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意外受伤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目自翕张 书名:混世魔龙
    虽然王金龙说了,仅仅是怀疑总纲和梵语有关系,黄药师还是决定试一试。只不过要找懂梵文,同时还精通武功,还要信得过的人,真是不好找。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最后一条,得信得过。

    桃花岛就在杭州湾之外,而江南地区历来是佛门繁盛的地区,所谓“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可见有多少和尚了。这些和尚当中会武功的,绝对少不了,完全可以翻译总纲。

    但问题是,找人翻译总纲,完成之后他不就也学会了?就算事后将这个人干掉,谁又能保证他在翻译的时候没搞鬼?内功心法可不是网文,错过一两章都没问题,而是有一点点错漏就可能让人走火入魔。看看欧阳锋的下场就知道了,他还是宗师级别的高手,也怀疑黄蓉给他的《九(阴yīn)真经》是假的,结果还是把自己练疯了。

    黄药师为此愁眉不展,王金龙给他出主意道:“大哥,要说信得过的人,我觉得可以找南帝段皇爷。大理国佛法盛行,他肯定精通梵语,人品也值得信任。”

    黄药师立即摇头道:“不行!段皇爷的人品确实值得信任,可他与我齐名,武功不相上下。我正要借助《九(阴yīn)真经》夺得天下第一的名号,若是让他也学了总纲,我可就无法压过他了。”

    王金龙失笑道:“大哥,你还惦记天下第一的名号呢?那我有个非常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

    黄药师本能的感觉到不好,急忙追问道:“什么不好的消息?”

    王金龙道:“当年重阳真人仙逝之前,就预感到自己大限将至。如果他一死,西毒欧阳锋必会去抢夺《九(阴yīn)真经》,而全真教中除他之外没人是欧阳锋的对手。为此,他特意去了一趟大理,用先天功和段皇爷交换了一阳指。因为一阳指正是蛤蟆功的克星,用先天功配合一阳指,才能一举击杀欧阳锋,否则即使以重阳真人的武功,也难保证留下这个老毒物。最后重阳真人虽说还是没能杀得了欧阳锋,可也吓的他二十年不敢入中原。重阳真人在临死之前都有如此威风,你想想同样兼修了一阳指和先天功的段皇爷,武功该有多强?”

    黄药师听后半晌无言,眉头拧成了大疙瘩。

    王金龙还觉得刺激的不够,继续说道:“还有,你的武功比老顽童周伯通强多少?能打得过两个周伯通吗?”

    黄药师不爽的道:“你什么意思?哪来的两个周伯通?”

    王金龙道:“当年我将周伯通从桃花岛带走时,他眼馋我躺在地上打架的小技巧,也是感谢我将他救出去,就教了我一门自己跟自己打架的小窍门,他为其命名为‘双手互搏术’,可惜我练不成,没法演示给你看。这门武功的特点是,一个人能当两个人用,双手各用一种武功,互不干扰,也能互相配合。”

    黄药师听明白了,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说道:“那个为老不尊的家伙还能创出如此奇术?这不是让他的武功一下子陡增一倍?”

    王金龙耸耸肩道:“是啊,要不我怎么问你能不能打过两个老顽童呢。”

    黄药师呆坐在椅子上,看上去颇有些凄凉的感觉。王金龙看的有些不忍,说道:“大哥,你若真想争天下第一,我觉得你最该做的还是提高自己,而非限制对手。心机用的多了,武道就不纯粹了。”

    不知是不是把他的话听进去了,黄药师来到窗前,远眺大海的景色,半晌之后说道:“你说得对,自(身shēn)勇猛精进才是正道,其他的都是歪门邪道。有正道不走,非要琢磨邪道,智者不取。”

    他停顿了一下,忽然又道:“贤弟,你的武功足以与我比肩,难道就没有争一争天下第一的想法?”

    王金龙摇头道:“就算是天下第一又能如何?只为了让江湖同道敬仰吗?没什么意思。”

    黄药师道:“贤弟此言差矣,天下第一虽然只是个称号,可意义重大!你没见王重阳成为天下第一后,他的全真教立即跃升为天下第一大派吗?连丐帮、少林寺都被他压下去了。我知道你有鲸吞天下之志,你若成了天下第一,必然一呼百应,天下英雄影从,对你的大业大有助益。”

    王金龙搓着下巴沉吟道:“也是哎,以前怎么没想到?不过,要成为天下第一可没那么容易,我的武功还达不到那一步,想也没用。”

    黄药师道:“你这话就过谦了,四年前你的武功就不在我只下,如今你经过四年的战场厮杀,必然武功大进。走,咱们兄弟过两招,让为兄看看你有多少进步。”

    王金龙自从拉扯起自己的势力后,时间都用来处理公务了,每天只能挤出很少一点时间练武。武功不退步就已经很好了,武功大进什么的,完全是扯淡。可黄药师来了兴致,非要和他切磋,他也只能舍命陪君子。

    两人来到一处空地上,王金龙拔出玄铁剑。黄药师见状笑道:“我记得你说过,你最擅长的是枪法。怎么,到现在也没找到一柄趁手的好枪?”

