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顺子叔】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金三道 书名:珠时代
    门外有动静。

    麦昆紧紧的抱着小麦琪,喘息声尽量的压低。

    一旁的顺子叔靠墙半蹲坐在地上,强忍着断臂之痛,略微摇晃着脑袋,紧紧的贴在火神庙侧屋的墙壁上。

    手上悄然激活了战戒,一团水属能量体在右手食指指尖处形成,凌空欢快的起舞。顺子叔苍白的脸上布满冷峻。

    麦昆看着他,如同看着自己的守护神灵一般,神圣而崇拜。

    脚步的声音!

    皮靴的声音传来,来者轻轻的跨过破烂不堪的火神庙门,走入庙内的地板,发出缓慢沉闷的节奏,仿佛来着知道此地不是戏耍之地,而是随时都有生命威胁的危险之地一样,每一步都十分小心。

    甚至,麦昆还怀疑对方早已在指尖凝聚成了能量体,只等遇到动静后的急速一击。

    很明显,对方已经发现了侧屋里不对劲,沉闷的皮靴底声转向这边而来。每一步虽然轻缓,可是在麦昆耳中确实百般沉重。

    彷佛,这是死神的脚步。

    麦昆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强子他爸的尸体暴露了侧屋,尤其是满地的血迹的运动方向,直指侧屋!顺子叔左臂上一直在滴血,此刻仍无停歇。

    麦昆不得不百般的慎重起来,因为来者的实力不弱,对方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对方进门到现在,自己一点能量波动和感知波动都没有感受到。看来对方不仅仅感知控制和能量理解上造诣很深,甚至是主系和副系双修的高人,不但修行了四大主系元素的某几种,还专门修习过黑暗战术属,要不然也不会把能量波动控制得如此隐蔽。如若不是火神庙的大门被打破,地板上全是吹进来的沙子、枯叶的话,恐怕对方连脚步声都能隐匿无声。

    忽然,有那么一刻,外面一点声息都没有了。

    麦昆和心猛然间重重的被什么敲击了一下:坏了!

    黎明前最黑暗——此刻的安静,肯定是对方确认攻击前的征兆!或许下一秒钟,己方三人便会被来者冷血的杀掉。

    安静,是最大的折磨。

    小麦琪的眼中隐隐见泪,想要哭喊却死死的憋着,看得麦昆直心疼。

    “啊”小麦琪手上提着布袋里的那只惨叫雀,十分不合时宜的惨叫了一声。而这一声,却成了对峙双方各自的冲锋号。

    只见顺子叔闷哼一声,努力弓前扑,右臂恰到好处的伸向门口,手上的冰刃如同豆子一样噼里啪啦的一粒粒向门外。

    麦昆早就想好了,只要顺子叔一冲,自己也要跟着在后面接应。看到顺子叔飞扑出去后,麦昆伸出食指,凝聚能量,一条火苗在指尖凌空跳舞。

    麦昆想好了,即使烧不死对方,也要造成一定的伤害,自己和妹妹或许可以趁机逃跑。双眼凌厉一瞪,麦昆嗖的一声窜出,对着门口来者伸出了食指……

    “停……别打了,停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顺子叔趴在门口的地板上,一动不动的发愣。麦昆来不及收手,对准门口一阵猛。只见原本在指尖小小的火苗一瞬间成了一团大火球,呼呼的往门口呼啸。

    “哎呀,我的胡子,我的胡子……”门外一声惨叫,一个熟悉的影暴跳起来。

    哎,新手就是新手。就算麦昆反应的快也没用,发出来的招式不好收。

    顺子叔趴在地上,哭笑不得。麦昆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门外。

    门外,老镇长拍打着胡子上的火苗,原地蹦跳不已。

    原来,门外的老镇长第一时间发现了对手是顺子的时候,急忙收手,唯恐伤害了自己人。顺子也在发了几粒冰刃后发现对方不还手而停战,不过况紧急,伸出的食指依然没用放下来,直愣愣的对着对方。

