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白痴不配当族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镇果冻 书名:狱魔战神
    蔚蓝的天空一望无际,不时有几朵淘气的白云在其中玩耍嬉戏,或遮掩住太阳的笑脸,或结群游。看其景,似十分写意。

    天空下,一群调皮的小鸟互相追逐。“叽叽喳喳”声回旋在草坪之畔,使得泛绿的枝叶一阵摇曳。缓缓溅起一**美妙的涟漪。

    由此可见,今天一定是个不错的子。俗话说,天好心就好。似乎是为了印证这句话一般,斯奇尔家族各处张灯结彩,一片闹景象。

    说实话,这种况在斯奇尔家族并不多见,只有新任族长在受冕之时才有出现。而上一次出现之时,还是在龙沧海任职斯奇尔家族族长之时。由此想想,不觉让得人心底产生几分怪异。

    斯奇尔议事大厅之内

    “枭儿,你还知道我是谁么?”龙沧海怪异的问了旁边茫然若失的龙枭一句。随后缓缓收聂心神,微微摸了摸下巴,似是很怕失望一般,双眼紧紧的盯着龙枭。把后者看得都有几分不自然。

    “父亲,你都问了我几十遍,我都有些数不过来了。我真的记得你是谁、别再问了。难道你不相信枭儿了么?”龙枭看得龙沧海的表,幼稚的小脸上不觉一阵无奈。自从他从东方海那里回来,龙沧海不断地重复着上边的问题,问的他都有些头皮发麻。

    闻言,龙沧海紧绷的心弦也似乎是松弛了几分,涔涔道:“呵呵,枭儿莫怪为父多疑。只不过是为父一时还未从惊喜中晃过神来。以后我不会再问了。来,来,来,大家吃菜。”

    龙沧海哈哈一笑,旋即起,张罗着在座各位喝起酒来。

    “这龙族长还真是兴奋的过了头,居然连自己的份都抛到脑后。”旁边的东方海苦笑着摇了摇头,口中喃喃道。随即起向着兴奋过度的龙沧海敬起酒来。

    这两年半来,东方海无时无刻不在为着龙枭的病而劳着。正是因为龙沧海的那句话,使得东方海不敢有一丝怠慢之嫌。

    “三年后,我希望能看到一个完整的枭儿,记住,我说的是完整的,到时候不要让我失望了。”脑海中缓缓回忆着龙沧海当时所说的每字每句。东方海不觉一脸苦涩,虽然当时龙沧海只是一个简单的威胁,但联想起龙沧海此时的兴奋,再者,由于自己儿子的痊愈,龙沧海居然不顾全家族的一致反对,连这为新任族长加冕才有的仪式都搬了出来,可想而知,龙枭在龙沧海心目中的地位到底有多重。东方海绝对不会质疑,若是自己在三年后没有让得龙枭完全康复。那么,龙沧海绝对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招待自己。

    也正是因为不敢迁怒于龙沧海,才使得东方海如此苦心积虑的为龙枭治病,因此才在两年半以内便将龙枭彻底治愈了。

    看得此时龙沧海满意的神色,东方海也是在心底缓缓吐了一口晦气。心中的大石头终于算是放下了。

    “海大师。想什么呢,这次枭儿能安全康复,你功不可没。来,龙某敬你一杯。从此后,龙某便欠下海大师一份人了啊。这可要我怎么还?”龙沧海轻轻揉了揉下巴,戏剧的看着东方海,一副商模样。

    “呃……龙族长说笑了,为令郎医治乃是我的分内之事,又怎说得让龙族长欠我人。老夫我可担待不起。”东方海赶忙躬,旋即客气的道。

    “呵呵,海大师不必过谦,我龙某向来言出必行。海大师放心,只要以后有什么难办之事,随时都可以来找我。龙某定当全力以赴。”龙沧海盯着有些失神的东方海缓缓道。其中不乏有那么一丝戏弄的意味。

