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困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骑 书名:颠覆楚汉
    萧飞鱼心中一动,《难经》故传是扁鹊所写。。。扁姑娘。。。师妹。。。莫非这扁姑娘是扁鹊的后人?不是说萧飞鱼这几天反应迟钝,而是实在没想到这位有点捉弄自己的姑娘会是后世鼎鼎大名的神医扁鹊的后人!

    还真给萧飞鱼猜中了,这位扁姑娘芳名叫扁依柳,医术家传,扁鹊是她高祖,属于诸子百家中的医家,可算得上是赫赫有名!医术高明了,却引来了同行者的嫉妒,给秦太医令李谧派人在崤山设伏刺杀了!后人痛定思痛,虽入世行医都是隐姓埋名!到她父亲这代就收了一个徒弟,叫魏集水,天分很高,不过研究的方向却偏差了,不是研究来医人而是用来杀人!到发现这况后,魏集水联结外人想毒杀师傅盗取《难经》,却棋差一着,刚刚好有三个墨家子弟前来求医,功败垂成之下,给其中一个墨家子弟掌印扫中面部,就造成了现在说话那个恶心!为此没少受人嘲弄,可他是刚愎自负之辈,最是眦睚必报,往往所笑之人最后都会给下毒了一直笑个不停,直至笑到死为止,为此很多人背后称他“毒君”,他不以为意,反而洋洋自得,以为毒字印证了他的高明医术!

    而扁依柳父亲一直很赞赏魏集水,当成儿子般教养,以为他将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却给他的伪善蒙骗了,谁知道他是白眼狼一只。扁依柳父亲心激动之下,加上中了毒,伤势加深,虽经扁依柳悉心照料,可医好后整个人恍如老了十岁!伤易治,心伤难愈!扁依柳父亲郁郁寡欢,三年后就过世了!扁依柳自幼母亲难产,对老父尤其眷恋,看着父亲的白发一天比一天多,心中那个痛惜,对魏集水就越发痛恨!扁依柳父亲还在的时候,还念念不忘那畜生改邪归正,可魏集水那里还敢去面对这个抚养自己成长的人。扁依柳犹如给人鞭策般钻研医术,三年里就已经比父亲更胜一筹了,欠缺的只是经验!扁依柳父亲临终前,将《难经》交给了女儿,嘱咐其入世行医:“我养了个好女儿,你总算长大了,有郑兄照顾你,我也安心的去了!”那眼神中的依恋和无奈深深刻在了扁依柳的心中。

    而郑一勺原是一名江洋大盗,因见财起心,一次大票后给兄弟所暗算,千里逃亡之下奄奄一息,给扁依柳父亲所救,感激之下看透世,就做了一名老仆!扁依柳入世行医后,郑一勺就不知打退了多少个心怀不轨之徒!

    有一次在大梁行医,小心谨慎之下还是给魏集水发现了!不知不觉间在马尾下了毒,郑一勺赶车的时候就给马尾扫中间接中毒了!刚好碰到高渐离路经大梁去临淄救一位好汉,拔刀相助,吓退了魏集水!因时间紧迫,送他们到安全地方后,没有等张一勺醒转就离开了!

    扁依柳心中闪过无数画面,想起老父当下心头火涌:“你这无耻之人还有脸来找我,父亲为你郁郁寡欢,你这禽兽不如的畜生!”

    “那个老不死迟迟不肯教我《难经》下篇――《内经》第九卷所著内容,私藏技艺,还不是怕我压过他!”

    当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老父磨练他的子变成私藏技艺!扁依柳俏脸一寒,脯急剧起伏,看得旁边的萧飞鱼两眼都不眨!暗叹这段做啥内衣模特都吃香!

    “小姐,老奴刚看了,他们这次来的人不少,其中还有几个好手!高大侠子还没有完全回复,如果给破了外面的机关,咱们会比较危险!”郑一勺在一边忧心重重!

    “过会我断后,郑老你护送他俩先走!”

    “不行不行,高大侠你上次救命之恩我还没回报,这次我断后!”

    “那机关大概可以阻挡多久?”萧飞鱼突然问道!

    “两个时辰左右!他们应该带来了机关高手!”扁依柳迟疑了一会,略略做答!

    “后山可有退路?”

    “没有!谷口是唯一出路!”

    “小姐,他们共有八人,其中一人在破除机关,有三个游侠拿剑,一个拿长枪,一个双刀,一个用鞭,最后那个就是那狗贼!”

    战国一直到秦朝时代,游侠之风甚盛,即使儒家都有很多剑技高手,那时书生可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奴隶向封建社会的转型期,战乱频繁,生存下去可是首要之事!只是自汉朝以后,为了巩固统治阶级政权,采用无为而治,任侠之风才慢慢衰落!

    “扁小姐,有没有匕首?”

    “你刚学幻影十八式不久,跟这些游侠相比很吃亏的!”扁依柳簇了簇眉毛!

    “嘿嘿,连你都认为我无害,你认为他们会在意我么?”

    三人倒是没想到萧飞鱼这样回答,相视一笑,高渐离道:“破庙里萧弟妙计退敌,莫非此刻已经想到什么妙计?”

    “高大哥还记得包着的那些蜂后夺魂针么?”

    “可你现在内力还不够,就这样出去,他们很容易躲闪!”

