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引子 第二章 冠军的冷遇

    克莱斯大陆,魔法历,六一六零年。

    天地巨变,血色云彩遮天蔽,轰天神雷震响数月不停,亿万生灵惶惶不可终

    一年后,天地归于平静,万道神光突然从无尽苍穹洒下,整个大陆沐浴在神光之中,就在这时,所有的魔法师惊恐的发现他们边的元素特变了,他们引以为傲的精神力再也无法沟通这些元素了,同时,所有的战士也发现,他们体内的斗气以恐怖的速度流失,几乎是眨眼之间,一个剑圣级的高手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正当所有人都陷入恐慌的时候,一段如同晴天霹雳一样的信息突兀的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中。

    “你们的位面被入侵了,我们是新的创世神,我们改变了这个世界和你们的体质,我们将赋予你们更加强大的修炼方法,有了我们的修炼方法,你们将可以直接问鼎神灵!”.......

    震惊,错愕!

    这是所有人接收到这一信息时的反应,而就是这时,一座金光万丈,散发莫大威压的高台从苍蓝色的虚空中落了下来,悬浮在万米高空之上,同时,所有人的脑海中莫名其妙的多了三个字——封神台!

    封神台出现之后,人们突然发现,他们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人类,他们自称为神的仆人,开始宣扬神的教义,并且传授人们新的修炼方法。

    刚开始,人们对这些新的人类充满了敌意,但是当人们见识到他们的强大和不可思议的本领之后,人们逐渐的开始接受他们,开始接受新的创世神的教义,也开始学习新的修炼方法——神术!

    三百年后,当第一个克莱斯大陆的人类踏上封神台,获得神格,成为可以呼风唤雨的神灵的时候,整个克莱斯大陆沸腾了!

    所有人都开始疯狂的修炼神术,一批批的强者开始在大陆出现,其中也不乏绝顶的天才之辈,他们和那位前人一样,登上了封神台,成为永生不死呼风唤雨的神灵。

    又过了八百年,人们彻底的忘记了克莱斯大陆原来的创造者,他们的心里只有新的创世神,并且将克莱斯大陆更名为封神大陆。

    封神大陆是修神者的天下!

    .............................................

    或许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也或许是因为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两大创世神之一的不死苍狼在修神者的鼎盛时期又创造了一个人类种族,一个嗜战成的纯粹的战士种族——修罗族!

    从诞生之开始,修罗族的人生目标似乎就只有一个——战斗!不停的战斗!

    那滴血的战刀让整个封神大陆的强者为之战栗。

    但是...好景不长,修罗族怎么都没想到,如中天的他们竟然会在一夜之间沦落.....

    封神历零六七零年六月八夜,修罗族诞生整六百年。

    血色的云彩代替了深沉的夜幕,封神大陆笼罩在恐怖的红潮中,整个天地间都充斥着似狂啸如鬼嚎般的声音,血色霹雳一道连着一道在天空炸响。末降临般的天地威能让亿万生灵瑟缩颤抖,无人敢踏出房门一步.....

    所有人都在漫漫的长夜中煎熬着,当第一缕曙光撕开那血色的云彩时,天地突然奇异的恢复了光明,那漫长而恐怖的一夜如梦幻般瞬间消失无踪,而就在这时,人们骤然发现,修罗族的神庙....倒塌了!

    修罗族散布在封神大陆上的上千座传承神庙尽数倒塌,神庙内能直接沟通神灵的神像也尽数破碎,更有甚者,修罗族内所有战魂觉醒的强者尽皆暴毙,整个封神大陆上,强悍一时的修罗族已再无强者!

    而就在这时,一个更加令人震撼的消息飓风一般的席卷了整个封神大陆——修罗族的神灵死了,所有神灵!

    .........

    没有人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也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所有人都知道,从今以后,强悍无匹的修罗族....没落了.......

    第二章冠军的冷遇

    封神历一二七零年,修罗族陨神之殇六百年后..............

    人!

    密密麻麻的人!

