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和尚的寺庙(一)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竹离 书名:网游之见过大爷
    我走在出生地的荒原上,感受着完全真实的核战后的世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以至于眼前这一片废墟竟胜过了阿尔卑斯山最惊艳的风景。我悄悄比划了一个手势,伸了一个懒腰。

    出生基地是随机的,凑巧的是,我出生的基地代号也是N007,这让我有种莫名的亲切。詹姆斯.邦德,没准儿在游戏里我的确会像百十年前那位电影里的传奇特工一样。

    周围来回穿梭着兴奋、惊讶、迷茫的新玩家们,服装都是统一的防护服,对抵抗如今强烈的紫外线和辐都有很好的作用,不长时间处在阳光暴晒下的话,人体所受到的伤害基本可以接受。

    《沉沦》可以说是一款没有等级和明显职业的设定,玩家属只有简单几个点:年龄、别(跟现实中一样,注册时系统会扫描出骨龄和别)、健康指数(一个综合指数,包括玩家体是否变异?是否患病、是否有外伤和内伤等,这会影响玩家的行动、感知和大脑反应速度等,比方说处在阳光下或者辐强烈的地方,健康指数会根据具体况逐渐下降。健康指数低于一定的界限系统会判定为虚弱、休克并传达疼痛、麻木、瘙痒等感觉)、生命值(生命值和健康指数的区别在于当你换上某种疾病或者染上生命病毒导致变异的时候你的健康指数会下降,但生命值有可能是满的。健康指数以百分比的形式显示,而生命值则是一个具体的数字。每个玩家的初始生命值基本上相同,悬殊也就在3—8之间徘徊。)

    至于以前老式网络游戏里面那些智力、精神、敏捷等通通都没了一个具体的指数去衡量,需要玩家自己判断。而且没有了包袱,玩家需要自己考虑如何携带装备。

    职业方面,随着游戏的进程,根据玩家各自的遭遇将会出现普通人、变异者、异能者等区别,根据玩家各自的兴趣和特长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生活玩家、商人等。

    而我现在的属为:

    ID:方丈,男,二十三岁,普通人,健康指数96%,生命值95,技能树上一片空白。

    我所出生的基地部署很大,根据观察,大概能容纳1000名玩家。每一个玩家有一个私人的小房间,供玩家睡觉和储藏一些简单的东西。房门进出虽可设置密码,但安全只是暂时的。

    面对这样一个全新的游戏和完全跟现实一样的体验感,大多数玩家们在惊奇之外都显得有些无所适从。不过人民的智慧和勇气都是无穷的,短暂的混乱以后,已经有好几个简单凑起来的团伙分别朝基地外的城市废墟探寻而去。

    基地目前只发现十一个NPC,其中六个为守卫,有高级的防辐防弹服和卡宾线枪,基地门口还安有一**炮,上面涂着埃里克的字母标识。希尔比上尉是他们的指挥官。还有两个黑人汉斯和约翰负责整个基地的食物,玩家可以付出劳动或者提供对基地有利的事物以换取食物。一个维修工邦纳,是个戴着眼镜的老头子。一个中年女护士。

    我一一尝试过多做交流,也有不少玩家跟我采取了同样的措施,不过我想他们应该跟我一样,除了帮助维修工邦纳寻找一些废弃金属制品,帮汉斯和约翰在基地外面捕猎可以当做食物的野兽以外一无所获。

    在附近溜达了一圈儿后我转回了基地,心中有一个疑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得回基地证实一下我的猜测。基地并不大,入口比地面矮了一米多一点,下面是一个还算空旷的广场,中间一根硕大的圆柱支撑住了整个用合金纤维制造的基地外壳。玩家们的房间,我称其为宿舍,在广场的西南角,一直向地底延伸。

    应该说,这几个月的训练是很有效果的,最起码我用最简单的路线,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基本摸清了基地的一些简单布置和况。

    柱子里开了一扇门,通往控制室,由士兵艾瑞克和杰弗森把守。接近其两米时将会遭到警告。

    广场西北是合金墙,东门方向是入口,东南有一排房间,两间医护室、四间休息室和最尾那一扇关闭着的刻有一个蓝色“X”的黑色房门,房门处站着两个守卫,弗莱克和罗伯特,同样,接近其两米时会遭到警告。

    “这位施主,借一步说话?”我正在广场一个角落里踌躇着,一个从我边经过的玩家忽然搭讪道。

    “方丈。”我伸出手。

    “守望”。他也伸出手。

    相视一笑,俩和尚。

    他笑着望着我,表像是撞见同行,“咱,找个安静的地儿?”

    来到宿舍入口拐角处一个僻静的地方,守望东张西望了一下,开口道:“依小僧浅见,方丈兄定非常人,对这《沉沦》能否指教指教?”

    我微微一讶,“哦?何出此言?”

