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暴躁的女统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马倚斜桥 书名:逐风浪子
    李飞翔的心猛然一跳,脑中想起了一件事。脸上却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也不理那老头。转又对小翠道:“小翠,你一个小丫头,单在外不方便,跟我们回去吧。”

    李飞翔看着小翠俏生生的模样,更加下定决心要把她弄回去。倒不是起了色心,实在是这丫头的形象跟那丽莎反差太大,看着舒心不是。这才叫真正的贴侍女啊,李飞翔心里感叹一声。

    小翠偷眼看了一下李飞翔,期期艾艾的道:“少、、、、、少爷,霍管家说我不用再回府的。”

    李飞翔摸摸鼻子,有点郁闷。眼前的小翠明显吃了很多苦,可是这就样,人家也不愿回去,估计在她心里,那镇南王府就是个狼窝。看着楚楚可怜的小翠,青痞子李飞翔动了怜香惜玉之心,都是那个李猪头造的孽啊,看把这个小妞吓得,跟个惊鹊似的。

    想了半晌,李飞翔又道:“就是霍管家叫你回去的,你回去后问问他,就明白了。”心想,先哄回去再说,时间长了,误会也就散了。

    小翠胆小,但子好象颇倔,小脸涨得通红:“霍管家不会叫我回去的,就是他叫我出来的。”声音很低,但意思很明白,我不想回去。

    李飞翔不耐烦了,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眼露凶光:“李青翠,你是镇南王府的家生奴仆,签了卖契的,不跟我回去,我就报官,把你抓起来。”

    一旁的候三不忍心。连忙出声:“少爷,、、、、。”刚叫出口,被李飞翔两眼一瞪,脑袋一缩,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小翠突然抬起头来,两眼一闭,可怜巴巴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我不回去。”

    李飞翔郁闷得开始愤怒,发现自己好象踩在一个烂泥塘里,有劲使不出来。有心要打人,伸出手来,环顾四周,又不知道该抽谁。

    啪”一声,好象是一张桌子被打烂了。几个人影围了上来,领头的那人一声喝:“李飞翔,你为镇南王世子,今天又在当街强抢民女,人为奴,现在又要动手,眼里当真没有王法了么?”

    李飞翔被吓了一跳,拿眼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子。一黑色劲装,臂上绣着一个狰狞虎头,紧绷着的衣服裹着曼妙的材,曲线毕露,双峰耸立。此外最惹人注目的是她的发型,火红的头发配着个爆炸头,就象一团燃烧的火焰。浑散发着一种野的美。

    “我靠,这人是谁啊?染个黄毛就当自己是金毛师王啊。”李飞翔摸摸鼻子,心想。难道又是以前那李猪头调戏过的女人?这么凶猛的女人也敢惹。李飞翔不有点佩服那个李猪头。想到这里,李飞翔用询问的眼光看看了候三。

    候三两眼一翻,完了,看来少爷连这位是谁也忘了。连忙猫过来,低声道:“少爷,这是铅山城执法处内卫统领星雪柔。祖上是北燕国人。”

    李飞翔明白过来了。看着眼前的这个凶猛女统领,鼻梁高耸,皮肤雪白,原来是北燕人啊。

    “喔,是星统领啊。怎么,今天有空带兄弟们来吃烤红薯?今天公务不忙么?”李飞翔轻轻一笑,眼睛盯着星雪柔那上下起伏的高耸脯,狠狠的看了一眼。丫的,不问青红皂白,就来砸场子。李少爷心里正憋着一团邪火呢。

    “李飞翔,你大胆,今天你公然行凶。别人怕你,我可不管你是谁家公子。今天我要拿你回去。”星雪柔见李飞翔不怀好意的眼睛,在自己的上扫来扫去,心中更加愤怒。说话间,就要动手。

    “慢着,先别动手。”李飞翔见星雪柔就要拔刀。连忙叫道。然后拍了拍衣服,好象在掸灰。慢吞吞的接道:“打架是不好的。伤了人不好,伤了花花草草更不好,要是伤了雪统领就更不好了。”

    “是么?那我要多谢李公子的关心了。能不动手那是最好不过了。现在请李公子跟我走一趟吧。”星雪柔发现李飞翔的反应跟以前大不相同,没象个草包一样,拔腿就溜。反倒冷静了下来。

    “请问星统领,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李飞翔含笑问道。

    “你强抢民女,人为奴,又当街行凶,我亲眼看到的,你还敢狡辩么?”星雪柔语气十分的不屑。

    “那我抢了哪个民女,谁为奴了?举手就是行凶么?”李飞翔笑得象朵花似的,就象一个纯少年。说着,又摸了摸鼻子:“星统领应该仔细调查一下,其实我最近养成了一个坏习惯,没事喜欢摸摸自已鼻子,举手摸鼻子不犯法吧?”

