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初到玉清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聘妻 书名:诡龙法则
    青石镇位于天南国北部,是天南国会文城最大的一个镇,因此镇盛产青石而得名,说是镇其实和城也差不了多少,因为玉清门坐落于此,各种商铺,酒馆,云集于此,其繁华程度比会文城犹有过之。

    此镇有两处山脉,一条青石山脉,一条清风山脉,玉清门总部玉清就坐落在清风山脉的主峰飘渺峰顶端,缥缈峰下连绵起伏的山脉上散落着玉清门的各种分堂,从清风山脉的入口霹雳堂到缥缈峰下的灵虚,一共有七个堂口,每个堂口都能独挡一面。

    整个玉清门所有弟子算起来差不多有3000多人,人数多竞争就残酷,一般刚进山门的弟子会留在霹雳堂中,由霹雳堂堂主根据其自况,挑选适合的功法给他们修炼,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才可进到下一个堂口修炼更高深的功法,所以3000多弟子中仅霹雳堂就占了将近2000人,所以霹雳堂也是七个堂口中占地规模最大,人员最混杂的地方。

    一辆马车慢悠悠的从青石镇走来,在马车上若寒不停的透过车棚的小口向外张望,那的酒楼那么大,比村上的小饭馆子要大好几倍呢,沿路不停的有人叫卖,像正宗大力神贴了,内伤外伤,一贴就灵,两贴就好,乎乎的八宝汤,香喷喷的包子之类的,叫卖之声不绝于耳。

    “很繁华吧?”那道士笑眯眯的看着若寒道。

    “嗯。”若寒感觉自己算真开眼了,城里和乡下就是不太一样啊。后来他才知道这不过是会文城的一个镇。

    道士笑了笑,想当初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不也和他一样吗,不知道现在还招收弟子不招了,要是招收弟子那还好办一点,如果不招也只有去。。。。唉,都怪自己喝什么酒啊,喝多了酒说什么大话,要是到时进不了山门自己的丑可要出大了。

    道士突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这个小家伙的名字呢赶忙问道:“对了,我叫张铁,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于若寒。”

    “哦,于若寒,于若寒。“张铁点点头,“好了我记住了,其实我的年纪比你也大不了多少我今年28岁,以后你可以叫我张哥,有人在了你就喊我张师兄。”

    一路上,若寒一直喊他叔叔,喊得张铁别提有多不自在了。

    “嗯。”若然点点头。

    马车走了一个时辰后停了下来,张铁示意若寒下车,已经到了,若寒探出脑袋往外看,现在已经出了“城”了,在北方有一条山脉连绵起伏直向远方,一眼望不到边际,还有一个高峰直耸入云,小若寒张大了嘴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气势磅礴的山,自己村旁边的黑龙山根本没法和这比。

    张铁付了钱然后领着若寒向那巍峨的清风山走去。

    走了大概不到半个时辰,隐约可见一扇大门,门是开着的,在门的两旁各有一块石头雕成的麒麟,门高三丈,宽两丈,上面有一匾牌,上书‘玉清门’三个大字。

    进了大门之后有一条石道,石道全部用青砖铺成,路上不时有三三两两的道士经过,张师兄不时的向那些人点头致意,看来张师兄的人缘一定很好了。

    这时有个胖子走过来了,肥头大耳,让人一看就觉得很邋遢的那种,张铁欢喜的朝那胖子一拱手,笑着道:“厉师兄,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

    那胖子皮笑不笑的敷衍了一下,神傲慢的说:“嗯,你下山也快一年了,赶紧到霹雳堂复下命吧。”

    胖子说完话就从张铁的边走了过去,张铁心里直骂娘,我又不归你管,你凭什么指导我做事,不就仗着你叔是霹雳堂堂主嘛,有什么可骄傲的。

    在心里狂骂了一番后他领着若寒继续往前走,边走边给若寒讲这里的地形和人事故:“你看,那边那个瘦瘦的师兄叫丹阳,在和他比武的那位叫秋风,这两位师兄入门都比我早,两个都已经进入到先天后期,丹师兄的紫阳掌和秋师兄的,金刚拳,两个一刚一柔,全力施为都可断石碎金。”

    若寒只是点头什么也不说,毕竟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过那个胖子是什么人呢,其他路过的人,张哥只是象征的问候一下,可是那个胖子,张哥马上就迎了上去,可见那个胖子在这里的地位一定不轻了。

    “张哥,刚才那个胖子是什么人啊?”

    一提起那个胖子张铁脸色马上就变了,一脸的鄙夷,就好像那胖子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那胖子比垃圾都不如,拿他和垃圾比,简直是侮辱垃圾,进山都十几年了,一简单的五形拳都没学会,别说什么先天了,连真气都没修炼出来,仗着堂主是他叔叔在这里胡作非为,还有。。。。”

    张铁神神秘秘的看看四周,确定其他人听不到他说的话了,才小声的在若寒的旁边说道:“还有就是就他那长相还经常到山下边的窑子里找姑娘呢!”

    窑子若寒只是听说过一点,只知道进那种地方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邻居张叔被他老婆打的时候,张婶就骂他不是好东西。

    “哟,张天师回来了啊,真是失敬失敬啊!”迎面来了个穿蓝色长袍的道长,拱着手向张铁笑着走了过来。

    张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张天师这个外号,是他第一次下山历练的时候在会文城的另一个小镇里碰见了个魂,那魂一直在镇上作恶,他就把那个魂直接打散了,结果镇长出于感激不远百里作了个锦旗送到这玉清门来了,上面写着:张天师大显神威,众妖魔无处遁形。从此张铁就有了个张天师这么个外号。

    “怎么,出去一年就变的这么生分了?”蓝袍道长开玩笑的说道。

    “看你这大堂主说的,我就是跟谁生分也不能跟你生分啊,对了这么急匆匆的你要去干什么啊?”

    “唉,本来这事轮不着我管,厉堂主有事出去了最近又新招了一批弟子,现在正在神风谷测试呢,我要到那监管去。”蓝袍无奈的摇摇头,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脸上的表却显得很是高兴。

    张铁一听心里顿时鲜花怒放,这个问题终于解决了,刚好遇上新招弟子,还是和自己师傅关系最好的韩世功,这下也不用去找那个厉胖子的叔叔“厉鬼”了

    张铁拉着韩世功把韩世功拉到一边偷偷在韩世功的耳朵旁耳语了几句,韩世功听后哈哈笑了起来:“行行,没问题,有我在你放心吧,真没想到你小子还学人家喝酒,哈哈。”

    这件事终于解决了,张铁的心真是畅快,他又对若寒说了一番,大意是他是负责新招的弟子,跟着他,他会安排你的,然后告诉若寒自己有时间会来看他的。

    本来想着自己会跟张哥在一起,多少也算有个人照应,没想到还是自己一个人,心里有点空落落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铁已经走了,韩世功带着有些魂不守舍的若寒向神风谷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诡龙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