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奋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骑 书名:颠覆楚汉
    黑云声势骇人,待飞得近了,萧飞鱼发现是拇指般粗细的大黄蜂!扁依柳刚刚撒的粉末,想是引来这大黄蜂的罪魁祸首了!萧飞鱼心里不骇然,这粉末挥发那么强,居然远远就引来山谷里的大黄蜂!下意识的离扁依柳走远了点!

    扁依柳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萧飞鱼心里打了个寒颤!以后对这姑还是少惹为妙,免得给大黄蜂锥了个大泡就不用见人了!

    一般小的黄蜂就能锥起个大泡,萧飞鱼小时候顽皮就曾给黄蜂锥得哭过。山谷这里气候适宜,花草众多,采蜜容易,根本没有天敌,黄蜂一个二个都发疯般成长,粗壮的个头看起来让人胆颤心惊,萧飞鱼想着就对那几个满肚子坏水的家伙幸灾乐祸!

    魏集水那边看着蜂群飞来,已经察觉中了埋伏,他大喝一声:“快,下水,跳下去!”接着从怀里拿出一小段似木非木的东西出来,用火折子点燃了,用力挥动,那气味倒是虫豸类讨厌的,可这气味敌不过黄蜂数量众多,护得了头护不了手脚。即使魏集水提醒得快,众人还是给锥了不少!一个二个争先恐后般跳入小溪,带起大朵大朵的水花,显得狼狈不堪。那气味对黄蜂刺激很强,尾随而至,成群盘旋在水面,小溪水不深,有的还朝水里涌去。“啊。。。”间或唤气的时候惨叫连连。

    虽然痛打落水狗是值得提倡的,可蜂群是敌友不分的。“我们撤!”四人惋惜的对视一眼,马上作出决定!

    高渐离打头阵,郑一勺后,其他两人中间。一行人绕过撒粉地带,迅速朝谷口跑去!

    魏集水狠狠的看着他们离去的影,咬了咬牙,脸色变幻莫测:想逃?没那么容易!

    走到谷口,只见地上坑坑洼洼的,金属碎片撒了满地,有不少箭支还闪着冷的光芒,更有的坑挖得有两人深!萧飞鱼匆匆掠过几眼,不由暗自庆幸入谷的时候胡闹没有触发机关!

    出得谷口,背后的谩骂之声弱了许多,萧飞鱼正要舒缓一口气,却发现前面还有一队穿着制式装备的士兵,手执长戈,气势森然,一看就知道是军中出来的好手!

    萧飞鱼倒吸了一口气,虽不知对方战斗力如何,可看队形的法度,就知道麻烦大条了!看了看高渐离,发现他神色沉重!萧飞鱼的心不由沉了下去,对上群殴,他刚刚得到的夺命三宝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而且一用就给人警戒,起不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高渐离?!!哈哈哈,想不到天大的一门富贵送上门来了,小的们,咱们这次意外之喜,割下他的人头就可以得到秦皇的厚赐!”为首的一个官军放肆大笑:“你们五个去对付那三人,记住那女的要留下命,其他人跟我上!”

    “示敌于弱!萧弟你带扁姑娘过去那边抢了一匹马就直接跑,我来吸引敌人注意力!”

    “我们在那里回合?”

    “如有可能,你可以去蓟城(今北京)城南李记米铺找我,这令牌是信物!”高渐离递给了萧飞鱼一个乌黑的令牌,萧飞鱼随手放到怀里,微一点头!

    “高大哥保重!”扁依柳脸上也满是毅然之色!

    高渐离拔出寒墨剑,凝神肃目,大踏步向前迎去!

    萧飞鱼和张一勺对视一眼,护着扁依柳就侧面饶过去!

    “铛铛铛。。。”寒墨剑锋利无比,出其不意就削断了刺到高渐离面门的几支长戈!

    “一队前刺,二队掩护,三队包抄!”那官军脸色一变,点子太硬!以为跟魏集水来只是普通的围剿,一个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谁知遇上高渐离,可惜没带弓箭出来!这下武器吃亏了,得避其锋芒!

    高渐离不动如山,静若脱兔,影左闪右突,寒墨剑刀光剑影之间已经刺伤了三人,可他越打越吃惊,这些军中精锐都是一命换一命的态势,凶险中已经给擦伤了左臂!

    那官军大喜,攻势显得越发凌厉!

    萧飞鱼微微一笑,想高渐离刺杀秦皇几次都能安然逃命,或许杀不完这些士兵,可若是自保乃至逃命,绝对不成问题,这下故意受伤吸引了对方注意力,应是为了咱们三人逃离山谷!

    看着那五个士兵追杀过来,郑一勺用烟枪一挡,拨开两支长戈,左手一抓,将毒蛇般刺到腰畔的长戈抓住,用力一扯,大喝一声:“去!”

    被抓住长戈的士兵随着去势,不由自主给抛了起来,右侧那士兵不得不收戈闪避开!

    郑一勺这招左揽鹊尾顺利挡住了四个士兵!萧飞鱼见机不可失,拉起扁依柳的小手就往停马处跑去!便走便低声道:“我拖住那士兵,你先上马!”

    “啊。。。”噗的一声,萧飞鱼故意体一歪,假装跌倒!后面追来的士兵心中一定,这毛小孩和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萧飞鱼伸手揉了揉脚稞,脸上一阵痛苦!暗地里翻开裤管,右手抓住刀柄,眼睛朝扁依柳一眨,扁依柳会意,急急朝马赶去!