    “你,过来。”星雪柔指着小翠道:“我刚才赶过来的时候,明明听见你这个女子跟你回去,这个女子不肯,你举手就要打人。当我眼瞎了么?”说罢,又对走过来的小翠道:“他是不是强你为奴,别怕,实话实说。”

    “对,小翠,要实话实说。”李飞翔悠然道。

    “我、、、、我是少爷的贴侍女。不过、、、、、。”小翠想要解释,又想不出该怎么说。

    “小翠,你不但是我的贴侍女,而且还是我家的家生奴仆吧?”李飞翔趁打铁。

    “是。”小翠正在想怎么说不过,听到这句,虽然心有不甘,却只能老实回答。

    “星统领,请问还有什么问题?”李飞翔还是在笑,笑得纯真无比,人畜无害。

    星雪柔看看低头不语的小翠,不象说谎的样子。再说也没有说谎的动机。心道,原来自己搞错了。嘴上却不甘示弱:“既是你家侍女,怎会流落街头卖红薯?我看、、、、、。”

    “关你事。”星雪柔话没说完,李飞翔脸上的灿烂笑容,突然间就没了踪影。冷冷的道。

    星雪柔脑子嗡的一声,血往上涌,指头李飞翔:“你说什么,你、、、、、。”一时间心中恼怒交集,找不到措词。

    “我说,关你事。”李飞翔啪的一声,拨开星雪柔的手。反指着她的鼻子,厉声道:“我再说一遍又如何,关你事。本少爷跟侍女谈话,关你事啊。是不是本少爷以后跟人交谈都得经过你申请?本少爷的侍女卖红薯,关你事啊。本少爷高兴可不可以?本少爷让她深入基层体查民可不可以?李少爷的侍女吃饱了撑的当作饭后运动可不可以?”

    “你为内卫统领,不问缘由,胡乱动手拿人。骂你一句就受不了了?眼高手低,暴躁,偌大的铅山城,居然是你这种人当执法统领,老百姓真他娘的倒了血霉。”说道最后,李飞翔嚣张的吹了个口哨:“本来想叫你滚的,看你是女人。奉劝一句,以后莫要再随便冤枉好人。走吧。”

    李飞翔的话就象子弹,哒哒的向外扫。再配上那副无赖模样,星雪柔早已气得开始暴走,转悠了半天,找不到发泄的地方。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刷的一声拔出腰刀,白花花的刀光雪亮刺眼,呼的一声,罡劲暴涨,早已劈碎旁边的一张木桌,小小的红薯摊一片狼藉。

    “哇,雪统领当街行凶了,拿刀砍人了。大家快来看啊,天啊,这可是镇南王府祖传八百年的木桌啊,就这么没了。虽然是白木的,可那也是古董啊,是岁月的痕迹啊,是先人的遗泽啊,是、、、、哎哟,少爷,你又打我头。”李飞翔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一旁的候三就开始迫不及待的滔滔不绝了。到最后连李飞翔都听不下去了,随手给他一个爆栗。

    “你们也算是男人?”星雪柔唰的一声刀光一闪,耍了一手漂亮的返刀回鞘,冷冷的看着李飞翔和张牙舞爪的候三。

    本来李飞翔戏弄了一下星雪柔,就想算了。虽然眼前的这漂亮女人更象是一只母狮子,但终归是个女人,他也不想真的较真。但此时听到这句话,不由眉毛一竖道:“你说什么?”

    “纨绔子弟,整游手好闲,不学无术,仗着家族势力横行市井。我说错你们了么?”星雪柔脯一,毫不示弱。火红的头发随风飘摇,肌肤胜雪,美丽的脸蛋上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怎么看都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女统领的。

    “好,说得好。果然不愧是铅山城的执法统领。”李飞翔出人意料的拍着手掌,大声叫好。看得候三提心吊胆,关键时刻,这位少爷又犯迷糊了?

    可是李飞翔话刚说完,随即邪邪一笑:“既然星统领认为我们仗势欺人,我今天还就仗势欺人了。不过我是很有正义感的人,我今天要仗的是道理的势,星统领无缘无故打碎我家祖传宝物,是不是该给个说法。这样吧,看你是个女人,便宜点,一千金币,赔钱。”说完,右手一伸。

    “你、、、、、。你这是欺诈。你、、、、。”星雪柔躯轻颤,纤指点着李飞翔,又不知道说什么。过了一会,眼中居然闪出了泪花,又转头看看她带来的那些内卫,似乎想找援助。说来也怪,二人纠缠半天,那帮人愣是傻站在那,没有一个人开口帮腔。

    “星统领说话请慎重。说话不要没有根据,不然我告你诽谤。我什么时候欺诈了?你打碎我家木桌是事实,你怎么知道这不是我家祖传之物?总之,赔钱。”李飞翔的脸说变就变,笑容突然间就没了,恶狠狠的道,把站在一旁的候三,看一愣一愣的。

    星雪柔紧紧的盯着李飞翔,没有说话。高耸的脯随着呼吸一上一下的,就象山峦起伏,隔着紧绷的衣服,居然能看出轻微的颤动。

    李飞翔眼睛看得发直,这次不是故意的,是不由自主的。心中只想,火爆的发型再加上这火爆的材,嗯,还有这火爆的脾气,我靠,这不就是一个极品暴力妞么?

    李飞翔突然感到嘴里一股咸味,随手一抹,妈的,怎么连鼻血也流出来了。

    星雪柔此时已经毫不顾及李飞翔的眼睛,怒火已经在燃烧着她的理智。只见她反而用力把脯一,仿佛就在示威,白嫩小手也紧握着刀柄。

    跟她一起来的那些内卫,终于看出了不对,连忙走上来,一边拉着星雪柔就走,一边回头打着哈哈:“对不起,李公子,全是误会。全是误会。”

    星雪柔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下,回过头来,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李飞翔,你等着。”随后又道:“一千金币,姑赔得起,过几天给你当药钱。”说话间,丰满人的躯转眼间便没了踪影。

    李飞翔摸摸鼻子,望着星雪柔离开的方向,心中只有一个疑问,这妞到底是什么来路啊。

重要声明:小说《逐风浪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