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将计就计

    没等蓝月应答,破杀奋力一跃而起,高举手中的长刀,目标就是那棵树。

    “嗤----”树竟然在破杀奋力一击下毫发无伤,因为用力过猛,破杀的手被震的发麻。破杀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在蓝国,根本没人能挨住自己一刀,别说树,就算是铜墙铁壁,自己这一刀也砍开了,何况自己的刀是父亲传给自己的“蓝分刀”,削铁如泥啊!

    “破杀,回来,是树妖。”老爷大声朝破杀喊道。

    “哈哈,不愧是蓝国的王,就是和这些土包子不一样,见多识广啊!”从那棵树传来的声音依旧带有些许嘶哑。

    破杀受到藐视心里自然不爽,低吼道:“你他妈有本事出来跟我单挑啊!躲那里面算什么东西!”树妖也并不生气,反而笑的更加狂。

    “卡图,把”破魂“交出来吧,我并不贪心,我只要”破魂“,另外三把归你。”听树妖的语气,似乎志在必得,而他口中所叫喊的卡图,就是王。

    “树妖,赶紧走吧,我怕等会你就走不了了!”蓝月此刻没有任何表,显得冰冷苍白。

    “哈哈…”树妖大笑一声,顿时众人眼前一闪,接着就是一阵刺眼的白光。

    等众人适应之后,才能模模糊糊能看清眼前的物体。

    “啊!”众人随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站在王外侧的斗士双眉之间有一个烧焦的洞,瞳孔放大,直直的倒了下去。

    蓝月马上跑了过去,把手放在斗士的右手,接着在斗士上撑开一个治愈矩阵,众人看见蓝月缓缓坐下,双手放在双膝上,口中念念有词,治愈矩阵一会散发着蓝色的光芒,一会散发着黄色的光芒。

    众人不知所措的看着蓝月,中途破杀不甘心试图再攻击的,结果被卡图叫住了。

    “啊。”只见蓝月吐出一摊暗红色的鲜血,惊恐的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大声喊道:“不可能!你居然能破我的治愈矩阵,你的巫术那么厉害,治愈术也那么厉害?”

    “哼,没见过世面就是没见过世面,你还嫩呢。”树妖语气中充满了藐视,接着对卡图说道:“我伟大的王,您想好了吗?如果不交出“破魂”,你们全都得死在这。”

    不愧是蓝国的王,卡图依旧波澜不惊的道:“你就那么自信?虽然你们妖族不在天芒协议的规范内,但是,你如果抢了神器,你认为神族和魔族会放过你?”

    “这就不劳您费心了。”也许是树妖过于轻心,这次攻击竟然没有施放白光,众人清晰的看见树妖化作一团白雾飘到一个斗士面前,见此,斗士举起手中的长剑劈了下去。众人惊呼,长剑就像砍空气般从白雾中划了过去。

    “第二个,您还不打算交吗?”白雾穿透斗士的体之后并没有离去,反而飘到卡图前面的斗士面前…

    “嗤…”白雾被一团蓝色的光击中之后便化出原形,一个满缠绕着树藤的妖躺在地上,睁大眼睛,道:“不可能!你竟然没有中计!”不用回头,树妖也能感觉道后重重的杀气,这不是破杀与蓝月能散发出来的,是四月!

    “哼,你认为你的”气息移魂“就你会吗?”四月冷笑道,收起手中的蓝色魔杖继续道:“你才出现我虽然用尽全力才能感觉到你的气息,但是我敢肯定就在附近,而且杀气很重,忽然气息就突然离开了,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真的离开了吗?真正没见过世面的,是你!”

    树妖的嘴唇**了一下道:“为什么我没感觉到你的气息?”