    那士兵狞笑一声,也不理会萧飞鱼,就等这个时候了,看着那士兵越过边,萧飞鱼一招浮光掠影,借着形阻挡,断肠刃出鞘!那士兵听到背后声响,下意识的想躲闪,萧飞鱼那里会如他所愿,断肠刃直插心脏没柄,抬手一拳重重击在下颚,将那士兵正要呼叫出来的惨叫生生打断!

    第一次亲手杀人,萧飞鱼心里怦怦乱跳,抓住断肠刃的手颤抖得厉害!上次破庙是张艳娘“自杀”,所以萧飞鱼没心里负担!

    心头一狠,知道不是思量的时候,山谷里的魏集水不知道会不会马上杀出来!看着扁依柳站在马边试了几次都上不了马,萧飞鱼知道她没骑过马!上前抓住她的柳腰,跃上马,再割开另一匹马的缰绳,这样两匹马力可以坚持较长一段时间了,留下其它马匹虽然有风险,可好歹给郑一勺和高渐离一个逃生的工具!

    “驾。。。”等那边反应过来,萧飞鱼已经策马开始飞奔而去!

    那官军看得暴跳如雷,直骂饭桶!正安排人手过去追赶,高渐离手中寒墨剑挥舞得越发凌厉,那官军脸上露出狠厉之色,跑了一个还有个更重要的,可以将功补过!当下缠斗得越发激烈!

    离得远了,萧飞鱼缓过气来,发现一颗心已经不知不觉间跳得相当激烈,左手一紧,发现摸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萧飞鱼是钻石王老五,当然知道是什么回事!心神为之一,来了秦朝后,逃亡的时间还多过停驻,很久没试过这种**的滋味了,嘴上挂着笑意,低头看向扁依柳,发现她躯绷直,低垂着头,紧咬贝齿,脸上艳无比,红晕一直过到耳边,看得出是处子,实在过于紧张!萧飞鱼附这少年虽然才十六岁,可他实际心里年龄都三十二了,对青涩的女子没兴趣,反而扁依柳这种绰约多姿,成熟又婉约的女子是最吸引他的!

    扁依柳虽说入世行医,却也不过是及笄年华,一直守如玉,行医中郑一勺都不知道赶走了多少不轨之徒!虽对高渐离有点朦朦胧胧的感觉,可少女怀,仰慕英雄一直是自古以来都有的天,何时给人这样亲近过自己!逃命时不拘小节,还可以说是后知后觉,可现在如何开口是好!

    萧飞鱼知道女子遇到这种况最是脸嫩,也不忍落下个轻薄的坏印象。好印象难于竖立,坏印象却是马上能见效的,何况心急吃不了豆腐!萧飞鱼前世阅女无数,知道应该如何掌握其中分寸。少女怀总是,耳鬓厮磨之下,总会久生!现在“照顾”好了扁依柳,以后总会水到渠成!而且萧飞鱼打算改变一下形象,成熟的男人对女人更有致命的吸引力。扁依柳现在孤一人,对其一点一滴的关怀和呵护最是敏感,不然也不会对高大哥有敬仰之了!

    “吁。。。”趁着勒马的机会,萧飞鱼不动声色将左手抽出来,指着前面道:“依柳,那边有条小路,我们赶那边走?”

    “嗯。。。”扁依柳低低的应了一声,连萧飞鱼称呼的改变都没发现。她现在心里犹如鹿撞,说不出是期待还是紧张,抑或是空虚还是庆幸,故而连头都不敢抬!

    萧飞鱼看她知道还在害羞,虽说自己装作若无其事,可无论那个年代,女子到了一定年龄,对这些都会很敏感的!

    萧飞鱼心里思索了一下,打个招呼,将扁依柳抱了下来,换乘另一骑,拿起断肠刃一刀插进那匹累得吐着白沫的马的**,那马吃痛,长嘶一声,狂奔而出。

    此地不宜久留,萧飞鱼翻上马,左手轻轻环抱着扁依柳,沿着小路疾驰而去!

    这番亲密接触,萧飞鱼虽然装得若无其事,可扁依柳脸红耳赤,煞是媚动人!

    一路上,树木飞快的向后掠过,萧飞鱼心中稍稍安定,那边一时半刻不会追上来,于是心终于轻快了点。想起前世去内蒙古骑马游玩,可那里一片草原,看得多也厌烦,可不像现在这般水光山色那么宜人,更有美人相伴!此时还是夏天,疾驰起来更是解闷不少!

    “依柳,你不舒服么?”扁依柳何曾如此这般颠簸过,出门都是坐车,何时骑马过,跑离山谷后,心轻松下来,却已经脸色苍白,烦闷得直想呕吐!

    萧飞鱼暗骂一声“蠢蛋”!勒住马,找到一条小溪,抱着扁依柳下马,靠在一棵树下,用荷叶打水给扁依柳喝了,她才慢慢安定下去!

    “依柳,你可有地方可去?”

    “嗯。。。”扁依柳沉吟一会:“邯郸这边现在不大安全,我们去蓟么?你不是跟高大哥商议好了么?”

    嘿嘿,她不提高大哥还好,萧飞鱼已经将扁依柳当作自己的了,那里还愿意去蓟:“高大哥遭受通缉,咱们跑那边风险太大,我们往南走如何?”

    “往南?你祖籍就在南兰陵!你想回去看看么?”

    “对!”其实萧飞鱼不是想回祖籍那边,他祖籍根本不是那边。他一来是想断了扁依柳这种青涩的愫,二来是想要不要先找到刘邦,来点感投资,到时候再混个一官半职!

    萧飞鱼在这段时间显示出来的独立和主见,让扁依柳慢慢产生了好感,如果一个女人对你有了好印象,慢慢得就会觉得你全是优点,萧飞鱼对这观点深以为然!

重要声明:小说《颠覆楚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