    老镇长为了尽快的证明自己的份,特意把自己原本撑起来的浓郁的艳红色能量罩撤去大部分,只剩下稀薄的一层。这样,双方之间的视线就清晰了许多。没想到,此刻忽然杀出来一个使用三星火灵珠战戒的傻小子,发出的火焰穿透稀薄能量罩,直接把自己胡子烧着了。于是便出了这么滑稽的一幕。

    “爷爷,你怎么来了?你滴胡子,这个……那个……小琪,找点水来。”麦昆一时手忙脚乱起来。

    “轻点,轻点,哎哟,我的胡子……”

    顺子叔看到这幅场景,实在忍不住,兀自趴在地板上嘿嘿笑起来。结果一笑引动了伤口裂开,疼得直咧咧嘴,然后又猛然咳嗽了二两血来:“咳咳……喔……呸……”

    时间紧迫,几人赶紧收拾了一下残局,因为冰月府的人随时有可能杀过来。

    还是老镇长经验丰富,只看现场便知道了七七八八,知道遇到过一些对手并交战了片刻。当听到强子他爸为了抢夺灵珠而转向杀麦昆的时候,震惊无比。

    几人一商量,一致同意,赶紧离开这座火神庙。

    此刻,这里是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地方。

    当问及老镇长为何来此的时候,他沉默了。

    顺子叔感到事不太对劲,于是停下脚步,一步也不肯离开。麦昆和小麦琪相互看看,进退两难。

    老镇长一看躲不过去,叹了一口,满脸的褶皱黯然下垂,表极度伤心的沉沉说道:“都死了——镇上的人,都死了,全部,都死了。顺子,你媳妇儿也……哎,到底还是没躲过去,四大的人,飞将军的人,到处都是人,到底还是没有放过我们断崖镇啊。断崖镇被翻了一个底儿掉,全镇没一个能活下来。我强行突围,偷偷溜入密道,才抢先一步来到这个火神庙。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昆子娃的行踪。冰月府的学员还在火神庙与咱们的人战了一场,这消息一传开,他们都疯了,四大和飞将军的人马正在向这里赶来。我就是来通知你们,我们没时间了。快走……”

    十六岁的麦昆听得心惊胆战,两行泪水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整个断崖镇啊!

    自己童年的玩伴,那些尚且冒失青葱的少年们,歪帽子、胖子、强子……全死了。麦昆十分清楚,自己根本就拖不了关系。若不是自己得到了他们想要抢夺的九星灵珠,若不是自己不听话偷跑出来观看什么飞将军斗蛇之战,这一切都不会这样发生。

    还有那个可的,跟自己订了娃娃亲的燕儿,两条可的麻花辫再也看不到了。

    小麦琪满脸鼻涕的小声哭着,麦昆一心疼,紧紧的抱紧小麦琪的脑袋。小麦琪哭得更痛了。

    抬起头,麦昆看着顺子叔,后者一脸麻木,托着包扎后的左臂,全僵硬,两眼空洞无神,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

    老镇长一时间好像老了许多,今天的事,一辈子也没这么折腾过。膝下儿子和儿媳早年丧命,自己拉扯大的孙女燕儿今天也命丧黄泉,不仅如此还有镇上的一百零七口条人命也或直接、或间接的一命呜呼矣。

    老镇长伤痛万分,神黯然道:“顺子,顺子,现在人家强势,我们根本报不了仇,你可不要想不开啊。”

    顺子一点点恢复知觉,眼睛也开始眨动,深呼吸了两下,然后木然的左右看看,木木的说道:“我们——我们要赶紧——赶紧离开这里……”

    “哦,哦对,走走,昆子娃,赶紧,带上小琪,撑起能量罩,我们赶野外的山路,逃到城里去,走!”

