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巫尊长生

    “既然我可以捣一次乱,那也可以捣第二次乱。”从声音里分辨不出是谁发出的,但是绝对可以肯定的是,他的道行很深,竟然可以破解风澈的巫术,从风澈手中救下了蓝月与破杀。

    “居然是你!你现在跟他们已经没关系了!还救他们干什么?!”风澈表不再平静,愤怒的嘶吼着。

    “风澈,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不该要,为何要强人所难?地位真的就那么重要了,就算六界让你统治了又如何?”说话间,男子已经凭空出现在与风澈平行半空,面容俊俏,只是显得有点憔悴,蓝色的头发长长的披在后,并没有用发结捆起来,几乎看不出来是淡蓝色的长袍被狂风灌的满满的。

    “谬论!我要统治六界!我要主宰六界!我要六界臣服在我的脚下!谁都不可以挡我,就算是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风澈声嘶力竭的吼道。

    男子摇了摇头,转头看向森林,道:“王,四月,出来吧。”话毕,卡图与四月带领着斗士与巫师缓缓走到蓝月与破杀边。

    蓝月与破杀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是久久没有感觉道疼痛的感觉,然后听见声音就睁开眼正在纳闷是谁这么厉害救了自己,看见四月走了过来,便坐直体在四月耳边轻声问道:“那个家伙是谁,这么厉害?”

    四月兴奋的说道:“长生大人!超越我父亲的巫尊!”从话语里,能听出四月是多么的向往,那是一个为人族的巫师最最向往的顶级境界!

    破杀揉了揉昏昏的脑袋道:“这倒好,不用去找了,自己送上门来了。”

    只见长生侧下头微笑着,道:“风澈,你认为你现在能拿到神器吗?”

    “哼,别以为我怕了你了,今天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风澈冷哼一声说道。

    “无论如何,今天你是得不到神器的,如果你认为你能杀了我,那你可以踩着我的尸体去拿神器。”长生表依旧但若止水,眼睛里始终是无辜的眼神。

    风澈被气的浑发抖,瞳孔顿时放大嘶吼道:“长生,你太过分了!”

    “是你太过分了,何必赶尽杀绝,既然四月的父亲都死在了你的手上,蓝国已经灭亡了,一切都会结束的,风澈,听我一句劝吧,你现在已经登峰造极了,何必为了区区几把神器而放下段和几个凡人纠缠呢。”长生脸上甚至露出了微笑。

    “长生大人,小心!”四月看见风澈在长生说话的时候已经拿出幻仗,一股红色的气剑刺向长生。

    长生也并不慌张,轻轻挥动衣袖,化解了风澈的巫术,接着再次轻轻挥手,在四月一行人边撑起了巨大的蓝色防护矩阵。

    “风澈,该怎么做就看你的了,如果你非要逆天而行,那我只有奉陪到底了。”长生低头看了看四月一行人都在矩阵里了,这才放心的抬起头看着风澈。

    “长生!当初我亲姐姐从我手中抢走了你,现在你又要从我手中抢走神器!去死吧!”风澈高举幻仗,用力的朝长生所在的方向挥了过去。

    长生张开手掌,一支蓝色魔杖凭空出现在手中,微微挥动,长生的周围便出现了一团白色的雾气,道:“命中早已注定,如若要逆天而为,必然魂飞魄散。”

    “长生!风溪居然把“圣光防护矩阵”都教给你了?”风澈双手高举,嘴里念着人族听不懂的语言,长生的头顶正上方居然出现一个硕大的黑色球体。

    “链魔之球!”四月在矩阵里大声喊道,“是链魔之球!”

    破杀对于巫术是一窍不通,摸了摸有点疼的脑袋问道:“什么是链魔之球?”

