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三章 铁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初的大明宫的冬意还未褪去,景色犹如冰宫雪国薛崇训和满脸幸福的慕容冬在太液池畔散步,他站在慕容冬的面前拉了拉她的貂皮立领,关切地问道:“冷吗?”

    慕容冬抬起头微笑着摇摇头:“不冷,比起吐谷浑的冬天好多了,风还小”

    “你没去过华清宫,就在长安城外几十里地,那里和天一样温暖,听说由于气温温和湿润,花朵儿都提早开了”薛崇训淡淡地说道,“再过一年,等今年年末若是天下加承平了,我带冬儿去华清宫避寒”

    慕容冬顿时想起了什么,忙说道:“我听说吐蕃人在西北威胁吐谷浑和晋朝,陛下要和大臣们商量国事?可是陛下一连两天都陪着我,会不会影响正事啊?”

    薛崇训淡定地说道:“正事不只我一个人在做,就算我不辞辛劳同样忙不过来的大晋朝地广万里人民数以千万,必须要大臣们持着……”他若有所思地说,“我离不开他们特别是有能耐有经验的人”

    忽然起了一阵疾风,周围的树枝摇动,挂在上面的雪花纷纷飘落下来,顿时漫天都白花花一片,就如晚的落樱一般好看慕容冬脸上一喜,“好漂亮呀”嚷了一句就犹自跑到薛崇训前面去了,在树下的雪花中转起圈来,裙裾随着灵活柔美的体飞扬此此景薛崇训似曾相识,那是几年前在晋王府金城公主在落红缤纷中翩翩起舞的美好,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后面响起了“嘎吱嘎吱”急促的踩在雪地里的脚步声,宦官杨思勖走了过来,弓着背在薛崇训侧后小声道:“皇上,神机署令萧旦进京来了,正在丹凤门外求见”

    薛崇训神色一变,转问道:“我交给他的事儿办好了?”

    杨思勖道:“好像是,具体奴婢也还没详细问,先赶着报皇上这儿来了”

    慕容冬停下来,别具异域风的眼睛看了看脸黑瘦小的宦官,又把目光投向薛崇训:“皇上有正事要办么?”

    “是有点事”薛崇训从容笑道,“可是我答应陪你三天在大明宫好好转转,这才第二天这样,你随我去见个人,见完了咱们去玄武门外的草场上骑马玩杨思勖,你即刻传旨,让萧旦到温室觐见”

    杨思勖忙道:“是,奴婢马上去传谕”

    温室在内朝,离后宫近离南边的丹凤门远,薛崇训有点迫不及待了,先就到了地方慕容冬和他一起来到这座偏,和中轴线上的紫宸的宏伟比起来,温室确实有点不够气派,不过内有假山水池种着各种植物,却比光秃秃的广厦大加舒适慕容冬听说他要接见大臣,知趣地婉拒了一下,不料薛崇训的心很好,他非得带她一起,嘴里还前后念叨了两句:“我等的就是这个,希望萧旦不会让我失望”

    进了温室,慕容冬就见到香案一侧坐着两个女的,一个穿着大红衣服珠玉华贵、一个穿着青红相间的圆领袍服头戴幞头但一看就是女子,她们正在提着朱笔慢慢地写着什么慕容冬心好就地打招呼:“两位姐姐是在帮陛下处理政事吗?”薛崇训指着姚婉道:“她却不是你的姐姐”姚婉将毛笔搁在砚台上,行了一礼:“拜见吐谷浑公主,我只是陛下边的一个奴婢”慕容冬还没被正式封后妃,所以姚婉也不能叫什么娘娘河中公主笑嘻嘻地赞扬道:“小公主真是美丽,你的姐姐慕容昭媛慕容嫣也这么美?”慕容冬自然还搞不清楚状况,就顺口答道:“姐姐比我漂亮多了”河中公主笑道:“啧啧,了不得一个妹妹进宫来就让我哥哥魂不守舍了,如果姐姐不是留在伏俟城,咱们大晋朝的后宫还了得,娘家不姓李肯定姓慕容了”

    薛崇训看了妹妹河中公主一眼,说道:“冬儿你先留在这里,你不是很想学写汉字么,去看姚婉写字我出去一下,传谕萧旦来了直接带到花园里的廊道上来”

    他没有久等,萧旦和宦官杨思勖没多久就小跑着到长廊上来了,萧旦上来二话不说“扑通”一声就伏拜在地,高吼皇上万寿无疆杨思勖没法,见人家都跪了也只好跪在冰凉的石板上行礼薛崇训道:“平,说正事”

    萧旦没起来,兴奋地从怀里掏出一叠纸来双手捧到头顶:“托陛下的福,遵旨用了钢皮锻裹‘火枪’枪管,能承受住火药的爆炸,铅弹能穿百步之外的木板,请陛下过目”

