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梦回常山

    第六章梦回常山

    常山

    四月黄昏,赵庭双臂绷直,马步下蹲,双手各平提一个百斤重石锁,一个时辰过去了,手臂早已酸麻,赵庭偷眼望望屋檐下端坐的父亲,正在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又在睡觉了,嘿嘿,他心中暗喜,悄悄放下石锁,象作贼一样,蹑手蹑脚,一步一回头的瞄着父亲偷偷向院外跑去,一脚刚跨上门槛,背后猛地着了一鞭。

    他啊呀一声惨叫,抱头鼠窜,直向厨房跑去,晚饭都没吃呢,就打人,跑…

    后传来阿娘的训斥声:天天打,你看看他上,哪天不是青一条紫一条的,都十八了,还打。

    他头也不回直奔厨房,嘿嘿,老爹有得受了,嘴里塞着个馒头恶狠狠的嚼着得意的想。

    挨揍了吧?活该,又跑来偷懒,刚跑进来还没看仔细,才发现门背后还躲着个赵玄,右手一只鸡腿在撕,左手拿把木剑,在那幸灾乐祸说道,嘴边挂着片鸡皮,见他停住咀嚼的动作看着自己,才十岁的孩子却故作老沉的叹了口气:唉,可怜那…

    赵庭挥拳作势打,那孩子吐吐舌头,却突然放声大喊:大哥打我啊,娘救我啊…

    …

    六月

    雷雨,雨中一人纵马疾驰,背插一把银枪,雨幕之中不停的催马扬鞭:驾!驾!驾!

    五月受父命去洛阳长孙世伯家赴长孙空世兄婚宴,酒未三巡,闻说常山已入胡人之手,赵庭震惊,遂昼夜兼程奔常山老宅而回。

    父亲、母亲、玄弟,等我回来…

    近了近了,常山近了

    突地座骑一脚塌空,大雨之中,马儿也在疾催之下失了前蹄,赵庭措不及防,摔了下来,貌似是一个大坑,管他的,赵庭伸手一抓,借力上坑,不料抓着一物,拿起看时,正逢一道闪电,赫然是一只断手,苍白浮肿,赵庭大惊之下,借电光闪烁之间四下一看,只见坑内尸体狼籍,满是残肢头颅,电光之中,这些尸体俱着汉人服饰,被雨水一泡,大部分都泛出吸饱水的惨白颜色。

    赵庭惊惧之下,喃喃念道:爹、娘。迅疾纵出坑内,见那马儿已站起,飞上马,一抖缰绳,向前急奔。

    还未到得城门,雷电之中,隐约只见城外树上,俱挂着尸首,雷雨之中静静的在那里诉说着仇恨…

    赵庭来不及细想,一刹之间已到得城门,城门居然已是大开,门边只有几个着毡盔,手执长矛的异服士兵,那几个兵士见一骑冲来,也不言语,竟自哈哈大笑,举矛便刺,赵庭自幼从未杀人,见此状,将枪倒转,只用枪柄横扫,将那几个兵士打翻,依旧马不住蹄向城北老宅而去,街巷之间不时传来胡人狂笑之声,伴随刀铁交鸣和几声女子的惨呼,路上亦有零散胡兵,一见赵庭便哇哇叫着冲了过来,赵庭已无心理会,枪只一扫,便开一条道路。

    家已在望,百步之外的赵庭却见内宅之中大火熊熊,这泼天大雨之中竟还在熊熊燃烧…赵庭痛呼一声,直从马上跃了下来,奔进火光之中。

    刚进大门,只听一丝轻唤:庭儿…,赵庭回首望时,只见父亲斜靠门墙,头发散乱,肩上尤自插着一把弯月尖刀,赵庭一声:父亲,便已泪雨滂沱,箭步上前跪下,扶起父亲道:爹,娘和玄弟?

    父亲抓住他的肩膀,只用力的说:庭儿,替我们报仇,你向南,南面是汉人的朝廷,你娘和你弟弟已经…

    已经怎样?

    赵庭颤声问道,父亲的沉默代表着无尽的哀伤痛苦,让这个少年内心一点点的走向了绝望。

    庭儿,快走吧,为父支撑不了多久,记住,此仇不共戴天。

    爹爹,我背你走,说罢便待背上父亲。

    不用了,你去看看你娘和弟弟吧,说罢父亲指向另一侧。

    雨中,火光映照之下,娘亲下还护着弟弟,只是,只是,头颅已在三步开外了,赵庭喃喃道:娘啊娘…

    忽地抬头仰天大呼:娘啊娘…

    外面突然人声鼎沸,父亲急呼:庭儿快走,贼子来了。原来却是刚才阻挡赵庭的一些胡人军士跟随而至了。

    赵庭用尽全力气吼道:是他们,是他们,娘亲,我替你报仇。

    赵庭缓慢的走到门口,闪电之中,双手端平银枪,向后道:阿爹,我要杀人!

    这一刻,这个从小熟读诗书,虽有一武艺却只知道温良恭俭让的赵家子弟,站在大雨之中,任那滂沱冲刷着泪水,眼中却尽是仇恨…

    枪出,血溅…

    长驱直入、横扫千军、踏雪寻梅…

    他一声声念着,一枪枪的送出,这些爹爹曾经鞭打过的招数,带起一声声惨嚎和血雾,十数个胡人军士,几个招数之间尽皆殒命。

    赵庭转,扶起阿爹悲声问道:爹,孩儿招数可对?

    对对对,为父以后再也不会抽你鞭子了,你要好好练习,替我和你娘你弟报仇。言未毕,又吐出一口血沫。

    这些贼子又来了,庭儿,你快走,留住我赵家血脉,爹爹替你挡住他们,回光反照的赵父两眼忽冒精光,拔出肩上胡刀,一把推开赵庭历声道:庭儿,你可听话?

    儿听话。

    那好,走,向南,去江南,留我赵氏一门血脉,留我汉家儿郎…

    …

    阿爹!!!

    赵庭猛地坐起,浑大汗,左右一瞧,原来还在那吴老丈家中席上,却是南柯一梦,赵庭抹了一把脸,却是满面泪痕。

    阿爹,阿娘,玄弟…我,我想你们。赵庭又躺倒,却再也无法入睡,一任泪水滑落枕边。这仇,这恨,在这世外桃源之中又翻上心头,十余悠闲,却在午夜梦回里激起了伤悲,是你们吗?爹娘弟弟,是你们魂魄不散,在呼唤庭儿吗?

重要声明:小说《不教胡马度阴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