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小浣熊做保镖】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金三道 书名:珠时代
    “我为什么要跟着你们离开山洞呢?”丸子小浣熊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回答麦昆的话。

    麦昆好说歹说,希望这位小浣熊同学跟着自己到外面闯,其实就是让他当兄妹二人的保镖。想了半天也没有一个好点的理由。

    “这个,外面的世界很好啊,听说还有许多漂亮的浣熊妹妹呢,到时候你们可以,是吧,聊聊天啊,跳跳舞啊之类的。”麦昆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啊?”丸子小浣熊毛茸茸的脑袋望着麦昆,两只眼睛眨呀眨的。

    “哥哥,你……”小麦琪也抬头举着红色的圆脸望着麦昆。

    麦昆长叹一声,道:“算了,说了半天也没用啊。你们去唱歌跳舞吧,我收拾一下战利品之后,咱们就走,小琪听到没?”

    “耶!”小浣熊一听高兴坏了,立即跳了起来。忙不迭的按动了腰间的按钮。山洞里又响起了动感的音乐。

    麦昆刚才也特意留意了一下小浣熊腰间之物,好像是一珠械,是风属珠械。猛一看好像是一个金属腰带,其实内有乾坤。风灵珠在触发下发出气流,流经不同的空间和管道产生了有韵律感的音乐来。

    并且这珠械上还不止一颗风灵珠,而是一圈都是,足足有二十九颗。所以每一颗风灵珠能量元用尽之后不需用感知疏导补充能量,只需让风灵珠等上十天半个月就能自动恢复即可。二十九颗风灵珠,够用好几个月的不间断播放,所以十分方便。

    说起灵珠的自动恢复能量的功能,每一位珠修都知道,但是并不是每一位珠修都采用自动恢复的办法。因为,等上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恐怕自己的生命就没有保证了。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携带多个战戒,晚上盘腿端坐用感知来淬炼元素能量元存储在灵珠中。只需几个小时便能补充圆满,并且还能顺便修炼感知。

    但是,雷电属的灵珠除外。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感知,但是每一个人都要用到灵珠。所以珠械的发展是灵珠史上的一大进步,能够让平民使用灵珠的能量。

    麦昆深知时间紧迫,急忙走出小山洞来到山洞口的山道上,看着满地横七竖八的尸体,麦昆的呼吸都加重了。不过这不影响他手上的动作,麦昆动作麻利的把尸体上的灵珠战戒摘下,腕部度仪也下了,腰间的真皮灵珠包也取下。

    麦昆十分的明白,如果他们不死,如今躺在地上的便是自己和妹妹的尸体。

    在一旁的空地上,缴获到手的度仪、战戒、灵珠包都堆成了小山。麦昆看得两眼发直。

    “我的山神啊,这么多好东西啊!啧啧,这战戒做的,真是精美;这个度仪也是;这个灵珠皮包,嗯,真皮的。不会吧,灵珠包里这么多灵珠啊,三星的、四星的,啧啧,这能卖好多钱啊!三星的是一千雀郎,那么四星的就是一万雀郎;不对,这个还是双属的,不是,三属的,哇,这能值不少钱啊。嘿嘿,到了城里也不愁吃喝了。”

    冰月府的这些学员,哪一个不是价显赫,哪一个不是地主老财?能进入四大学习的人,那都是咬着金汤匙的主儿当中的天赋极高的人。他们随用的东西,肯定不会是路边货色。

    麦昆看着一地的好东西,感觉眼前全是小星星在溜达。

    冰月府是四大名校之一,四大的名声在联邦如雷贯耳,他们不仅仅是四所名校那么简单。他们掌握了更高级的灵珠修炼和使用的方法,实力上非同一般。四大更是霸占了灵珠九大属中的四大主力属——地火水风的优质传承。

    冰月府主修水灵珠,其他属的也都有涉及,但是都不如水灵珠的传承更为优良。在水灵珠方面,四大其余三家根本是望其项背。

    “咦,这是什么戒指?”麦昆捏出一枚戒指,十分好奇的打量起来。

    这枚戒指做工极其精美,白银的戒光亮照人,妖紫色的灵珠发出灿灿的光晕,外观十分人。

    麦昆没见过这种戒指,更没见过戒指上妖紫色的灵珠。貌似没有哪一种属的灵珠颜色是妖紫色的吧。

    大地属的灵珠一般都是土黄色,水灵珠是淡蓝色,风灵珠是淡青色,火灵珠是火红色,光明属是白亮色,黑暗属是乌黑色,木灵珠是绿色,金属灵珠是金色,雷电属是银色。根本没有妖紫色的灵珠属啊?

    麦昆试探的戴在手指上,顿时大脑嗡的一声发麻。

    “嗬,霍霍,我发达了——空间战戒。这下好了,刚才还愁着这么多东西怎么带上呢,有了这空间战戒,还怕带不走吗?”

