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第一章何处是归程

    引子

    夜,枯林荒草…

    他在野狗咀嚼骨头的刺耳声中悠悠醒转,想睁开眼睛,无奈干涸的血粘住了眼皮,他知道自己还活着,是的,活着。

    挣扎着,用手撑开眼皮再慢慢的坐起来,惨淡的月光下,旁横着无数的残肢与头颅,许是坐起来的声音惊动了正在啃咬尸骨的野狗,两只肥壮的野狗眼里闪着绿光已经向这里近了。

    他静静的看着那两条野狗,这些常年饱食人的畜生,许是吃惯了尸体,居然悍不畏人,见他目光视,竟然后退两步准备冲锋。他握紧拳头,肩头的肌运动带来一阵剧烈疼痛,一声低嚎,几乎同时,两条畜生已扑了过来,一股腥臭的气味瞬间笼罩他的全

    眼微微一闭,五指如钩,已捏住扑来的第一条野狗的喉咙,同时摔向几乎一起扑来的野狗,一阵喉骨碎裂的声音和骨撞击的声音结束了这一瞬间的喧嚣与杀气。

    他这才抽出被尸体压住的左腿,缓缓的站起来,看了看月亮,依旧如钩,多么象常山的月啊,可惜,月是人非了…

    枪,我的枪?

    回转头,看见刚爬起来的地方,一个羯族士兵的膛,插着那把百年的银枪…

    第一章何处是归程

    三天,他毫无目的的走了三天。

    向南,再向南…

    他也不知道去哪,这天下,早已不是汉人的天下,这家国,早已不是汉人的家国,从常山老宅里冲出来的时候,父亲背向着他,挡住十数个胡人,大吼:向南,向南,庭儿,留住赵家,留我汉人…

    满目疮痍,巍巍华夏啊…

    三天,他见过活的东西,最大的,就是野狗,这乱世,居然生出这么多野狗,这些畜生,都是食我汉人之血而肥壮无比。

    尽管野狗都是食人而生,对于赵庭,终归是比人要好的食粮,靠着这些畜生,他走了三天,向南,过黄河,过了黄河又能怎样?

    天,已不再是那时的天,愁云惨淡,寒鸦孤鸣…

    水声?隐约中好象是水声?

    他趴下来,伏地而听,是水声,到黄河了?

    他加快了步伐,是的,水声越来越大,是河,黄河。

    他上半整个趴在水里,三天来,第一次见到水,居然是黄河,尽管泥沙冲的一头一脸,但奔腾的水气,让他感觉到了自己内心的生气。

    我要活下去,我要报仇,我要杀尽胡贼…父亲,您放心,我在,赵氏血脉就在,咱汉家儿郎在,咱汉家血脉就在!

    蓦地,马蹄声,大约十数骑,居然向着他而来,左右一看竟然毫无可掩之处,也罢,十数骑而已,紧一紧腰带,他迎风背河而立,右手执枪,来吧…

    马嘶,一队人已到面前,不是胡人,衣衫褴褛却骑马而来,莫不是汉人的军队?暗暗的松了口气,那队人远远见他执枪在手,竟一字排开却不上前,中间一骑略行几步,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说道:什么人?

    他不敢松懈,反问道:你是什么人?

    嘿嘿,那人年约三旬,似乎是个小头领,大声问道:想来你也不是胡狗,单人一枪能在黄河边上活着,也不容易,我们是乞活军,你若是汉人,有心杀贼,到是可跟我们一起,若无此心,我们也不为难你,过河向南应也能活命。

    说完,那人竟不理他,掉转马头就走。

    等等,你们,杀胡人?他不敢流露出眼里的渴望,故做镇定的问道。

    是,我们杀胡人,不杀胡人,如何活下去?乞活乞活,只是为了活下去。那人回首看着他,眼中似有无尽的悲伤…

    我,跟你们走,杀胡人。

    好,一起杀胡人…

    两句话,只有几个字,他的眼里却燃起了希望,是的,这天下,还是有人反抗的。

    有时候,一句话,就能肝胆相照,只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只为了并力杀贼…

    杀贼!杀贼!!!

重要声明:小说《不教胡马度阴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