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骑 书名:颠覆楚汉
    夏夜,咸阳城外二十里处的一座城隍庙,随着风刮过吹起的树枝带来的斑驳影,显得幽深恐怖。这庙香烛不旺,破落已久,常年不见人来往。

    庙里一个不显眼的角落,卷缩着一个瘦弱的形,他痴痴的看着外面,心里忍不住一阵发苦。他叫萧飞鱼,原本是21世纪一个年轻有为的官员,家庭有背景,仕途顺畅,是一个典型的钻石王老五。年少肯定风流,加上前程无限,难免就有了风流债,谁知道那女人看着抚媚婉转,却是引起了别的相好的嫉恨,3天前给人灌醉,造成车祸的假象。事后大力赞扬他因公殉职,这些萧飞鱼都不知道的了。

    萧飞鱼死得那个憋屈,给人糊里糊涂就给搞死,一缕幽魂于是飘而不散,毫无意识得感觉到某种吸引力,忍不住扑上去,等醒来就变成这个衣衫褴褛的少年。等萧飞鱼完全明白过来,就知道重生了,可惜这破地方太偏僻,根本不知道在那个时代那个地方。肚子里如雷响般的咕咕叫,周软弱无力,提醒这少年原来是饿死的那一刻给附的。求生往往能给人最强大的动力,萧飞鱼忍着饥饿,在庙里捉了只在此安家的大老鼠,已经累得基本没力气走动了。出得庙门,在后山寻得一条小溪,将老鼠清洗了内脏,利用钻木取火将老鼠烤吃了。

    这三天的适应生活就这样过去了。萧飞鱼本来就是豁达之人,不然也不会三十二了还是钻石王老五一个。就是比较挂念父母,还好上头有个大哥照看,总算老人家晚年有点慰籍。心里轻叹一声,这种事是无可奈何的了!

    萧飞鱼回过神来,认真打量一下现在的自己,大概就是十六岁左右,材有点偏瘦。这三天捉老鼠那个郁闷,到手几次都给跑掉!实在太虚弱了,怪不得会给饿死。萧飞鱼不知道该庆幸自己的运气还是感叹他的倒霉。

    乱七八糟的想着,突然传来一阵阵呼喊,在黑夜里老远就能听到!萧飞鱼忍不住精神一振,三天了总算听到人声了,该死的破庙,是时候离开了。声音越来越近,隐约中还听到打斗的声音。

    萧飞鱼一阵纳闷,莫非是仇杀?现在给人碰上可是个灭口的下场。却忍不住好奇,走到窗口旁边,侧着子眯起眼睛看了起来。

    听到有一个破嗓子的汉子压住声音道:“今次看你往那里跑!”另一个媚的女声格格笑道:“高大哥随了奴家去,奴家向大人求,或可免了你的死罪!”第三个恻恻的声音喝道:“姓高的,今晚让你尝尝大爷的搜魂手,保证你会爽得大叫!”给围住在中间那人没说话,萧飞鱼估计那就是姓高的汉子了,心里却好奇是古代那个年代,夜色太浓,也没看到那几个人的表

    “咯咯,想不到高大哥这么快就心急来跟奴家亲了!”那妇人左手略微掩口,看不出表,可能看得出酥一阵起伏,萧飞鱼觉得一阵燥,暗想妖精!