    “嘿嘿,内功差不要紧,我没打死主动杀敌,我要他们自动送上门!”萧飞鱼给他们说了想法,推敲了一下,不经意间或者能杀死一两个敌人,到时可是大大减轻压力!

    萧飞鱼在后山找了几块石头跟木头,将蜂后夺魂针小心地插进木头,露出一头尖端出来!在茅草屋背侧转角处挖了几个坑,将石头埋下,卡住木头,再用泥土填实,上面撒了层尘土,就算靠近了,而不蹲下子也发现不了地下的蜂后夺魂针!

    又用高渐离的寒墨剑找了一些碎石敲成粉末,用布包起来放到怀里,这个简陋的石灰粉就弄成了!

    三人看着萧飞鱼忙碌,脸上还有那种得意的笑容,紧张的气氛不由为之一散!扁依柳回屋拿出了一把匕首出来,摸索了几下,然后递给萧飞鱼:“这是先祖传下来的断肠刃!望你能用在正途!”

    萧飞鱼看扁依柳缅怀的神色,神一肃,认真回道:“扁小姐放心,我答应你!只杀该杀之人!”

    萧飞鱼伸手接过断肠刃,入手较轻,剑鞘用牛皮炼制,按压一下鞘口机关,将断肠刃拔出,感觉一阵寒气人,剑色泽暗淡,没有多余的花销之处,大概7寸左右(秦朝1寸=2.31cm)。萧飞鱼一时兴起,拿起地下一块木头用断肠刃削过去,“嚓”,木头应声而段,刀口平整,犹如切豆腐一样!

    “好刀!”古代居然有如此利刃?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所做!

    “扁小姐,你将断肠刃给了我,你拿什么防?”

    “医术!”

    “啊?”

    “高明!”观念的转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杀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入世行医早就锻炼出扁依柳的心了,迂腐在乱世中绝对不能生存!

    “嘿嘿,扁小姐你看着点我,最好有什么能解万毒的仙丹先给我几颗!”

    “有你的大头鬼!这世上那有能解万毒的药!不过魏集水可是用毒高手,倒不可不妨!”扁依柳沉思了一会,对郑一勺道:“郑伯,你去药柜第三排第四个格子里将那九转寒露丹拿出来!”

    “诺!”

    待郑一勺将九转寒露丹拿出来,每人分了三颗,扁依柳道:“这丹是用这山谷一年的露水外加一些珍贵草药炼制,有一定解毒功效,最重要是可以暂缓绝大部分的毒发作!你们先服用一颗,过会魏集水如果下毒,察觉不对了再服用余下两颗!”

    萧飞鱼听得有点哑然失笑,露水不过是黎明时水气凝结而成,这里山谷根本没有空气污染,最多就是纯净度较高,或许含有一些矿物质,故而起到杀毒消菌作用!嘿嘿,想起来,这么绿色的药丸可没见过,即使不解毒,都可以清肠胃!如果给扁依柳知道她的精心杰作给萧飞鱼当作清肠胃来用,估计一脚将他踢得能有多远就有多远!

    “我去前头布置一下,让他们进来都吃个暗亏!”扁依柳扬了扬手中的盒子,踱步过去,将盒中粉末洒在机关尽头和谷内的交界处!

    “这是什么东西?”

    “呵呵,暂时不告诉你!”扁依柳狡诘一笑!

    萧飞鱼翻了翻白眼,忍住抓狂的冲动,看在未来老婆的份上,哼哼。。。

    “软筋散?不是。。。抽风散?也不是。。。夺命散?更加不是。。。癫狂散?。。。”萧飞鱼不停在扁依柳旁边诘问,看她表快速的作出判断!扁依柳又好气又好笑,最后干脆不理他!

    “我知道了,和合散。。。”

    “滚。。。”

    萧飞鱼哈哈一笑,闪避开扔过来的断枝!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谷里四人知道机关就快给拆完了,互相对望一眼,不约而同点了点头,紧张中都带点凝重!

    萧飞鱼拍了拍裤腿,他将匕首藏在了袜子里,蹲下后出其不意拔出来,应该可以收到奇效!再细细思量一下侧屋拐弯处的视觉死角,模拟演练了一会,感觉没问题了,将怀里石灰紧了紧!

    “砰。。。”一连串的声音响起,最后的机关告罄,当真是破坏容易建设难!这机关还是墨家子弟为了报答扁依柳给她设计的,足足花了三个月!

    “师妹,现在瓮中捉鳖,你还是乖乖交出《难经》,免得伤了和气!”

    “嗓子破不是你的错,可你出来恶心人就是你的不对了!鸭公声,你用错成语了,不是瓮中捉鳖,是送羊入虎口!”

    噗哧!这边几人忍不住笑了起来!魏集水眯起眼睛,脸色沉得吓人:“臭小子,你会有机会尝试含笑九泉丹的滋味,我要让你足足笑够七天求我杀了你!”

    萧飞鱼吓了一跳,朝高渐离旁边挪了挪体,给人臭未干的感觉!萧飞鱼心中暗笑,看你们蹦达,过会有你们哭的!

    就在这时,却听到一阵很密集的短促的声音响起来,抬头一看,只见天上铺天盖地的一朵黑云涌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颠覆楚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