    杨思勖趁机从冷冰冰的石板上爬起来,接卷宗递上去在官吏面前,薛崇训压抑住内心的兴奋,拿着那叠纸仔细地翻阅,上面图文并茂,记载了尺寸用料和试验数据萧旦还跪着,没见薛崇训肯定他的研制成果好像还悬着一颗心,大气不出一声杨思勖也躬立于一旁

    “这是火门枪,而且又长又重估计要两个人才能发”薛崇训道

    萧旦瞧瞧擦了一下汗:“陛下画的火绳,微臣一时想不出用什么材料,也没能造出机关杨公公催得紧,所以微臣只好先做出这样的火枪,请陛下降罪”

    杨思勖皱眉道:“杂家催你,意思是让你不要懈怠,可没有叫你拿不合要求的东西糊弄陛下”

    “算了”薛崇训摆摆手,“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你能这么快做出这样的成品已经不错了,朕以为你做不出来的带了实物进京来?”

    萧旦忙道:“有、有微臣进京随行携带第一批成品火枪十二杆,并有实际参与锻造和试验的工匠十余名,都在宫外侯旨”

    薛崇训把图纸卷宗递给杨思勖:“纸上的东西比不上亲眼所见,你叫他们去玄武门校场,朕要亲眼看看如果确如你描述的那样,朕决不食言,你马上就升任北衙四品军器监”

    “谢皇上隆恩,臣不敢有半点虚言”萧旦大喜道

    薛崇训又对杨思勖说道:“叫殷辞带人马随朕去玄武门,搬一些木板到校场做靶子”

    安排妥当,薛崇训便回到温室书房,叫上吐谷浑公主慕容冬一起,说要去玄武门骑马他们出了温室坐玉辇北行,慕容冬与他同车以示宠薛崇训说:“咱们汉人过年有个习俗,搬来竹杆砸破‘噼里啪啦’地响,既闹又有破除旧年坏运气的兆头今天我陪你去看另外一种刺激的东西,你可别被吓得摔下马啊”慕容冬扬起下巴道:“鲜卑族的女子骑术很好,我不会那么容易摔下马的”

    二人有说有笑地去玄武门,殷辞已经带领一队神策军骑兵前来迎接薛崇训下车,让将士牵马过来,一脚踩到马镫上就翻上马法十分矫健慕容嫣也同样麻利地翻上一匹白马,还不服输地对薛崇训递了个眼色薛崇训哈哈大笑,对众将士道:“她是吐谷浑汗王的妹妹,现在是朕的嫔妃大家以后立了大功,朕让吐谷浑公主亲手给你们赏赐宝物”众将士听罢一阵哄笑薛崇训策马向宫门奔去,慕容冬也随之跟上,一众铁甲骑士启动战马顿时马蹄声轰鸣声势雄壮

    来到玄武门外的草场上,慕容冬和殷辞分左右位于薛崇训的侧后,其他兵马列队在后,只见远处已经立好了木板等了一会儿萧旦等人就骑马带着一辆马车来了,向薛崇训禀报,随即让他们展示式武器薛崇训转头对殷辞说道:“这种火枪天下仅有,第一批就装备神策军,你要加紧训练,也许很快就能派上用场”殷辞抱拳应答

    萧旦忙活着指挥手下表演玩意,只见他们从马车上抬出几杆马槊一样长的东西出来,每杆枪两个人抬着到校场中间,看样子是铁玩意比马槊重多了马槊的枪杆是木头的,校场上的枪除了一截木柄其他部分黑漆漆的好像全是铁的那些工匠拿着量具舀火药从前段往枪管里装药,然后装铅弹,最后还要木条送一团什么东西进去堵死压紧忙了一会儿才装填完毕,两人一组在木板的百步开外排列成横排,队列不太整齐,不过他们不是军士也就不用要求太高了每杆枪有两个作,其中一个的肩膀上垫着厚布,扛着枪管,反方向站立面对着拿枪柄的那个人,手里拿着火钳夹一块烧红的木炭,好像负责点火;另一个人瞄准

    准备好之后萧旦一声令下,扛枪的人纷纷用火炭点火,只听得“砰砰砰……”几声巨响,浓烟腾起,薛崇训等人座下的马匹没见过这种场面受了惊吓扬蹄乱跑,校场上混乱不堪

    众将士忙勒住战马,过来护驾,但是薛崇训和公主的骑术都不错,已经控制住马儿了大伙面面相觑,转头向校场中间望去这时几个骑兵已经策马向前跑去取木板

    有的木板上没有洞也没有任何痕迹,估计打偏了没打中,有两块上却清晰地印着两个窟窿,二指宽的木板在百步之外直接被洞穿,那铅丸要是打在人马上,效果就不言而喻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