    一座木制的十米高台下,数万人拥挤在一起,摇旗呐喊的声音犹如滚滚天雷,震耳聋!

    仔细一听,那千万人的叫喊声竟然是在重复同一句话——杀了他,杀了他!

    高台上,林风紧紧的握着手中狭长的战刀,目光从激愤的人群中扫过,还残留着一丝鲜血的嘴角缓缓的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

    杀了我?

    为什么?就因为我是修罗族人吗?修罗族人就不配得到**礼试炼大赛的冠军吗?

    不!修罗族配,修罗族是封神大陆上最强的战士!就算我们已经没有了战魂,就算我们已经失去了所有的高手,但是...我们不是弱者,不是!

    林风的心中疯狂的呐喊,目光豁然转向对面,冷冽坚毅的光芒摄人心魄!

    对面,两个修神者并排而立,一对虚幻的金色和风青色的羽翼宣示两人分别是金系修神者和风系修神者,而且,处于将级第一重天。

    两人的年龄和林风差不多,都在十七八岁,金系修神者高大魁梧,孔武有力,而风系修神者相对瘦弱一些,但材修长,五官匀称,堪称标准的美男子。

    这是乌山城三年一次的**礼试炼大赛,十七岁以上,十九岁以下皆可以参加,此时已经到了大赛的决赛阶段,林风和这两名修神者将决出最后的胜利者。

    因为林风是修罗族,所以,一上台,两名修神者就将目光对准了他,要先除掉他这个异类之后再一决雌雄。

    对此,没有人异议,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在他们的认知中,如今的修罗族....本来就不配站在这个高台上!......

    “杀!”林风一声厉吼,战刀一扬,飓风一般的冲了上去,此时,他的脑海中已经没有了下方数万人的叫嚣声,有的,只是那两个并排而立的修神者!

    他要击败这两个年轻的修神者,要向世人证明,虽然修罗族已经没有了神灵的庇佑,虽然所有的绝顶高手都已经消逝,但是...修罗族从未屈服!.......

    面对疾冲而来的林风,两名年轻的修神者脸上闪过一抹狰狞,风系修神者双手在前飞速的掐动印决,他背后的能量光翼将天地间磅礴的风属能量吸附过来,在他的印决指引下,瞬间便凝聚成了一把硕大的风刃。

    金刃破空,硕大的风刃呼啸着劈向林风,几乎同时,金系修神者也一拳轰向了林风。

    一般来说,修神者就如同魔法时代的魔法师一般,喜欢导引天地之力,形成各种各样威力强大的神术来打击对手,就如同那位风系修神者一样。

    但这名金系修神者显然是一个另类,他将金属能量吸附过来之后并未施展神术,而是直接包裹在拳头上轰向了林风。

    金属能量以坚硬锋锐著称,金系修神者这一手虽然没有施展神术来的华丽,但却另辟蹊径,将金属能量坚硬锋锐的属优势完全发挥了出来。

    “嘭!”一声爆响,林风一刀将迎面劈来的风刃斩碎,同时,左拳平抬,悍然的迎向金系修神者那包裹着金属能量的拳头。

    林风的拳头上包裹着一层隐隐的红光,这是修罗补天劲,是修罗族在没觉醒战魂之前锻体用的。

    而现在...这已经成了修罗族唯一的依仗!

    “你找死!”金系修神者心中一声狂吼,拳头以更加迅猛的速度轰向了林风。

    林风竟然想以锻体用的修罗补天劲和他那号称所有能量中最坚硬最锋锐的金属能量硬碰,这彻底的激怒了他,他发誓,他要一拳将林风的拳头轰的粉碎,要让他尝到敢藐视金属能量的苦果。

    “嘭!”两只拳头悍然相撞,血红色的修罗补天劲在金属能量的撞击下四散碎裂,林风的整个拳头被金系修神者的拳头轰的血模糊,但林风却没有收回拳头,鲜血淋漓的拳头依然和金系修神者的拳头胶着在一起。

    猛的,林风微微弯曲的左臂向前一振,脸上已经露出一抹狰狞的笑意的金系修神者便骤然一滞,狰狞的笑意瞬间变成了极度惊骇。

    他感到一股沛然莫御的强大能量从手臂上传来,直接撞在他的上,如遭大锤撞击一般,金系修神者空门大开,蹬蹬蹬的向后疾退。

    这时,他的脑海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个念头,“这是战技,这是修罗族的战技五岳摧!可是...他们不是没有战魂了吗?怎么还能施展战技??”

