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蛋生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聘妻 书名:诡龙法则
    “师妹小心!”

    林天齐听到响声,忍不住脱口而出,那蛋竟在此时破裂开来,蛋壳外一条裂纹从上到下慢慢龟裂,眼看就要破壳而出。

    林天齐右手一比,背后的飞剑已然在手,冷眼看着这即将破壳的“妖物”,凌心月也没想到,蛋竟会在此时裂开,她有些吃惊的看着,不知道蛋里面会是什么“蛇妖”还是什么异兽。

    除了鸟类之外,一般的动物都是胎生的,只有蛇类除外,蛇因为自的原因,繁殖后代必须产卵,依靠阳光的温度将后代孵化。这是不是蛇妖产下的蛋呢?

    噼啪,噼啪,几声清脆的响声过后,蛋终于要完全破开了,林天齐则已经握好了剑,等蛋一破开,就立刻击杀了里面的妖物。

    “啊?”林天齐惊呼一声。蛋终于破开了,但里面的东西着实让已经见多识广的两人吃了一惊!

    里面不是蛇,也不是其他的动物,而是一个婴孩,一个活生生的婴孩!

    林天齐握着的剑无力的放下来了,怔怔的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但随即又恢复了刚才侍剑斩魔的气势,蛋里面怎么可能生出婴孩,这不是妖是什么呢。

    凌心月在吃了一惊后,有些怜的望着那个婴孩,虽然她都已经百岁了但女人特有的母却体现了出来。

    凌心月伸出了芊芊玉手准备抱起这个刚刚出世的婴孩,婴孩只是一个劲在壳里面乱动,好像是在感受这个新生的世界带给他的惊喜。他努力的张着小嘴似乎再向他所认为的“妈妈”微笑呢。

    “你干什么!”凌心月冲林天齐喊道。

    林天齐的剑指在刚刚出世的婴孩前,剑尖已经顶在婴孩的脖子上。

    “师妹,切不可被表象所迷,哪有人是从蛋里面生的,这分明就是妖,,婴孩还没出壳时,这里草木葱郁,鸟叫不绝,你看现在这附近的草木都已经枯萎了哪里还听得鸟叫的声音。”

    凌心月犹豫了,没错,蛋刚破壳时自己的确感觉到这附近的灵气都被这个婴孩吸走了,也的确出现了一丝妖气,但是对这么可的婴孩下手。。。。。。

    “当断则断,你忘了师傅是怎么教导我们的吗,妖就是妖,永远不可能变好,这一刻我们心软放了他,你可知道等他长大后有多少人会死在他的手上吗?”

    “可是他还小,什么都不知道,或许我们可以将他带上正途。”凌心月辩道。

    “你觉得门派会容忍一个妖物吗?”林天齐反问道。

    “可是。。。。”

    “别在可是了,我们是正,妖为邪,自古正邪不两立,还有别我们这次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铲除这些妖魔的。”

    凌心月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她把头扭了过去不忍心看到那残忍的一幕,林天齐也举起了剑就要挥下,一个弱小的生命即将陨落,成为林天齐的剑下亡魂。

    “铛。”两把剑交织在了一起。就在林天齐的剑要落下去的那一瞬间,凌心月用自己的剑挡了一下。因为她隐约听到那蛋壳里的婴孩居然喊了一声“妈妈”。也正是这一声让人似是而非的妈妈正好救了他一命。

    “师妹,你干什么!”林天齐没好气的问道。

    凌心月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抱起了蛋壳里面的婴孩,婴孩冲着凌心月张了张嘴。凌心月抱着婴孩在地上辗转起来,“宝宝乖,宝宝乖。”就像是一个母亲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师妹。。。”林天齐语重心长的喊道。

    “好了,这个婴孩不能杀。”

    “为什么?”

    “不为什么。”

    林天齐一时气的说不出话来,“凌师妹,我理解你现在的心,但是此时我若不杀他,将来会有更多的人死在他的手上,等于是我们间接的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

    凌心月依旧没有说话。

    林天齐继续道:“就算我不杀他,你还打算把他带回山门吗?还有你能把这个孩子交给小于村的人吗?还是把他放置在这里任由他自生自灭?。。。。。。不是我不近人,带回山门是不可能的,交给小于村更加不可能,说不好等他再长大一些就会把小于村的人全部杀死,到时我们不是千古罪人?”

    “那也不能杀了他,他还只是个婴孩,现在他又没做什么恶,在他作恶的时候再杀也不晚。”

    林天齐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生着闷气,自己和她同门了几十年也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伤了和气,他想了想,凌师妹说的也对,他现在还小根本没有能力作恶,也不可能危及到村民的安全。

    想到此处林天齐道:“我可以不杀他,但最多只能让他在这自生自灭,如果他死了那就是天意,如果他侥幸活了下来,是他的造化,倘若后他作恶的话,我还是会把他杀了的。”

    凌心月想了一会,眼下也只能这样做了,几经踌躇之下还是照林天齐的意思把孩子又重新放回到了蛋壳里。

    放回到蛋壳的婴孩非但没有哭,而且还是笑着看着凌心月。

    纵然凌心月十分怜这个婴孩但现如今也只好这样做了,蛋和水源的问题都解决了,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确认一下这里到底有没有于老实所说的大蛇。

    林天齐和凌心月在黑龙山找了很久一直都没有发现一丝妖气,觉得那“蛇妖”肯定是于老实在说谎了,他为什么要说谎编造出蛇妖他们二人没有兴趣知道,也不想知道,既然没有妖物那来这的目的也算完成了,想了想回去后少不了麻烦,两人便直接回去玉清门了。

    “有水了!又有水了,我们小于村有救了!”

    于老村长看着又孳孳流淌的小溪激动的说不出话来,村民们坚信蛇妖肯定被除去了,小于村有救了。于老村长拿着乡亲们捐出的银两等待酬谢两位“仙人”可是一直等到天黑,那两位进山除妖的“仙人”却一直都没有出现。

    他们觉得是“仙人”怀广大,不贪图名利,除妖之后就悄悄的走了,晚上全村庆祝,大摆筵席,闹非常,一直到深夜才算结束,可是只有于海山一家没有来。

    雨终究还是没下,傍晚的时候天空还是沉着脸,到了晚上月亮却奇迹般的出来了,此刻于海山却陷入了沉沉的悲痛当中,自己如今已经三十六岁了,为什么想要一个孩子老天都不许呢?

    接生婆悻悻的出去了,连接生费都没敢提,于海山看着自己手里的孩子哭无泪,干巴巴的揉了揉眼睛。

    “孩子怎么样了?”躺在上刚生完产的海山老婆虚弱的问了声。

    “孩子很好,就是子有些弱,你刚生完产还是早点休息吧。”

    “哦。那就好。”海山老婆听到孩子没事,宽心的应了声终于支持不住沉沉的睡去了。

    等到老婆睡熟了,于海山拖着疲惫的体带着已经夭折的孩子走出了房门,夜已经很深了,抬头看看天月亮已经偏西了。

    不知不觉却来到了涧龙溪边,那个养育了几十代人的生命之溪旁,挖好了坑,王海山把孩子放了进去。

    那坚强的如钢铁般的汉子此刻已经老泪婆娑,“孩子啊,你好好的走吧。”

    在惆怅的泪光中,王海山却发现有个东西飘过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诡龙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