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老乡见老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马倚斜桥 书名:逐风浪子
    候三围着李飞翔转悠。就好象是一只恶狗,面对着心骨头。过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少爷,你越来越有内涵了。”

    李飞翔理也没理他,这小子说话,千万不能搭腔,要不然肯定没完没了。

    倒是一旁的小翠,忍不住扑哧一声,掩嘴笑出声来。忽然又觉出不对,急忙收敛起笑容。心中有点奇怪,为什么眼前的李少爷跟以往有点不同,好象没那么可怕了,倒有点让人感觉亲近。

    李飞翔当然不是真正的古代少爷,他的灵魂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虽然有点痞。但在二十一世纪的少年思想里,实在没有多少主仆观念,眼前的小翠和候三,在他看来,更多的就象是自己的同龄人。如果真是那个李猪头,当然不会象他这么平易近人。观念决定行为,这些都是平时待人接物时,自然而流露出来的。

    李飞翔看着展颜轻笑的小翠,也笑了笑:“小翠,跟我回去吧。那个,其实我昏迷了几天,好象做了一个梦一般,现在我觉得自己变了不少。是不是,候三?”

    “是,是。小翠,你不知道,少爷现在天天都苦练天元术了,醉楼也不去了,每天能吃三碗饭了,还有,你看,少爷是不是变得比以前帅多了,还有,今天你也看到了,少爷变得越来越有内涵了。嗯,少爷,还有啥?”候三挠挠头,回头眼巴巴的望着李飞翔。

    “还有我越来越喜欢爆你头了。”李飞翔又是一个爆栗,又对沉默不语的小翠道:“小翠,过去的事我们都不要去想了。走吧,跟我回去。”

    小翠心中有点恍惚,这一个多月来,她实在吃了不少苦,每天起早贪黑的出来摆摊,光是那个大火炉,每天把它挪出来后,浑就没了力气,就好象虚脱了一般。还有几次烤红薯时,还烫伤了手。

    在镇南王府,她虽然只是个侍女,可也是从小就锦衣玉食,并没吃过这么多苦。其实吃点苦倒也罢了,更重的是失去了镇王府的的庇护,她一个弱少女,独自一人在这市井街头,就象一朵小野花,总有人不停的想来采摘。一个多月了,许多的委屈和苦,她其实也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

    可是想着一个多月前的可怕形,小翠心中又涌起一种羞耻和恐惧。她呆立半晌,犹豫不决。

    “小翠,回去吧。”一个呆板似乎没有感的声音传来。霍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

    小翠猛然抬头,惊喜道:“霍管家。喔,是,霍管家,我这就回去。”说完,抬脚就走。

    李飞翔看着低眉顺眼跟在霍雷后的小翠,就象是一只小绵羊。不由低声骂了一句:“妈的,不就是一根老木头么,拽毛啊。”骂完又想,看来男人可以风流,但绝不能下流,更不能无耻。要不然,这魅力还不如一个半死老头。

    转眼看见站在一旁一脸贼笑的候三,李飞翔随手就是一个暴栗:“晃半天了,还不跟着本少爷回府。”说完,又看似随意的,对那个一直没走的怪老头道:“你,跟我来,我有话问你。”

    怪老头衣服脏,头发雪白。可是那张老脸却没有半点皱纹,一双老眼也贼亮贼亮的:“我姓段,叫段天雷。”看上去倒不象是个乞丐,一点也不怵场。说完又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没想到,你倒混成了少爷。”

    候三不乐意了,噌的一声跳了出来。指着老头鼻子叫道:“什么你啊你的。这是镇南王世子,你得尊称一声李公子。今天你欺负小翠,要不是看你那风吹就倒的板,我早抽你了。怎么,板着个老脸,不服气是不是?”说着说着,激动起来,卷起袖子就想动手。

    李飞翔自从见到这个老头,心就一直在跳。此刻见候三要动手,便猛然喝道:“候三,住手,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我叫你动手么?”说完也不理候三,又对老头道:“走吧,请跟我回去。”说完转就走。

    李飞翔回到府里,也没耽搁,立刻便把怪老头带上他所住的小楼。上楼前吩咐候三道:“告诉丽莎,别来烦我。还有你,没叫你别上来。”李飞翔知道,除了这两个活宝,基本上不会有人来打扰他。

    二人上楼,走进卧室。李飞翔掩上房门,控制着内心的狂跳,紧紧的盯着老头:“说吧。”

    段天雷坐了下来。闭目思索,好象不知道怎么开口。半天才缓缓道:“李公子不是本地人吧?”

    “废话,有话快说,别他妈的神神叨叨的。”李飞翔被这老头弄得心乱如麻,此刻见他说话不着边际,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段天雷又闭眼停了半天,好象在平息心中的激动:“李公子,其实我们是老乡。四十三天前,那天晚上的月亮很漂亮吧。”

    “我靠。”李飞翔惊得跳了起来,终于证实了心中的猜想,转就想找家伙,第一个反应就是,得想办法把这老头先灭口。

    段天雷还是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摆摆手道:“少年人,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也无需恐慌。我是穿越而来,如今我神识受损,功力尽失,已经没几天好活了。唉,能见到你,总算了结了一个心愿。”

    李飞翔稳了稳神,打量着这个老头,好象没什么坏意。想想也是,在这异界大陆,跟自己一起穿越过来,而且还是个中国人。可不就是老乡么。

    李飞翔想了一下,试探着问道:“那啥,老段啊,你好象知道的不少,能告诉我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么?你怎么混成这副德啊?”

    听见李飞翔这么一问,一直保持着平静的段天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绪。一张老脸上,老泪纵横:“怎么回事?事很简单,那天我在渡天劫,可惜失败了。危急中我的护神兵缠绵起了作用,没让我当场就灰飞烟灭。然后,不知怎么我就到了这里,当然,也把你带过来了。可怜我辛苦修仙三百二十七年,最终还是功亏一篑。”说着,又抹了抹眼泪。

    “我靠,三百二十七年?真的假的?”李飞翔嘴巴张成一个O型。随即又回神来,跳起脚来就骂:“妈的,我管你什么飞升渡劫的,你丫的没事搞什么天雷,害得我也成了一段焦炭。他妈的,老子拍死你。”说着,转就去找板凳。

    段天雷连忙道:“这是天意,又非你我所能料定。再说,你现在的况好象也很不错。”

    李飞翔啪的一声,桌子拍得山响:“什么叫不错。你没经我同意,一个天雷就把我弄到这里来了。人生地不熟的,你知道最初几天我怎么熬过来的?”说到这里,忽然又想起那边的老娘,搂住一截焦炭,还不知道多伤心呢。眼圈不也红了起来。

    段天雷好象有点内疚,老脸讪讪的道:“既然已经这样了,就不要多想了。男儿当自强,向前看吧。”

    李飞翔呆立在那里,看着段天雷有点苍白的老脸,想想这老头也可怜的,其实比自己还惨,不由又叹了口气。

    吱的一声,门开了。候三闯了进来。正要开口说话,忽然看见怪老头脸上泪痕未干,李少爷眼圈通红,不由一愣:“少爷,你们怎么了?”见形不对,又连忙接道:“外面陈公子来找你,说有急事。”

    “妈的,这是我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不可以啊。”李飞翔第一次对候三这么暴怒,大声咆哮道:“滚,老子他妈的谁也不见。

重要声明:小说《逐风浪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