    只见那姓高的汉子突然爆起,疾风般刺向那妇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那妇人笑归笑,手底下可不含糊,右手突然抓出一根长鞭,用劲一旋,那长鞭突然绷直,笔直朝姓高的汉子去,正是朝向面门,攻敌之必救。眼看就打到脸上了,萧飞鱼这边嗓子都提起来了,真是刺激,比那些所谓的大片精彩多了。那姓高的汉子突然一个铁板桥掠地而出,手中长剑斩向后面偷袭来的一人的大腿,那人怒吼一声,破嗓门响起:“来得好!”拿着手中巨棒向姓高的汉子当头敲下去,棒长剑短。那姓高汉子长啸一声,左手点地,长剑一个翻转,削向旁边另一人。

    “桀桀桀,不亏是影子剑,受伤之后在咱兄妹三人连追三还有这般好手!”不见他如何动作,却是空手入白刃的打法,碰撞之下,响起了清脆的声音,还有火花碰撞出来。

    借着微弱的火花,萧飞鱼看到那汉子材魁梧,手中的长剑漆墨般不显眼,交手碰撞那个可是一个老汉,手中却是戴着一对钢爪,在火花闪烁之下显出冷的寒芒。

    “哼,蜀中三鬼,助纣为虐,我不是受了伤你们还有命么?!”

    “放,咱们蜀中三雄,可是专门对付你们这些乱臣贼子!”

    “老三,小心!”

    “老三,看剑!”

    原来,这蜀中三鬼分别是老大摄魄鬼李叉桀,一手钢爪锋利无比,本人残忍好杀,最喜欢切割敌手体,折磨人以观赏痛苦哀求的表为乐;老二勾魂鬼张艳娘,上功夫一流,尤其喜欢用鞭子虐待,臭名昭著;老三索命鬼朱三,为人鲁莽,好用铁棒,力大无比!

    却是那姓高汉子趁朱三暴怒之下,形急转,左手一把暗器激而出。“噗”的一声,暗沉的声音传过来,萧飞鱼心里一阵惊惧,看来这几个就是所谓的武林高手了!悄悄的拿起旁边串烧老鼠的长棒,两头尖尖的,现在正好拿来壮胆。

    那给中暗器的朱三大吼一声,举起铁棒如旋风般挥动起来,“当当当”几声响起了,却是反应过来,将余下的几个暗器打下来了。这下那蜀中三鬼就慎重起来了,想不到这姓高汉子忍了三天了才使用暗器,朱三不留神之下给暗算了。

    那姓高汉子突然讽刺了一句:“索命鬼好本事,比猪强多了,果然不亏是本家!”

    朱三那里受激,一手疯魔棍法涛起莫大的声势朝姓高的汉子轮过去!

    “索命鬼不但比猪强,还是好一条秦狗!猪狗都不如你!”说归说,姓高汉子形飘忽不定,在三人围攻下有惊无险!

    秦?萧飞鱼傻眼了,是秋时代还是战国时代呢?老天,这可是顶顶混乱的年代,人命如草芥,一不小心做个奴隶就gameover了。手中不由一紧,抓住那串烧长棒更用力了!

    打起精神,再看着外面几人的打斗,现在是越来越激烈,那朱三不时都会大吼一声,却是姓高汉子老对他放暗器。萧飞鱼看出门道来了,心里不由佩服这姓高汉子的激将法好使。

    果然,那老大摄魄鬼李叉桀大叫:“老三,你疯了,打我!”“去,索命鬼娘们一般,猪都比你大力!”“当当当”,疯魔棍法轮转得更加用力,可苦了那老大摄魄鬼李叉桀,明知道老三是中了暗器的毒,现在却无可奈何。

    姓高汉子手中剑一转,踩着诡异的步伐,趁着索命鬼朱三缠住摄魄鬼李叉桀的时刻,贴近勾魂鬼张艳娘。“咯咯,高大哥这么喜欢奴家,奴家就陪你开心!”张艳娘心中焦急,看着老三那样,知道今晚怕要糟了,自己一个人可不是对手!手中长鞭急速飞舞,如毒蛇吐信,处处不离敌手的要害。

    “嚓”,灵活的长鞭缠住了长剑,两者交叉攻击中互相对了一掌,碰的一声巨响。“唔。。。蜂后夺魂针。。。原来是在鞭尾!”那姓高汉子空中子一歪,打斜朝着庙里击飞落下来,噼里啪啦,冲击力将破庙里一堆残木撞得粉碎!