    老镇长也楞过神来,刚才自己一伤心,差点误了大事。要知道敌人马上就赶来了。

    麦昆如梦初醒,赶紧抱起小琪,撑起能量罩,准备往外走。

    “嗖”一声尖啸声。

    能量罩剧烈的晃动起来,老镇长猝不及防,一口鲜血喷出。

    “你,顺子,你干什么你……”

    老镇长不可思议的回头看着放冷箭的顺子。

    “都死了,你怎么还不死?去死吧……”顺子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恶狠狠的看着老镇长,伸出食指,冰刃连发。

    老镇长背后被袭,原本是可以轻松抵挡的,可是在室内,为了节约能量,一般都是用简化后的能量罩,如果室内封闭好风沙不大的话,也可以不用。刚才为了防止有人捕捉到室内的能量波动,几人都没有撑起能量罩,没想到此时竟然被自己人暗算了。

    后悔已经晚了,老镇长急忙忍痛撑起能量罩抵抗第二轮攻击。可是实力已经折半发挥了。顺子本实力就不弱,这下老镇长有危险了。

    老镇长撑起来的能量罩如同风中残烛,被冰刃攻击得摇摇坠。能量罩里的老镇长强忍最后一口气,一口闷血剧烈上涌,哗啦啦喷了出来,能量罩彻底破碎。

    麦昆一下子没看明白:不是,这都谁跟谁啊?两人怎么能已死相拼呢?一个是把自己视如己出的老镇长爷爷,一个是宁愿舍弃命而不放弃救自己的顺子叔叔,两个对自己目前为止活人当中最亲的人,怎么能……

    几粒冷的冰刃入老镇长的体,后者体一僵,昏死过去。

    此刻的麦昆,神经猛然一震。老镇长慈祥的面容在混乱之中逐渐的冰冷暗淡下来,生命的迹象一点点的流失。

    “不!”麦昆疯了一样大吼一声。

    没等他冲过去看老镇长,一震剧烈的能量波动袭来。

    麦昆急忙收起前进的脚步,抱起小麦琪,死死的撑起能量罩,快速的向一旁疾速闪动形。

    噌——几粒冰刃擦着能量罩的边缘而过,能量罩剧烈晃动起来,麦昆感到自己的感知细丝十分吃力的在死撑,自己有些头晕。强行忍住头晕,麦昆闷哼一声,死死的抱着小麦琪往一旁的障碍物跑去。

    嘭嘭嘭——墙壁上,火神石像上,顿时被得粉尘乱飞,千疮百孔。

    麦昆根本不反击,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跟顺子斗,自己还差火候。

    顺子简直是疯了,一边乱一边自言自语:“既然老婆没了,家没了,我也没什么顾虑了。昆子,你必须死,我必须得到那颗九星灵珠。我要报仇,我要用那颗灵珠做成一个战戒,我要亲手杀了飞将军,杀了四大校长。我也可以卖掉灵珠,建造一座军事基地,我可以称霸,我可以到城里过好子,享福,我可以做很多事。昆子,你必须死……”

    麦昆的心一次又一次的与死神接近,与背叛握手,与**通行,与恨交织。两行泪水悄然滑落,滴答落在自己的能量罩上。

    顺子左臂吊在脖子上,单单一只右臂,连续发能量体,顿时火神庙里的什物都带着孔洞。麦昆凭借着灵活的步伐只是躲着逃命,顺子的左臂和腿都有伤,一时也无法跟得上步伐。麦昆就凭借着这一丝时间差与妹妹一起跟死神赛跑。

    呼呼——火苗声传来,貌似火苗的威力还不小。

    难道顺子要使用受伤的左臂不成?麦昆疑惑起来。

    “啊——你,你,你——啊——”顺子的惨叫声回在空旷的火神庙。

    麦昆偷偷的从石像一旁露出两只眼睛,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只见顺子浑是火,在地上拼命的挣扎。一旁的老镇长一脸虚弱,半躺在墙角,食指赫然指着顺子。

    麦昆抱着妹妹急忙跑过去,来到老镇长边,兄妹俩如同不懂事的三岁小孩儿一样,委屈的痛哭流涕:“爷爷,爷爷……”

    老镇长喘着粗气,眼神黯淡,眼皮松垮的耷拉下来,眼睛仍旧盯着火焰中挣扎的顺子:刚刚顺子忙于攻击,没有就忽略了防守。老镇长穷体之极限,使出五星火灵珠之威力,把顺子葬在火海之中了。