    “雪国最最顶尖的幻术,可以毁灭城池的幻术,传说是雪国建国的时候大长老创立的,现在大长老已经修真为神族的四大首领之一幻神!”四月嘴上说着,但是眼睛从未离开过长生与风澈。

    “恨由心生,妒由恨起,风澈,早点醒悟吧,名利不过是过眼云烟。”说完,长生便举起魔杖嘴里念动着咒语,一团深蓝色的气体直冲向链魔之球。

    “嘣----”巨大的爆炸声震的四月耳朵嗡嗡作响,天空被侵染成蓝色与黑色。

    “风澈,你应该能感应道我的灵气的,谁强谁弱,谁输谁赢,你自有分晓,不必我多言。”长生破解了风澈的“链魔之球”之后竟然跟没事人似的。

    “圣雪剑气—聚!”风澈也不多说,再次举起幻仗轻声念道,无数雪色模样的剑直冲长生。

    “诶。”长生长叹一口气,但也不敢大意,举起魔杖轻声念道:“蓝瑟之光—聚!”同样无数的剑,不过是蓝色的,直冲风澈。

    “啪啪啪----”两种剑气相撞,纷纷坠落,知道最后一股蓝色剑气在雪色剑气都坠落之后还是坚的直冲风澈,速度渐快,快的四月他们几乎看不见,快的风澈来不及防御。

    长生轻轻勾了勾手指,剑气在风澈的脖子停住,然后掉落:“胜负已晓,风澈,放弃吧。”说完,长生缓缓降落在地面。

    “神器早晚是我的!长生,你的命,也是我的。”风澈说完,用力甩了一下衣袖化作白雾散去。

    长生叹了口气看着化走的风澈,然后转快步走到卡图边,左手横放在到,微微弯腰道:“陛下,恕属下救驾来迟。”

    “长生,诶。”说完,卡图愣了两秒,强笑道:“你还把我当王,我却逐你出境。”

    长生抬起头弯起嘴角,道:“王,逐我出境不是您的意思,是各位长老们的意思,而且,我犯了忌,也是罪有应得,但是无论如何,我始终是蓝国人。”

    “你不怪蓝国了吧?”卡图看了看四月,接着就低头死死的看着长生。

    “怪?谈何怪,是我犯了忌,而且,现在蓝国已经灭亡了,族人们都死了,要我如何怪?”长生说到这,声音有些梗咽,调整了一下绪,道:“不知王现在有何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长生,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就是想要来找你,看看…”长生打断卡图的话说道:“王,恕我该死,打断您的说话,但是我现在已经归隐,对于六界争斗,我无心,也没有那个能力去争夺什么,至于复国的事,怒我无能。”

    卡图微微笑也不再说话,指着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的蓝月,道:“她受伤了,你治治她吧。”

    长生点了点头,轻轻走到蓝月边,在蓝月的手臂上轻轻抚摸了一下,蓝月的手臂便奇迹般的复原,甚至没有一点痕迹。

    “四月,他是人是鬼,他那算哪门子走路?”破杀看见长生漂道蓝月边问道。

    四月不满的看了看破杀,道:“人家那是神的境界,修真知道吧,长生大人已经完全超越了神的境界,但是他就是不渡劫。”破杀砸吧了一下嘴巴悻悻的躺倒了一边,暗想:妈的,今天这些怪了,我怎么什么都没见过,难道我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土包子?

    “在背后议论别人是不好的。”长生站起转头看向四月。

    四月被看的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脸上露出尴尬的神

    “你就是四月吧,四天大人的独子。”长生看见四月脸上的表忍不住笑出了声。四月赶紧点了点头,长生又接着说:“你的资质不错,是天生的巫师材料,可惜没人教你吧。”

    四月忽然想起了被钉在城墙上的老师,道:“有啊,有啊。”

    “嗯。”长生点了点头走到王边道:“王,如果方便的话,您现在可以先在我家住一段时间,至少,您是安全的。”

    卡图看了看满脸疑惑的四月,又看了看满脸不屑的破杀,再看了看满脸苍白的蓝月,点了点头道:“大家收拾收拾,出发。”

重要声明:小说《凡人弑神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