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欲仁慈,奈何苍天不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镇果冻 书名:狱魔战神
    山崖颠,银月高挂,淡淡的轻风缓缓吹在少年脸庞之上,使得火红的长发一阵飘然。

    少年似乎并不在乎这些,微微凝望天边,漆黑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冷芒。若是不看得少年的形,绝对不会有人相信,这种眼神,能从一个刚刚六岁的孩子上出现。

    “我仁慈,奈何苍天不许。我纵之,奈何风雨同舟。果然,这个世界果然是实力印证一切……既然如此,那我也不需要仁慈了!”少年微微驻足,旋即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恩……唉,这个世界本就是残酷的。只有实力才是说话的本钱。所以……你要努力了。”不知从何处传来这一阵苍劲有力的感叹之声,似看破了人生一般,缓缓在山崖颠回

    “实力?我似乎很需要你。”少年轻轻理了理散乱的火红色长发,自喃道。

    自从那龙枭在这里遇见了那个神秘人之后。一到夜晚,便会来到这里请教修炼的窍门,而白天就在自己的房间中刻苦修炼。从不曾接触外界,算起来,自那晚起,到现在,也有三个月有余了。

    在这段时期间,龙枭不时会碰到自傲的龙霸天,投来一阵阵鄙视的眼神。

    而龙枭对此,却是淡笑而过。心中低喃一声:“白痴……”便会随即离去。

    当然,龙霸天肯定不会轻易地放过龙枭,曾有几次上前拦截。但最终因为龙枭拿出的一张令牌而止步。那令牌,便是斯奇尔家族族长之令……

    龙霸天虽然家世显赫,但最终还是斯奇尔家族一员。并不敢违背族长之令。而且,若论起家世,龙枭绝对在龙霸天之上,他也并不敢真对龙枭做出什么过分之事。

    也正是因此,龙霸天便是拿着“龙枭拿着令牌,当令箭”之事为借口,骂龙枭一些如“你小子就是没种,就会仗着自己的父亲。”“你丫的白痴,有本事把令牌收起来。更老子单挑。”……芸芸。

    但龙枭并无一次有丝毫回应,仍是迈着平时的步子,往房间走去。口中总还会留下一句:“傻。”

    也正是因为此间之时,使得龙枭的心志更加沉稳,知道了世间还有一个“忍”字。

    这段时以来,龙枭的收获颇为巨大,不但心变得更加沉稳,远远凌驾于同龄人之上。而且,修炼也有所小成。再怎么说,龙枭现在也算是个四阶武士了。

    而这一切的一切,也便都是这个神秘人教给龙枭的。

    说起来,龙枭虽然不说。但是心中对神秘人的感觉还是颇为深厚的。

    龙枭不曾一次问过神秘人的名字,还有希望神秘人能现相见,想叫他一声师傅,他是谁。之类的话。

    但终究没有一件实现的。对此,神秘人只给了一句话:“我说过,时机未到。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对于你叫我师傅这件事,我想,我还没有资格!”

    神秘人的这句话,不让得本就疑惑的龙枭,心中的疑惑更加重了几分。很是希望神秘人所说的时机早到来。好知道有关神秘人和自己的一切。

    但是,这个时机似乎很是遥远……

    ……

    “有人来了。”突然,一声低呼,将沉吟中的龙枭拉回现实。

    收回心神,龙枭随即向着崖边的那片树林看去。忽然对着漆黑的树林傻傻一笑,道:“父亲,您怎么来了?”

    “呵呵,枭儿,这么晚了,怎么还待在这上边?也不怕着凉了。”树林中,在静了片刻之后,传来一阵男子的关切淡笑声。

    随后,浓郁的树枝轻微摇曳,一位中年人弹越而出,脸庞上带着浓重的笑意,凝视着自己那站在山崖边的儿子。

    中年人着雍荣的黑色长衫,龙行虎步间透漏出几分威严,脸庞上一对粗农剑眉更为其增添了几分豪气。但看此,便知中年人必定常年居上位。不是龙沧海,又是何人?

