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遇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骑 书名:颠覆楚汉
    “小鱼,我发现那**药的来源了!”扁依柳在萧飞鱼耳边轻轻的道。

    “唔?”萧飞鱼给扁依柳的小嘴吐出来的气息一吹,耳朵痒痒的,撩拨得心都痒痒的。

    “看到那篝火没?应是内鬼将**药之类的东西放到篝火边上,然后点着了,不知不觉间传播了开来!”扁依柳指了指众人围坐着的篝火。

    萧飞鱼点了点头,水和干粮都是自带,排除了食物中毒的可能,想省时省力达到最大的效果,唯有大范围迷倒众人,于是篝火就变成了最有可能利用的条件。

    因舟车劳累,很多人都已经闭目休息,就算精神好的人,中毒后都以为自己只不过是困顿了,众人知根知底,何曾想到有人下毒。现在听到马蹄阵阵,在黑夜中特别清晰,有机灵的人反应过来,可突然觉得体软绵绵的不着力,于是大喝一声:“有人下毒了,大家戒备!”

    “好贼子,是谁引来的!?”依在树旁的高总管挣扎着想站起来。

    “哈哈哈,高总管得罪了,只不过事急从权,多有冒犯,失礼了!”一个人从影中走了出来。

    “成管家,是你?!”高总管激怒中大声一喝。

    “我入府三年,也只是为了今天!事成之,本将军会好好回报赵家!”成管家说得云淡风轻,可高总管怒不可遏:“小姐对你一直厚礼有加,这次货物被你劫走,赵家势必会元气大伤!”

    “小恩小惠岂可阻挡我心中的大业,这次不但货物要,人也要,一个也逃不了!”成管家冷一笑。

    “你不是说好表妹属于我的么?”一男子惊叫一声,在黑夜中特别响亮。

    “你这蠢货,我忍你很久了!成管家不假辞色,厉声喝道:“哈哈哈,色迷心窍,不是你,我还想不到这么好的一箭三雕的办法!”

    “你这狗贼,我们陈家不会放过你的!”那表哥的虚张声势在这种况下带来的只能是负面效果。

    “哼,陈家?只不过是赢政的一条狗!而且还是最低等的哈巴狗!”成管家不屑一顾。

    “你。。。你。。。你。。。!”陈表哥急气攻心,“咕咚”一声,远远传来了倒地撞击木板的声音。

    其他人冷眼旁观,暗自思量。

    成管家嘿嘿一笑:“别痴心妄想了,我们楚国宫廷御医特制的**药“三香”岂是你们能解的了的。拖延时间是没用的!”

    “成管。。。成将军,既是落入你手,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出来吧!”一把虚弱的女声从车里传了出来。

    “小姐,我们只想要点资助!对不起了,成某也是不由己!”成管家对着赵小姐倒是恭恭敬敬。

    “唔,成将军开个条件出来!”赵小姐沉吟了少许又问道。

    “我们要赎金,小姐家财的十分之九就行!”成管家低沉的回道。

    “放,你痴心妄想!”却是陈姓表哥醒过来了,又急又怒。

    “哼,你以为你一直想打小姐的家产的主意,别人不知道么?”成管家鄙夷一笑,随即狠狠的道:“你父母不倾家产来赎回你,我一天砍你一只手指下来,砍完手指砍脚趾!”

    “恶。。。恶贼!”陈姓表哥心中大悔,本以为财色兼收,控制住表妹嫁入陈家后,就可以吞并完她的家产,一跃成为秦国首富,而且可以交好李丞相乃至青云直上。谁知道却是引狼入室!想起成管家的威胁,陈姓表哥心中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成将军!外头抵抗的几个人已经被杀!”一汉子骑马疾驰而至,还有血沿着他手上的刀“滴滴滴”的向下流着。

    “李侍卫,你带人去将所有人收拢起来,有抵抗者格杀勿论!”

    “诺!”

    萧飞鱼心中一惊,看这几个楚国人做事严谨,武艺非凡,深有组织,现在想跑,怕是必死无疑。脑里飞快的衡量着形势,看他们倒不似偏激之人,咬着扁依柳的耳朵说:“依柳,咱们装死,徐图后计!”扁依柳轻轻点了点螓首。

    很快有侍卫发现他俩,两人假装软弱无力给带过去篝火那边。

    成管家看人齐了,肃颜道:“赢政无道,苛捐杂税,地方上秦狗欺压百姓,弄得民不聊生,妻离子散。本将军知道大家都是穷苦人家,我也不为难你们,愿意跟我一起反抗赢政的站我左手边,不愿意的站我右手边,我放你们回家。”

    众人“嗡”的一声响,倒将刚刚压抑的气氛消散不少,有的家里有妻儿的就站右边,有的孤一人,深受秦朝压迫的就站左边,有的犹豫不决。

    萧飞鱼眯着眼睛细细的看着成管家的脸色,可没发现脸上有什么波动:“这人城府深,怪不得可以在赵家深藏三年!”人为刀俎,鱼岂有自己的想法?!

