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退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骑 书名:颠覆楚汉
    “什么办法?”

    “不过得借高大哥的宝剑一用!”

    高渐离将宝剑递过来,入手颇沉,不知是什么材料所制,似铁非铁?萧飞鱼有点好奇,却忍住没问,拿起宝剑就赶后山而去。

    城隍庙这边树木繁多,萧飞鱼寻得了几支蔓藤,原以为这宝剑不锋利,谁知却是如切豆腐,萧飞鱼心中一动,看来张艳娘的长鞭都非凡品。如此这般切割了几条蔓藤,分别用力拉扯了几下,感觉韧没问题,拖着这几段长长的蔓藤就回跑!

    时间紧迫,萧飞鱼心里一直忐忑,人在困境中爆发出的力量总是超乎平常的,负面绪肯定有,可暂时给求生的**所压制了。

    回到城隍庙,也不多话,将墙角张艳娘的尸体扯了出来,烧穿棒子一端一片污血,萧飞鱼忍住恶心,随手扔在一边,将张艳娘的长鞭从手腕扳了出来,目测一下长鞭跟横梁的竖直高度,感觉还有段距离。于是将一根粗蔓藤一端跟执鞭那端粗粗的打了一个结,又用蔓藤另一端缠上一块石头,走到窗下爬上去,将蔓藤缠过窗柱顶端,接着手中掂量了几下,用力朝横梁抛起。石头拉着蔓藤,划过一个弧线,顺利跃过横梁。

    还好,总算没有目测错误。萧飞鱼心里一阵得意,想着鞭子比蔓藤小得多,黑暗中看上去更不容易发现。于是将鞭子缠住张艳娘的颈脖,心里默念几句:有怪莫怪,小子不乖。事后给你寻块风水宝地!

    萧飞鱼用长鞭缠实张艳娘颈脖后,拖到窗下。这边弄好,马上寻到绑住石头那段蔓藤,绕了几个圈,最后走到高渐离旁边,顺利的组成了一个定滑轮结构。

    “高大哥,拿着,咱俩到时候如此这般。。。!”

    夜,很安静,突然高渐离坐了起来,朗声说:“多谢公子和师尊两人救命之恩,这药真是仙丹!”却是高渐离听到老大摄魄鬼李叉桀慑足过来,开始了演戏。

    “家师一直敬仰高大哥这般英雄,察知这边有动静,特意吩咐小弟先赶来,他老人家因有事,随后就到!”

    那边老大摄魄鬼李叉桀听得惊疑不定,好不容易将老三缠得力脱,想着这边高渐离中了蜂后夺魂针,他深知二妹这针毒无药可救,非得用血煞印连续击打三天,还要与下毒者交合三天,否则任你铁汉,都忍不住一天痛过一天的锥心之痛!虽不知刚刚那黑影是何许人物,可如果有便宜可占,那是大功一件,到时候不但会赏赐高官厚禄,而且封侯都有可能。何况自己功夫都是一流好手,打不过还可以跑得过。老大摄魄鬼李叉桀虽然贪婪残忍,可一直是诈之辈,不然作恶祸害到如今,却一直逍遥法外。

    乍一听,还有个师尊在背后,而且能解蜂后夺魂针,不知道是何许高人。

    “师傅来了!”萧飞鱼忍住恶心,在高渐离的配合下,扑向了拉高到窗口的“师傅”!

    “嗯!”一个低沉的嗓音响起,却是萧飞鱼用手压住喉咙,嘶哑着声音回了一句。萧飞鱼心中一动,好像触碰到张艳娘怀里一本书样的物件。

    老大摄魄鬼李叉桀可是给吓得魂飞魄散,此人来的无声无息,还能凌空站立,就知自己远非其敌手!此地不能久留,念头一转,就要逃窜了。

    “谁?”那低沉声音低喝了一句。

    老大摄魄鬼李叉桀此时只恨老娘少生了两条腿!待走运了,没见那前辈追来,心中只狠狠骂了几句老不死,径直找老三再想想办法!

