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凌雪滟

    江霜有些为难的看着林风,眼神中夹杂着一丝隐隐的哀求。

    她很明白她和林风现在的处境,青花寨大批的高手在后穷追不舍,这个时候出手管闲事,的确有些滥好人了,很可能将她和林风带入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可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女孩子,要她看着另一个女孩子被凌辱而袖手旁观,她实在有些于心不忍。

    “呵呵...”看着江霜的表,林风无声的笑了下,他和江霜似乎有种与生俱来的默契,虽然从认识到相交也不过才短短三年,但只要一个眼神,他们就能明白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林风知道江霜想救这个不知名的妖娆女郎,但又怕因此让她自己和林风陷险境,所以才会用这种表看着林风。

    林风从小在贫民区长大,早已见惯了人冷暖,世态炎凉。对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种事,他不反感,但也不衷,像那种救了人之后会给自带来麻烦的事,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但眼下的况有些特殊,女郎的实力不弱,如果救了她,那以后万一被青花寨高手追上了,她将是一大助力,而且,她还是这乌山之中某个未知强盗团伙的二当家,对地形应该很熟悉,可能知道一些一般人不知道的密径,能够带着他和江霜,悄无声息的脱离青花寨的包围圈。

    那样,救她这笔生意可就赚大发了,反正最不济她也能做个强力的打手,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的生意,不做白不做!

    搂住江霜的肩膀,林风凑她的耳边,轻声的说了几句,江霜有些忧虑的双眸瞬间明亮了起来,连连点头,并从须弥戒指中取出了一把鬼头刀递给林风。

    林风的狼牙棒在前次的战斗中丢掉了,因为他**力量大增,狼牙棒的重量让他很满意,但对于用惯了刀的他来说,这棒子总有些不称手,所以就顺手从青花寨一个强盗的手里夺来了这柄重量勉强合格的厚背鬼头刀,虽然轻了些,但用起来比狼牙棒顺溜。....

    在林风接过鬼头刀的时候,妖娆女郎已经到了极限,她摔倒在地,背后的能量光翼虽然还在,但她却无法再发出神术了。

    传说中能迷倒巨龙的困龙香已经剥夺了她的神智!

    “嘿嘿....”两个壮汉对望一眼,亵的笑意占满了整张大脸,一步步的向晋升最后一丝神智女郎了过去。

    “动手!”林风猛的一声低吼,体如猎豹般窜了出去,直扑两名壮汉中的火系修神者,同时,江霜召唤出能量光翼,借助暴风之翼的力量,以近乎舜发的方式,一连凝聚三把一米长的风刃,呼啸的劈向另一名水系修神者。

    “有人?!”两名壮汉骤然一惊,但两人显然久经战阵,虽然吃了一惊,但却没有一点慌乱,火系修神者猛的回,左手掐印,凝聚出一道厚实的火焰护盾挡在前,同时,右手凝聚出一道火箭,遥遥的指向疾冲而来的林风。

    “苍穹斩!”就在火系修神者的火箭已经完全凝聚成形,准备出手的时候,林风一声狂吼,隔着七八米的距离,厚背鬼头刀力劈而下。

    一道长达十米的巨大刀芒从鬼头刀上激而出,在火系修神者惊骇的目光中,从空中呼啸的劈了下来。

    “轰!”巨大的刀芒和火系修神者的火焰护盾轰然相撞,护盾瞬间爆裂,被削弱了几分的刀芒则依旧不依不饶的劈了下来。

    火系修神者的应变能力相当的强,护盾碎裂的瞬间,他猛的将右手的凝聚的火箭改变方向,向了凌空劈下的刀芒。

    “轰隆!”一声爆响,刀芒和火箭双双碎裂在空中,强劲的气浪如飓风般横扫四周,离的最近的火系修神者顿时被撞击的倒飞了出去。

    “给我死!”林风一声厉吼,将手中的鬼头刀抛到空中,而后旋一脚踢在刀柄上。

    “嘶!”鬼头刀化成一道乌光,撕裂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瞬间便激到了倒飞的火系修神者的前。

    火系修神者的瞳孔猛的睁大,惊骇死,鬼头刀激的速度太快,他根本来不及凝聚任何神术,出于求生的本能,他将背后的能量光翼环绕到了前,想要借助已经接近实体化的能量光翼来抵挡着夺命一刀。

