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六 章 结拜兄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羽临儿 书名:将相城池
    从这个年轻人的手看来,他练的不是一般路拳,而是受过专业的训练的特种兵的手。这个年轻人一定是个退伍军人,叶枫肯定地想到。以他的手付七八个人是一点也不在话下,但是他今天面对的确是十几个出手残忍的飞龙帮的垃圾。

    年轻人的固然厉害,但终究双拳难敌众手,几个回合的车轮战下去,年轻人的体力开始不支,出拳的速度开始变慢,力度也大大不如先前,他由主动的进攻,不得不改为自我的防守。但军人出生人,骨子里透出来的韧依旧支持着他保持着镇定,并且有条不紊地应对着众人的围攻。

    叶枫站在一旁看了很久,他很欣赏这个年青人的那种军人威武不移的铮铮傲骨,飞龙帮的十几个小混混似乎想把这个退伍军人至于死地,出拳招招直攻人的要害,拳劲之大,没有一丝的仁慈,随着时间一长,年轻人也越来越吃力了,最后被打倒在地,圈成了一团,只有了挨打的份上,连防守都力不从心了。

    飞龙帮的凶残让叶枫十分的愤怒,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才乃英雄本色,他如果不出手这个年轻人非被这样活活地打死不可。

    叶枫动了,他如影,没有人看清叶枫是如何动的,只见十几个小混混如同皮球一样一个个抛向了天空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等围观的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十几个人已经都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而叶枫已经站在了一边。神淡定,仿佛没动一般。

    对付这样一群不成气候的垃圾是不需要任何的招式的,简单的一个招流星滑步就制服了所有的人。

    “这那里是打架啊!简直就是踢球。”围场的人都喊了起来,声浪一阵高过一阵。

    牛,简直是太牛了!这是围观的人对这个除了长相帅气,但体很是单薄的年轻人唯一可以表达的词汇。

    地上一片呻吟,但是他们受伤都不是很重,如果不是叶枫在出拳时手下留,恐怕这些人早就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了。

    “小子,你是什么人,连我们也敢打,有种报上名来。”袁兴华对叶枫的手所镇住了,他混黑道这几年里还没有看见象叶枫这样打架的。他忍住剧痛站起来惊慌失措的说到。

    “就你们这群乌合之众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马上带着他们给我滚。”叶枫怒吼道。

    “好,你小子有种,你等着,惹上我们飞龙帮,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说话间,袁兴华带着自己的手下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场外一阵高呼。

    “我叫李洪波,今天多亏你小兄弟,你的功夫真厉害啊!你是见到的最厉害的人,比我在部队的教练都要厉害很多。”李洪波牵强地站起来,一脸真诚地对我说到。

    “你的功夫也很棒,功夫底子不错,学的都是特种部队的擒拿术,就是耐力不足,人一多就自乱阵脚。”

    “小兄弟,你看出来我的特种兵出?”李洪波颇为吃惊。

    “我叫叶枫,咱们也算有缘,不如我们就结成兄弟,你看怎么样!”

    “好啊!”李洪波有些受宠若惊,一脸的兴奋,在市里这些子,厌恶了社会上势利的眼光,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可以谈心。

    “相识像首歌啊!走吧,我请你喝酒去!也算给你压惊。”我大手一挥,颇有大哥的风范。

    做大事不拘小节,李洪波是个爽快的人,更也没有多余的话,拉住自己的小妹,就跟着叶枫走。

    天色将晚,街道的霓虹灯旷野开始闪烁中昏暗的光芒,在稀疏的人流中,二个形淡薄的年轻人带着一个小女孩迈着匆匆的步伐,向一家简陋的笑餐馆走去。他们都很平凡,平凡得无法引起任何人的注视,可谁也不会知道正是这两个平凡的年轻人将改变整个岳川市的命运。

    “老板,你这里有没有包间。”一踏进门,叶枫就冲着饭店的老板也是服务员喊道。

    “有、有、里面请。”饭店老板是很精明,答应着,就在前面指引着打开里面的房门。

    房间很暗,打开灯,里面放着一张桌子的小屋极其简陋。

    “三位想吃点什么,本店最新推出几道特色菜:清蒸鲑鱼、火爆黄喉、干煸鳝鱼…….”饭店老板很会做生意,待叶枫三人刚坐稳后,赶紧端茶倒水,报着菜名,而且都是这个小店最贵的菜品。