    老镇长回过神来,转头对着麦昆,断断续续的说:“昆子娃……看到了没,这,这,这便是人,人,**。赫赫赫赫,咳咳,嗯,嗯,昆子娃,经过这事,你会长大许多的。呵呵,傻瓜,哭什么,爷爷活了一辈子,这可不就是早晚的事儿嘛,别哭,别哭……”

    麦昆十六岁正处于变声期,哭得时候带着粗粗的嘶哑,场面十分感人。老镇长的眼角也翻腾出两行浑浊的老泪。

    忽然,麦昆发了疯一样的直起子,疯狂的扒开上的兽皮外,露出坦膛,用手指着膛中央处微微散发着光芒的区域,气呼呼的说道:“就是因为你,要不是你,顺子叔也不会杀我,强子他爸也不会杀我,小五小六也不会杀我,他们都不会死,都是你的错。什么破九星圆满灵珠,就是一个破球祸害!都是你……”

    老镇长勉强抬起下垂的眼皮,看着麦昆的所作所为。小麦琪也一边哭,一边看着哥哥。

    麦昆的膛算不上强壮,胳膊也有些细长感,小小膛的正中央处,有一块圆形发光区域,九颗五彩星星若隐若现若有若无的在区域内游走不定,并且划出轻微的五彩行动轨迹。这个位置叫做中丹田,紧挨着心脏。

    将来若是能够启用这颗九星灵珠的能量,其实就是让自己的脑灵力感知细丝来调配心灵力的中丹田的仓库里的能量元,然后在手上形成各种能量体来攻击敌人。

    没有想到的是,当老镇长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那双下垂褶皱的眼皮猛然一抬,露出琥珀色的瞳孔,贪婪的望着麦昆的中丹田。

    下意识的,老镇长再次穷极体之极限,在指尖处凝聚成一团火元素能量球。

    麦昆吓坏了,急忙用兽皮外盖住了自己的膛。自己也连滚带爬的后退了几步。惊恐的看向老镇长……

    老镇长视觉被阻断,人也清醒起来,赶紧撤掉了攻击,汇聚的能量球没有了感知细丝的引导,化作凌乱的点点火红色碎芒飘散在空中。老镇长再次垂下手臂,合上了惺忪的眼皮,兀自喘着粗气……

    “昆子娃,原谅我……爷爷不是故意的,原谅我……”老镇长满脸老泪纵横,颤巍巍的说了这么几句。

    麦昆哭了,这次哭得比什么都伤心。

    小麦琪奔跑过来,扑到哥哥的怀里,小脸闷着呜呜直哭。

    麦昆再一次抱紧自己的妹妹,深深的意识到外界的复杂与残酷。自己哪怕一刻没有抱紧妹妹,恐怕妹妹都会被人挟持。外界,实在太危险了……

    老镇长又说了一句话:“昆子娃,赶紧,赶紧搜一下他们的财务,战戒、灵珠之类的,带上,你都带上,到了城里卖掉,也好换点生活费。快,要快,敌人要来了,快,快快……”

    麦昆哽咽了一下,感觉有道理。于是抱着妹妹不松手,快速的在火神庙里转悠了一圈。把顺子叔、强子他爸、小五小六等尸体上的战戒都取下,然后腕度也都取下,口袋里备用的灵珠和雀郎也都收走。全部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尤其在收到那名被强子他爸击毙的冰月府学员的尸体的时候,麦昆惊喜了一番。没想到冰月府的学员这么有钱,随便一个人上都带这么多钱。松松的计算有个两三万雀郎。另外还有不少精美打造的灵珠战戒,三星四星的都有,五星的也有一枚。麦昆也不客气,干脆直接把人家的真皮行囊直接取下来搭在自己的肩上了,里面有很多生活用品自己都没用过,甚至都没加过,带上估计用得着。

    在翻动顺子叔那焦黑的尸体的时候,麦昆也没有了太多的感慨,毕竟时间紧迫,来不及唏嘘。一边强行隐忍复杂的绪,一边痛快的大把敛财。正所谓:痛并快乐着。

    他的后,老镇长偷偷的伸出自己他的食指。

    他的大脑中酝酿着一个想法:或许,我得到那颗九星灵珠后,自己就不用死了。九星珠绝对有疗伤和续命的作用。

    嗖——出其意料的一击,成功的出!