    金系修神者的脑海里瞬间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但是,他已经没时间去想明白了,林风接踵而至的凌空后蹬腿重重的蹬在他的口上,强悍至极的力量直接将他前那一层微薄的护能量崩碎,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他口上。

    “噗嗤!”一口血喷出,金系修神者高大的体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向高台之外落去,背后那对虚幻的金色能量光翼瞬间消失,显然,他已经重伤昏迷了!

    呼啸的风声平地而起,乘着林风攻击金系修神者的空隙,风系修神者使出了他现如今所能使出的最强神术——风龙卷!

    高十米,直径达两米的巨大龙卷凭空出现在林风边,刚刚落地的林风根本来不及躲闪,瞬间便被龙卷笼罩了进去。

    一抹残酷的笑意在风系修神者的脸上绽开,刚才,他本可以使用风刃救援金系修神者的,但他没有,而是抓住林风对付金系修神者的这段时间,凝聚出了耗时较长的风龙卷,他违背了当初他俩决定一起对付林风时所说的相互救援的承诺。

    但是...这又怎么样呢?

    风系修神者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为了胜利,本来就应该不择手段!”。.......

    在风系修神者的控下,风龙卷拖着林风飞速的向擂台边缘移动,只要将林风甩出擂台,那试炼大赛的冠军就是他的了。

    “杀了他,杀了他!”台下呼喊的声音更加狂了,甚至带着几分歇斯底里,他们自动过滤了风系修神者使用风龙卷时偷袭一般的行径,他们只知道,修神者就要赢了,乌山城**礼试炼大赛的冠军终于不用落在这个卑微的修罗族人的手里了。

    “苍-穹-斩!”就在风龙卷已经移动到了擂台的边缘,所有人都以为胜负已定的时候,一声压抑到极致,仿佛强行从喉咙里挤出的声音突然响起,同时,雪亮的光芒在风青色的龙卷中心亮起,一道长达三丈的巨大刀芒激而出!

    “噗嗤!”以为胜券在握的风系修神者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巨大的刀芒透体而过,好在极速旋转的风龙卷影响了林风的准确度,这一刀只是从他的左肩穿过,将他的整个左臂齐肩削了下来,而没有直接要了他的命。

    整个左臂被削断,风系修神者一声凄厉的哀嚎,整个人仰天摔倒,在地上挣扎两下后便昏了过去。

    龙卷散去,黑发凌乱,一粗木麻衣多处破损的林风显出形,刹时间,满场寂静。

    那叫嚣的人群仿佛突然被人扼住了脖子,嘴巴大大的张着,脸涨的通红,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赢了!?

    林风赢了!?

    卑微的修罗族赢了!?

    所有人都呆呆的望着林风,似乎依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龙魂战甲!他穿着龙魂战甲,他作弊!”在林风所在高台的对面,也有一个高台,上面坐的全是乌山城的高层,此时,其中一个官员站起来,指着从林风破损的粗布麻衣中露出的鲜红的战甲,激动的喊道。

    顺着他的手指,所有的官员都看到了林风穿在粗布麻衣内的战甲,刹时间,大部分的官员都叫嚣了起来。

    “难怪他能使出战技,原来他穿了龙魂战甲!”

    “取消他的比赛资格!”

    “他这是明显作弊,想要蒙混过关,应该把他抓起来,断他一臂!”

    “断他一臂都是轻的,他竟然敢在我们面前作弊,我看应该把他处死,这些卑的修罗族人,不给他们点厉害,他们还以为这是六百年前呢?”

