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奇怪的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聘妻 书名:诡龙法则
    天地初开始有人类,历经无数沧桑岁月人类成为这片大地上的主宰,但人类却不是这个时间上唯一有灵的生物。有一种生灵他们生存空间的必须面对野兽环伺、危机四伏的丛林和原野,每到了夜晚来临,无边无际的黑暗将他们吞没,即使是白天也不能得到安宁。他们对抗的是藏在自然界背后一种看不见的力量,他们就是妖。一种不融于天地间的妖!

    妖是妖怪的统称,妖分五类,妖,魔,鬼,怪,精。自古妖就被说成是邪恶的化,降妖除魔成为每个修道之人的责任与使命。

    这一天,乌云蔽,天空灰压压的,远处的黑龙山显得有些狰狞,几百年来一直平平静静的小于村一下子沸腾了。

    这一段时间小于村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几桩奇怪的事,一是村里的一名猎户上山狩猎一去不回,二是半夜村子里经常出现一些奇怪的嘶嘶声,最奇怪的就是村民赖以生存的涧龙溪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断流了。

    据上山砍柴的于老实讲那‘蛋’足足有一人高,在那蛋里面不时传来“呼呼”的响声,就像炸雷一样的响,他刚看见那蛋的时候,蛋的周围到处是蛇,蛇的尾巴比大树还要粗。

    村里的猎户于大海赶紧给讲的口渴的于老实递过去一碗茶,那于老实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就喝干了,继续讲道:“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那么邪乎的事儿,那大蛇看到我向我吐出了三尺多长的信子啊,我当时腿都软啦。”

    “你说那蛇有十几丈长?”于大海不可思议的看着于老实道。于大海是村里面有名的猎户,经常出入黑龙山打猎,各种稀奇古怪的猛兽他差不多都碰见过,但像于老实说的十几丈长的蛇他还是头一次听说呢。

    “可不是,当时那大蛇都缠着我了,我连动都不敢动啊,生怕大蛇生气起来将我活活的吞进去呢!”

    周围围观的村民发出一阵惊讶的声音,“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啊?”老村长听了于老实的讲解后怕的说道。

    于老实手里亮出了手里的那把明晃晃的柴刀,“当时我趁大蛇不注意呀一下子插进了大蛇的体,大蛇嘶叫一声我就掉在了地上,我站起来对大蛇喊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冲过去对大蛇砍了起来,在砍了一百多刀后大蛇仓皇的逃跑了。”

    围观的人群又发出了一声惊叹,没想到平时窝窝囊囊的于老实竟然把十几丈的大蛇都给砍跑了,真是英雄啊!这要搁自己上不被吓死也去了半条命了。

    “老实叔,你的刀上怎么看不到大蛇的血啊?”旁边一个围观的小孩指着那把“明晃晃”的柴刀说。

    孩子的母亲赶紧拉了拉他,于老实表现的非常大度,他挥了挥手表示没有关系,“你们不知道啊,这蛇是有灵的动物,染上它的血后一定要把那血擦干净,要不然大蛇会循着血迹的气味回来报仇的。”

    周围的人一阵附和。“是啊,是啊。”

    本来凭于老实一人所说却也不足为信,但老猎户于二狗上山打猎一去不回,晚上又有那种只有蛇类才会发出的嘶嘶声让大家确信绝对是蛇妖作祟。

    于老村长开始担忧起来,那蛋肯定就是那大蛇产下的,那么大的蛇怕不是都成精了,村子附近出现了这么个妖物这以后怎么生活啊。那蛋也得想办法除去啊,要是时间长了再孵出个妖蛇就更麻烦了。还有那河水断流村民的饮水也成了问题。

    村民开始议论起来,有的说让村民自发组织一个除害队到山中把那蛇和蛋都给除了,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愿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个个缄默不语。

    这时人群中不知谁提了个建议,“我说我们不如各家各户兑些银子出来,请那些修道的“仙人”来帮忙,那些仙人个个神通广大对付这样的妖物简直绰绰有余。”

    “就是,这个办法好,我们人类又怎么会是那些妖的对手,还是请那些修道的来吧。”

    “我同意。”

    “我也同意。”

    于老村长看看大家,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既然大家都是这个意思,那就按大家的意思办吧,每家每户出十两银子,大家觉得有问题吗?”老村长望了望在场的众村民道。

    多数人当场表示没有问题,只有一小部分有些为难的表,不过事关小于村的生死存亡也只有忍痛割了。

    村民陆陆续续的回家拿银子去了,捐款跟个人能力,有钱的多捐点,没钱的少捐点,每个人捐多少钱,于老村长都记在一个账簿上。听说除掉了蛇妖后,于老村长要在村上建一座功德碑,来记录那些为保卫小于村,出钱出力的心村民。

    “于钱15两,于二水8两,于。。。。。”

    来一个老村长记一个,全村308户人家,只有一户没来,老村长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表,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两碎银子投到了钱箱里,然后在账簿上记道:于海山,一两。

    最后捐出来的银子由猎户于大海和老村长出面到玉清门请来了两位年轻的“仙人”,他们一男一女,男的样貌清秀,女的肤色如雪,后背拿着一柄三尺长的剑。

    听于老实讲了一下山中的地形和蛋的具体位置后,两人沿着已经断流的涧龙溪向黑龙山走去。

    天空依旧昏昏沉沉的,时不时的出现几声响雷,看样子马上就要下场大雨了,出来降妖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凌心月却感到事不像于老实说的那么简单,其一,如果真有妖物的话在自己进村子的时候就应该感觉的到妖气,其二如果于老实真的碰到蛇妖的话又怎么能凭着一把破柴刀把蛇妖赶跑呢?