    “咯咯咯,有奴家在,这针可伤不了高大哥你一毫!”

    那姓高汉子落地后吐了一口血,眼睛余角看到左边角落窗台下的萧飞鱼,微微愕然了一下!萧飞鱼心里沉了下去,城门失火不关他事,可殃及池鱼就倒霉了!衡量了一下形势,听那蜀中三鬼的名号和观他们行事,就有点反感,现在又给姓高的看了自己的存在,不知道会不会灭口!

    左是死,右是死,博这个姓高的汉子是个英雄了!于是朝那汉子微微点头,扬了扬手中的烧串棒子,指了指外面,将一头插在靠墙的地下,另一段斜斜朝上,接着用力压紧,摇了摇觉得没问题,迅速脱掉衣服挂着上面,这样在黑夜中很难发现其中的玄妙。

    那张艳娘受姓高汉子掌力所,也是受了内伤,一时半刻也过不来,朱三精神陷入昏迷,根本敌友不分,李叉桀是又气又怒又无奈,打又打不得,就这样游斗。

    现在况有点诡异,姓高汉子中了这蜂后夺魂针,专门对付五脏六腑,一阵阵心痛,最是难受,马上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吞了下去。

    “咯咯咯,奴家这针啊,可是好东西,提炼了七七四十九天外加八十一种药材,中了后都会对奴家念念不忘!”却是张艳娘先行恢复了,踱着步子袅袅走过来!

    姓高的汉子左手随意的向后摆了一下,用剑撑地,慢慢站了起来。萧飞鱼明白他的意思,贸然走动很容易给外面的张艳娘发现。寒光一闪,姓高的汉子的暗器激出去,却是偏向一侧,一是挡住视线,二是骄敌!张艳娘咯咯一笑,轻易闪开了:“高大哥,别做无谓的挣扎了!”

    机会来了,萧飞鱼趁这空隙,潜一缩,快步躲到后面的角落去了,心忍不住怦怦乱跳,幸亏这3天熟悉庙里布置,没撞到什么东西,不然给发现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姓高的汉子左手压住心脏,慢慢蹲了下去,豆大的汗水流了下来,张艳娘心中一喜,知道蜂后夺魂针发作了,脸上越发笑得狐媚。这针她亲自所制,任你多坚强的汉子都受不了这种锥心的折磨!心中越发得意,想着这汉子的赫赫威名,以后都得对自己惟命是从,甜得都怕要腻出水来了。

    听着张艳娘脚步声越来越近,萧飞鱼感觉嗓子好像冒烟般难受,手心都是汗,卷缩起子,动都不敢动,前世电影对武功的表现手法过于夸张,心里有点戚戚然,保不准一个动静都给听见。

    那边李叉桀看出动静,怪笑一声:“二妹解决了他速度过来帮我,这混小子都给打迷糊了!”

    “咯咯咯,煮熟的鸭子难道还能飞走吗?”这蜂后夺魂针百试百灵,从来没人能在针下逃得命。眼看越来越近,马上到那汉子面前了,他左手稍微抬高了一下,倒唬了张艳娘一下,眼看只是垂死挣扎,笑意都从嘴角溢出来了。

    就在张艳娘踏进庙里一瞬间,“嗖嗖嗖”暗器成品字形偏右激而出,却是张艳娘左闪,可在张艳娘看来,姓高汉子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柳腰一扭,已经离那串烧棒子不远了。萧飞鱼看得紧张万分,子卷缩得更厉害,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了。

    姓高汉子左手往地上一拍,趁张艳娘形未稳,一口气将尽之际,长剑脱手飞出,跟着形爆起,却是连环劈腿而出。躲得了长剑躲不开重腿,张艳娘心中大悔,空中柳腰一弯,险险避开了长剑,运气内力,硬受那几腿。伴随急喷而出的鲜血,形已经如残絮般飞向了墙角!噗的一声,入般的撕裂声响起,接着传来了张艳娘的惨叫!萧飞鱼看得血沸腾,不由自主站了起来!外面老大李叉桀听得惨叫心知不妙,突然又看到里面多了个影影绰绰的人影出来,心道不好,中埋伏了!转急奔而去。那朱三大吼一声,随着他追去了。

