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沐霞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虎刚 书名:凌霜
    凌成看的一脸惊愕,道:“游大侠,这是这么回事?”游沧海笑道:“小兄弟别惊慌,你且来看看。”说罢将那小布袋递与凌成,凌成接过袋子往里一瞧,只见袋内空间之大竟与那袋子大小完全不相符,那竟是个约摸五丈见方的大空间,小白平平稳稳的躺在其中,凌成看的心里奇怪,便问道:“游大侠,这袋子明明只有手掌这么小,为什么里面却那么大?”

    游沧海道:“小兄弟有所不知,这袋子有个了不起的名字,叫做‘乾坤袋’,意思是说这袋中有乾坤,这袋子乃是天下第一能人巧匠荆殷同所造,取的是北海冰蚕丝的所织的料子,又在袋子中融入了一乾坤阵法,这才有了这袋中乾坤乾坤袋。”听了这乾坤袋的由来,凌成只觉天地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先前看那九鬼木鼎中封印着南荒九鬼已是骇然不已,后又看见天外金轮和千年赤金珠这等厉害的法宝,现在见到这乾坤袋,心下笃定,以后一定要带着小白出去游历一番,看看这天地间千奇百怪的事物。

    二人商量一番,由于游沧海有伤在,便决定先休息,等天亮到附近的城镇上雇辆马车再赶路。

    丹霞谷,沐霞城。这里是丹霞谷势力范围内最繁华的大城,座倚丹霞谷圣山沐霞山,城内居民数十万。街道中一大清早便闹非凡,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是来赶早集的。城中最大的酒楼醉仙楼内觥筹交错,曲水流觞,这座富丽堂皇的酒楼,每聚会者来自四面八方的江湖豪杰。

    醉仙楼顶楼的凤仪雅间内,一个白衣女子望着脚下这座容纳数十万人口的大城池,城池的每个角落尽收眼底,这座城池的繁荣与衰败都在她一人的掌握之中。这女子便是沐霞城主林凤仪,林凤仪与丹霞谷主叶芙蓉是同门师姐妹,丹霞谷作为天下五大势力之一,门下弟子数量之多是武林中屈指可数的,撑起这么大一个门派,这沐霞城对丹霞谷的重要可想而知。

    林凤仪是个聪慧美丽的女子,也是武林中成名很早的女侠,十几岁便开始在江湖上闯,所持兵器乃是神器碧月银环,武功真气已入化境,只是这些年成了沐霞城的城主,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但是积威所致,林凤仪在江湖中的声望还是很高的。

    今林凤仪起的很早的,早早的便来了这醉仙楼的凤仪雅间,她着白色绸衫,自坐在窗前,姿态卓越,她后跟着个丫鬟,着绿衣,模样甚是水灵。雅间里燃着一炉熏香,布置恬淡雅致,墙上是尽是些字画墨宝,与这昔闻名江湖的女侠之名似是格格不入。她打量这沐霞城里的一切,似是看的累了,转过来,对着那绿衣丫鬟道:“碧儿,今醉仙楼里形如何?”

    那丫鬟道:“启禀城主,刚刚绿儿来报今醉仙楼一切如常。只是城主,您今早还未用膳,我已经叫绿儿为您准备了莲子羹,您且吃些吧,别饿坏了子。”林凤仪微微一笑,道:“也好,你这一说我倒是觉得有点饿了。”绿儿道:“奴婢去给您端来。”说罢便转出去了。

    用过早膳,林凤仪便像往常一样命碧儿取来古筝,一人弹奏起来,这是她每必做之事,从未间断过。她伸出玉葱般的手指,轻轻拂过琴弦,这古筝陪伴了她十年,这些年来她清心寡,尽心尽力为丹霞谷做事,乃是丹霞谷内极具分量的人物,但是她不好利益不好权势,当沐霞城主十年来,城内百姓都很拥戴她。只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时候,便往往会变得孤独,找不到一个说心里话的人,即使是同门师姐叶芙蓉也是如此。

    曲子自林凤仪的古筝中传出来,曲调清灵中透着一股淡淡的哀伤,碧儿站在旁,听着主人弹奏这空灵的曲子,她对这股淡淡的哀伤已经习以为常。曲子弹到一处,忽听“啪”的一声,一根琴弦断为两截。林凤仪的手指被割破,渗出血来,她却似不知,怔怔的看着眼前断开的琴弦,叹了口气道:“哎,十年之约,终究是要来了。”碧儿听着却也不说话,只是取来纱布为她包好手指。

