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玩笑之言语成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川 书名:破天录
    “这个安童,什么(情qíng)况?”裘楚囚哭笑不得的看着安童的(身shēn)影,他对李乘风道“乘风师弟,你且不用你说你的。”

    李乘风简略的将皇甫松府邸发生的事(情qíng)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那些他亲眼见到的无法启齿的细节。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天俊忍不住说道:“所以,你觉得这是一个圈(套tào)?”

    秦灭亲一愣:“圈(套tào),什么圈(套tào)?”

    欧阳南苦笑道:“你们来,想必也是商议着去接头榜吧?现在不用再去了,我们已经接下头榜了,你猜发布任务的是谁?”

    秦灭亲稍微一想便道:“是皇甫松?”

    欧阳南道:“正是!”

    秦灭亲立刻倒吸一口冷气:“难道皇甫松想要杀人灭口?”

    李乘风微微点头,道:“我也觉得很有可能是这样。否则完全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们在这个时候发布任务?这不合逻辑,不合(情qíng)理!唯一能够解释得通的,便是皇甫松害怕丑闻传出,想要杀人灭口!”

    这个推测实在是有点骇人听闻,苏由忍不住低声道:“那可是六七十条人命啊,而且都是他们府上的下人啊!就这样……全部杀了?”

    李乘风冷笑着说道:“你难道忘记千山雪了么?藏锦阁的家伙,都是一丘之貉!他们根本不把人当人看的!在他们眼里,这些下人都是蝼蚁,是随时可以被踩踏碾压的对象!”

    如果在这之前,他们听到李乘风所说,还觉得李乘风可能处于私心和私(情qíng),未免过于偏激,可眼下,不由得他们不信!

    这个消息过于骇人听闻,毕竟,这可不再是同安城的“外事”,这事(情qíng)若是发生,那就是灵山派的“内务”了!

    一个门派中的仆从下人,虽然并不是正式弟子,可……这也毕竟是灵山派的人啊!

    现在居然有人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全部杀人灭口,这等丧心病狂,简直闻所未闻!

    秦灭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这……这可难办了,难办了!”

    他不自觉的起(身shēn),背着手,手指头不住的婆娑着,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李乘风点头附和道:“没错,不去,走投无路,无法参加考核评级,藏剑阁完蛋;去的话,只怕是龙潭虎(穴xué),九死一生……”

    秦灭亲猛的扭头看向李乘风,道:“你的意思是……”

    李乘风看向欧阳南等人,道:“此事非同小可,我的意见是……大家各自表下态吧。”

    欧阳南首先便嚷嚷道:“这事(情qíng)有什么好表态的?要么憋着等死,要么拼命搏一把,哪有什么好选的?”

    这话虽然说得鲁莽,但众人都微微点头,秦灭亲看了看裘楚囚,裘楚囚也点头道:“这话说得没错。我准备了十年,就是为了一雪上次考核评级之辱!这便是龙潭虎(穴xué),我也要拼上一拼!”

    秦灭亲看向李乘风,道:“既然是藏剑阁弟子,就多多少少都有几分血(性xìng),眼下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便如同第一次藏剑阁危难时那样,只有奋起一搏,才有一线生机!”

    欧阳南一拍巴掌,兴奋道:“着呀,秦师兄,你终于想明白这个道理了!”

    “我不过是两头下注罢了!藏剑阁所有的典籍、纪录我都已经封存完毕,剩下的,便是拼命奋力一搏了!”秦灭亲面色冷峻的看着李乘风,道:“希望……你是对的。”

    李乘风笑了笑,道:“希望,我们是对的!”

    ……

    “什么?”老管家惊讶的“看”着微萍,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微萍瞥了一眼老管家,他此时两眼已经上药,蒙上了面纱,比之前的可怖模样要好了许多。

    微萍低声道:“是,藏剑阁的修士老爷说他们接下了这个任务。”

    老管家呆若木鸡,过了一会,他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好!你且下去领赏吧。”

    微萍微微一礼,倒退着出门,虽然老管家眼睛看不见,可是积威犹存,她也不敢大意。

    离去后,微萍出了府邸门口,不远处一名悄悄窥视的婢女微澜连忙上前打听:“哎,见到少爷了么?”

    微萍摇了摇头:“昨夜宴会过后,便没见到过少爷了,而且,微云也不见了,不知道去哪里了。”

    微澜压低了声音,低声道:“哎,我听说啊,微云撞见了不该看的东西,已经被老管家给……”说着,她悄悄比划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微萍浑(身shēn)寒毛倒竖,立刻左右看了看,她压低了声音,瞪了对方一眼,低声道:“你作死呀!这种话也敢乱说!”

    微澜低声道:“我可没乱说,有人看她进去书房以后,就再也没出来过了!”

    微萍低声道:“兴许是在里面伺候少爷呢?”

    微澜撇了撇嘴,道:“少爷看得上她?凭什么?”

    微萍有些好笑的说道:“你吃的哪门子醋?老管家要将这府邸上下所有下人全部换一个遍,要将我们带回老庄子里面去呢。”

    大惊:“啊?为什么?我们做错了什么?”

    微萍轻叹了一口气,道:“兴许便是昨夜的事(情qíng)吧?谁让昨夜发生了那么可怕的事(情qíng)呢?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微澜忿忿的说道:“又不是我们的错,为什么要将我们都换了?”

    微萍神色黯然的说道:“看看我们的名字,微澜,微云,微萍……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又哪里能自己做得了自己的主了?随波逐流吧,主子让我们去哪儿,我们便只能去哪儿。这是命,得认!”

    微澜幽幽的叹气道:“若是能当那个李乘风的婢女就好了,你看他对自己婢女多好!”

    微萍脸颊一红,也幽幽的说道:“是啊……”

    微澜伸手在微萍腋窝下咯吱了一下,嬉笑道:“我就这么随口一说,你倒真动心了?你这个小浪货,是不是动心了?”

    微萍恼羞起来,伸手去抓微澜的脸:“好你个小((贱jiàn)jiàn)人,竟敢编排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哎哟,杀人灭口啦,有人要杀人灭口啦!”

    微澜咯咯笑着跑开,这一对二八年华,青(春chūn)正茂的婢女打闹着离开,可她们任谁也没有想到,她们最后的这一句无心玩笑之语,竟一语成谶。

重要声明:小说《破天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439章 玩笑之言语成谶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