    “就把你们店里最有色的菜拿出吧!动作要快,还有就是再来二斤青梅泡酒。”叶枫简单的点了菜。

    饭店老板出去了,很识趣的关山了房门。

    “今天我们兄弟二人就在这里结拜成异兄弟,我今年刚过十七岁,大哥比我年长几岁,从今天起你就是哥,我就是弟,不求同年同月同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死。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中,我们风雨同舟,共创天下,怎么样!”叶枫满怀**,誓言旦旦地说道。

    “好,二弟,有了这句话,我这个做大哥的,就是死也不皱一下眉头。”李洪波也豪天下,终于找到了知心的知己。

    “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在我的字典里就没有死这个字,而且想要我死的人还没有出生。”叶枫全散发著人的霸气。

    李洪波也感到了这种强悍的霸气不是一般人的可以有的,在叶枫的上他看到了一种没有有过的力量,一种超越一切的王者之气。

    在李洪波的心理早已经坚定了一个信念,跟着叶枫这个兄弟成就伟业,而且在他的心理还有个一直没有跟叶枫说的请求,就是让叶枫在教自己武功。

    李洪波对自己的武术的崇拜,叶枫早就看穿了他的心理所想,而自己也正有这个想法。没有江湖上那种低俗的结拜仪式,他们两个人早已经就了莫逆之交。

    说话间,饭店老板就已经把饭菜端上了桌,然后又置出去,关上了门。

    几杯酒下肚,李洪波的话开始多了起来,谈起了自己的不幸世:“我的父母都死得早,在我几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就死于癌症,母亲也在我部队服役的时候,染上风寒,因为没有应及时的治疗,也撒手而去,留下了我的妹妹和年迈八旬的过,没有经济来源,子过得很是清苦,而且可恨的是还常常遭到村里恶霸的扰,直到后来村里的恶霸以让我还钱为由,活活地给我打死了,于是我就从特种部队退役回来回到乡,四处告状,没有想到管管相卫,我的上访的信总是石沉大海,我很气愤,于是就想到自己为报仇,一怒之下就把村里的几个恶霸都打废了,这下我就惹下了马蜂窝,村里是呆不下去了,于是自己就带着妹妹逃到城里去想找分工作谋求发展,因为我什么也不懂,就会一些拳脚,找了几天也没有找个工作,刚好和妹妹路过这里,看到地摊上在卖衣服,妹妹就想买,我们就看看,谁知我们一看就必须买,自己没钱,本来就很气愤,就忍不住和他们都起手来了。还好有二弟你及时出手相住,不然我就躺在那里了!”

    听完李洪波的话,这让叶枫想到了眼下网络里十分流行的词语,‘杯具’:人生就像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那你现在还没有工作吗?”叶枫问道。

    “嗯”,李洪波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叶枫想想说道:“和你一起退伍的战友还能联系吗?你联系几个手比较好的。我正准备创业,现在正需要人手!”

    “好啊!我马上就联系,刚好我有几个关系最好的铁哥们,都在家里闲的无聊,而且他们手都是利索,如果能经过系统的训练一阵子,一个抵十时没有问题的。以后我们就跟着二弟你了,无论打架、砍人,只要你一声吩咐,我提刀就去。”

    “能联系上,那太好了。”叶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你知道今天我们惹上了谁了吗?是整个岳川市地第二大帮派飞龙帮,他几乎占领了岳川市的三分之一的领地,他的势力仅次于洪帮。得罪了他们,我们以后的子过得可能就不会太平了啊!”

    “我管他的的,谁来,我就砍谁!”李洪波喝几了几口酒,就开始说起粗话来。

    “这可不像你们村里的恶霸,而如今我们惹上的可是黑社会啊!”叶枫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二弟,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李洪波是个粗人,说起话来,口快,不会转弯。

    “你马上把你的战友联系上,争取在飞龙帮找到我们之前,做个系统的训练,然后先发制人,取得主动权,拿下飞龙帮。”

    “好,我这就办。”

    “好的”,叶枫说到:“我们就这样说定了,我这几天也要准备一下,你的战友来了以后就带他到这个地方去等我。”

    叶枫写下了一个地址交给李洪波,除了饭钱之外并把自己上仅有的几百元钱全部都给了他。

    李洪波也是个爽快的人,刚开始还不好意思接叶枫的钱,后来在叶枫的坚持下,就不在犹豫的收下了钱带着妹妹离开了。(请读者多多收藏哈!羽临在这里谢大家了!)

重要声明:小说《将相城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