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解救梅花庄主 荷花庄英雄大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三胡 书名:三通侠胡箫
    忘崖上站着一位材高大魁梧的大汗,他的眼神直直盯着山崖下面,喃喃自语道:想我玉

    剑中一世英雄,梅花剑派威震武林,同辈莫不仰视于我,不想连自己妻儿也保护不了,不如一死了断。正带把剑自刎,突然铿的一声手中的剑应声而落。只见一少年生的眉清目秀,材颇为高大,穿白色长袍,左边系一把刀,背后还插着把长枪正朝玉剑中走来。玉剑本以为自己已死,不料剑并未落下反倒受外力所震落,疑惑的回过头来:你...你是谁?“久仰玉庄主盛名,今一见竟做出如此胆小轻生之举,蝼蚁尚且苟且偷生。”“你是三通侠胡箫?!”玉剑中有点兴奋又有点惊恐,眼睛直直的盯着胡箫。“梅花庄由玉龙前辈一手兴建,梅花剑法更是与荷花剑法,兰花剑法并称江湖三大剑法,亦由此名动江湖,武林人士莫不觊觎,不知玉庄主我可有说错?”“这...也罢说来实在惭愧,昨我梅花庄来了一帮黑衣人将我妻儿杀死,手段极其凶残。我...我连自己的妻儿也保护不了,有何面目苟存于世?”胡箫听罢来回踱步沉思道:听闻近武林邪派卷土重来,入侵中原武林,不少小帮派掌门失踪的失踪,惨死的惨死,莫非是他们所为?玉剑中叹息:我前些也收道消息,已令弟子严加防范,不想还是遭了毒手。“玉庄主,我想去蔽庄看下令尊尸体,我想事远不是寻丑那么简单。”“可以,三通侠请随我来”两人下了忘崖。小梅林乃是梅花庄祖师爷玉龙摘种,有五行八褂之功用,用来防范外敌,是梅花庄的门面,“三通侠,这小梅林景致如何”“到也算是已个清静之地,可谓居住养生的好地方,不过,我似乎感到有些杀气..”话刚说完,之见陡然小梅林风声四起,“不好,玉庄主小心!”从天而降已个鱼网将玉剑中困在里面,动弹不得。哈哈哈....一阵笑声传来,“玉剑中,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你是..王通!”“没错就是我,当年被你逐出师门,我过的好苦,这全都是拜你所赐!”

    王通乃玉剑中门下大弟子,早些年因与其师娘偷被玉剑中发现逐出了师门,玉剑中念及夫妻分没有追究妻子,反倒是将仇恨都转嫁到了王通上,王通自从被逐出师门后改钭邪派,希望能有一天亲手杀了玉剑中,今终于盼到了这已天。“呸,当年你勾引你师娘,做出苟且之事。念你对本门有功放你条生路,不想今遭你手上。”“你放,我和师娘两相悦,又有何错!”“难道慧兰是被你杀的!”王通疯狂道:不错,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哈哈哈.....“你这无耻小人,做出这等有悖伦常得事来,我今就替玉庄主清理门户”胡箫看不过去了直想除之而后快,看招!运起内力口中念念有词,刀.剑.枪合并!只见胡箫上刀剑枪皆出在空中乱舞,不多时便融合在了一起爆发出一道蓝光,形成了一把神剑,“万剑穿心!”胡箫双手虚推,神剑凶猛得朝王通刺来,王通勉强用剑挡住,元气已经是大伤,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三通神剑果然厉害.“玉庄主我来帮你把解开鱼网”胡箫用剑将鱼网挑拨,“三通侠小心”王通从胡箫背后暗使出一剑,胡箫来不及防备倒在地上,王通随后逃走。“真是卑鄙小人,三通侠,三通侠”玉剑中摇晃着胡箫得体,胡箫双目通红似火,脸上发烫,双手乱摆,胡乱说得:我好,好给我水水。“不好三通侠中了王通得媚剑被扰乱了心智。”玉剑中想到此忙将胡箫扶起,拖到小梅林水塘,脱侠胡箫上得衣裤,放入水中,心道:也只有此法能就三通侠,否则将神经错乱而使,胡箫犹入遇水得鱼儿,上的火也慢慢降了下来不多时,水面冒起阵阵气。玉剑中焦心的在旁边瞧着,见胡箫火已退在安下心来。“**,**,玉庄主我怎赤**这使怎么回事?”“三通侠方才中了媚火难平,浑,所以我就把你带道这里了。”胡箫记了起来忙起穿好衣服,忙说:玉庄主,我们赶紧到蔽庄吧。梅花山庄座落在风景秀丽的梅花山上,与荷花庄,兰花庄并称三大庄,与其剑法已样享誉武林。“大人,老爷让你先去东厢房稍事休息”一个仆人对胡箫说道。梅花庄除了玉剑中家人的厢房外还分东西南北四大厢房,用于招待贵客。胡箫在上躺了约摸半个时辰才被仆人给叫醒,“我谁了多久?”“大人,你已经睡了半个时辰了。”“哦,玉庄主了?”“庄主已备好酒菜特来请大人入宴”“哦,好的你先下去吧我随后就道。”仆人退了除去。

