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进入雪国

    依旧是冬天,白茫茫的一片。

    “长生,你回来了。”一个着纯白色长袍的年轻女子轻点着脚尖走了过来,看见长生后的几十个人道:“他们是?”

    “风溪,来,这是蓝国的王,这是四月,破杀,蓝月。”长生伸手抓起风溪的手继续说道:“王,这是属下的妻子风溪。”

    “参见王。”风溪同样伸出左手横放在前,微微弯腰以示尊敬。

    卡图上下打量了一下风溪的穿着道:“嗯。”.

    “四月,破杀,蓝月,你们好。”风溪接着对四月三人说道。

    四月等人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称呼,长生看出了四月的心事道:“我比你们年长十岁,你们叫我一声大哥,叫风溪一声大嫂也不吃亏。”

    三人心领神会,异口同声道:“大嫂好。”

    众人继续往里走,长生的家在深山里面,这里很奇怪,如果不是长生带路,估计都会迷路。

    “哇。”蓝月看着眼前的城堡,不叫出了声音。

    四月故作镇定,道:“大哥,这…这就是你住的地方啊。”四月上下打量了一下,城堡很高,外面是漆黑色的,大门足足有十米高,看样子全是玄铁所铸,门口两尊巨大的守卫石像,手里的石剑估摸着也有四五米。

    “呵,我怎么会住这里,我住在城堡后面的房子里。”众人随长生的视线望去,却也没有发现什么什么房子。

    “哦,你们看不见的,要走进了才能看见。”长生拍了一下脑袋,竟然忘记了他们不过是普通人,视力当然比自己差远了,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大概能看清楚十里内的物体,感应能力当然就不可言语了,长生之所以能及时的感赶到解救四月等人,就是因为感应到了四月上的气息,巫师同巫师之间是很好感应的。

    众人在长生的带领下继续往里走。

    映入眼帘的大名鼎鼎的大巫尊长生所居住的房子。

    “大哥,你怎么会住在这里啊,你可是堂堂巫尊啊。”破杀终究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简易的类似茅草屋状的房子,被木栏围成一个独立的小院,院里有许多小花小草,在这冰冷的冬天里居然欣欣向荣的盛开着。

    “你认为我该住什么样的房子呢?”长生微笑着反问破杀。

    破杀毕竟是小孩,幻想能力也是很繁荣的,从小居住在豪华的宫里,眼里自然放不下这种房子,想了想道:“嗯?怎么也得跟皇宫一样奢侈,要不然和刚才那个城堡一样大气磅礴也行。”

    长生笑了笑,拉起风溪的手往里走,道:“破杀,终究都是空,何必过于在乎,能吃饱就行,能穿暖就行,你年纪还小,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

    “空气真好。”蓝月用力嗅了嗅鼻子,道。

    “风溪,大家都饿着呢,你去准备点吃的,然后再去收拾一下房间。”长生依旧是招牌的微笑看着风溪。

    风溪点了点头,缓缓走进了里屋。

    “真不知道这样的子过着有什么好的。”破杀坐在凳子上小声嘀咕着。

    长生挥了挥手,茶水都像长了手一样,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茶,“平平淡淡才是真啊。”长生深有领悟的长叹了一口气,似乎回到了家,心里也畅快多了。

    “王,您就委屈了。”长生看着王,说道。

    “要不是你,我估计连气都喘不了了,还谈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已经不是王了,蓝国已经灭亡了。”卡图心里早已感慨万千,本来当初决定来找长生的时候,做过的最坏打算是长生用巫术把自己轰出来。现在能这样对自己,尊称自己一声王,也就知足了。

    “长生大人,嫂子应该就是雪国风系魔法师风神的女儿吧。”四月本来及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当初四月听父亲讲的时候就觉得好奇,但是怕冒犯了,于是就等风溪离开了才问。

    长生喝了一口茶,嘴道:“嗯,风溪,就是风神大人的长女,刚才你们在森林看见的女子,叫做风澈,是风溪的妹妹,同她父亲是一样,喜欢权利。”

    其实四月并不关心这些纠缠着的世,他只是想多了解一下关于风系魔法师的事,于是说道:“长生大人。”见长生的脸上皱了皱眉,于是立即改口道:“大哥,那个风系魔法师都有些什么魔法?”

