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梦境?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镇果冻 书名:狱魔战神
    “呃……龙族长,这,比赛结果怎么算……”正在龙沧海离开之际,裁判老叟突然有些尴尬的喊了一声。

    闻言,龙沧海眉头微微一皱,他现在并不像再管这样的事,所以转向着大供奉看去。意思很明确,让大供奉裁决。

    看到龙沧海投来的眼光,大供奉不微微愣神,思索片刻,旋即冷漠的道:“此间事,不算数的,这场比赛就算的是平局吧,其他人别楞了,继续你们的比赛……”

    听得大供奉所言,众人心中同时震撼,随即子瞬间石化。虽然大供奉只是一句普普通通的话,但在众人耳中无不是惊天神雷,轰然炸响。

    龙枭,曾经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大供奉曾经又做过什么?众人心中都非常清楚,而此次,明明是龙霸天最后倒于擂台之上,而龙枭飞下擂台,还没了知觉。这……胜负明明很明了。但此时却被大供奉的一句“平局”草草了事。可想,大供奉冥冥中是向着龙枭的。

    虽然龙枭最终战败,但他的形象已经在众人心中树立的无比高大,众人都想看到这样的结果,但是想归想,没有人感觉还会实现。但现在,如梦幻一般,他确实存在着……

    在大供奉心中,其实,此时的龙枭已经不单单是一个龙霸天所能相比的了。毕竟,一名极可能超越龙沧海的绝世强者即将在斯奇尔家族出现,他怎能不偏袒,说不得,正是因为龙枭,世间会出现第一个战武帝,甚至是……武神!!!灵器认主,四个月五阶劲气的提升,这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说明,龙枭,绝非池中物……

    “供奉大人,你……确定是这样的?……”裁判老叟有些怀疑的对着大供奉眨了眨眼睛,膛目结舌的道。裁判老叟此时的行径不使得众人一阵哄笑。

    裁判老叟,姓名:傲杨。别:男。年龄:55岁。八阶巅峰圣骑士。晶器:琅邪斩,内置九孔,世间顶级晶器。坐骑灵兽:天苍巨虎。格:冷漠,孤傲。从未有人看到他笑过。

    可想而知,就是这么一位“特别附有格”高人,此时居然也是这般模样,可以想象众人心中是怎样的波动起伏。

    “怎么,我说话有不算数过么?其他人继续比赛,看我干什么,再看全部踢出家族,永不录用。”大供奉随意的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的威胁道。

    众人闻言,都是吓了一跳,这踢出家族可不是他们能承受的起的,而且还是永不录用。虽然众人都知道大供奉是说说,但大供奉就是大供奉,演出必行。所以众人随即快速的收起眼光,继续着自己的事

    “呃……大供奉抹怪罪,傲杨失态了。”裁判老叟微微拱了拱手道。

    ……

    昏暗的屋子里,不时传出几声“嚓,嚓……”的声响,猛然间总能让的人陷入沉思,这……是在干什么。

    屋子内,只见东方海有些慌乱的摆弄着一些药材之类的东西,龙枭正躺在旁边榻之上,没有一丝动静。

    “这小家伙的伤势,似乎并不一般那……”嘴里嘀咕一声,东方海旋即一阵苦笑,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任务,他确实不愿意接受,但又别无选择,谁让自己是为人家卖力呢。

    小心翼翼的把一些药材放进像是一个药鼎模样的器皿里边,东方海神间显得无比专注,随即迅速拿起盖子封上器口,升起火来。

    “吱呀”,门被轻轻推开,龙沧海面色有些暗淡的缓缓走了进来。

    进来之时,看得东方海正在炼制丹药,龙沧海并未打扰,绕过东方海直接行往龙枭处,缓缓的坐下,随即发起呆来。

    安适的气氛迅速沉寂下来。

    ……

    惨叫、狂风、惊雷、狞笑,似乎一直都在自己耳边响个不停,随即脑袋显得沉甸甸的,有些浑浑噩噩,龙枭迷迷糊糊的仿佛已经忘却了自己的份,自己此时的景,只是在剧烈的痛苦中,隐隐感觉自己仿佛在一片战场之上,无数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

    旁的狞笑从没有断过,隐隐约约之间,龙枭感觉到旁似乎站着几个背后有翅膀的人,而且上衣服十分怪异,虽然龙枭从不曾见过这种款式,但隐约间总能生出几分熟悉。“这……我这是在哪里?”