    放下蜀中二鬼不说,却说破庙这边。

    高渐离凝神细听,发现老大摄魄鬼李叉桀终于走远了,抓住蔓藤的手一松,吐出了几大口鲜血,人就倒了下去。萧飞鱼这边却还抱住张艳娘,给蔓藤这么一松,突兀的朝他压了下来。

    呃。。。实在忍不住,萧飞鱼走到旁边吐了起来,回头看到高渐离没点声息,心里发苦,这下可郁闷了。过去探了一下高渐离鼻息,还有气,可中毒了自己不会治。心里想着,慢慢走到后山小溪洗了个脸,将嘴里呕吐的气味冲走。

    度过了黎明前最黑暗这一刻,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城隍庙这边风景其实好,就是不知道为何那么破落。微风吹过,萧飞鱼头脑清醒了不少,突然灵机一动,虽然不知道蜂后夺魂针如何解,可前世有个领导心绞痛,曾听他说过用栀子、桃仁研末,加蜜调成糊状,再把糊状药摊敷在心前区就ok了。这边山区,这几样应该有。

    想到就做,栀子、桃仁还很快就寻到了,可蜂巢就为难了,虽然做足了措施,甚至最后跳到溪里,脸上,头顶还是给刺中了。

    救命恩人,等会好好勒索你!萧飞鱼抚摸着肿起来的脸,狠狠的说了几句。

    回到破庙,将自己沾了血的破上衣找了出来,撕出干净的地方,将这几样东西混合包裹起来,接着用木棍用力敲碎。看着自己的糊状杰作,萧飞鱼得意一笑,过去将糊状物摊敷在高渐离心前区,然后将破布在背后打了个结。

    弄完后安静下来,萧飞鱼发现自己已经累得全虚脱。眼皮沉了下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当萧飞鱼醒来,已经上三竿了。揉了揉眼睛,发现高渐离已经醒了过来,正软绵绵地靠在墙上。

    “萧弟,你可救了我两次了,敷上你这药,感觉好了很多!”高渐离对萧飞鱼的称呼已经越来越亲密。

    “嘿嘿,我先弄点吃的,咱俩等会细细的谈谈!”却是萧飞鱼肚子打鼓起来,略有点难为

    “辛苦了!”高渐离知道自己现在不宜走动,却是个豪爽之辈,当下都不客气。

    萧飞鱼抓了三只老鼠,拿走高渐离的宝剑,找到几支树枝削尖,又在溪里叉到几条鱼,想着够吃了,清洗了内脏。这几天懵懵懂懂的,还刚发现重生之躯皮肤还不错,不似劳作之人,难道是某少爷不识劳作给活活饿死的?可看上之衣服却是褴褛不堪,莫非给打劫了?

    算了,多想无益!萧飞鱼自嘲了一句。

    因萧飞鱼这几天都是在后山就地取火的,而且心一时也没恢复,所以庙里一直没灯火,可现在还是回庙里烧烤好一点。想着张艳娘怀里那本书样的物件,应该是好东西。

    萧飞鱼回到破庙,撑起树丫子,将串烧的棒子都挂起来,再弄起火来,不多时,已经阵阵香味传出来。

    “高大哥,没调味料,将就点吃了!”

    “好香!”

    两人将东西分了就啃起来,劳累了一夜,吃起东西来就是舒服!吃饱,又给高渐离重新敷上药,萧飞鱼道:“高大哥,我去安葬了张艳娘,再跟你谈话!”

    高渐离点了点头。他那知道萧飞鱼心中一直记挂着张艳娘怀里那书!

    张艳娘昨晚给长鞭勒住颈脖,舌头伸得长长的,萧飞鱼看得一阵恶心,强忍着难受,一手拿起宝剑,一手长鞭拖着死尸朝后山走去。

    细细打量了一下,在一处背而且干爽的地方停了下来!接着在张艳娘怀里摸索了几下,果然找到了不少东西!原来那硬硬的是一本书,幸亏萧飞鱼是科班出,古文还是认得的,上面写着《药石奇经》!还有几瓶药不知道有什么效果,最后是一块绸缎包裹着某样东西,萧飞鱼打开一看,原来是十五根银针,心中一动,应该是蜂后夺魂针了!那鞭子可是不能用了,萧飞鱼实在不愿意凑近去将鞭子解开,心中惋惜了一会!