    守望再次东张西望确认没人以后,嘿嘿笑道:“打一进这游戏,小僧就在观察。这一下子涌进来的玩家少说也好几百吧。面露惊奇、兴奋、迷惑者十有**,方丈兄确是那剩下的一二。想必对这《沉沦》的况定是早有所知。这是其一。人群组队探寻时,方丈兄没有一点参与的意思,连凑上去围观的意思也没有。这说明方丈兄要么是格有点儿毛病,要么就是成竹在。依小僧看,方丈兄乃是后者。您在基地外所给出的暗示,嘿嘿,不巧正被小僧看在眼里。而且观察这基地,方丈兄独特的视线和行动无不令人赞叹,想来在现实中方丈。。。啊,呵呵。”

    这守望**的笑容和猥琐的举止总让我想起一个人,一个很有名的人。我刚做出思索的表,守望赶紧低了声儿:“不可说,不可说。”想不到刚进《沉沦》就碰上了这么一位名声响亮的玩家。

    “我说,旺财老,守望兄,您老人家找上我干嘛?”

    守望再次露出那招牌式的笑容:“不瞒您说,在《天涯》里和尚我就有意与妖刀兄多亲近亲近,福缘浅薄,未能如愿。小僧抱憾已久,这次能遇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再说下去我就得脸红了,商旺财老人盛名在外,所有跟他合作过的人无不咬牙切齿。已经有好几家大的玩家联盟和无数跑单的玩家在各个游戏里通缉他,可他每一次新的业务总能找到合伙人,这让人在憎恨之时不得不佩服。

    我说:“现在我就去揭发,可是一大笔钱呢。守望兄就如此看得起在下的人品么?”

    “妖刀的名声向来是不错的。我这一上来就自暴门路,当然是放心的啦。我来是讨教,顺便与妖刀,不,与方丈兄一起合作合作嘛。相必后咱们的寺庙香火定会很旺盛,相当旺盛。”

    “承蒙眷顾,不知守望兄现打算如何修建这个庙?”

    守望又东张西望了一番,“那就请方丈移架,到小僧房间详谈如何?”跟着他来到编号117的房间,里面却早坐上了一个玩家,睡上了一个玩家。

    守望介绍道:“人差不多齐了,和尚先行谢过三位看得起小僧,小僧感激不尽。这个地方小了点儿,诸位凑合凑合。”和尚指着在上躺着那位道:“剑舞中原,相信诸位都不陌生。”

    剑舞中原,好几个游戏里都有这位仁兄出现,以前的职业是专职剑士,等级和装备都很拔尖,不过向来是个独行者,不知这次守望是怎么给弄来的。

    剑舞没起,点头示意,并未正眼瞧过任何一个人。

    守望又指着坐着那位貌相眉清目秀的玩家道:“清风明月骑士,曾经的ID,嗯,曾经的ID很有名。嘿嘿。”和尚猥琐的笑容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位想必就是一直跟和尚狼狈为的角色之一。

    和尚指着我:“这位,天涯浪人,人称妖刀。现在ID为方丈。诸位多亲近亲近,以后还需要诸位互相合作,共谋大业。”

    由于曾经在《天涯》里有过一把威力惊人的变态极品杀猪刀,所以被弄了这么一个外号。

    我习惯地往口袋一摸,想掏烟,才想起这是游戏里面。不得不说《沉沦》的设计真的很先进,我用的是李婆婆留下来那个头盔,不过进入游戏以后系统切断了头盔别的引导口,也是为了避免多重信息同时输入大脑引起堵塞和混乱,导致人脑出现异常。这也避免了玩家在上线之时联系外界,从而出现过于明显的不公平现象。

    守望先开口说起了正题:“咱们这就开始说说?目前看来,《沉沦》会很烧钱。这是机会。反正都烧钱,烧给系统也是烧,烧给寺庙也是烧嘛。目前可供大量玩家烧钱的路子有:地图和简单武器。唔,消息来了。我们所在的城市是费城,基地大致处在城市的东南角。再往南面走就是一片荒原,已经发现的变异生物有金科拉地鼠,群居,速度快,攻击力和生命值低。不过目前玩家无法应对。不知名狼生物,速度快,发现一次,单独一只,体格略大于原种狼。攻击力生命值不详。基地往北大约一公里处有一废弃地铁站,详未知。”

    守望接着道:“东西方向的消息还未传来。诸位有什么看法?”

    那位叫清风明月骑士的玩家道:“女玩家不少,不知系统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安排。目前还未发现适合女玩家们游戏的方式。难不成都跟咱大老爷们儿一样去跟那些恶心的变异生物搏斗不成?要知道,喜欢追求恶心和血腥的女玩家毕竟还是少数吧。”

    我接口道:“这倒难说。习惯使然,以前的游戏都注重风景画面,因此诞生了不少以旅游观光为目的的玩家联盟。不过《沉沦》的强制不少,大多数人不管喜欢与否都会参与到游戏中来,而且追求刺激现在已经成了绝大多数人的喜好。恶心么?很多年以前恐怖片的多数观众都为女。”

    和尚这时道:“刚收到的消息,已经有不少玩家因为冒昧的举动死亡了。人物复活在原始状态下是免费的,而且次数没有限制。但是如果获取了一点技能,那么复活需要向系统缴纳损失费。官方给出的理由是因为你这一个人物系统提供了你获取技能的渠道和方法,那么你复活如果想复原的话就得缴纳费用。就是说人物属越高的,复活的代价越高。”

    我暗暗想到,周哥的判断没错,在通货膨胀越发厉害的况下,政府在想尽一切办法回收货币。大部分公民手里都有不少钱,但贬值得厉害。

    看现在的况,和尚做了不少准备啊,就是还不清楚他想造的是怎样一座寺庙。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见过大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