    “因为你过于小看我们,太大意,而且,我也用了“气息移魂”,好了,你也该死的明白了。”说完,四月亮出蓝色手刀快步奔向躺在地上的树妖。

    “四月,让我来。”破杀伸手挡住四月,接着转大步跃起,深蓝色的“蓝光刀”稳稳的落在树妖上,树妖便化作一滩深黄色的腐水。

    “哈哈…漂亮,四月,不愧是蓝国第二巫尊的长子。”充满磁的女声,动听之极,众人不自望向发出声音的半空,只有四月微微皱眉的愣在原地。

    “别担心,你没感觉道我的气息不用害怕,因为,就连你的父亲也感觉不到,我没有实体。”众人这才看清半空中的一个半透明的妖艳女子,长发甚至已经超过了脚踝,穿着薄纱状的淡红色长袍,她嘴唇并没有动,声音却再次响起:“刚才那个树妖只是一个实验品罢了,没想到,四月,你的实力那么差,远不及你父亲当年,但是,就算你达到了你父亲的巫力,也是赢不了我的,因为,你的父亲就是死在我的手下。”

    四月双眼不满血丝的看着那女子,道:“你想要赶尽杀绝吗?”

    “卡图,把神器交出来吧,四件我都要了。”半空中的女子并不理会四月,反倒把视线转到卡图上冷道。

    “风澈,你别太过分!”卡图一字一顿大声道。

    “卡图,你幸存的族人都那么年轻,上次我未得手,是因为长生捣乱,现在,换句话说,我就算过分,你们能怎么样?杀我?哈哈哈哈…”虽然嘴上说着恶毒无比的话,但是风澈的笑容依旧那么灿烂,美丽,让每一个男子动容。

    卡图闭上言对这风澈大声吼道:“风澈,随便你怎样,祖上传下来的东西我是不会交的!”

    “卡图,是你不自量力!”话毕,并没见风澈动手,卡图边的巫师就倒下了一个。

    破杀双眼血色,俨然已经被彻底激怒了,对四月大声吼道:“四月,带王离开!我来挡住她。”蓝月靠近破杀道:“四月,带王离开!”说完,蓝月微微动手,在破杀和王,四月上撑起了淡蓝色的防护矩阵。

    只有让王离开,这是蓝国人的天职。想到这,四月就在淡蓝色的防护矩阵外又撑起一层。

    “哈哈…”妖艳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疯狂的大笑着。

    “走!”四月大喝一声,转拉着王朝树林里跑了过去,因为冬天的寒冷,树林光秃秃的,但是隐藏几十个人还是完全可以的,四月和卡图在前面撤退,斗士与巫师掩护。

    破杀再次一跃而起,双手紧握长刀,用尽全的力气朝风澈砍去,只见风澈并不闪躲,甚至不避让,只是站在原地大声笑着。

    “嗤----”刀在雪白色的地上砍出一道长长的大坑,破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蓝月缓缓赶紧跑过去,看见破杀并无大碍,便双手合十,口中念动着咒语,突然,蓝月双手张开,旁边的石头瞬间升起!随着蓝月手的移动朝风澈飞去。

    “不自量力!”风澈忽然停止笑容,轻声说道,微微挥手,所有的石头忽然停滞不前,接着朝蓝月的方向砸了过去。

    “砰----”无数的坚硬石头撞在蓝月上的防护矩阵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而风澈只是冷冷一笑,再次晃动手指,一道血红色的光芒似箭一般刺向蓝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蓝月上的防护矩阵被击破,淡蓝色的光芒缓缓消失,蓝月的左手臂被刺穿,流出鲜红色的血液,因为强忍着手臂上传来的痛楚,蓝月的脸变得扭曲。

    “蓝月!”虽然和蓝月相识不久,但同为幸存的族人,破杀早就把蓝月当做妹妹看待,看见她这样痛苦,心里自然不好受,不大声叫出声来。

    “好了,不陪你们玩了,结束吧,我还要去拿我的神器。”话毕,无数的血红色元素飞快的向风澈的手中聚齐,慢慢形成一个圆形的球体,红色光芒刺的蓝月与破杀两人眼睛生疼。

    “再见。”风澈缓缓说道,把手中的圆球砸像两人。

    “嘣----”巨大的爆炸声,蓝月与破杀静静的躺在地上,紧闭着双眼。

重要声明:小说《凡人弑神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