    “呵呵,龙族长客气了。”虽然东方海此时这般推脱,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激动了好一阵子才缓缓平复。那可是斯奇尔家族族长的人啊,又岂是区区奖励一件物品所能媲美的。

    隆奇大陆上曾流传过这么一句话。“得千金,不如得斯奇尔家族族长一诺。”由此可见,龙沧海的一句承诺有多么的不可多得。

    如此喜庆的宴会便在这谈笑及谦和的气氛中缓缓结束。

    宴会的结束,也预示着龙枭成为新任族长继承人的仪式将要就此开始。

    斯奇尔家族广场之上

    站在偌大的高台之上,龙沧海随之理了理不长的胡须,枯燥的双手缓缓下压,示意众人安静。

    “斯奇尔家族的各位同仁请安静……今天……是我斯奇尔家族一个重大的子。因为斯奇尔家族的下任继承人将在今天正式受冕。龙枭,将从今起,正式成为斯奇尔家族下任继承人。”龙沧海微微驻足思索片刻,旋即缓缓道,“对此,大家可有何异议?”其实按龙沧海心中所想,他是不想说出此话的,因为他知道大家都不看好刚刚复原的龙枭。毕竟龙枭……白痴……的这几年,修炼比别人落后了不知多少。隆奇大陆大家族之中,一般都是不到两岁便开始修炼。但这毕竟是斯奇尔家族的规矩,不是他一个族长便能扛过去的。

    “我有意见!”说话间,一面相枯黄,干瘦如柴的老叟缓缓从人群中行出,所过之处,众人纷纷退让。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单看此,就知道这位老叟不是一般人物。能博得所有人的尊敬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闻言,龙沧海略微愕然,随即眼角微眯,眼中暴出两行冷厉的光芒向着话音传出之处看去。若是了解龙沧海的人,便是知道他此时已经动了真怒。

    看清来人后,龙沧海不皱了皱眉头。怒气也缓缓压制了几分。冷冷的道:“不知大供奉此话是为何意?”

    “呵呵,老朽并无他意,只不过是这种不公平的加冕仪式使得老朽有点看不过去。所以想说两句。”被称为大供奉的老叟看得龙沧海冷厉的目光,并无丝毫动容,仍是一副冷淡的口气说道。全大陆能这般与龙沧海说话的,除了此时的大供奉以外,绝对无人出其右。

    “哦?不知大供奉所说的不公平是为何处?众所周知。我斯奇尔家族每届的族长人选都为我龙家人专利。这是先祖遗训。所以,我将枭儿定为继承人,有何不公平之处?我倒想听听大供奉的解释。”龙沧海淡淡道。虽然是平淡的口气,但却不容任何人丝毫质疑。

    “不错,每届的族长都是从你们龙家中选举,这我并无异议,也不敢有所阻拦。但是……”说到此处,大供奉微微停顿。

    听得此语,龙沧海轻吐一口晦气,板着脸子,但并无言语。

    “斯奇尔家族每一新任族长,必是惊才绝艳,雄才大略的强者之辈。这龙族长可有何异议?”大供奉缓缓转过,本就佝偻的子,越发显得虚幻几分,对着龙沧海冷淡的道。

    “不错。”龙沧海缓缓点头,脸颊不又多了一抹凝重。似是猜到了大供奉下来想说什么。

    闻言,大供奉略带微笑,向着龙沧海点了点头,旋即转,音贝再涨几分,高声道:“众所周知,龙枭生下来便是……呃……便有些疾病,直到三天前才有所康复。直到现在,龙枭并未有所修炼,也未经人事。而龙洵之子,龙霸天修炼却已有所小成。所以,我建议……下一任族长应由龙洵之子,龙霸天担任。”