    擦了一把汗,萧飞鱼回过神来,发现已经浑湿透了,软绵绵的到处不受力!转头看那汉子,已经倒在地上动也不动!萧飞鱼心里踌躇,暗想那老大李叉桀会不会回转回来,到时候可是任人宰割了。这汉子救不救是好?救了都怕跑不远。左思右想之下,都不得主意。这时那汉子子动了一下,这下倒不能见死不救了,萧飞鱼的心还没那么黑。跑过去摇了几下那汉子,看他悠悠醒过来,只听他道:“多谢小兄弟相救!”

    听着他有气无力的声音,萧飞鱼苦笑一下:“眼下那两人是走了,可保不准过会会回来!当务之急是躲过这一劫!”

    那汉子吸了一口气,指了指衣服里面,萧飞鱼过去在他怀里搜索了一番,就一本书,几块碎银,还有几个小瓶子!一个一个拿起瓶子,注意他神,看点头了,连忙打开塞子,倒了一颗递给他吞下,看他吞得难受,还咳嗽起来,萧飞鱼道:“你稍等一下,我去后面给你拿点水!”看那汉子点了点头,萧飞鱼冲后面小溪去了!

    后山多树,所以找块大片点的叶子很容易,装水回来给汉子喝了,又喂了一个药丸,看他打坐一会,呼吸好像平缓了些!趁这机会,萧飞鱼思量一下过会咋办,打定主意看他能动就马上闪人。

    “大恩不言谢,高某感激不尽,未请教小兄弟称呼!”那汉子回复过来,打断了萧飞鱼的沉思。

    “我叫萧飞鱼,你伤势好多了么?没名字么?叫高某?!”后面一句萧飞鱼嘀咕了一声,谁知那汉子耳尖,于是笑着道:“小兄弟你误会,我全名是高渐离!”

    “什么?高。。。高。。。高渐离?”萧飞鱼大脑一阵短路,知道来了秦朝,可没想到遇到第一个人就是名人。

    “小兄弟你认识我?”高渐离扬了扬眉毛。

    “啊。。。嘿,这个,英雄的名字很多人都知道,还有荆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久仰已久!”

    当年易水河畔,和太子丹送别荆大哥,明知道必死之局,荆大哥还是义无反顾,结果人鬼殊途,转眼间,已经十五年了。

    萧飞鱼从一开始的兴奋中慢慢冷静下来,毕竟是混过官场的人,心里素质好,而且高渐离是英雄一般的人物,心里不免向往,天平于是慢慢倾斜,知道当务之急是避开仅余的蜀中二鬼!可高渐离不知道萧飞鱼心里的小算盘,对他的急公好义又敬佩又感激。

    “高。。。高。。。!”萧飞鱼为难了不知道怎么称呼对方。

    “小兄弟如果不怕我托大,叫我一声高大哥!”

    萧飞鱼心里嘀咕一声,想着也不吃亏,嘿嘿,有个英雄的大哥:“高大哥,你伤势如何?”

    高渐离脸色暗了下去,咳嗽一声,这蜂后夺魂针很厉害,一直刺痛着五脏六腑,不是自己底子好,怕都熬不过去,于是道:“我中了那张艳娘的蜂后夺魂针,暂时怕赶不了路,萧小弟你先走!”

    嘿嘿,以前不认识你就先走,现在可是知道你是高渐离,富贵险中求,有这么个高手做靠山,会混得好一点。打定主意,萧飞鱼笑了笑:“不用走,我有办法。”

重要声明:小说《颠覆楚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