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测试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竹离 书名:网游之见过大爷
    周哥平里话不多,在酒吧他经常的习惯是坐在角落里的条凳上,就着一杯啤酒坐到八点,然后准时起朝我点下头,大步离去。

    一个月以后,我开始进行初步的格斗训练。

    周哥说:“格斗,所谓的体系和路都有很多种。亚洲的跆拳道截拳道空手道以及民间种种拳术腿法棍法难以数清。也有理论上的所谓“无快不破”、“四两搏千斤”等,其实这些对于初学者来说,都没用。你没有那个反应和技巧。面对一颗朝你来的子弹、一只向你击来的拳头,人的自然反应是闭眼、叫喊、闪躲。所以你在有了逃命的技巧和能挨打的体以后,现在开始训练的是你的神经反应系统。第一项,极限运动——蹦极,没有绳子的蹦极。或者你可以称它为跳跃运动”

    我躺在养生仓里,接上头盔,开始了一次又一次恐怖的跳跃运动。你完全无法想象从高空中直接摔下去时心里究竟恐惧到了什么境界,耳旁呼呼的风声像是催命符,而越来越近的地面我完全不敢睁着眼睛去看。但周哥把地面上那一根根突起的石笋的影像直接传进我脑子里。使我不停的亡命的喊叫。

    我知道,我正在无限地接近地狱,而且每天这样类似的经历将会持续一个周。还有一系列的视觉、听觉、嗅觉、触摸感等训练,我敢发誓,每一项都能把我折腾死,如果不是用头盔的话。

    而即便用头盔,我都怀疑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最后。周哥一句话深深打击了我,以前一位同伴,叫江北,所有这一切基础训练前后只花了五天,测试的时候成绩是优,年龄是十三岁。

    我这已经训练了一个月有余,周哥说我现在测试成绩为零。那天我问他,你呢?

    周哥说:“十三天,优。十五岁。”

    我试着问:“江北现在人呢?”

    “两年前在北非执行一项任务时,闯了篓子,不知所踪。”

    为了给我信心,周哥说,普通人如果在十八岁以后接受这系统的训练,要达到合格的标准需要一年。看我现在的况,三个月估计能合格。

    我有点儿小小的惬意,好歹咱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的嘛。

    不知道哪一天,我照镜子,看见里面那个硬朗的躯体,我都不敢相信那真是我。我拍着自己的光头,对着镜子说,大爷我也有今天!潘玉这小子以后就羡慕去吧,以前可只有他嘲笑咱没肌材没相貌的份儿。

    那天,我第一次摸到了枪,在周哥的基地。一把瑞士SIGP726型手枪,枪呈银色,黑色手把,散发着金属特有的光泽。样式古朴,是周哥的配枪。现已停产。

    我训练时用的是一把适合新手用的美军制式手枪,后座力小,瞄准精度高,安全能好。瞄准、击、躲避、换弹夹、拆卸和组装、维护,分别练习自动手枪、半自动手枪、半自动步枪、微冲。就我这体格,机枪就免了。

    另外还有一系列的野外生存训练,方向辨识、食物源和水源、潜伏、隐蔽、伪装、以及爆破、突击、搜救。

    运动能力训练:游泳、攀越、跃障碍速跑以及对于通用交通工具各种磁浮车甚至战车、坦克、直升机、汽艇、水陆摩托等的驾驶。

    周哥把当初李婆婆训练他的方式完全照搬了过来,完全没有考虑我这个当事人是否承受得了。我在感觉自己的功能逐渐增强时却完全没有那个精力去享受。

    如果上一个月的挨打和逃跑训练是地狱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深渊,是修罗界。周哥作为教官,我却没有同伴。我每次露出疲倦的神态,比方说我再也跑不动了的时候周哥就替我跑下去,不说话,闷头跑。我讪讪的傻站了一会儿,没命地跟上去。潜伏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想动上一动的时候,周哥那双要吃人的眼睛往我上那么一盯,我浑一颤,嘿,居然就给忍住了。有时候我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坚持下去。答案却很模糊,也许为了不想辜负周正吧。别人不欠我啥,这样天天训练我别人可并不能拿到什么好处。

