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白遇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虎刚 书名:凌霜
    “你姓凌?你可认识无忧谷谷主凌烈?”老者忽道。www.

    “怎么前辈您认识家父?晚辈有十几年没有见到他了,他现在好吗?我真的好思念我的父亲母亲!”凌成这十几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自己的家人,所以一听老者提到自己的父亲绪便激动起来。

    “我曾跟凌谷主有过一面之缘,凌谷主他宅心仁厚与人为善,确是个难得的大善人啊,老夫也是从心底里佩服他。”说着老者突然转望向远方正待喷薄的血色朝霞,默然不语。

    “前辈,你快告诉我父亲他现在好吗?还有我的家里人,我真的好想他们啊!”凌成脑海里又一次浮现出小时候在无忧谷的烂漫时光,父亲威严的神态和母亲慈的微笑在这十几年的每个夜晚都出现在他的梦境里。

    “这...老夫与凌谷主已多年不见…”老者顿了顿,忽道:“据老夫所知凌家武学博大精深,我看小兄弟你骨骼奇骏,似乎习不下十年的功夫了,为何内功还如此浅薄?不知小兄弟你是不是习的你们凌家的自家武学。”

    凌成见老者似乎对自己家人的况也不熟悉,而这习武却也是他感兴趣的事,得高人指点一来可以增加自己的修为提高修行的速度,二来自己早一练成秘笈上的武功便可以早一见到自己的家人。当即道:“晚辈所学的都是家父给我留下的秘笈上的武功,可这秘笈晚辈也不是很明白,都自己怎么想的便怎么练。”

    “哦,不知小兄弟你是否介意将那秘笈借老夫一看,对这武学之道我也是略知一二的。”

    凌成当即从怀中取出那本破旧不堪的秘笈,递与老者。不知为何,对于这老者,凌成有一股发自心底的敬佩,所以老者想要观看他的秘笈的时候他便二话不说的将这秘笈递与老者而无他想。

    老者接过那秘笈,缓缓的看着里面的每一页,他脸上表没有任何波动,心里却是惊叹不已,江湖传言无忧谷开山祖师凌天麒武功神鬼莫测,从这秘笈的后半部分看来确实不假,可是这秘笈的前半部分记载的却只是寻常门派弟子入门时所学的一些粗浅的功夫,寻常人一两年便学会了,更何况凌烈这种天生的武学胚子;而这后半本却也是残缺不全,里面记载的武学之道即使是他自己看来也有些许难以参透的地方,心道在凌谷主看来凌成定是无法学会后半本上的武功,让他做一本子的普通人却也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如若凌成当真能凭参悟便学会这后半本上的武功,那时的凌成便可鸟瞰天下,更无危险可言了。可这些他却不可与凌成道破,因为此时的凌成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凌成,这样的凌成才会让是霍无暇想要收的徒弟,如果让一个心底充满仇恨的凌成来学习他霍无暇纵横天下的武功,他也是万万不愿的。

    老者缓缓合上秘笈,还与凌成,微笑道:“这武学一道老夫也是颇得其道,我看小兄弟你对武学也是求知若渴,不知你是否愿意拜入我门下,做我的徒儿?”霍无暇这一生从未收徒,这主动要求别人做他的徒弟更是从未有过。

    “这…”这时候凌成竟然迟钝起来,他心道如果父亲知道自己不修行凌家祖传的武功却拜在他人门下会不会责怪与他呢,可他是从心底里崇敬眼前这老者,从他自己看来做这老者的徒弟他是一百个愿意的,凌成踌躇不已。

    “哈哈...“老者也是乐了,心道江湖中不知有多少人想拜入自己的门下却不能如愿以偿,如今遇到这愣头小子却还似乎不愿意,奈何他心里对这凌成也是十分的喜,更不想自己这一武功就从此失传于江湖,于是笑道:“小兄弟你是不是担心令尊责怪你拜入他人门下啊?”

    “前辈您怎么知道?”凌成奇道。

    “放心,令尊绝对不会责怪于你。”老者摸摸胡须笑道。

    凌成对这老者发自心底的信任令他再无他想,当即跪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朗声道:“徒儿拜见师父!”

    “哈哈哈,好!好!好!”老者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他一生膝下无子,也从未收徒,到这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却能收到一个如此天赋异禀的徒儿,岂能不高兴。“好徒儿,来,起来,以后我们便以师徒相称。”老者扶起凌成。

    “是,师父”凌成也是兴奋不已,他一个人在这山头呆了近十年,起初几年,父亲将他送到这山上并在这山间搭了一座简陋的木屋,让老管家福伯来照顾凌成,可福伯他年老体衰,凌成也是过意不去让他一个老人家来照顾自己,便在上山几年以后劝他回家去了。老人家走的时候也是老泪纵横,这凌成小少爷是他一手带大的,如今要离他而去自然是舍不得得紧,奈何凌成却是铁了心的要“赶”他走,于是老人家在对凌成千叮咛万嘱咐之后依依不舍的离去。如今有了这么个令凌成崇敬的师父,凌成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好,徒儿,既然你已拜入我门下,便有资格知道为师的名讳。为师名叫霍无暇,江湖中人喜欢成我做‘葬月无暇’。”顿了顿,又道:“记住,以后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与外人道出为师的名讳。”“葬月无暇”早已隐匿江湖多年,他不想让这个徒弟以外的人知道他霍无暇的下落。

    “徒儿谨记。”凌成心道:师父必定是江湖重了不得的人物,所以才不喜欢让别人知道关于他的消息。他挠挠头,不好意思的问道:“师父,徒儿不明白,为何江湖中人要称师父做‘葬月无暇’?”