    麦昆当即摆弄起来,把地上的灵珠战戒、腕度、珠包统统收入空间战戒里。每使用一下,妖紫色的灵珠就发出微亮的光芒来。

    空间战戒的使用的方法很简单,只要麦昆稍微用感知细丝略微试探一下灵珠,那些存储的东西就跟在自己眼前一样悬浮着一样,任凭自己挑选。手掌一翻,一枚火灵珠战戒便被释放出来端放于掌中。

    “既然能带上很多东西,那把他们上的风衣啊,战靴啊,还有腰带啊也都取下来吧,到时候自己没衣服穿了不用去卖了。嗯,对,还有他们上的紧战斗服……”

    麦昆皱着眉头,一样一样的把东西压缩存储在那枚空间战戒中。

    “哎,早有这戒指就好了,家里的那些家当都能带走了。哎,命苦啊……哦对了,也给小琪准备点衣服吧,还好有五名女学员,他们的战斗服也是紧的,还不错……”

    小山洞内,小麦琪和小浣熊扭作一团,胡乱的跳着不着边际的动感舞。小麦琪干脆就是瞎胡闹,不过小浣熊的动作倒是有点意思。一会儿挥舞双臂,一会儿晃动肚皮,一会儿爬行两步,一会儿直立伸展……麦昆看了也忍不住笑了。

    “小琪啊,咱们该走了。”麦昆不得不打断他们。

    “哥,咱们在玩一会儿吧。”小麦琪显然玩的十分高兴,舍不得走。

    麦昆立即心痛起来,小麦琪才九岁,就遭遇了这么多颠簸与杀戮。小小的心灵如何能承受,她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啊。算了,还是让她再玩一会儿吧,要不然小小年纪会憋疯的。麦昆自己十六岁了还有点吃不消,不过都忍住,硬是扛过来了。

    之前他哪里杀过人啊,别说是人了,动物也没杀几头。切割动物的时候都是早已被打死的,他亲手杀死的动物至今一头都没有。可是,不久前自己亲手发出一记冰刀割破了老镇长爷爷的咽喉。记得那时候,脖子上喷出的血雾十分的梦幻……

    不知不觉中,麦昆依靠着石壁昏昏入睡了……

    承受了这么多事以来,根本没有休息过片刻。十六岁的麦昆实在是太累了。这一闭眼不要紧,子也渐渐的松软下来了。脖子歪向一边,口水顺着嘴角垂下……

    梦中,老爸老妈还是那样的年轻。老爸指着一本修炼感知的书对自己解释着什么,老妈把小琪的头发都梳到了头顶,并用皮筋扎成一棵葱的样子。

    画面一转,老爸老妈苍老了许多,摸着自己的肩膀对自己说:要照顾好妹妹,知道吗?梦中的自己比现在要矮,比现在要软弱,泪流满面望着老爸老妈。老爸没有说话,看着自己的泪眼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自己擦擦眼泪,老爸笑了。

    画面再转,老镇长慈祥的面容映出,麦昆则把拿着燕儿偷来的烟丝的手背到后边,老镇长拿大手假装打了燕儿一下,燕儿一缩脖嗤嗤的笑了。老镇长抬起头看向麦昆,伸出手也要假装打麦昆一下,结果忽然,老镇长七窍流血望着自己……

    “啊——”麦昆猛吸一口气,直愣愣的坐起来,两眼瞳孔猛然缩小,死板的望着眼前事物。

    小麦琪一脸的惊慌,像一只受伤的兔子一样望着自己。麦昆急忙爬起来,一把抱住了她。然后伸出食指向四周乱指一通。

    察看完毕发现没有外人后,这才低下头看着小麦琪,忙不迭的道歉:“小琪,对不起,对不起啊小琪,哥哥太大意了,怎么能睡着呢?”

    小麦琪被吓了一跳:“哥哥,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我怕你冷,给你盖上一件大衣,发现找不到了,一件都没有了,这才……刚才你吓着我了。”

    麦昆笑了,蹲下子,看着小麦琪心痛的说:“小琪乖,对哥哥真好。我们的一大堆行李都放在这里。”

    麦昆举起手指上的紫色战戒。

    “咦这是什么?”小麦琪嘻嘻笑了。

    麦昆说:“以后我们就可以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进这戒指里,然后遇到什么好吃的好喝的,也都收进去,想什么时候吃,就跟说,我一翻手,嘿嘿,就出来了。”

    麦昆一翻手,一件兽皮大衣就出来。再一翻手,一件女式的高级战斗服又出来了。

    “小琪啊,等你长大了,你就可以穿上这战斗服了,看看,多漂亮的衣服。有弹,质量好。”

    小麦琪嘻嘻笑了,用小肥手轻轻的摸着战斗服,笑了:“哥哥,这战斗服摸着滑滑的……”

    麦昆看着妹妹喜欢的样子,别提有多开心了,也咧着大嘴笑了。

    麦昆擦擦眼屎和口水,环顾四周,问道:“那个熊呢?”

