒佳肴,美人如玉,暖洋洋的氛围让薛崇训的身心都软绵绵的。他的心里其实十分沮丧,这两个月在长安没干成什么事,一门心思就想怂恿母亲政变,用政变的办法能不能成功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不政变肯定要玩完……结果绞尽脑汁做了那么多事都没能说服母亲,怎么不让人沮丧呢?

    没办法,他这点实力要和国家机器玩,实在就像蝼蚁憾树,唯有寄希望于母亲了。

    他仔细寻思了一会,记得历史上的唐玄宗只当了两年左右的太子就登上了帝位,登上帝位没多久就把太平公主一党全部灭掉……算来也就是明年大家都得玩完,还有一年时间能干什么?扯起大旗种田造反?估计还没开始种就被地方军灭了或者被自己人干|掉,他不觉得在盛唐这样干会成功……

    就在这时,太平公主提醒道:“崇训,你在想什么心事?”

    薛崇训忙笑道:“没,我在琢磨哪个舞女更好看些。”

    这时只见殿中罗裙飞扬,舞女们聚到了一块形成了一个圈圈,都前俯着身子,就好似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朵,伴随着一阵悠扬的琴声,她们一甩长袖,柔韧的腰肢支撑着上身向后缓缓后仰,就如花瓣慢慢盛开。

    忽然薛崇训的眼睛一亮,只见中间冒出来一个嫦娥一般的女子,垫起洁白如霜的玉足,婀娜的娇躯旋转而舞,罗裙上的玉带也随之飘扬,仿佛凌波微步,宛若月宫仙子。

    她身轻如燕,薛崇训没看清脸长什么样,但光凭那身姿和气质,也是美好之极。于是他转头看着母亲道:“我知道了,她才是这些舞女中最好的那个,怪不得刚才母亲叫我再看看。”

    太平公主微微地笑了笑:“你觉得这里边她最好?”

    薛崇训毫不犹豫地点头。太平公主淡淡地说道:“你听说过程务挺这个人吧?”

    “听说过,原来是个名将……给人求情结果自己倒了霉,是被外祖母杀掉的吧?他们全家好像都死了,母亲提到他莫非这个女子是程家后人?”

    太平公主道:“她叫程婷。”

    “哦……”薛崇训心下一怔,再次意识到权力斗争是多么残酷,如果以后我也倒霉了,那我的女人也会被贬为贱籍任人玩|弄?

    饭饱酒足之后,歌舞也欣赏了,这时太平公主屏退左右,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薛崇训也坐着,母亲好像有话要说。

    奴婢们都遵照太平公主的意思下去了,整个祈福殿就只剩他们母子二人,显得空荡荡的。

    太平公主总算打破了沉默,说道:“崇训,你多次向我进言,我考虑再三,觉得你所言不差,但我没有答应,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这句话顿时让薛崇训惊喜交加,急忙说道:“母亲,只要您能看到隐患,预见到我们家的危险,就很好了……您没有答应,我猜是政变困难太大,并且名不正言不顺风险过大是吗?”

    太平公主沉思了许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才开口道:“我时常想起你的外祖母……从古到今,她是唯一的女皇帝,以前是,以后也很难重复。韦皇后和安乐公主没看清这一点,她们都想学,结果都死了;我早就悟到了这一点,所以我们到现在还好好的。”

    薛崇训焦急地劝说道:“母亲这么想,别人不这么想!您现在不是为了做女皇帝,得设法自保!神龙政变、唐隆政变之后,您都没事,那是因为中宗皇帝和今上没有实力和魄力,但李隆基不同,他不仅年轻,而且有魄力,更严重的是现在就和母亲您水火不容了,如果李隆基做皇帝,母亲再想维持现状恐怕不可能……母亲要是没认识到这一点,也不会想方设法地废太子不是?”

    太平公主道:“今晚我和你说话正是此意,得两手准备,如果没能让皇兄废掉太子,我们就要早做打算以防不测。但我是个女人,用什么理由政变?想来想去,这事得联盟李家宗室才行……可是现在李家宗室都希望李隆基登位稳定大局。只有一个人可以用,李守礼!”