    可惜,林风这一刀势在必得,他已经用了全力,加上鬼头刀本来就很沉重的刀,就算已经完全实体化的能量光翼也不见得能挡的住,更何况是这还没有实体化的能量光翼。

    “嘭!”鬼头刀毫无悬念的崩碎了能量光翼,还没等火系修神者重新凝聚,宽大厚实的刀便穿过了他的膛,将他整个人盯在他后的一株大树上,他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嚎之后,嘴里便开始不停的喷涂血沫,四肢剧烈的抽搐,整个脸扭曲在一起,显得异常狰狞,显然,他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不过,他很快就得以解脱了,爆炸激起的沙尘还没有完全落下,他的四肢就停止了挣扎,头也软软的耷拉了下来,除了体还因为神经反而偶尔抽搐一下之外,他已死的不能再死。

    “兄弟!”另一名被江霜缠住的水系修神者几发狂,一声悲号,猛的挥出两道冰锥退江霜,合扑向林风,双手极速的掐动印决,一头咆哮的龙影在他头顶若隐若现。

    “冰龙咆哮!”林风双目一挑,当即认出了水系修神者想要施展的神术。

    这可是中阶神术,凭他现在的实力是决不可能抵挡的住的,唯一的办法就是中途打断。

    “五岳摧!”心底一声暴吼,林风迎向水系修神者,一拳轰向他的口!

    “哼!”一声不屑的冷哼,水系修神者不闪不避,以极其接近实体化的能量光翼挡在前,笔直的撞向林风。

    他不相信,林风一个修罗族人能够仅凭拳头就轰碎他的能量光翼。

    可惜,有些事并不是你不相信,它就不会发生的!

    林风的拳头撞击在苍蓝色的能量光翼上,其强猛的**力量将能量光翼压的向内猛的一挫,能量光翼顿时出现了崩碎的迹象,而后,随着林风的手一震,汹涌的龙魂之力喷薄而出,轻而易举的撞碎了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能量光翼,‘轰’的一声撞击在水系修神者的口。

    水系修神者的腔顿时塌陷,逆涌的鲜血将他的脸涨成了紫黑色,眼珠都挤得凸了出来,连惨叫都没能发出一声,倒飞出十几米远,落在树丛中没了声息,他头顶的已然隐隐成型的冰龙顿时消散。

    “快走!”林风招呼江霜一声,抱起已经彻底昏迷的妖娆女郎,几个纵,飞跃到了附近一株百十米高的参天巨树上。

    江霜也知道刚才的战斗很可能已经引起附近的青花寨高手的注意了,不敢有丝毫迟疑,收起林风的鬼头刀,紧跟在他的后,纵飞跃到了巨树的树冠上。

    片刻,几道灰黑色的影便急速的奔到了两个灰衣大汉被击杀的地方,他们每人背后的能量光翼都已经极限的接近实体化,其中一人甚至已经完全实体化,达到将级的顶峰了,如此实力,对于现阶段的林风来说绝对是一个无法抗衡的存在,刚才如果再慢走半分,他和江霜的处境就将变的极其危险.....

    几人在原地勘察了半晌,愣是没找到林风离开的方向,最后只好愤愤的远去。

    “呼!”就在几人头顶的林风和江霜都不由松了口气。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几名青花寨的高手怎么都没想到,他们苦苦搜寻了半个月的人,刚刚其实就在他们头顶。...

    “怎么样,抱着不累吧!”几名青花寨的高手已然远去,林风的耳边突然响起了江霜的声音。

    “不累!”林风下意识的回答,说完之后他才感觉到江霜的语气有些不对,不由转过头去看向江霜。

    只见佳人黑白分明的瞳孔正注视着他和他怀里那个昏迷的妖娆女郎,眼底分明藏着几分幽怨。

    “呃....”林风这才发现他无意中已经犯了杀头的大罪,竟然当着江霜的面抱着另一个妖艳的能另一大票男人兽血沸腾的尤物,而且,还是在危机已经解除的况下。

    “嘿嘿...”林风一阵干笑,赶紧将女郎放到了几根树杈的中间,移坐到江霜的边,嘿嘿的道:“太紧张,刚才太紧张了!”

    “哼!”江霜一声轻哼,白了林风一眼,嗔中夹杂几分幽怨,神态之妩媚,让林风的心里腾的窜起了一股邪火,要不是旁边有一个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的陌生女郎,林风都忍不住想要搂住佳人温存一番再说。

    江霜就是这样,第一眼看上去并不会给人惊艳的感觉,但看的时间越长,你就会觉得她越漂亮,时间长了以后,你就会感觉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充斥着一种浑然天成的,内敛,而又轻易的令人着迷的奇异的魅力。....