    清晨的沐霞城城门口人来人往,闹非凡。城门口行来一辆马车,车上坐着两人,其中一人材魁梧,一张国字脸,蓄满络腮胡子,剑眉高挑,一双虎目炯炯有神;另一人却是个少年,脸上稚气未脱,上穿着块兽皮背心,腰间别着支竹笛,真是游沧海与凌成二人。他们休息至天明,便到附近的村子里买了辆马车,匆匆赶路。游沧海生豪爽洒脱,凌成真诚朴实,二人一聊之下便熟络了,到得沐霞城二人已是称兄道弟无话不谈,一路上凌成将自己在青屏山如何遇到小白,如何与小白相依为命生活十几年之事告诉游沧海,只是拜霍无暇为师一段略去了。游沧海得知凌成一人在山上生活十几年,为他这股毅力所感动,便下定决心定要帮他治好小白之患。

    凌成坐在马车之上,看着沐霞城雄伟的城门,心生豪气,道:”游大哥,这城门真是壮观。”游沧海道:“那是自然,沐霞城乃是丹霞谷内最大的城池,也是天下间有数的繁华之处,等进城内,你还得感叹一番。”凌成道:“这沐霞城这般雄伟,也不知道是何人所建?”游沧海哈哈一笑,道:“兄弟你有所不知,这沐霞城由来已久,历史已有上千年了,只是以前却没有如今这般繁华,现在这番景象,却是出自一个女子之手。”凌成听的好奇,便道:“不知这女子是何人,有这般能耐。”游沧海望着矗立在城池之后的丹霞谷圣山怔怔出神,道:“这是个奇女子,江湖中人都尊称她做凤仪仙子。当年她初入江湖便名声大噪,乃是年轻一辈中的骁楚....也不知这些年来她过的怎么样..”

    凌成见游沧海沉默不语,似是不愿多说,便也不再多问,驾着马车向城内驶去。

    二人驾着马车行道一处包子铺,便决定先下车用过早饭。游沧海要了两笼蟹黄小笼包,二人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凌成久不入世,这两来闹了不少笑话,吃饭不知道要付钱,让人当成了吃白食的,幸好有游沧海在,一一教导他,才开始习惯现在的生活。

    二人正吃着包子,却听一个粗犷的声音道:“老板,上两斤牛,再来一壶好酒。”凌成听的好奇,大清早的竟然有人跑到包子铺里来要这些吃食,只见几个材高大的汉子要上都挎着柄弯刀,说话的是满脸胡须的汉子。果不其然,只听铺子老板道:“哎哟,对不住了几位爷,小店只卖包子不卖牛,也不卖酒。”那大汉一愣,道:“那给我上两斤牛馅的包子。”铺子老板笑道:“爷台你说笑了,包子哪有论斤的?而且小店也没有牛馅儿的包子,只有猪包,虾仁儿包,还有豆沙包,您要是喜欢,要多少有多少。”谁知那大汉勃然大怒,揪着老板的衣领道:“你这什么鸟店,这没有,那没有!”那老板吓的浑发抖,颤声道:“这位爷,您轻点,小店真没有牛啊,您要吃牛,就去醉仙楼,里面什么样的牛都有。”听得这么说,那大汉随手一甩,将那老板摔个四脚朝天,道:“你最好别在消遣老子,不然老子拆了你这鸟店。”说罢就要转离去,却听游沧海自言自语道:“哪里来的野狗,狂吠不止,咬了人就想跑?”

    那几人正待离开,却听游沧海蹦出这么一句话,明摆着指桑骂槐,说自己是野狗,那大汉顿时大怒,指着游沧海道:“他的,你骂谁?”游沧海嘿嘿笑道:“哪只野狗乱叫我就骂谁。”说着还不忘往嘴里塞个包子,一扣咬下满嘴流油,直气的那汉子大怒狂,提着拳头便照游沧海的面门打来,游沧海却似视而不见,优哉游哉的吃着包子,待得那人拳头近了,突然抬头向那人脸上喷出满嘴的碎包子,那包子馅去的又快又急,大汉哪知游沧海突然使出这般下三滥的手段,脸上全无防备,顿时被喷的满脸都是黄的白的,污秽不堪。那大汉气的哇哇大叫,凌成看到他那滑稽模样,顿时哈哈大笑。

    那大汉的伙伴见他受了欺侮,正拔刀上前相助,却听后传来一个声音“住手”,众人听了这个声音,顿时把到收了回去,那大汉听了这声音,也立时收了手,神态恭敬的站在一旁。凌成看了好奇,便往那声音方向看去,只见说话之人乃是个俊秀青年,手上拿着把折扇,着绸衫,缓缓走来。只见他对着那大汉道:“石松,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江湖上行走,凡事三四而后行,切不可莽撞。”那大汉一脸恭敬,道:“公子教训的是。”

重要声明:小说《凌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