    莫名其妙的喊了一声,但却并未有人回答他。虽然众人的眼神都是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而且其中充满了惊讶、不敢置信,似乎像是石化了一般。有些疑惑的看看他们,龙枭有些不解,随即转眼观察自己的子,此时,他或许应该比众人的表更加惊讶,因为,他看到自己的子像是雕像一般,双腿如坚石。但他却并未有丝毫惊动。

    更为奇怪的是,自己子上穿的铠甲居然一模一样。龙枭的本是有些剧痛的脑袋又是增添了几分疑惑。

    他联想起上次梦境里的那个火麒麟叫他狱魔战神,而且还说自己和他有着契约。

    “自己到底是什么?这又是在哪里?我真是的狱魔战神?”迷迷糊糊的想着这些问题,龙枭的喉咙如火烧一般干涩,随即下意识的动了动嘴,沙哑而轻微的叫了一声:“水……”

    “啊,海大师,枭儿要水,快点……”旁边传来一声有些慌张的声音,语气中充满了惊喜之

    随着那人说话声响起,龙枭只听得旁一阵嘈杂,随即响起轻轻地却有些慌乱的脚步声。龙枭模糊之间,想睁开眼睛观看,但不知怎么,似乎全没有一丝力气,眼皮如山岳一般沉重。隐约中,通过眼角的一丝缝隙,他能看到两个人在眼前晃动,似曾相识。

    “快,快喂……”随着这一生话尽,龙枭突然感觉嘴唇一阵清凉,脸庞微微**了一下,但嘴确实再也不能张开半分。清凉的水滴滴顺着嘴角流入,如将死之鱼进入水中一般,立刻缓解了那种火燎一般的疼痛。

    脸庞又是轻轻**了一下,疼痛的消失不使得龙枭心头一松,随即又昏迷了过去。

    模糊之间,龙枭惶惶然的又来到了刚才曾看到过的场景。但却比之刚才更加的不可思索。

    此时的自己,子仿佛是完全透明的,体周围,还释放者浓郁的金红色光芒。光晕看上去有些微弱,而金红光对面,就是那无尽的黑暗。

    慢慢的,黑暗吞噬过来,将得自己子周围的光晕渐渐淹没,慢慢的,慢慢的,就来到了自己前。

    突然,一抹黑火骤然钻入自己体内,金红光也是随之暗淡下去。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弄得自己直接产生想死的念头,渐渐的,渐渐地,疼痛消失了。而自己,也已不存在。

    按说,龙枭若是在做梦,根本就不会感受到疼痛的,可他自己却就是那般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也许,他是真的……

    “狱魔战神,狱魔战神……”惶惶然间,龙枭又来到了自己以前来过的地方,自己上又穿上了相同的铠甲,手中握着相同的剑,对面仍是一个全冒着火焰的家伙。此时的那个家伙正在吐着人言,呼唤着自己。

    “又是你?我到底是谁?”相同的人物,相同的景,让得龙枭有种被戏弄的感觉,但对于眼前的这个家伙,却有着说不出的似曾相识,如故友般的感觉。

    “呵呵,还记得我吧,拿此未跟你说清楚,我这次便是专程来告诉你的。”火麒麟道。

    “那你说吧,我是谁?你以前为什么又是你是我的伙伴?”龙枭疑惑的道。

    “你,就是狱魔战神,具体的份,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因为这样会为你带来杀之祸。而我与你的关系,我想心里一定感觉像是认识我吧?不错,我就是与你签订过永世契约的伙伴,火麒麟。”火麒麟道。

    “你们都是说不能告诉我,不能告诉我。那又为什么要说这么多,害的我成天胡思乱想……”龙枭突然大吼了一声。

    火麒麟仿佛是愣了一下:“有人跟你说过么?”

    “我们也是有苦衷的,不过,你只要记住我的话。去西方的一个叫做火云洞的地方找到火麒麟,也就是我的后裔,让他帮助你重新练得魔战士,到时候,一切自然会真相大白的。此时不急,待得你长大些去也不迟,不过记住,此时事关重大,千万不可告知他们。好了,我的灵魂意识已经用尽,你好自为之吧。我会祝福你的……”火麒麟说完,子便越来越淡,最后变成光影缓缓消失了。

    “等一下……”龙枭还是晚了一步,并未来得及再问火麒麟。渐渐的,渐渐的,龙枭又失去了意识,沉寂下来。

    ……

    龙枭在梦中的行径,使得自己现实的子一阵接着一阵的抽搐,而且时不时的大喊几声,弄得龙沧海二人一愣一愣的。

    “海大师,枭儿没事吧。”龙沧海有些关切的道。

    “应该没事,我刚才为他付了换气丹,我想,他可能是意识有些涣散,遭遇幻境了吧。”东方海摸了摸下巴,有些严肃的道。

    “那就多谢海大师了,我还有事,若是枭儿醒来,请第一时间通知我……”龙沧海说完,便转向着外边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狱魔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