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白皮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聘妻 书名:诡龙法则
    若寒虽然年纪不大但思想却比同龄的孩子成熟的多,他知道父亲肯定是去于老实爷爷的家里去了,但去干什么他却不知道,他来这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知道那个故事的结尾是怎么样的。

    此时的天已经有些昏暗了,入秋后夜晚来的越来越早了,从瓦房的小窗户外露出了淡淡的灯光。若寒趴在上面仔细的听着。

    “于叔,你看看还有什么事要交待的,需要些什么,你的病前几天来的那位大夫都说了。”

    一丝虚弱的声音从屋内传到了于若寒的耳朵里,“不需要了,我算是多活了十年,已经够了,够了。”

    “唉,现在说这个确实。。。。只是你无子无女这后事也只能让村里的人帮着办了,你看。。。。。。”

    “哪里的话,我知道这是大家关心我这个老骨头。。。。。。。我死后随便找个地方埋了也就是了,家里的银子放在我枕头下边,办完我的事可能还会余下来一些,余下来多了就把村里的私塾重新翻盖一下,也算我对小于村做的一点贡献了。”

    “唉,真是好人不长命啊。。。。。”于海山轻叹一声道。

    “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了,谢谢乡亲们还惦念着我,时间不早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于海山带着那几个一起进去的几个人走出来了,若寒听到声音赶紧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等父亲走远了,他悄悄的推开了门进去了。

    上于老实静静的躺在那,一盏油灯忽明忽灭的,就好像预示着于老实要走到尽头了,自己进来了,他却没有发现,若寒就走到了他的旁边。

    “哦,是小寒啊,你也来看爷爷啦。”于老实糙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若寒趴在头看着他,停了一会他突然开口道:“那个大蛇的故事您还没有讲完呢。”

    于老实听若寒说起那个故事,脸上的笑意不见了,他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他突然说道:“这件事憋在我心里十年了,总算可以找个人说出来了。”

    若寒听不明白他说的什么但是他知道一点,他要开始讲故事了。

    于老实像是在叙述一件事,他说:“其实没有结局的,故事是编的,十年前我和村上的一个猎户一起进了黑龙山,他去打猎我去砍柴,后来我们一起发现了一个山洞,洞里面确实有颗蛋,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那些东西我和猎户分了,最后谈到这颗蛋的时候我们两人发生了分歧,争执了起来。”

    讲到这里于老实停了一下他看着小若寒道:“你说爷爷是个好人吗?”

    若寒一愣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问自己,但还是点了点头。

    于老实却摇了摇头,轻叹一声,“爷爷不算什么好人,爷爷真不是个东西,为了那颗蛋,我和猎户争执了起来,不小心却把他杀了,唉这是我一生中最愧疚的事了。。。。。。”

    “你害怕吗?”

    若寒表面上摇了摇头。心里面却怕的要死,自己知道了他这个秘密他万一对自己下手怎么办,想想还不如不来听这个故事的结尾,但是到如今也只有映着头皮往下听了。

    “我把他匆匆的埋了后,把蛋抱了出去,刚出去那个洞就塌了,为了掩饰我的罪行,我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在山上待了一天后我就回来了说山中有蛇妖,正好赶上村里的溪水断流,大家又听了我的讲解,觉得肯定是蛇妖作祟,那个猎户肯定是被大蛇吞掉了,唉。。。。这件事折磨了我10年,现在终于可以安心了。”

    此时于若寒恨不能马上回家,但又找不出合适的理由,虽然于老实绝对不会向他动手,更何况以他现在的况他也动不了手,但一个十岁的小男孩听到这些心理总会不由自主的想些什么。

    “谢谢你能来看我听我讲了这么多的话,爷爷就快要走了,也没什么能送给你的,不过爷爷在那颗蛋的洞**里拣到了一本书,爷爷不识字,现在把他送给你吧。。。。”

    于老实艰难的坐了起来,从铺盖下面拿出了一本书,书是白皮的没有名字,于老实把书递给了若寒,若寒接了过去,连看都没有看直接握在手里。

    “时间也不早了明天你还要去私塾呢,早点回家睡觉吧。”

    若寒一听这话,就像获了大赦,立马告别了于老实,一口气从于老实家跑回了自己的家,快到家门口时若寒停下来使劲的喘了几口粗气,灯呼吸均匀后把书藏在了衣服里,本来这么大的事他准备告诉父亲的,可是想想万一父亲问自己怎么知道的,自己也说不清楚,再说他也快要死了,再把这事抖出来这得掀起多大的风波啊,何况他还送自己一本书呢。

    刚到家门口却发现有个人坐在那里,仔细一看却是若凡,若凡一眼便认出了若寒,她见到若寒后赶紧站了起来跑到若寒的边,若寒还有点纳闷呢自己的小妹怎么了,神紧张的。此时的若寒还不知道正有一场风波等着他呢。

    “哥,等会你进去了赶紧回屋里睡觉,把门关上说什么也不要开,今天在私塾你把张先生泼了一是墨,他来家里告状了,爹爹说要把你的腿打断呢。”

    “啊?”若寒一听顿时心里没谱了,以自己老爹说一不二的个说要打断自己的腿那还真打断呢,这下祸闯大了。

    “你进屋就赶紧把自己锁起来,我和娘拉着爹,等爹火消了。。。。。。”

    “好你个兔崽子,你知道回来啦,啊。。。。”

    若凡话还没有说完,正巧碰上于海山从屋里走了出来,于海山满面怒容的冲着于若寒走了过来,若寒呆在原地动也不敢动的看着父亲向自己走来。

    上去就是一巴掌,一巴掌下去若寒头就蒙了,脑袋空空的,巴掌又高高的扬了起来,吓得若凡捂住了双眼不敢往下看。

    不过这一巴掌却没有落下去,被于母拦下了,“这么打,你想打死他啊,到底他也是咱们的孩子啊。”

    于海山余怒未消,大声的喊道:“就是因为是我们的孩子才要好好管教,你说说他这一个月闯了多少祸了?上学不好好上,跑去溪边捉鱼摸虾,前几天更是把王婶家的鸡偷偷的烤了,这次你看看,先生都找上门了,把先生弄了一的墨,你说说能轻饶了他吗!”

重要声明:小说《诡龙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