    “父亲,不早了,你怎么还没睡?”望着中年男子,龙枭脸庞略带微笑。对于他这个父亲,龙枭还是非常尊敬的。家族中人,遇见自己。要么就是淡笑一声,便自行离去。要么就是阿谀奉承,一阵浮夸。

    龙枭也并不是傻子,对于直接的阿谀奉承。他自然是不可能看不出来。而那些人似乎也把他当成了傻子一般,行色间并无一丝遮掩的意思。

    俗话说:“白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把人家都当成白痴。”这句话便能充分的验证此时的这些人应该归属于何类。

    对此,龙枭还真是不敢恭维。在他看来,遇见这些人,还真不如碰见对自己冷漠一点的来得痛快。也会少得几分可笑之处。

    而自己的父亲却不同,可以说,父亲溺自己到了极限,曾多次因为这训斥过族人。也只有自己的父亲从始至终,从没有嫌弃过自己。

    “呵呵,经常见你独自一人上这后山来,有些好奇,正好今天闲来无事,便跟上来看看。”龙沧海抚摸着龙枭的小脑袋,淡笑道。

    “恩,我也就是没事上来转转。”龙枭道。

    “恩,没事上来散散心也好。哦,对了,枭儿,我看你整天不出门,闷在房间里。你都干了些什么?”龙沧海有些疑惑的缓缓询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没事修炼者玩呢。”

    “哦?天天在屋子里修炼么?那枭儿的劲气,现在练到什么程度了?”

    “恩,好像是四阶武士了吧。”龙枭轻微的捎了捎小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闻言,龙沧海手中本是把玩的好好地一根树枝,“嘭”的一声,便被折断。准确的说,并不是折断。而是,由于龙沧海的大力,树枝中间被其握成了粉末。可想而知,龙沧海心中的震撼究竟有多大。

    略微呆愣片刻,缓缓回过神来的龙沧海不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龙枭,使得本就有些不好意思的龙枭更加不自然了几分。

    “你……你说什么?四阶……武士?”龙沧海满脸愕然的看着此时的龙枭。

    而后者只是搔了搔有些凌乱的头发,随即道:“恩,是四阶武士。”

    听得口气,似是做错事的孩子认错一般。毫不一点应有的自傲。

    “三个月三阶,一个月一阶?”低低的喃喃声自龙沧海口中不断重复着。似是遇见了什么千古奇闻一般。不过,三个月三阶劲气。这种事还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住的。

    略微慌神片刻,龙沧海心中突然“咯噔”一声,旋即转盯着龙枭上下观察。见后者并无一丝说谎成分参杂。便有缓缓转过头去。轻微感叹一声,“上天……似乎……真的很公平……”

    略微沉寂的气氛不使人感觉有些压抑。

    突然,龙沧海毫无预兆的伸出左手向着龙枭处抓去,动作迅速有力。使得旁边的龙枭不一怔,明知道龙沧海不可能袭击自己,但下意识的还是迅速凝结劲气,旋即子强行横移半米,险险躲过了龙沧海不着痕迹的一击。

    “恩,似乎真的是四阶武士。”龙沧海有些欣慰的缓缓收回袭击龙枭的左手。

    沉吟片刻,龙沧海继续道:“枭儿,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恩?呃……父亲,过问人家的**似乎是不对的哦?”龙枭有些搞笑的看着龙沧海,脸庞上尽显戏弄之色。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龙沧海一阵愕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此时满脸嬉笑的龙枭。

    “我知道……我是跟您开玩笑的。”龙枭轻笑一声。

    “呵呵……呵呵呵……”闻言,龙沧海略微愣神,旋即,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居然被自己六岁不到的儿子耍了……”心中轻喃一声,龙沧海不觉有些好笑。

    ……

    畅笑片刻后,龙沧海随之收聂心神,一脸正色的道:“枭儿,其实为父今晚来这里找你,是有事要和你商谈。”

    看着此时一脸正色的龙沧海,龙枭逐渐止住笑声,静静地在旁边聆听。

    “再过十天,将要举行全大陆的十年一度的大事。全大陆各国权利纠纷洽谈一事。”停顿片刻,龙沧海又继续道。

    “这本是我斯奇尔家族所设立的规矩,就是为了能让大陆处于长久的和平。而这十年来,大陆虽然表面上各国相处融洽,但其实并不算太平。三天后,大陆三国皇室将会亲自前来家族邀请主事之人。而此事,由你前去再合适不过。第一,由于你年龄太小,他们一定不会估计你在场,而大大言论。第二,你也是我最值得信任的人。所以……”

    “不知枭儿你意下如何?”龙沧海一本正色的道,随即缓缓转过子,盯着龙枭,眸子中充满了期盼。

    闻言,龙枭微微一愣,旋即捎了捎头,有些不解的道:“可是,我不会……”

    “没事,你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在旁边听。回来后把听到的一切一字不差的告诉我,就行了。”

    “那好吧。”

    “记得,务必记住全部议论,回来向我禀报。一定不可大意。”

    “放心吧,父亲,我会办好此事的。”

    “恩。”

重要声明:小说《狱魔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