    官员们激动的叫嚣着,脸上都有种松了口气感觉,他们终于找到了整治林风的办法了,终于不用让乌山城**礼试炼大赛的冠军落在一个卑微的修罗族人的手里了。

    “哼!”就在官员们争相叫嚣的时候,一声冷哼突然响起,声音不大,但却如同炸雷一般在所有官员的耳边炸响。

    一时间,所有的官员都哑了火,一个个战战兢兢的转,忐忑的看向唯一还坐着的官员——一个穿锦服,须发皆白的老者!

    老者的材并不高大,但却有种不动如山的气势,锐利的眼神透露出浓烈的杀伐之气,一看就是那种一戎马的铁血将军。

    老将军的眼神从一众战战兢兢的官员的上扫过,声音缓慢而凝重的说道:“作弊?他穿着龙魂战甲算作弊,那你们擅自更改比赛规则,将一对一的轮番赛制改成三个人混战,让那两个小子对付他一个人这算不算作弊?”

    “一场年轻人之间的比赛而已,竟然弄出这么些肮脏的东西。怎么,一个修罗族人赢了比赛就让你们坐不住了?这就是你们这些我飞云帝国的地方官员的气度吗?”

    老将军的声音凌厉起来,一众官员汗如雨下,支支吾吾的,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转向了众人中间的一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人。

    中年人犹疑了一下后仿佛豁出去了一样,猛的跪在地上道:“父亲大人,我....”

    “住嘴!”中年人刚刚开口就被老将军打断了,老将军盯着他的儿子,眼中全是毫不掩饰的失望:“你为乌山城一城之主,纵容手下擅自更改比赛规则暂且不说,现在竟然厚颜无耻的叫嚣要取消林风的比赛资格,你还算是我江泰北的儿子吗?还算是这乌山城十万黎民的父母官吗?”

    老将军越说越怒,须发皆张,一愈发浓烈的杀伐之气让一众从未上过战场的地方官员体颤抖的如同筛糠,跪扑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半晌,老将军的怒气仿佛消了一些,重重的哼了一声,道:“还跪着干什么,真想取消林风的比赛资格啊!”

    众官员一愣,这才想起下面的数万民众都还在等着城主宣布试炼大赛的的结果呢?

    老将军的儿子,也就是乌山城的城主江御连忙从地上站起来,随便的拍了两下上的灰尘后便大步向另外一个高台走去,他知道,要是动作不利索点,恐怕又要遭到这个在军营里住了大半辈子的父亲的训斥了。

    一番千篇一律的官方说辞之后,江御很不愿的宣布了林风为这届乌山城**礼试炼大赛的冠军,并同时宣布,林风将代表乌山城参加明年的全国总冠军争夺战。

    按照程序,城主宣布结果之后,就是狂欢的时候了,会有很多的姑娘带着鲜花到台上去向冠军表示祝贺。

    可是,因为林风这个修罗族人的横空出世,现场的气氛变的有点诡异,没有人为冠军的诞生而兴奋的狂呼,而本应该献花的姑娘们也站在擂台下的梯子边上,期期艾艾的谁也不肯第一个上楼梯。

    “哼!”林风嗤笑一声,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弧度,铿锵一声将战刀**刀鞘,昂头,大步的向擂台边缘走去。

    这些人看不起他,他又何尝想要这些人看得起!

    大步的走下擂台,林风的目光直接越过楼梯前那些目光躲闪的拿着鲜花的姑娘,扫向人群。

    完全是下意识的,密集的人群如波浪一般的分向两边,自动自发的为林风让开了一条道路,平时倨傲的脸上此时竟然不自觉的带上了点敬畏。

    一抹邪意的笑意在脸上扬起,林风知道,他已经成功的迈出了第一步,只要再拿到明年的全国总冠军,并受封为男爵之后,那整个飞云帝国,乃至整个封神大陆的人都会知道,沉默了六百年的修罗族.....并未消亡!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修罗之战魂裂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