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七章 反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政事堂里的灯架上起码点着几十支蜡烛,亮得就像白昼一般,当然只是像,光线和白天还是很有差别的,人们上的细节看不清就连邋遢的李守一此时乍一看都人模人样的。

    所有人的神都很严肃。刚刚被人从卧室里喊过来的刘安,本来兴致勃勃地要玩一对好不容易找到的双胞胎姐妹,双胞胎姐妹也许好找,但又要是美女还要用钱用权弄到手就不那么容易了;但一听到出了这事儿也弄了个兴致全无,他意识到还有更难办更麻烦的事在等他。

    有人造反肯定要调兵去镇压,打仗的事儿他管不着,问题是打仗要钱,他当着户部尚不找他要找谁要……宫廷开支庞大,特别是太平公主随便用点东西都比金子贵,心好赏那些个只会说大话的名士也大方得很,加上今年的军费预算本就很高,皇帝一句话就让杜暹调五万大军入吐蕃玩命,那么多人的吃喝军械军饷在刘安眼里就是钱的数目,他们死不死刘安也管不着,问题是死了还要抚恤,反正左右是钱。只求今年风调雨顺,地方上千万别遇到旱涝哭着喊着要钱粮赈灾;还有太平公主已经修了避冬的华清宫,别心血来潮又要修避暑的什么宫。

    和这些动辄以亿万计数的钱,刘安自己收点东西享乐一下根本没法比,所以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贪官,也不忌讳被别人知道,谁要弹劾让他去,只要皇帝不想治他,他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该干嘛干嘛。

    兵部尚程千里也焦头烂额,现在河北河东河南一带根本无健兵可调,只有靠地方团练,也不知中不中用。

    工部缺尚,几个侍郎却在,他们担心河北一乱修长城的工期,虽然主持此事的是张五郎,但张五郎手下都是些打仗的武夫,具体的工作是工部派人去负责的。

    当然最不爽的就是张说了,他是中令。张说已经怒了:“滑州刺史是谁举荐的?他干什么吃的!”

    众人一言不发,有个官员小心说道:“周吉已经在那儿干了几年刺史了,要不找以前的卷宗查查?”没人附和,几年?你娘的咱们大晋朝纪元现在才二年,唐朝时就干刺史的人哪儿去查是谁举荐的?再说在场的有几个人都知道一回事:好像大晋天宝元年时滑州刺史到长安来表忠心并述职,给张说送过一份大礼。

    张说不鸟那个发言的人的提议,一肚子闷气忍不住倒出来:“那个姓崔的是从营州逃回来的,能有多少人,一无钱二无兵器盔甲,取个县城也就罢了,是怎么攻破州府的?一个州没兵马吗,全副武装的官兵打一群暴民还丢了州衙,这周吉就是一个饭桶!”

    窦怀贞好言劝道:“奏报上说周吉没有死,让他回来问问不就明白了么……他要是没投降的话。”

    程千里沉声道:“滑州本来就是崔氏的老巢,虽然一门获罪被流放了许多人,但几百年的根基不是一朝一能根除的,地方刺史手里的团练兵也是当地人,恐怕那些兵将也无战心打崔启高。丢了滑州并不是太大的事,现在怕的是此人的人马流窜进河北,现在河北的民心不稳,若是叛贼善于煽动,声势愈大只是迟早的问题。”

    张说问道:“程相可有从速剿灭的方略了?”

    程千里神色凝重:“自从中令主持的兵制改革后,兵源益枯竭的折冲府已经撤掉了,改以都督府掌兵,真正朝廷能随时用得上的只有都督府健兵;而地方团练兵由于没有朝廷负担军饷装备,他们一是战斗力差,二是只想自保本地的一亩三分地,要到外地作战士气不佳,在不知道叛兵具体战力的况贸然拼凑团练兵进剿非明智之举。对付这样的谋反决不能打败仗,叛军胜一次造成的影响比战役本要严重!