    老镇长脸上缓缓的浮现出笑容,眼皮眯成了一条缝儿……

    黄沙肆虐的野外小道上,入夜后更显得沉黯然。

    白眉校长手下的得意弟子之一,冰月府年轻珠修中的佼佼者——蓝刃在控着腕度风灵珠疾速飞行,他此刻的表极其冷峻。接到其他学员对自己的汇报之后,他的心一直没有平静过。他从来没有距离成功如此之近过,只要找到那颗九星灵珠,白校长一高兴,肯定要把自己提升。或许还能得到白校长赐予更高级的感知修炼法,或者高级灵珠技法的传承也说不定。

    火神庙,就在前面……

    蓝刃把跟着自己的其他队员远远的甩在了后面,即使撑起能量罩抵挡风沙,蓝刃的飞行速度也没有丝毫受到影响。可是其他学员不行,毕竟他们不是蓝刃。

    蓝刃停顿一下,平顺一下呼吸后,猛然飞入火神庙内……

    他看到了什么?

    刚进入庙内,一股血腥味猛然扑面而来,差点没让自己给呛着。满地的尸体横列,其中有一具尸体还被烧焦,皮肤皲裂寸断,红白的人龟裂开来,场面十分油腻。

    靠近那边的地板上躺着一名自己的同学,他被人从背后击中,后心受挫,早已归天了。上的财物尽皆一空,甚至连他上取暖用的松软手也没了。

    蓝刃不可思议的摸摸光洁的下巴,骂了一句:“这穷地方出来的,全他妈的强盗。”

    忽然,蓝刃觉得自己说这话不太对,好像把自己也给骂了,把白校长以及四大和飞将军一块都给骂了,于是住了嘴。

    “嗯?”蓝刃眼角一斜,看到了墙角处半躺着一位老人的尸体。

    走过近处一看,那老人脖子上一道红线处,涌出了大量的鲜血。鲜血染红了老人的前襟,染红了体,染红了大片的地板。

    麦昆早有所料,在老镇长出手之前,他猛回头,伸出早已备好的食指。一道薄薄的冰刃挂着寒冷的荧光,抢先一步划过了老镇长的咽喉。

    一道红线在老镇长的脖子上涌现,越来越粗的血柱喷涌而出。老镇长用手捂住脖子尽量减少血的外涌,可是仍有大量的血从指头间喷出……

    小麦琪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结果刚伸出脑袋就被麦昆强行的压了下去,死死的按在自己怀里不让她看。

    而另一只手,麦昆冷酷的伸出食指对准喷泉一样的老镇长,说:“我原谅你……”

    麦昆撑起能量罩,披着厚厚的兽皮大衣,把小麦琪稳当的裹住。兄妹俩在狂风和黄沙接近疯狂的晚上,一步一步的向葵花市的方向走去。

    麦昆的泪水不断的落下,没有完成的青期变声带着哭腔说道:“小琪不要怕,哥哥会保护你的,哥哥一直都会保护你的……”

    小麦琪在一堆温暖的兽皮大衣绒毛中平稳的呼吸着,喃喃的说:“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这夜,注定了麦昆要长大**。

    “小琪,困了就睡吧。”

    “嗯,那要是半夜下酸雨了呢?”

    “不用怕,哥哥有好多灵珠战戒,一直为小琪撑起能量罩。”

    “那哥哥要是困了谁来撑呢?”

    “不还有五层兽皮大衣嘛!”

    “嘻嘻……”

    “行了睡吧……”

    “嗯……”

    荒野中的羊肠小道上,十六岁的少年麦昆撑起一层火红色能量罩顶风龟行。能量罩上火红色微光照亮了他的脸庞,明晃晃的泪痕道道清晰,两只眼睛却异常坚定的目视前方,整张脸庞显得格外坚强。

    风沙如利刃,肆虐空气,咆哮四野。不知道是风借了沙势,还是沙借了风威。光溜溜的地表上残留着仅有的针状植被。麦昆的每一步都很艰难,可每一步都很稳当坚定。

    风沙无,人有

重要声明:小说《珠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