    皓月当空,江霜靠在林风的上香甜的沉睡着,而林风则闭着眼假寐,虽然说青花寨的人很难会想到他们就躲在这里,但林风还是保持着基本的警觉,江霜在他的边,他决不许出任何差错!

    片刻,假寐的林风眉头突然一皱,双目豁然睁开,目光灼灼的盯着他前不远的妖娆的女郎。

    女郎似乎依然在沉睡,双眼紧闭,体一动不动!

    一抹邪邪的笑意在林风的脸上绽开,他看着女郎,轻声的道:“起来吧,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沉睡的女郎双眉一挑,嘴角缓缓的扬起一丝惊艳的弧度,睁开双眼,坐了起来,偏着头,有些奇异的打量着林风,缓缓道:“我刚才并没有露出破绽,连眼睛都没睁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已经醒了。”

    嘴角轻扬,林风无声的笑了下,说道:“你的呼吸!”

    “呼吸?”女郎一愣,而后突然有所悟的说道:“我知道了,我刚醒的时候呼吸变的粗重了一下,然后我刻意的压低了呼吸,所以你就发觉我醒了。”

    林风淡然一笑,撇了撇嘴,算是默认。

    女郎的眼中闪过一丝异彩,注视着林风,赞赏的说道:“好强的洞察力,这么细微的变化你都察觉到了,让我猜猜,你肯定就是青花寨要抓的,怀重宝的修罗族人吧!”

    “是的,不知道二当家来到青花寨的地盘,是不是也是来抓我们的啊!”林风微笑着,一脸玩味的看着女郎。

    他虽然在笑,但眼底却蕴藏着猎豹扑食般的凌厉,只要女郎的回答不能另他满意,或者稍微露出一点有异心的表,他绝对会暴起杀人,将可能的威胁扼杀于萌芽状态。

    “是的!”女郎面不改色,看着林风,异常的坦然的说道。

    “是的?!”女郎的坦白让林风一愣,完全没想到女郎会这么回答,而且还这么的理直气壮!

    “我当初来这里的目的确实是为了要抓你们,但现在不一样了,我凌雪滟虽然是强盗,但也懂个义字,先前是你救了我,就是我凌雪滟的恩人,做我们这一行的,恩将仇报是要受千刀万剐的极刑的。”自称为凌雪滟的女郎,大马金刀的坐在一根树枝上说道。

    说实话,作为一个祸水级的美女,她这姿势实在有些不雅,双腿大大的劈开,本来就只能包住翘的短裤显得更短了,仅仅只包住了那一块让无数男人心驰神往的神秘三角地。

    林风甚至在想,她这么坐着,会不会有那么一两根调皮的毛发跑出来纳凉?!

    当然,这仅仅只是在脑海里想想,林风可没心思去求证,他直直的注视着女郎,眼神仿佛要洞穿她的心扉。

    女郎怡然不惧,如先前一般坦然的看着林风。

    半晌,林风收回了目光,微笑道:“好,我相信你!”

    “呵呵...”女郎一阵脆笑,坐直了体,居然从须弥指环中取出了一个玉制的烟斗,填上烟丝之后自顾自的吸了一口,风万种的喷出一口烟雾,对林风扬了扬手中的烟斗,说道:“怎么样,来一口吧!”

    林风轻笑着摇了摇头,妖娆女郎的坦白和不做作,让他对她多了几分好感,当然,这好感只是说他对一个有可能存在威胁的陌生人消除了几分戒意而已,和男女之扯不上一点关系。

    女郎轻轻一笑,收回了烟斗,而后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问道:“我叫凌雪滟,还不知道恩公高姓大名?”

    凌雪滟一脸轻笑,恩公两个字带着几分调侃的味道,显然,她也是个自来熟,这么会儿已经开始和林风开玩笑了。

    “林风!”林风摇着头,轻笑了下说道,而后指了指依然睡的香甜的江霜道:“她是江霜!”

    凌雪滟扫了江霜一眼,眼中隐隐有几分不以为然,但收回目光的时候她突然愣了一下,而后又将目光投注到了江霜的脸上,头偏来偏去的换了好几个角度,愣是盯着熟睡中的江霜的脸好几分钟。

    片刻,她抬头来,满脸的惊奇,对林风一竖大拇指,啧啧的叹道:“恩公,好眼光!”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修罗之战魂裂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