    附近的都督府只能依靠黄河以北各镇,山南、淮南、江南各道一向无事武备松弛。但是年前为了攻占营州,河东、河北、安东三镇健兵主力已经调入营州,现在是无兵可调。也不知是崔启高运气好凑巧了还是早有预谋,这种时候起兵,朝廷真是难以迅速集结优势兵力进剿。所以以老夫之见,除非崔启高的人马不堪一击,不然想马上扑灭是不可能的。

    剩下的办法就是从两方面着手,一是严令各州州衙守土阻止叛兵的活动范围扩大,特别是幽州应该马上委派一个有威望的大臣主持,此地至关重要,早作预防是必要的;二是尽快从别处集结精兵击溃其主力,再分而治之一一扑灭。东都洛阳和都畿守军不能动,叛军本就在河南,万一没被抓住侥幸攻破了洛阳,半壁震动非同小可。剩下的可以从关北三城调边军,但是关中高原地区道路崎岖,不利于行军;与其调三城兵马,不如从关中平原调关中军、或者长安的三大军也很强,还可以沿运河运输装备军械,减少军费开支和民夫负担。”

    张说皱眉道:“程相说了一大通,对付地方上的一场叛乱竟然要从关中调兵,兵部的武备是怎么布置的,这样的法子呈上去,怎么向皇上解释?”

    程千里镇定地说道:“这不能怪布武不妥,本来山东地区(关中以东)的武备重镇就在河东和河北,连洛阳的兵都不多,一是因为洛阳远在腹地常年无事,二是前朝余孽李三郎曾在那里利用官军谋逆,东都防御以工事为主、所掌兵马仅够防御本地。可是年前为了进取营州,河北河东的健兵精锐尽出,短时间内还没来得及重新弥补;当时发动营州之役本就比较仓促,几乎没有全盘的准备时间。这样的势完全是一个空子,恰恰被叛军钻了空子;现在咱们决不能把河北河东两镇的兵马从营州回调,谨防叛贼与蛮夷内外勾结,让营州之战的成果功亏一篑。

    若非此时,逆贼崔启高在滑州叛乱,河北河东的精兵迅速南下,半个月就灭了,他们根本没机会翻起什么浪子,最多在滑州境内扑腾几下。”

    说到底发生这样措手不及的窘状还是营州之战的副作用,当时发动这场战争朝臣本就不支持,薛崇训也是有点心急了。大家对来龙去脉心知肚明,但是此时此刻谁都不提,现在去指责皇帝有什么用,你的意思是天子当得不合格?

    张说踱了几步,断然道:“程相的说法太小题大做了,崔启高不过是一草寇,凭借其老家的地利人和侥幸取得一州之地而已,而且当地的人也不是全姓崔,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提着脑袋跟他干谋逆灭族的事。咱们这就要从关中调兵,甚至要动军,不是让天下耻笑?

    ……况且咱们大晋朝的都督府健兵总数也就一二十万,莫不是这万里江山就只有这么点武备?白瞎这么多地方军真的打不得仗,连灭草寇的战斗力都没有要他们何用?这样办,朝廷出钱给他们战时发军饷,再派几员善战的大将下去挑选地方军组成一支大军围剿滑州……谁愿意出任主将?”

    程千里忙道:“中令请三思,若是滑州未失只是丢一两个县城,这样的方略是可行的。但滑州已失,叛军有地盘就有兵有粮,也能临时打造兵器,这样的人马和地方团练兵有多大的区别?加上一方在老巢以逸待劳,一方士气不高,这是很冒险的。以我多年的带兵经验,应该避免打这样的仗,还不如先耗着不打,反正朝廷有天下十五道、他们只占一隅,实力悬殊结果是迟早的事。”

    “程相公带兵出,你以为老夫不懂兵?”张说今晚的绪不佳,说起话来有点火气,不过他确实是干兵部出的,兵部侍郎尚什么官都有过资历。他说道:“兵贵神速,不在他们根基不稳时一举扑灭,等着火越少越大吗?”

    程千里道:“若是中令执意如此,皇上也赞同,我是没有什么意见,兵部一定尽力配合,但是您别推荐我做那主将,这差事我干不了。”

    张说拉长了脸道:“呈相公自打从河陇带兵回朝,出将为相已经没有进取之心了。”

    “您不用激我,什么事儿干得了什么干不了,我清楚自己的斤两。”程千里镇定地说。

    张说回顾左右道:“没人去,老夫在皇上面前自荐,弃了笔上马还拉得动弓!”

    官员们一听急忙劝起来,说您是百官之寮,您去带兵了谁来主持南衙大局……几个靠进士出加混资历上来的文官顿时慷慨请命,当然政事堂不会推荐他们去带兵,不过他们趁机表忠心给张说撑起面子还是必要的。

    这时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用地方口音很重的官话说道:“我去罢,我没建过什么奇功,但是曾在剑南治兵,也曾追随尚历练过几年。”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Q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