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狼王之女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王八残 书名:重返传奇
    第十一章:狼王之女

    “走吧,我陪你练级去,一再边慢慢跟你讲讲我们狼盟的故事,听了之后你肯定就会加入了!”说罢,狼女带头向白门走去!

    “喂,练级干嘛往白门走啊?你杀得过那样蜘蛛吗?”李末问道。

    “杀不过啊,只是我看你不是再向白门走吗?”狼女道,“我以为你是去白门练级的咯!”

    “我去白门是因为有事要做,练级就得去别的地方了!”李末道。

    “没关系,你做你的事,我跟着就是了!”狼女道。

    “这个……不方便吧?”

    “什么不方便啊?……哦,如果你是去找女朋友的话我就算了,不跟你了!”狼女调笑道。

    “没……没呢!”李末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对她解释。后悔,如果就说自己是去见女朋友不是可以将她打发走了?

    “那就没关系了,走吧!”狼女再次走向白门。

    ————————

    “好无聊哦,你就是这样练级的吗?”狼女坐在白门外的草地上,以手托腮望着李末。

    李末正在站在城外远处用惑之光招唤着白门城门口带刀侍卫,之所以离这么远,是怕他一下变红了不认人,冲过来给自己一刀两刀的就玩完了!

    李末已经这样招唤了半个小时了,蓝药倒是喝了不少,可是那个带刀侍卫压根理都不理李末,郁闷!难道这个技能天书是在吹牛?没有书上说的这么牛B?可是,李末真的好不心甘啊?费了好大的劲才学会的,不要告诉自己到最后得到是一个垃圾技能吧?

    “呵呵!”真是想不明白,狼女却在这时候笑了!“那你慢慢练级啊,我在这里陪你!我不是说过要给你讲故事吗?那我就给你讲一群狼的故事吧!”

    反正不甘心,有她在这里说故事也不错,也可以打发这无聊的时间吧!

    在很多人的眼里,狼盟是十分强大的,可是没有知道他是怎么来的!其实,狼盟的前是只以前老游戏中名不见经传的小行会,名字叫谊轩。

    从来没有在游戏里有过什么出色事迹。因为他们都是全国各地的玩家,大家自家有着自家的事,上网时间不同,等级不同,经历不同,目的也不同,可是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是出自同一个新手村的人,一天,他们看着别人都进入行会了,而各大行会间的恩恩怨怨,使得以前的老朋友反目成仇,所以怒狼很是伤心,于是在当时也可以算是花了一个天价买了一个号角,建了一个行会,一些留恋感的朋友,一些厌倦了江湖杀戮的朋友,一些只想玩游戏的朋友就进了这个行会,最后是慢慢的人越来越多。

    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啊!树静而风不止,狼盟的忍让,让一些行会以为狼盟是好欺负的。最后终于激怒了怒狼,他号召大家,奋起反抗,虽然等级低,虽然人数少,虽然装备不好,虽然技能不够,可在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抗争之后,狼盟终算在游戏中站住了脚,可是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整个行会的人全部成了红名!游戏中的钱全部花光,还不包括怒狼花现金买进大量的游戏金币。而很多盟友因此失去了工作!而怒狼自己的公司盟也因此出现了飘摇坠的迹象。怒狼再次怒了,他如果想从红变成白名,可能最少也得挂上一年的机!

    于是,怒狼将公司卖了,让失业的几十号兄弟来他这里,从此退出了传奇,开始其他游戏的拼杀,在当时,为了游戏,拿出这种魄力的人,可算是传奇第一人了。

    经过数年的打拼,狼盟就这样慢慢发展起来了,从最初的几十号,到今天的数千人,可也算是难能可贵的吧?

    狼盟的宗旨是掠财,毕竟他有这么多人要养。可是,请不激怒了怒狼,不然,怒狼发起怒来是相当恐怖的!想想吧,这么多年来,他养成的这一支精锐,是多么可怕!

    再说了,狼盟分为内盟与外盟两大部分,内盟就是指跟怒狼在一起的亲信,每月按一定方法拿着工资的。听说比现在的一般白领上班族的工资还要高!当然了,外盟就是指那些来找狼盟这颗大树乘凉的。这里面的人有的还要交纳一定分额的加盟费呢!

    真是想不到,能把游戏玩到这种境界的人,可真是个天才啊!以前听说过狂人堂的狂人,就惊为天人了,谁知道与这个怒狼一比,就如同萤火虫之比皓月啊!

    “那么,你算内盟还是外盟呢?”李末不好奇的问道。是啊,现在踏入这个游戏行业中的人,基本上是十分之十都是男人了,李末不信一个女人能成为一个职业的玩家!

    “呵呵,我不算是外盟,可是也不能算是内盟的!”狼女笑道。

    “……”李末无语,这算是个什么答案嘛?

    “哈哈……”狼女看到我郁闷的样子,竟然开心的笑了,“怒狼是我爸爸,我是他的女儿!”

    这个答案再次我暴寒!想不到她真的是个女人?真不知道是该信还是该不信。不过,她在刚才大叫怒狼的名字的时候,真是让人不敢做此假设啊!还有啊,怒狼真的是一个父亲的话,会这么放心让女儿跟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出来玩?

    “我看你们怎么也不像父女啊?”李末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唉!”想不到她小小年纪的一声轻叹,竟然暗含如此多的无奈,听得李末都不心酸,“当年父亲便卖公司,专心一意的玩游戏使我母亲非常生气。几经争持,我都吓得一个人躲在屋里悄悄的哭!后来母亲就去法院起诉离婚,于是我们这个家就这样散了!母亲以父亲玩游戏,不务正业,没有生活来源为由,争得了我的抚养权,从此我就与母亲相依为命。父亲终于得到了解脱,一门心思的发展他的游戏事业。”

重要声明:小说《重返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