    又也许仅仅因为无聊,因为自己不想再这么无聊下去。

    “周哥,你不是晚上折腾得太狠了吧?莉姐白天都少有看见她。”这几天我干脆把装备都带到了基地,方便进行一些实地演习。

    每次我说起这个,周哥都沉默。我也就不好多问。

    训练越发紧密起来,三大语种汉语、英文、法语全都一股脑的塞进我脑子里。好在有头盔的强行记忆,虽然说得很生硬,好歹能凑合着用,阅读和书写是没有问题了。我不得不怀疑,在没有如此完美的头盔时,那些强人是怎么给鼓捣出来的。

    我已经能跟周哥过过招了,他善于腿法。狂风暴雨似的进攻方式经常让我防不胜防,根本谈不上反击。所谓的过招也就是看我能撑多久而已。

    而他也毫不留地每次都把我揍个半死,这可是实打实的半死不活,不是在头盔里系统停止后就能恢复。

    “你必须学会受伤,学会受什么样的伤。战场上,断只手才能活命的话你必须毫不犹豫的选择。”

    有时候,周哥会这样跟我说。我知道,那是他的信念。因为目前看来,我这一辈子跟战场可绝对不会产生联系。我被他踢倒在地的时候,他并没有向电影里那些教官一样满口粗话的咒骂以激发战士们的斗志。他就那么望着你,用他那双充满表丰富的眼睛。

    我从地上翻起来,吐掉嘴里的淤血,朝周哥一瞪眼:“来吧!”

    然后再一次被踢翻在地,直到我能击中他一次。

    再后来,是两次、三次,很多次。当然,这只是切磋,真要决斗,我敢肯定,哪怕是正面交锋,周哥也能在十秒内结果了我。

    终于在2090年元旦过了两个周以后,周哥说,今天测试。躺在营养仓里,接上头盔,我开始了测试。

    场景:二十多名匪徒劫持了三名人质龟缩在一栋旧教学楼里,房子共四层,高十三米左右。房子周围布满了红外线探测地雷,这种地雷安装好以后只要感应到有物体接近到一定距离(根据环境的差异这个距离大约在三十厘米左右)就会在0.5妙内爆炸。不可拆卸,威力惊人。

    房子里面每一层都有人把守,匪徒大部分人手一支KMX自动激光步枪,以及贝雷塔线或者MI2手枪人手一把,弹药充足。均装备了美国SK公司出产的防弹衣和头盔。这意味着我每一枪必须都中要害。

    两个人质在四楼,被绑上了定时炸弹,是夫妻。他们的孩子藏在楼里某一个地方。

    我的任务就是赶在警察到来之前抢走或者杀死人质,并从他们上找到一封信,拿走或者销毁。

    警察会在五分钟后赶来,而我躲在教学楼外的一个死角,距离大门是10米。

    我的装备为中国制式匕首一把,微型高密度炸药管一个,贝雷塔线一把。我深吸一口气,计算了一下距离。将自己的位置和大门位置之间的区域划分成了几十个小区,捡起几块石头分别朝预定的位置扔了过去。

    接二连三的爆炸声中,我冲了出去。按照计算出的安全路线狂奔而走,机枪已经开始扫,这帮匪徒反应倒是快。十米的距离,我只有两秒不到的时间。

    一个鱼跃和打滚,我贴在了门边上,根据枪声判断门里的人员位置。两个火力手一直在开火掩护,肯定还有一个或者两个狙击手在。就我现在这水平,进去就是一个死。

    我抬头瞄了一眼,把枪咬在嘴里,用力在门上一蹬,接力搭上了房子外表的一根管子,就势翻了上去。已经有人发现了我,并朝我开火。

    我一个侧到了墙的另一边,起贝雷塔线枪解决了两个躲在屋里的匪徒,撞碎玻璃跳了进去。

    余下的过程不停的闪避子弹并击,长时间的训练很有效果,目前进展非常顺利。当我清扫到了四楼时,时间才过去两分钟多一点。

    我躲在顶层的通风管道内向下面窥视,匪徒还剩下七八个,都聚集在一间大厅里。两个人质在中间绑在一起,背上都负者定时炸弹。有两名匪徒专职看管着,其余人严密监视着可能通向屋内的任何通道,包括我所在的位置,只是暂时还未发现我。

