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我就是天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镇果冻 书名:狱魔战神
    山崖颠,银盘高挂,点点星光将本就炫丽的星空映衬的更加美丽。

    一片浓郁的树林边,一个子单薄却一脸茫然略带点点愤怒的少年耸峙屹立在旁。

    嘴角噙着一缕青草,缓缓的咀嚼。淡漠的面部突然渐渐**,**的弧线慢慢扩大,最后,居然有些把持不住起来。轻微的**变为剧烈的颤抖。

    “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忽然,少年绪剧烈激动的时刻,旋即一嗓子咆哮出口,声音略微尖质,夹杂着些许颤抖,使人听得不觉带有几分凄厉,似乎对世间充满了不满之

    这声音,似乎发自内心,又似乎是悲愤,总能使人生出同之心。唉……人间道,又岂是那么好走的。

    声音渐渐没落,少年抽搐的幼稚脸庞也算是渐渐的平息下来,嘴角缓缓蠕动,看他的口型,像是在说:“为什么……为什么……”

    片刻后,山崖颠再次变得寂静,少年重新变得淡漠的脸庞,突然瞬间又显现出一份刚毅、凌然。少年脸部表的变化如此精彩,不由得使人联想:这……少年想什么呢?

    过得几分钟,突然一声大笑,打破了此处的沉寂。“哈哈……天负我,却不能负天下。我负天,却可以负天下。既然没有我的责任,我又何以去承担。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不仁,又何以凭借?”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不公平。可我却不信,我龙枭终其一生,必让天为我之颤抖!就让行动,来证明一切!”一阵有些幼稚其中却夹杂着些许刚毅的声响,穿刺过岩石峭壁,回音阵阵连绵,几次呼吸之后,才渐渐的没落消失。

    由于咆哮用力过于巨大,龙枭微微拱着子,双手支撑腿肢,满脸通红的在原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孩子,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一声有些苍劲苦涩的声响,缓缓在龙枭耳畔盘旋。而反观后者,却并未有一丝惊讶。可见,他已经知道是谁了。

    略微喘息片刻,龙枭回过劲来,旋即慢慢站直子,轻轻揉了揉有些疼痛的额头,“我想得多?我从出生到现在,发生的一切,能不让我想么?”一脸冷漠,不带任何感。此时的龙枭似乎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

    “唉……孩子。你可知,天道即为民道,民道即为人间道。而道又为何物?即为人生一世。人的一生,本就有着自己的使命,或有人天赋异禀,却早夭折。或有人碌碌无闻,却长命百岁。而天道,怎会平凡,却也是充满了歧途。天道,便也往往就是为了映衬人间道。所谓天道之人,便有着抚平人间的使命。而你,正在其中。也是最为歧途的那种。”神秘人侃侃其谈,不使得听闻的龙枭一愣一愣,有些不知所措。

    淡漠的声响中似乎多出了几分兴趣,龙枭缓缓的问道:“我是天道之人?那我是谁?”

    “呃……这个,我现在却不能告诉你。”神秘人略显尴尬的哈哈一笑,有些躲避龙枭问题的意思。

    听得神秘人一如既往的话语,龙枭的几分兴趣瞬间黯淡下去,嘴角缓缓拂过一丝苦涩,旋即摇了摇头:“若说天是公平的,却又为何带给每个人使命。还让我背负坎坷的一生?”

    “这个……呃……孩子,其实你不用灰心。因为,你本就不适合武士这个修炼职业。所以,你没有什么天赋与条件。”龙枭的话,使得神秘人有些无言以对,随即转移话题。

    “呵呵,你不用安慰我了,我自己什么样子,我还是很清楚的。即便是不适合武士这个职业。难不成,我要去选择魔士修炼不成?若果是那样,会更加的被人看不起,还不如趁早收手。”龙枭冷笑道。说话间,幼稚的小脸上缓缓拂过些许自嘲。

    “也不是魔士,是一种这个大陆上很少有人见过的职业。那便是魔战士。”神秘人涔涔道,似乎话语中都略带几分羡慕之色,充满了激动。

    闻言,龙枭眉头轻皱,旋即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还有这种职业么?我怎么没听说过,厉害么?”