    萧飞鱼突然吃力撑起子,悲愤莫名的道:“秦狗杀我父母,抢我家产,害得我姐弟两人流离失所,我恨不得吃他们的,喝他们的血!”

    扁依柳看着萧飞鱼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心中想笑又不敢笑,脸色特古怪,还好她易容了没给人注意到。

    “这位小兄弟说得对,我们恨不得将秦狗煎皮拆骨!”站左边的那些人深有同感。

    “怪不得这小兄弟要千里迢迢的回会稽寻祖了,可天下之大,哪有我们的容之所!”

    “真可怜,那姐姐看上去都病得奄奄一息,看来都遭了毒手!”

    “唔?!”成管家深深的看了萧飞鱼一眼,他也知道有姐弟两人搭商队一程回去寻祖,听萧飞鱼说得悲愤,脸色也看不出问题,微微点头:“小兄弟稍安勿躁,来了就是兄弟,我们以后一起找秦狗报仇。”

    萧飞鱼说完后,软软的坐了下去,在别人看来,他是心的,可实际上,他已经满大汗,怕给发现了破绽,心中不一阵后怕。

    萧飞鱼侧头看了看扁依柳,朝她眨了眨了眼,扁依柳轻轻点了点螓首示意明白。

    估计是受萧飞鱼悲愤的话的影响,那些犹豫不决的人居然全部走去了左边,还有几个右手边的也临时起意,过去了左边。

    “好!机会我已经公平的给了你们每一个人了,既然你们都已经作出了自己的决定,那么就别怨天尤人了。”成管家用手一挥,指着右边的人道:“给我上!”

    “成。。。成管家。。。成将军。。。饶命啊!”一家仆吓得大惊失色,冲上去抱着成管家的大腿苦苦哀求。

    成管家一脚踢开了他。

    站右边的其他人都跪了下拉,苦苦哀求。

    几个汉子听命,拿刀冲上去,手起刀落,不多时,十来二十个人已经被屠杀干净。空气中弥漫了一阵血腥的气味,闻之让人作呕。很多人受不了这种景的刺激,当场就大吐特吐。可成管家明显是死人堆里出来的人,脸上倒是不见丝毫波动。

    萧飞鱼和扁依柳因为鼻子里塞了药丸,血腥和腐臭的气味倒是过滤了不少,可人头落地的场景带来的感觉绝对是震撼的。前世是太平盛世兼且是法制社会,那里见过这种残暴,杀人如屠狗一般,看得萧飞鱼脸色苍白,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萧飞鱼回首看了看扁依柳,发现她更加不堪,脸色灰白,一手掩着小嘴,一手按压着心脏位置,整个人微微颤抖着!

    萧飞鱼挣扎着站起来,走到成管家旁边,嘶哑着声音道:“成将军,我姐姐受不了这里的气味,能不能许我带她过去那边休息!”

    成管家点了点头,拍了拍他肩膀:“唔,别走太远!”却是他看萧飞鱼在众人的表现中还算好,有点赞赏。

    杀人就是为了震慑有异心的人,既达到效果,也就给众人分下解药,换个地方再点燃了篝火。

    萧飞鱼过去搀扶着扁依柳,在不远处成管家视线可及范围内坐了下来。

    “呕。。。”扁依柳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萧飞鱼看她这样,轻轻拍着她背部给她顺气。过了良久,扁依柳回过气来,感觉已经软弱无力。萧飞鱼很奇怪的发现自己居然不难受了,不知是不是给因为关注扁依柳给转移了注意力!

    萧飞鱼将清水递到扁依柳嘴边,给她清洗一下口腔,接着又喂她喝了一小口水,扁依柳才轻轻的道:“够了,我现在没那么难受了!”

    两人又换了个地方坐下,扁依柳突然轻轻的到:“小鱼,我。。。我有点怕!”子不知不觉间向萧飞鱼边靠了过来。

    “唔,有我在呢,我舍了命都会保你安全!”萧飞鱼顺势用手挽着扁依柳的小蛮腰,向自己怀里紧了紧,脸上却无半点轻浮之色。

    虽然觉得有点不妥,不过扁依柳心里踏实了很多,好久。。。好久没尝过这种安心的感觉了,自从父亲过世后,就一直给一种莫名其妙的绪控制着自己,去逃避乃至忘记父亲离开带给自己的伤痛。小。。。小鱼虽然看上去有点稚嫩,可说话,行事都非常老辣,感觉。。。感觉好象阅尽人生的智者一样。是不是心里有段难于启齿的过去呢?

    心放松下来,扁依柳很快在萧飞鱼怀里睡着了。萧飞鱼看着扁依柳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还有那略微上弯的唇角,实在忍不住,俯在扁依柳樱唇上亲了一下:“依柳,晚安!”

    。。。。。。

重要声明:小说《颠覆楚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