    李守礼?薛崇训几乎都没想过这个边缘人物,但母亲确实是眼光老道,这么一提,他便恍然大悟:李守礼何许人,章怀太子的儿子,也就是高宗皇帝和武则天皇帝的孙子;算起来章怀太子做皇帝比当今皇帝李旦更有资格,也更得人心,但他已经死了……不过李旦的儿子李隆基能做皇帝,为什么章怀太子的儿子不能做皇帝?

    李守礼其父兄都被武则天杀了,弟弟听说是病死的,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病死,他本人因为疯疯傻傻的才没死,被关了十几年,然后中宗时放出来,不久就到地方去了,成了边缘人物,也无人提起。

    因为薛崇训总算改变了一些母亲的想法,他现在心情非常好,又重新看到了希望。他便很认真地问道:“李守礼被安排到哪里去了?我一直没想起这个人,所以没注意。他人怎么样,能答应和咱们联盟么?”

    太平公主道:“封了邠王,现在在幽州,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我也不知道,没怎么接触,也没听人说起。要不是这段时间你让我琢磨起政变的事,我也没想到他……今晚我和你单独详谈,就是想给你安排个事。”

    “母亲请讲。”

    “我身边能信任的人中间,你应该是最适合办这件事的。你去幽州,摸清李守礼的底细,并在必要时说服他回京参加政变,事成之后让他做皇帝。能办到吗?”

    薛崇训道:“母亲请放心,此事关系我们全家性命,我一定全力以赴。但我头上挂着太常寺卿的头衔,没有理由出京去幽州啊,总得寻个理由,而且别让人察觉目的才好。”

    “我已经给你想好了。这两年京畿缺粮,去年更甚,禁军都饿肚子了,要不是漕米即时运到,几乎兵变,这是很重要的事。朝廷一直都在寻找增大漕运运输量的办法,去年调了户部侍郎刘安专管此事,但到现在也见效甚微。所以我想利用这个理由,让你出任户部侍郎,下去考察运河,协助刘安整顿漕运……当然,这种事不是短时间能办成了,你也不用管太多,只管用考察永济渠的理由,沿运河北上幽州,设法联系到李守礼。”

    薛崇训想了想,说道:“此法甚妙,我以前毫无建树,大家都不怎么注意我,我去办这事正好。”

    太平公主脸上露出微笑:“你们兄弟几个,现在就你最体贴我的心。崇训,你不用每日愁眉苦脸,有母亲在的。”

    “母亲……”薛崇训心里竟然一酸。这段时间他日夜都处在恐惧和焦虑之中,欢快的时候甚少……男人也会无助,也会忧伤,只是藏在心里罢了。这时候母亲的一句话,让他感觉就像找到了温情的怀抱,又是酸楚又是温暖。

    太平公主的神情变得慈祥起来,这时候的她比高高在上的威严公主有爱多了,更像一个母亲。她看着薛崇训的脸,微笑道:“行了,我看你这么大了还要哭鼻子。你长大了,要成为一个大丈夫,须得学会安之若泰,别什么事都挂在脸上,成日焦头烂额,明白么?”

    “是,母亲。”薛崇训无比恭敬地答道。

    太平公主站了起来,轻轻抚了一下长袖,说道:“时间不早了,你回房休息吧,刚才你看中的那个程婷,已送到你房里了。”

    薛崇训执礼道:“恭送母亲。”

    太平公主走到殿门口,招了奴婢们过来,那些宦官宫女打点灯笼前后簇拥着她走了。另外一队奴婢等在门口,是侍候薛崇训的。薛崇训等母亲走了之后,他才直起腰来,走了出去。

    夜色突然变得美好起来,凉凉的风吹拂在脸上分外舒服,太平公主府里灯火灿烂,点点的灯光和天上的繁星上下相对,相映成辉。薛崇训突然理解当初宇文姬为什么会愿意为父亲牺牲一切了。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