    王金龙无奈道:“哪有那么容易?我甚至想将这柄玄铁剑熔化了打造成长枪,都找不到高手铁匠。”

    黄药师道:“看,这就是有名无名的差别了。你要是多在江湖上走动走动,就算不是天下第一,也能名声大噪。大家都知道你的名声了,你再放出消息,需要一杆好枪,说不定有人主动送到你手里。”

    王金龙笑道:“哪有那样的好事?好了,不说这个了,你还切不切磋了?”

    黄药师笑了笑,抽出了腰后别着的玉箫。别看玉箫似乎一碰就碎,王金龙却丝毫不敢小瞧,横剑当(胸xiōng),严阵以待!黄药师则笑道:“还是你先进招吧。”

    王金龙也不跟他客气,答应了一声就纵(身shēn)上前,一记简简单单的力劈华山,带着呼啸的劲风直劈而下。

    王金龙的武功风格就是如此,直来直去、简简单单。但简单不代表威力差,威猛无俦的力道,让任何人都不敢小看。只要被刮蹭一下,就是筋断骨折的下场。

    黄药师正好和他相反,招式繁复华丽,十招当中有七八招是虚招。就算是实招,看上去也轻飘飘毫不着力。可谁要敢小看他轻飘飘的招式,那就和找死无异。

    两个风格迥异的高手打在一起,决胜负的关键,就成了将对方带入自己的节奏。这就像篮球比赛,一方擅长阵地战,一方擅长跑轰,谁要是落入对方的节奏,谁就输定了。比武也是如此,如果王金龙被((逼bī)bī)的跟黄药师拼招式,他就必输无疑;黄药师要是不得不和王金龙拼力量,那他绝不可能取胜了。

    既然谁也不想落入对方的节奏,那么就只有各打各的。于是就出现了极为别扭的场面,一方极重,一方极轻;一方极简,一方极繁。偏偏两者还互相交集,极力想要压倒对方。

    两人都想压倒对方,可两人都不是那么容易被压倒的。黄药师在经验和招式上占优,王金龙则在功力上更胜一筹。他们要想分出胜负来,估计至少得上千招开外。然而任何人都没想到的是,才刚刚三百招就出了意外。

    那是黄药师使出落英神剑掌,幻化出成片的掌影,如吹落的花瓣一般,虚虚实实的罩向王金龙。王金龙看不破其中到底有多少是实招,多少是虚招,只能鼓足内力,狠狠的一剑横扫过去。没想到黄药师这一招完全是虚招,没有一招是实的,趁王金龙全力横扫一剑,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际,又是一掌打出。

    若是正常(情qíng)况下,王金龙要应付这一掌顶多就是狼狈点,不至于应付不来。可是这一次他不知怎么了,忽然感觉(胸xiōng)腹间疼痛难忍,让他(身shēn)体一僵,黄药师的一掌就没躲过去。黄药师也是措手不及,急忙收力也仅仅收回了三成力道,剩下的七成结结实实的轰入了王金龙体内。

    黄药师可是宗师级高手,内力何等深厚?即使王金龙的内力自发的抵挡了四成左右,可剩下的三成也还是让他(身shēn)受重伤,当即鲜血狂喷,倒地不起。

    这可把黄药师吓坏了,急忙上前给王金龙输入功力稳住伤势,同时掏出九花玉露丸来,一小瓶全都给他灌了下去。好在黄药师应对得当,王金龙自己也内力极深,至少(性xìng)命无忧。只是王金龙的脸色依然很难看,连站起来都困难,索(性xìng)就坐在原地,开始运功疗伤。

    足足过了两个时辰,王金龙才疗伤完毕。此时天已经黑了,可是他还是一睁眼就看到包惜弱正眼泪汪汪的跪坐在他旁边。包惜弱见他终于醒过来了,再也忍不住了,扑到他怀里就放声大哭。王金龙只好像哄孩子似的连连安慰,否则包惜弱都能哭岔气了。

    穆念慈在旁边也眼泪汪汪的,好在没像包惜弱那样嚎啕。杨康虽然没哭,可也一脸关切,看样子是真的(挺tǐng)担心的。这让王金龙心里舒服不少,儿子虽然是假的,可好歹也相处了这么久,还是有感(情qíng)的。

重要声明:小说《混世魔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