    “这老匹夫……”龙沧海不一阵色变,心中暗骂一声。而旁边的龙洵则在心中一阵得意。暗叫一声“好”。

    高台之下众人都缓缓点头,看景是都支持大供奉的意见。

    龙洵正得意之时,不觉心底一阵发寒,旋即猛然向着源头看去。只见此时龙沧海正一脸怒气的看着自己,龙洵本是舒畅的心“唰”的一下便跌落谷底。有些不自然起来。

    “大哥这是什么意思?似乎是怀疑到我头上了。怎么办?要不要出言反对,如果把大哥事搞砸的话,他一定不会轻易饶了自己。到时,说不得儿子没能坐上族长之位,反而折了自命。”

    “唉,还是出言反对吧,保命要紧。”心中喃喃道。待得理清思路后,龙洵苦着脸缓缓走出人群,站在最前列,随即高声道:“大供奉,承蒙您戴,但小儿无能,确实不得胜任族长之职。我们自动弃权。”

    闻言,大供奉一愣。微微愕然,片刻后,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缓缓转向着龙沧海看去。见得后者满脸笑容之时,便也确定了心中的疑惑。

    听得自己父亲居然直接弃权,本来心中洋洋得意的龙霸天不撅起小嘴,不满的道:“父亲,我们为什么样要弃权啊?我哪点不如那个白痴了?而且你不是说……”

    “住口,你胡说什么?小心回去后,我关你紧闭。”龙洵一声暴喝,便打断了儿子龙霸天的话。

    “不,我就不要弃权。就算你关我紧闭我也要说……一个白痴还想当族长,做梦去吧……”满脸稚气的龙霸天倔强的道。

    闻言,大供奉微微一笑:“呵呵,既然龙洵之子龙霸天愿意担任、那么……”

    “不可,大供奉。小儿还年幼。不懂礼节,还望大供奉见谅。作为父亲,我全权决定此事,……我们……弃权……”听得说话口气,便知龙洵说出此话是多么的言不由衷。但又他却无可奈何。

    “呃……那这……”大供奉微微动怒,在他看来,龙洵确是没有一点骨气,到还不如自己的儿子。而且自己这还是在帮他,他不但不给予支持,最后还把自己弄的没有台阶下。“唉,真是多此一举。”心中微生感叹。

    驻足思索片刻,大供奉向着人群中的几位老者缓缓行去。

    片刻后,似是讨论清楚了什么,大步归来。旋即站在高台之上中心位置。冷然道:“选举下任族长,事关重大。不可由龙洵替代龙霸天言论。既然双方互挣,经我与几位供奉的商议,一致决定。龙枭与龙霸天两人将举行文武大比。文比、武比各一项。来决定族长继承权。为了公平起见,给予双方充足的准备。时间定于五年后的今天。不知大家可有异议?”

    “现在,我们来举手投票!”

    闻言,龙沧海似有些忍耐不住,心中怒火上升到了极点。能如此不给他面子的,也就只有这个干瘦如柴的老匹夫了。居然不经过他族长的同意就决定事宜,这让他这族长的颜面往哪搁?不过,龙沧海也有些无奈。

    斯奇尔家族,但凡大事,便是由斯奇尔高层投票决定,以示公平。其中,长老会一共八人,占据八票。供奉六大供奉一人两票,占据十二票。而族长则一人占据五票。副族长两票。一共二十七票。以少从多,便是事的最后决定。

    而此时,除了和自己要好的一位长老与龙洵以外,其余人全部举起了手。也就是说同意的人占据了十九票,而不同意的包括自己,才占了八票。

    “既然最后票数已出,同意者以十九票决定此事结果。我以大供奉份决定:五年后的今天,将于此地举行斯奇尔家族下任族长的争霸比试,文武大比。”说道此处,大供奉缓缓转,“和蔼可亲”的对着龙沧海笑道:“不知族长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闻言,只听龙沧海冷哼一声,狠狠瞪了大供奉一眼,旋即拉起龙枭,气势冲冲的转离去。不曾有一丝回头。

    看得此景,大供奉不觉一阵无奈,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凛然道:“既然族长没什么补充的,那此事就这么定了。大家都散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狱魔战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