    “这..,以后你出了这青屏山自会知道的。”霍无暇心下好笑,江湖中有几人不知他“葬月无暇”的名讳,可就他这呆头呆脑的傻徒儿不知道,可正是他这般的老实,才使得自己如此喜欢,更何况他早已不将名利这些放在眼中,又何必在乎自己的徒弟是不是知道自己在俗世的名号呢。转又想到自己时无多了,该早点传授这徒儿些武功才是,于是又道:“徒儿,从明起,为师便开始传授你武功….”

    翌凌晨,青屏山顶,望月石旁,云雾缭绕,晃晃有如仙境。一老一少相对盘膝而坐,那老者满头银发,有如仙人般令人心生敬佩;那少年材粗犷,穿虎皮大衣,腰间别一根竹笛,边一只白色豹子巍然而坐。赫然真是霍无暇凌成师徒二人。

    霍无暇双眼紧闭,对凌成传音道:“徒儿,这些年你生活在这山中,体早已非常人所能比拟,但是光有力量但不知道怎么用可不行。为师今天便教你内功心法,照为师说的做。‘环拱手当,气定神皆敛,心澄貌亦恭………”

    “环拱手当,气定神皆敛,心澄貌亦恭………”凌成心中默念…

    如此每凌晨霍无暇与凌成师徒二人便来到这望月石上修炼,凌成本已有功夫底子,再加上在这山间住了十几年,食的是这山间的灵兽与草药,喝的是这山上天然的泉水,实实在在是块习武的好材料。在霍无暇悉心指导之下,凌成进步神速,许多以前自己弄不明白的地方,一经霍无暇指点顿时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于是凌成学武的也是十二分的高涨。一晃便是数

    这一,青屏山下来了许多陌生人。傍晚时分,山下的酒肆里,黄牙猎户又在讲述自己在山上遇见那白色怪物的经过,周围几个猎户正听得入神。“唰..”一把长剑架在黄牙的脖子上………

    青屏山两座主峰之间是一条狭长的峡谷,从望月台上往峡谷中看去是一片茫茫的云海,云海当中藏了狭窄的小道,这便是从山下通往山上的小道之一。平时少有人会选择这条道路上山,而是从更远的另外一条山道上山,主要是因为这道路崎岖无比,且道路旁边云雾缭绕,一不小心便会掉下山去,而另外一条道路虽然远了点却是安全的多了。

    而今这崎岖的小道上却多了一行人,远远望去约莫十来人,全粗布麻衣,乍一看去与平常人无二。但这些人行进却是极为快速,为首的是一个材魁梧的大汉,细细看去手中竟提着一个材瘦小的人,那人一张嘴露出满口黄牙,正是青屏山下酒肆中吐沫横飞的那黄牙猎户。

    那黄牙猎户四肢抓狂,他虽也曾从这小道上过山,可是此时却是被人提在手中,而且行进速度也是如此之快。“别动,不给爷老老实实的爷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

    那提着他的大汉大声喝道,看那黄牙在在自己手中微微发抖却不敢在动,大汉满意道:“这就对了,只要你好好给爷带路,少不了你的好处。”顿了顿又唬道:“要是敢给爷带错了,也随时就要了你的小命。”那黄牙平时就是在老实人里吹吹牛,那经得起这般折腾,一听那大汉的冷喝,便在不敢动弹了,偶尔张张嘴便是为那大汉指路。

    不出一个时辰,这一行人便出了那云雾缭绕的小道,进入了山中的林子,来到一块大青石旁,那黄牙也被放了下来,瘫坐在青石之上,似是丢了魂魄一般。他多么想就在青石上躺下睡上一觉,可是他不敢,那大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便吓得他浑直冒冷汗,一骨碌站了起来,不敢再坐下了。那大汉走过来,对黄牙道:“这便是你那看见那白豹的青石么?”

    “这便是了,这位爷。那小的便是在这里看见了那怪物。”黄牙战战兢兢,生怕自己有些许差错丢了命。

    “恩..”大汉略有所思,转对其他十来人道:“你们几个,给我在附近找找有没有奇怪的脚印粪便之类的,若有发现,立即上报于我。”转眼,那十来人便从大汉边消失,都进入了林子。那大汉看似粗犷,却也是心细之,派出下属之后,他转对黄牙道:“你就跟爷在这守着。”

    ………

    那大汉口中的白豹便是凌成边的小白,小白是灵兽,又凶猛无匹,这山间的野兽对小白都是躲的远远的,有时来不及逃跑就是匍匐在地上不敢动弹,对小白极是畏惧,而小白对这样的野兽都是不敢兴趣的,它需要的是战斗,只有血沸腾的感觉才能令它兴奋,可是这山间能做它对手的野兽却是越来越少了。自凌成拜霍无暇为师以后,便在望月石上练习武功,小白起初几还陪在师徒二人边,可是时间长了便觉得无趣了,偶尔溜出来林子玩耍,晚上便会山间的木屋休息。此时小白便真在林子里悠闲的散步,它隐隐约约看见不远处的青石上坐着两个人,于是它的兴趣来了,它想去吓唬吓唬他们,脚下的速度明显快了起来,眨眼便出现在二人眼前。

    那大汉自大吩咐属下各自出去寻找踪迹以后便成了石头一般坐在那一动没动,这使黄牙安心许多,他就怕听到那大汉的怒喝,他就是一平头百姓,哪经得起那般的惊吓。可正当他那急速的心跳开始慢下来的时候,眼前突然蹿出一只怪物,这着实吓掉了他半条小命,细一看去,竟是那神秘的白色豹子,当即大声叫道:“就是他,就是他…………”

重要声明:小说《凌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