    小麦琪假装生气的说道:“什么熊啊?他叫丸子,是一只会说话的小浣熊。我们不能叫他熊。他救过我们的。”

    麦昆咧着嘴,用手指点着麦琪的小鼻子笑着说:“知道了,听小琪的没错。那么丸子呢?”

    小麦琪说:“他饿了,那边有水的地方吃东西去了。我一个人没意思。”

    麦昆哦了一声,手一翻,取出一块计算时间的仪表来。这块仪表的核心也是灵珠作为动力,并且保护层也是灵珠营造的罩子。是珠械当中比较精细的产品。这都是在缴获战利品时发现的。冰月府的学员们上的好东西实在很多。杂七杂八的,有些东西麦昆都不认识。管他呢,先收进空间战戒再说。

    麦昆看了看时间,又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思考了一下,然后对小琪说:“还好我睡得时间不长,雨点似乎也小了,小琪你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出发,去城里。”

    小麦琪看着哥哥,小嘴撅起来,道:“哥哥,干嘛这么着急呢,我还没玩够呢,小浣熊可好玩了,会唱会跳会哼哼,功夫也很棒,我们在这里多玩一会儿吧。”

    麦昆一听这个心就疼,妹妹一个小孩子不该承受那么多苦难,玩玩闹闹才是她该有的童年生活。可是……哎,全联邦都在追杀自己,怎么能在这里逗留呢?冰月府的人能追到这里,其他势力也可以的。恐怕,已经有人在洞口做好了埋伏也说不定……

    麦昆一把抱过小麦琪,少年坚定的眼神中,丝丝的柔穿插其中。

    “不行,得想办法让这小浣熊跟着自己,要不然自己这一路上肯定要吃亏。”麦昆又再盘算着“绑架”小浣熊的计划。

    “小琪啊,你喜欢跟丸子玩不?”麦昆认真的问道。

    小麦琪眨巴眼睛,肯定的点点头。

    “那么,我们把小浣熊带在边好不好?这样,你就可以天天跟他一起玩了,并且小浣熊功夫了得,可以把坏蛋统统打倒,好不好?”

    麦琪开心的咧嘴笑了,两排参差不齐的小碎牙十分可

    麦昆笑了,拉着小琪起,准备再去找丸子说理去。为了保护妹妹,达到目的,麦昆决定想尽一切办法,哪怕是说一些谎话,灌点**汤也不要紧。

    “别动!”

    麦昆刚一转,忽然一声低沉浑厚而苍老的声音传来,一直粗大的食指直直的指向自己。指尖处汇聚的火元素能量体不断变换着形状在眼前欢快的翻滚着。

    啊——麦昆猝不及防吓了一跳,后退了半步。第一时间把小麦琪拉到后。

    来着是一位着僧袍的人,他后有十几个人随从,个个如临大敌,食指指向小山洞里面。

    “除了你们两个,里面还有谁在?说!不说就打死你!快说!”

    为首的这个僧人没有胡子,秃头,却有一双红色的眉毛,两眼炯炯有神,怒视着自己。

    麦昆呼吸有些急促,不过仍旧硬是强行坚强起来,硬着脖子说:“除了我们两个,没有其他人了。”

    红眉僧人当即伸出左手,指着左边问道:“那么这些人都是你杀死的?”

    麦昆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指的是二十三名冰月府的学员之死。麦昆愣了片刻,大脑强行快速运转,尽量不表现出来。吱吱呜呜了片刻后,便有了主意。

    “哦,不是的。不是我杀死的。我没那个本事。你们看看,我还是个没成年的小子而已。”麦昆假装示弱道,并且一边说,一边无奈的摊开双臂。

    结果不动还好,这一摊开双臂,可把红眉僧人吓了一跳,后的小僧们也脑门见汗,伸出的食指也开始略微晃动着。

    麦昆一看这阵势,渐渐的开始明白过来了。

    晕,他们肯定是把自己当成是高手了。可是没理由啊,难道是他们以为自己滴血认主并炼化了那颗九星灵珠后功力大涨。然后以一人之力干掉了冰月府的二十三名学员。肯定是这样的。

    麦昆这样想,也不知道对不对。不过,倒是可以利用这一点,然后……麦昆的心里有了主意。

    “咳咳,你们听好了。有谁不服气的就上来跟我过过招,免得让我一气之下出手,你们十几个僧人的后果,就如脚下的那二十三名学员一样。”

    麦昆假装自己是穿着防弹衣的大尾巴狼,硬是装作趾高气昂的样子,谈笑风生,举止自如,一副绝世高手的派头。时不时还抖一抖上的兽皮大衣,时不时还用手沾点唾沫往头发上抹抹。