    听得龙枭一连串的问了三个问题,神秘人又是一声苦笑,随之正了正脸色,有些感叹的道:“这种职业,要说,本不是我们这片大陆上所有的,而且修炼条件苛刻。并不是那么容易成功。所以并没有多少人知晓。正是因为他的修炼条件苛刻,所以也造成了他的强大,他的光芒,无人能及。记得有一人曾修炼魔战士成神,便成为了三届第一强者,不管是东方神界,还是西方神界,都无人能出其右。这便是战神斯特。这个职业,也是他所创立的。”

    “三届第一强者?战神?魔战士?”神秘人所说的这个话题,使得龙枭再次黯淡的内心重新升起希望,随即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对。虽然魔战士的修炼条件苛刻,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必然适合。”神秘人语气略显崇拜的向着龙枭侃侃道。

    闻言,龙枭不一怔,旋即微微摸了摸幼稚的脸庞,有些惊讶的道:“我适合?那快点将功法给我,我试试看。”

    神秘人又是一声苦笑,旋即讪讪的道:“呵呵,这个功法嘛……我没有。”

    “……”

    “喂,你是不是唬我呢?先说我不适合修炼武士,让后说我适合修炼魔战士,还说我具备条件,最后再给我弄个,你也没有功法,你……”龙枭没好气的一通乱讲,心跌落到了谷底,如果是这样,他该如何去纠正别人看自己的眼色,自己的尊严,又往那么去挽回?

    “呵呵,虽然我没有功法,不过,你也不必担心。相信我,你总有一天会遇到的。这也是你的使命。”神秘人哈哈一笑,似乎有些安慰龙枭的意思。

    “算了,说不得到时候,即便遇见了,我也已经挂掉了。还是不想这些了。”龙枭不以为然的应了一声。对于他来说,一切的机遇,似乎都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在自己上,只要不再出现比正常人还低级的毛病,他都已经求神拜佛了,哪还有心思幻想这些,与其幻想这些的时间,还不如多修炼一会儿呢。说不得,就突破了。

    有些颓废的缓缓坐下子,龙枭的双手慢慢抬起,结成了一个怪异的印发,这就准备修炼起来。

    “孩子,等等。”一声轻响,将正准备修炼的龙枭打断。

    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龙枭随口回了一声:“怎么了?”

    “恩,既然你这么想得到实力,我就先帮助你暂时扩张丹田吧,丹田扩张以后,你便能和平常人一样修炼了。不过,这种修炼来的劲气,却只是暂时的,等到那一天你离开这里了,便会自动消失,你可愿意?”神秘人有些正色的缓缓道。

    面对此种选择,龙枭的心缓缓沉寂下来,思考着该如何选择。略微沉寂片刻,龙枭突然猛一咬牙,随即喃喃道:“为了尊严,吃一些无用的苦有算得了什么!”想到此时,龙枭刚毅的面孔上多出了几分狰狞,淡淡的道:“开始吧。”

    闻言,神秘人的神色略感欣慰,缓缓的点了点头。

    略过片刻,一阵清风渐渐拂起,附带着浓郁的金光,向着直立的龙枭扑面而来。使得直立的龙枭子一阵颤抖,汗珠滴滴直落,似乎十分痛苦……

    ……

    山崖颠,少年盘膝坐于巨石之上,双手结出奇怪的印法。脯缓缓起伏之间,淡淡的青色气流逐渐弥漫全,似一间精致的小铠甲一般,遮掩全,呼吸之间,吞吐的气体形成了完美的循环,淡淡的“嘶嘶”声阵阵缭绕。

    微过片刻,少年轻轻地吐了一口,心中憋闷的晦气,旋即双眼乍然而来,站起子,脸颊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呵呵。怎么样?”神秘人的声音及时响起,遮掩去了沉寂的气氛。

    “我似乎又感应到了进步,看来,我真的可以继续修炼了。看来你确实不简单。”微微一笑,龙枭捎了捎头,淡淡的道。

    “那当然了,你没想想我是谁?我可是……呃……没什么……”神秘人正在得意之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了嘴,旋即闭口,不再出声。

    闻言,龙枭略感失望,他本是想着掏出神秘人话来的。本来龙枭对神秘人的份就有所期待,再加上,连神界的事,这个神秘人都如此清楚,而且,自己的病,连自己的父亲,天下第一人龙沧海都没有办法。放到这个神秘人面前,却像是小事一桩般。这不使龙枭有些诧异。对于知晓神秘人的份更是添加几分期待。

    再过一段时间,就是我与龙霸天的比试了。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族长这个职位。但是,既然他说我不配,我就偏要做给他看。我要让他知道,即便是白痴,即便是比他小上几年,我龙枭,依然能将他践踏于自己的脚下。

    因为,我龙枭,便是天道……不容任何人质疑的天道。

    只有我龙枭掌控天下人,没有人可以掌控我。

重要声明:小说《狱魔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