    拿着宝剑挖了一个坑将张艳娘葬了,萧飞鱼心中觉得怪怪的,好好的宝剑却是拿来杀鱼宰老鼠兼带挖坑!这把剑如果有灵,会不会飞起来将自己切成十块八块?

    萧飞鱼想了想,这几样东西还是交给高渐离看看为好,免得以后给发现了,破坏了自己的美好形象!

    回到破庙,萧飞鱼将东西拿出来,递给了高渐离:“高大哥,看看这些是什么东西!”

    “《药石奇经》?”高渐离喃喃说了一句,随即翻开一看,里面共有3章:药草,虫豸,丹方!各章节密密麻麻写了不少,萧飞鱼看得头痛,暗想这古人写书就是麻烦!耐心查找,在丹方那里找到蜂后夺魂针,可那一栏完全空着,什么都没写!

    两人相视苦笑,虽然偏方有效,可蜂后夺魂针混合的毒素种类太多,当然能找到对症解法最好,可现在不知有没有后遗症!

    轻轻放下《药石奇经》,将几个瓶子依次打开,高渐离分别细细闻了一下,又倒了几颗出来看看,然后对萧飞鱼说:“这两个小的瓶子有毒,不知道是什么毒药,大点红色那个是内服治疗内伤,白色那个是外敷治疗外伤!这包针应该是蜂后夺魂针!萧弟你都收起来,以备后用!”

    萧飞鱼对这几样虽然有点兴趣,可对高渐离更加好奇!问道:“高大哥现在是秦朝那年?因何追杀你?为什么逃这边来?”

    原来,现在是秦始皇三十五年,距离统一六国已经过了九年了。可秦皇暴政,法律严苛,徭役沉重。不但每年大量征人修筑万里长城,阿房宫,骊山墓,而且自去年开始焚书,采用法家高压统治,止其他诸子百家,尤其大力打压有组织的墨家,结果引起各地反抗不断,时下更是广泛流传“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秦皇一律采用武力镇压,各地游侠多有刺杀行动,其中最著名当是荆轲刺秦皇!而高渐离跟荆轲是结拜兄弟,离刺杀失败已经过了整整十五年!高渐离一心想报答太子丹的知遇之恩,这次趁秦皇出游就准备暗杀,谁知秦皇车马众多,误中副车,还吃了一掌,继而引发蜀中三鬼一路追杀。虽一直压住伤势,可到昨夜已经精疲力竭,连师门轻易不用的独门暗器都用出来了,准备同归于尽了。幸亏碰上萧飞鱼,智谋百出,不但暗算了张艳娘,还惊退了李叉桀!

    萧飞鱼心中一惊,按照历史资料,还有2年秦皇就驾崩了,跟着的秦二世给赵高杀死,刘邦和项羽在那里?要不要提前发掘他俩出来?吕不韦可以奇货可居,咱同样可以做到!要不要提点一下高大哥,干脆去找刘邦好呢?

    萧飞鱼随便捏造了说法,说自己祖籍南兰陵(今江苏常州)人,自小随父母在外面经商,后因战乱,父母双亡,又给响马所劫,趁聚酒机会逃了出去,故而流离失所,暂时寄居在城隍庙这边!萧飞鱼心里擦了一把汗,还好前世公职旅游较多,江浙一带去过几次,故而对地理名称有点印象!

    高渐离不虞有他,秦皇对待六国残忍暴政,很多家庭流离失所!故而对着萧飞鱼更加有点亲近,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萧弟,我这内伤得找一朋友根除,你有什么打算?”

    萧飞鱼沉思一会,现在人生地不熟,跟高渐离一起有个照应都好!那老大摄魄鬼李叉桀不知道会不会去搬救兵,虽即这里比较荒凉,可总不是个安全的地方!

    “高大哥,我现在无家可归,我想跟你一起走!”

重要声明:小说《颠覆楚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