    带着这些疑问凌心月思索着往前行进着。

    沿着涧龙溪一直向前走,刚开始的那一段路溪水是已经干涸了,但走到这里却依然有溪水流出,只是溪水的流量很小根本不足以流到小于村。看来村民所说的蛇妖作祟将溪水断流也不一定是事实。

    “师妹,快来。”林天齐喊了一声,把正在思考的凌心月拉回了现实。

    凌心月抬头望去,只见一块巨石横在几乎干涸的涧龙溪间,挡住了溪水,只有少量的溪水才能从石缝中流出,再抬头向上看,一棵苍松从枝干处断开,断痕还是新的,看样子应该是巨石从山顶滚落,将树砸断后落在溪水间的。

    “溪水断流这个问题已经清楚了,只是巨石挡住了溪水,只要将巨石移开溪水自然开流。”林天齐看着凌心月道。

    “嗯,原来如此,那我们现在开始吧。林师兄。”

    “呵呵,这点小事就不劳师妹动手了,我一个人就够了,正好可以看看刚进入结丹期的威力如何。”

    言罢,林天齐背后的剑立刻出鞘,在空中转了一圈落在了他的手中。

    “破天剑诀。”

    林天齐喊了一声,握剑急挥左右挥舞之下,由于挥剑速度过快,剑由一柄渐渐变成了三柄,看样子就犹如是同时挥舞着三柄剑一样。

    “三元归一。”

    话刚出口,剑立刻脱手而去,极速的冲向眼前的巨石,不!刚才的三柄剑不是虚影,却是实实在在的真剑!脱手而出的三柄剑竟有融合之势,在即将到达巨石前的时候奇像突生,三柄剑居然融合到了一起,融合后的飞剑瞬间大了好几倍,一往无前的冲向巨石。

    “档。”的一声飞剑击入巨石,除了剑柄在外,剑完全刺进了巨石当中。

    林天齐右手急伸,大喊一声:“破。”

    “轰隆”一声,石渣飞溅,巨石被炸成了几块,被刚才的余波冲离了溪道。溪水如鱼得水一样欢快的流淌开来。

    不知何时剑已经飞回到了林天齐的手中,被林天齐放回了剑鞘。

    凌心月浅笑一下,林师兄的万剑诀已经突破了第三层,达到三元归一的境界了,看来突破结丹期这个瓶颈之后,修为提升的速度的确要快上不少。

    “恭喜林师兄的修为又更上一层楼了。”

    “哪里,哪里,只不过是我运气好,拣到一棵千年血参而已,要不然凭我那点悟又怎么能这么快达到结丹期呢。”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林天齐的心里却高兴的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了,毕竟在自己这一辈弟子中自己还是第一个结丹的呢,自己的几位师叔也不过才停留在结丹后期的水平,要知道从筑基开始要想修炼到结丹期,没个百十年是不可能的,自己这次借助千年血参的帮助只用了八十年就结出了丹,在同门面前好不风光。

    “那老人家说的蛋不是就在涧龙溪的附近吗,看看这天,估计很快就要下雨了,我们还是赶紧找找,如果真的是蛇妖的蛋,我们正好就把它除去了。”

    林天齐听到这却笑了起来,“你我也都将近百岁了,那老者看样子最多也就五十来岁,我们还得叫他老人家。”

    “别笑了,还是赶紧找找吧。”凌心月说完自顾自的找了起来,林天齐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此时也只能咽回到肚子里去。

    涧龙溪处在黑龙山脉之间,周围大树参天,正是因为这条溪水的缘故,这里的树木杂草较之其他地区的树木还要高大葱郁一些,鸟类,兽类也要多一些,要在这样一个地区找一个蛋谈何容易?

    林天齐和凌心月两人分开,一个往溪水南面,一个往溪水北面仔细的在这一片寻找着,从溪水断流处开始渐渐延伸到树林当中,可是找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

    正当凌心月继续往前找的时候,林天齐的声音传了出来,“师妹,在这里。”

    循着林天齐的声音找去,却是在涧龙溪断流处的前方不远处的确是有颗蛋静静的躺在溪水旁的岸边。不过蛋虽然找到了,却也不像于老实所说:那蛋足足有一人高。顶多也就一尺多不到二尺的样子。

    林天齐谨慎的走过去从地上捏了一撮黄土放到鼻尖闻了闻,然后小心的围着那颗蛋转了一圈,“那老人家说他曾和大蛇搏斗过,应该有大蛇留下的印记和血迹,这两样东西都没有,从他发现大蛇到我们赶来也就是两天的时间,这期间也没有下过雨,怎么会没有痕迹呢?”

    “林师兄,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女子笑了笑道。

    “看出什么?”林天齐诧异道。

    “我们刚进山的时候,那老人家一直不敢看我们,我们一问他蛇妖是什么样的,他就吱吱呜呜的说不清楚,好像还在刻意的回避着什么,他说那蛋足有一人高,你看,总共才一尺多点,估计那蛇妖也是他自己编造出来的。”

    “哦?他没事编造这些干什么呢?”

    “有些人总是把一些没有见过的奇异事物加以联想讲给一些人听,显示自己见多识广,说的好听点呢就是说大话,不好听点就是吹牛,呵呵,看来这次我们是白跑一趟了。不过这颗蛋虽然没有他说的‘一人’那么大,但比起普通的蛋来说确实是大了许多,是有些奇怪。”

    女子走到蛋的跟前轻轻的敲了几下,然后把耳朵贴在蛋壳上听了听,蛋里面好像有声音,就像是动物要破壳发出的声响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诡龙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