    我轻轻地移动着子,慢慢摸索到了另一间房的天花板上层。

    这是一间实验室,里面堆满了器具和一些化学素材。在一个罐子上我看见了磷的标签,心里有了计较。轻轻揭开通气管盖子,无声的跳了下去,取出了炸药管,弄好以后悄悄迂回到了楼梯口。根据计算得出的教学楼各房间的空间和面积以及柱子、墙壁的分布,寻找出所有能挡住人视线的各个角落,再排除掉一些不可能藏的地方。那么不难得出剩下那几个能藏人的地方。留心一下,搜寻出另外一个人质并不是很难。

    上楼的时候,在三楼一间女厕内,我就发现一个藏在清洁用具储放室的影。那应该就是另外一个人质,也只有孩子,才能在那么狭小的空间里找到这样一个缝隙。

    我吊在四楼楼梯口的上方慢慢计算着时间,一声响亮的爆炸传来,整个楼层都在微微颤抖,紧接着就是大量的浓烟和匪徒的叫喊声。我把早已弄湿的衣物遮住脸部只露出眼睛,混乱中精确地判断出方位,一个肘击处理掉一个匪徒,夺下其KMX激光枪,几个精准的点,搞定了剩余的几个匪徒。正准备扑向中间的两个人质,却不防背后传来一个重击,我直接扑到在了地上,只来得及顺势一滚,避开了快速踢过来的一脚。

    来不及翻爬起,来人已经扑在了我上,并试图卡死我脖子。他力量略强过我,又是主动进攻一方,我显得很被动。

    我们在地上不停的翻滚,我感觉气力渐渐不支。浓烟呛得厉害,我虽然有湿布蒙着,但仍然很不好受。我试图寻找到什么重物或者别的有用的夺下,但运气并没有在我一边。

    压在我上的匪徒我能看清他狰狞着的脸,那上面的表告诉我,不是我死,就是他亡。目前看来,我离死更近一些。

    如果,他先把我脸上的湿布给扯去的话。在我即将完全窒息那一刻,匪徒终于不敌浓烟的侵袭,随着他一阵难受的咳嗽,我终于抓住机会一个膝撞撞在他下,顺势而起,揪住头发在脸上再给他一膝撞结果了他。

    那一声沉闷的撞击声让我心有余悸。

    时间不多了,我连滚带爬摸索到了两个早已昏迷了的人质,据我推测,信应该在那孩子上。目测了一下炸弹,不是特别危险那一型,我把他们翻了个,以免碰着炸弹,拖着他们的腿来到了楼梯口,关上房门。

    工具只有一把匕首,要拆除这两个典型的YN离合型炸弹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极强的逻辑思维,一步步割下去,下手必须快,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你进行充分的思考和推理哪块金属器先去除,哪个地方不能碰,哪两个地方之间不能同时接触。整个过程都需要稳定的作。

    搞定的时候我来不及松上一口气,警笛声已经近在咫尺了。我翻过楼梯扶手,赶到三楼厕所清洁用具厨放室,找到了那个孩子,从他上掏出了一封信。

    信上写着:很失败的测试!地雷密度减小了2.5倍,安全线路共七条,你选择了最长那一条。匪徒击准度减小1.6倍,你七次险些被命中。教学楼建筑选择了最简单那一款,你找小孩居然用了四次而且花了三十一秒。楼里有氧气瓶、消防栓、实验室素材共能制成简单剧毒剂十七种你偏偏选择了无毒那一种!最后的搏斗你有三次可以一击必杀你一次没发现!炸弹虽然给你取消了诡弹和陷进,你居然大胆地直接拖!而且拆弹过程极其缓慢,犹豫了三次!我该说你运气太好呢还是。。。。。。

    后面还有一长串周哥的咆哮,我从来没见过他一次说了如此之多的话语。当我看到最后一行写着:念及你训练时间不长训练不够完整能勉强完成任务还是算你合格吧。

    我就把上面那所有的咆哮和谴责都忽略了,不知道周哥如果知道我竟然还在得意时心里会是什么想法。当然,我绝对不会告诉他。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见过大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