    “四月,凡是不能心急,凡是天注定。”长生饶有深意的看着四月。“还有就是,雪国五个系的魔法师的魔法都不外传的,而风溪也是因为与我一样被驱逐出家族,才不顾雪国条例,经常与我一起交流一些巫术与魔术。”

    四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接着喝了一口茶。

    听见被驱逐出家族和国家的事,卡图就有点心闷,当初长老们下决心要将长生驱逐出境,而雪国念在风溪是风系贵族的面子下,才将她驱逐出家族,并没有强迫要求出境。

    就这一点,卡图觉得自己做的不好,似乎太绝了一样,好在长生没有和自己计较。

    破杀忽然想起了刚才见到的城堡,他是憋不住话的人,张口就问道:“大哥,刚才那个城堡是什么人住的?

    长生忽然皱了皱眉,停顿了一会,道:“那不是你们能去的地方。”

    破杀低头看了看茶杯,也不再说话。

    ......

    吃过风溪做的饭之后,各人都回到房间休息,卡图的房间在中间,破杀与四月住卡图的左边的一间房,蓝月住右边的一间房。

    “四月,你不觉的长生大人有点怪吗?”蓝月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看着四月。

    四月眯起眼睛看了看蓝月,道:“怎么这么问?”

    “刚才破杀问长生大人城堡的事的时候,你没感觉到他的气息有点紊乱,而且…”蓝月不再说话,看着四月。

    “而且什么?”四月有点藐视蓝月,因为他是绝对相信长生大人的,因为他是蓝国的骄傲,是巫师的骄傲。

    “别怪我多嘴,你没发现长生大人和风溪的关系好像不大对劲吗?”蓝月担忧的看了看四月。

    “继续。”四月端起茶壶给蓝月的杯子盛满。

    “长生大人见到风溪的时候,眼里的感觉不对,是冷淡,而他看王的时候,眼里是贪婪的神。”蓝月一直都看着四月,视线从始至终没有转移过。

    “够了,你在这编什么故事呢,今天要不是长生大人,你我都活不了,你居然还怀疑长生大人。”四月表带着些许愤怒,他不许任何人侮辱长生大人。

    长生从门口走过,脸上挂着一丝邪气的微笑。

    “四月!无论怎样,长生是被蓝国驱逐出境的!你认为他就这么宽宏大量?”蓝月大声的吼道。

    “哼,你知道你现在这叫什么吗?心狭窄!”说完最后四个字,四月站起倒在了上睡了过去。

    “破杀,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蓝月把头转向一边的破杀。

    “我,我,说实话,这样怀疑长生大人,不太好吧。”破杀断断续续的还没说完,蓝月就转走了出去,重重的关上了门。

    “诶,也许是我想多了吧。”蓝月嘀咕了一句躺在上睡了过去。

    太阳初升,冬天来临以后,很久没有这么温暖了。

    “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们的老师了,还是那句话,想到达巅峰,必须付出比常人多好几倍的努力,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你们能不能做到?”长生站起,在四月三人面前来踱步。

    “能!”三人异口同声道。

    “现在,出去围着小院跑两百圈!”长生大声喊道。

    三人不再说话,走到外面开始跑步,前面几十圈还好说,剩下一百圈的时候四月就受不了了,蓝月也有点吃不消,只有破杀还能坚持,因为斗士的力量本来就很强,以后练习的也一直是力量,而巫师与治愈师就不同,几乎不用依靠体力,他们只需要巫术。

    “长生,为何要四月和蓝月也练习体力。”卡图站在房顶上看着旁的长生。

    长生看着下面的四月停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气,道:“王,所有人都认为巫师不用锻炼体力,大错特错!当四月真正上战场的时候,他会知道体力是多么的重要,而且修炼顶级巫术,体力是最基础的开始。”

    卡图点了点头,若有所思,也再没说话。

重要声明:小说《凡人弑神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