    “来来来,三通侠来尝尝我梅花庄的特产。”玉剑中坐在中间,旁边还坐了一位女孩,相貌俊美无比,见胡箫看过来,竟羞涩的低下了头,**着衣角。“这是我侄女,我不放心便把他接了过来。”玉剑中解释道。“哦.敢问姑娘芳名?”胡箫戏谑的说道,女孩头埋的更是深了,羞涩道:我叫冰清。“冰清玉洁,好名字。”玉剑中见胡箫对侄女敢兴趣,有意撮合他俩,当下便开其玩笑:莫非三通侠看上我侄女?“叔叔,你竟瞎说。”冰清不依不饶。胡箫见冰清胆小羞涩便及时收住,对玉剑中说:玉庄主我门还是谈正事吧。“是是是,刚才把正事给忘了,先吃饭吃完了就去看看我儿。”说道此玉剑中有点悲凉晚年失去了妻子,大男儿不竟落泪,“叔叔,别哭了。我相信王通这个恶徒迟早会遭报应的。”冰清语气很坚定。“对,玉庄主,自古邪不胜正。”“多谢三通侠,来我门先吃菜。”吃过饭3人一行来到了玉剑中儿子的卧房,“三通侠,你看这是犬子的尸体。”玉剑中指这一个赤**的尸体说道,冰清见此,哼一声,别过头去满面红晕,冰清心道:叔叔真是讨厌,叫人看这赤**。忍不主好奇又别过头去瞄了一眼。“三通侠,你看犬子这里”玉剑中指着他儿子的下体,“这..”胡箫又点震惊玉剑中儿子下体又一滩浊黄的液体,分明合胡箫一样中了王通的媚剑法,想来必是发泄了一通,极乐而死,死的到也不痛苦,冰清呀的大叫:胡大哥我门还是别看了吧,好恶心。“乖,冰清你先回房休息胡大哥等下就来找你玩。”“那胡大哥你要说话算话哦”冰清摇晃着胡大哥的手似乎怕他反悔似的,“好胡大哥答应你就是了快去吧。”冰清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这王通是从何习得这媚剑法?”胡箫想玉剑中发出疑问,玉剑中接道:想必这出自邪派掌门恶通天之手,他门下弟子多是些旁门左道,极其卑鄙无耻之术都有。“看来武林又将面临一场劫难。”胡箫发出依声叹息。“早年少林方丈智远大师就预言武林百年后必遭劫难,今算来正好百年,难道老天要灭我中原武林”“玉庄主大可不必乞人忧天,世间之事自有其定数,武林大乱必出奇才。”胡箫说完眼睛精光一闪,这等细微被玉剑中察觉道了,或许胡箫就是这个拯救武林得旷世奇才。“师傅,荷花庄主荷作发来飞鸽传书。”玉剑中大弟子急急忙忙赶来汇报,“哦,拿来给我看看。”玉庄主请速来荷花庄上商议大事,兰剑通。“三通侠,你怎么看?”“我想武林必是出了大事我门还是快快赶去荷花庄吧。”“请你出示家师信件”门口两名荷花庄弟子将胡箫二人拦主,玉剑中把信件递了过去,“不好意思,失礼了,玉庄主请随我来”通过了一条长长得通道后豁然开朗起来,荷花庄防范如此之严密,丝毫不让梅花庄啊。“今天是怎么了?开英雄大会么?”胡箫自言自语道。只见荷花庄会客大厅聚集了不下百来号人,武林哥派尽皆道场,显得吵吵闹闹得有入菜市场,“玉庄主可把你给等来,快请上坐。”“不只兰庄主叫我来所为何事?”“今我召集大家来商议如何对付武林邪派?”兰剑通说道。“三通侠也来了,闻名不入一见当真事青年才俊!”

    “兰庄主,我门可不是听你来拍马的,有什么事还请直说。”说话的事燕子钨掌门张三,长的贼眉鼠眼,材消瘦。“想必各位都知道最近武林邪派入侵我中原武林,不少门派掌门惨死在他们刀,今就是为此召集各位英雄共商大计!”“阿弥陀佛,老纳也听说了此事,少林思也有不小武僧遭他门毒手。”说话的事少林方丈悟空大师,仙风道骨,显得神采亦亦。

重要声明:小说《三通侠胡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