    你还真别说,真把那十几个僧人给镇住了。

    红眉僧人伸出来的那根食指有些发抖,指尖的能量体控制起来也有些变形,有好几次翻滚的过程中差点就散了架,不少的火元素碎芒已经脱离能量体飘落下来了。后的十几名小僧人虽然没有后退,不过也都十分忌惮,两眼不时的看看麦昆,再斜眼看看左边的一大片尸体。

    看到二十多名尸体中,有一大半都被拔掉了衣服,其中有两名小僧人更是浮想联翩,心想难道眼前这名少年看似清瘦单薄,难不成也是一个凶悍的人,竟然连人都敢吃?这个想法一旦起头,坏了,这两小僧人两条腿开始打颤了。

    场面上的控制权似乎是落到了麦昆一方,不过,麦昆的心里可是空虚坏了。

    好家伙,自己连控风灵珠度仪飞行都不会,只会弄几粒冰刃,撑起来一层马马虎虎的能量罩,跟绝世高手这样的称呼一点边都沾不上。这会儿装的像,其实就是一个草包。眼前的红眉僧人万一走火了,对着自己的脸放出了能量体,那么自己的脑袋就炸开了花了。可是,他敢吗?不知道,不过麦昆心里吓得也够呛。

    红眉僧人斜眼瞟了一眼地上的死尸,然后颤巍巍的问道:“他们上的衣服去哪里了?”

    “衣服?哦,想起来了。”麦昆穷子过惯了,没见过城里人的好衣服,于是把一些人的衣服都拔了下来收入了戒指里。剩下的衣服都是些有破损,有血迹的就没要,只要了干净的合的一部分人的衣服。

    “他们反正是已经死了,有些东西搁在那也是浪费,不如利用起来,于是我就……”麦昆本来是实话实话的,因为他认为自己没必要掩盖这些,于是便十分开心的说了出来。不过这些话,在其他人耳朵里并不是那么个意思……

    “呕——呕——”麦昆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两声苦大仇深的呕吐声传来。

    那两名想象力很丰富的小僧人,弯下腰就是一阵呕吐。听声音简直是要把苦胆给呕出来。

    这群僧人不用问,肯定都是来自火云寺的学员。主修火元素灵珠,并且只吃素菜,不沾荤腥的。他们看到类的菜都感到油腻,更别说吃荤菜了。那么,就更不用提吃人了……

    其他小僧人见状,立即心领神会,明白了那两位小僧人的意思,也误解了麦昆的意思,胃部一阵波涛汹涌的翻腾起来。就连为学长的红眉僧人也在喉头涌动,脸色奇差……

    场面上,僧人一方的气势变弱,举止优雅自如的麦昆倒是喧宾夺主的强硬起来了。麦昆斜眼看看他们一方的况,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

    麦昆心想:自己说错了什么吗?他们不用的戒指和衣服就不能缴获吗?干嘛吐成那个样子呢?搞不懂他们,真是的。

    哗啦啦——忽然隔壁的一个小山窝里传来一阵浣洗东西的水流声。

    “谁?”

    红眉僧人本来就心存芥蒂,听到动静后急忙调转食指,指向那方。子后退的两步,正式与麦昆拉开了距离。

    麦昆顿时也略微松了一口气。

    十几名僧人没有与人交手已然溃不成军,一手捂着肚子,一手颤巍巍的伸出食指,这仗还怎么打?

    “出来,里面的人出来!”红眉僧人强行提高分贝,想以此震慑场面。

    这一声高呵果然凑效,里面的水声果然停了下来,一个憨憨的声音传来:“嗯,谁啊?叫我吗?”

    好家伙,这一声回答不要紧,可把红眉僧人吓坏了:“果然——还有!”

    一群僧人急忙擦擦嘴边的残余物,强行提神把食指指向那边的小山洞里。麦昆一边护着麦琪也一边看着那边。

    这时,一直憨态可掬的毛茸茸的小浣熊一边嚼着东西,一边踩着舞步扭了出来,嘴里一直拒绝不停,道道血迹从嘴里流出来。

    麦昆和麦琪都知道,那是丸子小浣熊的美食,山洞里捉来的蛇。浣熊吃东西前,喜欢先浣洗一番,然后在生吞吃掉。

    可是这些事,一群僧人不知道啊。他们就算是来自城里,也没见过会说话的小浣熊,于是瞪大了双眼看这小浣熊,当对方嘴角流出道道血迹后,这群小僧人集体想象力丰富了起来——呕——

    “咦!这么多人啊!”丸子小浣熊十分纯朴的边吃边说道。

    PS:金三道精心打造,稳定更新,安心收藏,谢。

重要声明:小说《珠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