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林深不知处

    第五章林深不知处

    待得天明,赵庭整束行装,可惜马匹不能行山路,只得解下缰绳马鞍,赵庭轻抚马首,然后股后一掌道:去吧,山高地远,各安天命。

    昨夜血迹洒落草丛之中,赵庭持剑拨草,前面藤蔓丛生,坎坷难行,举步维艰,他只顾追随地面血迹,一路走来,不觉已过午,猛抬头看时,才发现已走入一处峡谷之中,两侧山壁立如刀削,山路越发难行,暗叹一声苦也,只恐先祖家传之物就此遗失了,但想到家国俱无,只此一物聊以想念,便打起精神循着虎走痕迹继续寻找,到得深处血迹已是很少,想来那兽也该命绝了,蓦然见前方一处野藤缠绕,中间明显有物穿过之痕迹,似乎是那兽的洞**,念及此,赵庭遂砍去藤蔓,豁然见一大洞,高一人半,阔一人半,正可行走,放眼望去,黑暗之中似有光亮,便持剑进洞,只道应有野兽之物,却不见动静,行不十丈,右手忽有一个弯道,转过弯道见前方又有一洞口,高阔只得半人大小,却有天光透进来,原来刚看到的亮光就是此处了。

    既然进来,便顾不得多想,俯钻了进去,不曾想一钻进来就豁然开朗,前方一个小坡,野草丛生却高只及脚背,转过小坡却见一条小溪,绵延数里,弯曲狭窄,溪旁居然盛开梨花一路延伸不知何处终结,赵庭甚奇,时值深秋,此地竟然梨花盛放,溪中星点梨花,落英满地,竟恍惚间如三月天气,赵庭连年征战,哪还记得早模样,只记得尸骨盈野,饿殍满地,豺兽横行。

    忽见如此早景色,竟忘了寻枪,循着梨花向前走去,一路梨花飘落,满头满衣尽是细白小花,恍如梦境之中,行得一里光景,忽见前方出现数间茅屋,猛地警醒,遂又拔剑在手,以树为掩,悄然摸近,正待靠近看个究竟,忽地一阵狗吠,反倒让他打了个激灵,一犬吠影,百犬吠声,紧跟着似有十数条犬吠之声,赵庭久不闻犬吠之声,只闻兽类咆哮哀鸣,竟觉得心里有些暖意,想来,乱世之中,难有鸡犬之声了。

    犬吠之后,只听一人喝道:小黄,勿闹!似一老者声音,随后听闻一后生道:阿爷,莫不是有什么贼人闯了进来?昨夜大黄重伤,别是贼子来了。

    赵庭伏于树后听得二人汉人之音,心知无碍,忙闪出树后,却不见人,想是屋中说话,他自幼习武,听力超出常人,便朗声道:卤莽之人搅扰仙地,还请老丈借一步说话!

    原来有客到了,只听拐杖杵地之声,一老者转出茅屋,旁一少年随侍在侧向赵庭而来,只见那老者鹤发银须,却面色红润,精神矍铄,双目有神,见了赵庭却不惊惧,微笑道:百年不见外人到得此地,想不到竟然是位少年将军,失敬失敬。

    其时赵庭刚从冀州出来,那老丈见他天庭饱满,眉眼清秀、英姿飒爽,年不过二十五岁,着一铁甲,也不着盔,束发过顶,自有一股沙场豪杰之气,知是位将军也不足奇了。

    赵庭忙辑首道:不敢当不敢当,老丈神仙风度,在下赵庭有礼了。

    那老丈让过赵庭道:还请将军屋里说话,说罢对那少年道:青儿快去准备茶水。

    到得屋中,二人坐定,那少年端来茶水却不离去,目视赵庭,似有愤愤之意。赵庭怪之,但初到彼地自是不便发问,行了大半正好口渴,便端起茶碗嘬了一口,一股清香扑鼻而来,竟似带着一股梨花香味,那老丈道:此乃梨花初开之采摘所制而成,故尔每年只有这几才有,将军有缘,幸遇吉时,才有此口福啊。

    原来,此老已年逾百岁,曹氏父子称帝时已来此处避祸,同族有数十人同至,繁衍至今,已有二三百人,族中长者俱已百岁,在旁服侍的少年乃是曾孙吴青,年方十六,此地方圆十余里,却是一座峡谷之中,终年如,无寒暑之别,整个峡谷唯一的出口就是刚赵庭进来的洞口,那洞口百年来无人进出,族内人也遵从约定,从不出洞,在此近百年,鸡犬相闻,耕作农桑,自给自足,乐享太平。

    一番攀谈,赵庭感慨万千,心中道:假若我汉人天下都如这般太平,我亦不用血染征衣,早成家立业儿孙绕膝以养天年了。一时间竟萌退意,恍惚不再记得杀胡之誓了。

    攀谈之间,赵庭自是把世一一道来,老丈才知是将门之后,曹魏之时就已知晓其祖之威名,越发礼遇有加,待讲到昨夜杀虎一事时,那吴青突然出口道:我那大黄要是死了,绝不饶你!

    老丈喝道:不得无礼,那终究只是个畜生,哪里知道深浅,死生由他去吧。那吴青一跺脚竟自跑出去了,老丈叹道;孙儿无礼,将军切莫怪罪。

    至此赵庭方知,原来昨夜那只大虎是自小由吴青抚育,从不伤人,更不伤谷内一切家禽,只出外觅食,难怪昨夜那虎不先伤人反扑战马,赵庭亦是心怀愧疚,到是老丈不以为意,反劝他切勿挂怀。

    不多时,门外人声鼎沸,原来却是那青儿去喊了族中父老来兴师问罪,尚未进门,便听得青儿喊道:二叔三叔你们定要与我作主,讨个公道。

    赵庭看时,却是十来个壮汉并一干老幼妇孺哈哈笑着走进门来,当先一个大汉道:见过太公,这位贵客想是杀了青儿老虎的将军吧。

    赵庭忙起拱手道:各位壮士,在下黑夜之中为求活命伤了令侄的宝兽,这边赔罪了。心知那银枪应也在他们手中,只是不便即刻就要枪,毕竟是伤虎在先,于有亏。

    那几个壮汉到是哈哈一笑:不妨事不妨事,虎虽好,终究比不得贵客临门啊,百年来将军是头一位啊!

    赵庭见说,放下心来,从怀中取出在冀州时得的一锭金子,双手奉上道:在下无长物,误伤宝兽,只有这些阿堵物,略作赔罪,还请小哥见谅。那青儿看也不看,转就走,边走边大声嚎啕,引来众人一阵大笑。当先那大汉说道:将军且收起来,某等这里无需这些,老丈处也还存了数十斤,百年来无他用,只偶尔打些首饰给女儿们玩耍罢了。

    赵庭才想起此处金银一概无用,吃用均为族内共同耕作而成,心内更是感慨万千,倘若天下都如这般一样,何来征战,何来名利角逐啊…

    大家相言甚欢,众人都纷纷打探外面形,得知胡人当道,屠戮汉人之事,皆愤然不平,及知胡人视汉家女子为双脚羊之时,皆掩面涕泣不止,又知赵庭为乞活军专事杀胡时,愈加敬佩。

    于是族中人轮番相请,无不宴,转眼十数天过去了,赵庭竟渐渐不思杀胡之事,竟醉酒游玩。

重要声明:小说《不教胡马度阴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