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将死之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朝煦 书名:缘剑录
    好不容易才见到许久未见的师兄,玉念兴奋过头了,以至于让警惕降到了最低点,等到他觉醒过来的时候大批的鬼灵已经来到了近前!

    紧急之下也顾不得什么剑招了,白钧猛烈横扫出来,将最靠前的几只鬼灵斩杀,将最具威胁的几只斩杀后,玉念快速的后退,同时将真气最大限度的输入白钧中,白钧白色光芒瞬间照亮了整个甬道。www.

    鬼灵似乎对白钧的光芒很是惧怕,停留在半空中不断的厉啸着但惟独不敢冲上前来。

    玉鸿三人这个时候才堪堪反应过来,急忙将法器祭起走上前来准备帮助玉念解决前面的鬼灵。

    玉念阻止了跃跃试的三人,虽然鬼灵现在被白钧震慑了下来,可是受到伤害后会不会反击就是一个问题了。

    “你们去打开牢门,我在这里先顶着鬼灵!”玉念紧咬着牙说到,虽然白钧对鬼灵有天生的威慑力,可是这样祭起白钧时消耗的真气实在是太过巨大,而且鬼灵也会释放出一股强劲的势来对抗白钧,这无疑让玉念增加了消耗,再这样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玉念体内的真气就会消耗殆尽,到那个时候就是必死之局了。

    玉鸿三人自然知道事的紧急,急忙来到牢房边上寻找着打开牢门的机关。

    可是不论三人怎么仔细的找,都找不到哪怕是丝毫的机关痕迹,就连最主要的牢门都找不到!

    没有牢门怎么开门?玉鸿三人越来越急,玉念的真气消耗越来越大,口剧烈的起伏起来,对面的鬼灵都开始摆脱白钧对它们的震慑了。

    “怎么办……怎么办……”玉鸿三人急的满头大汗,却还是没有任何的头绪。牢房里的所有人都没有再说话,紧张的看着玉念那边的况,对他们来说玉念的安危最重要,相比之下自己获不获救显得无所谓了,只要玉念他们逃离了就好。

    “对了!那个符纸!”言研突然想起贴在牢房上的那张黑符。

    玉鸿被她这么一提醒瞬间反应过来,那张符纸的威力他们是见过的,那么说不定这符纸就是整个牢房的核心!

    玉鸿急忙伸出手,想将那黑色符纸给揭下来。

    “不要!”牢房里响起惊呼。

    可是晚了一步,玉鸿已经将手触到了黒符。一阵幽光闪过,玉鸿一声闷哼,体应声抛飞而起,狠狠的砸在另一边的牢房上,然后摔落地面,玉鸿艰难的爬起子,抹去嘴角的血迹,不甘心的再次来到黒符前,伸手将黒符揭起。毫无悬念,玉鸿被再一次的抛飞。

    玉鸿依旧没有放弃不断的尝试着,不顾偏题鳞伤的体,不顾其他人的劝阻,一次又一次的去揭那黑色符咒,又一次一次的被抛飞。

    “玉鸿……”玉念底呼一声,双手微微颤抖起来,他已经快要到极限了,鬼灵释放的压力越来越强,而白钧的光芒越来越弱,还有些闪烁不定起来,玉念依旧咬牙坚持,带着万颜的脸上表现出来的依旧是淡定,好像毫不吃力似的。

    而此时谁也没有去注意牢房中某张脸上的一抹冷笑……

    砰!玉鸿再次被抛飞,不过这次他的手里多了一张黑色的符纸!

    封闭牢房的铁棒随着符纸的消失而开始若隐若现起来,如水滴滴落的声音从中传出,消失了。

    玉念看到玉鸿成功,呵呵一笑,再也支持不住,也被鬼灵释放的巨大气劲抛飞,不偏不离正好砸上刚刚爬起来的玉鸿,两人在地上滚做一团,对视一眼,微笑起来。

    不过危机才刚刚开始!

    原本被压抑的鬼灵此时已经没有任何的阻隔,厉啸着冲上前来,密密麻麻的鬼灵上释放的那股冷气息让人不寒而栗,修为稍低的言研被这鬼气一激,竟浑打起哆嗦来。

    而从牢房中逃脱的天清众人则是一脸的愤恨,五颜六色的光芒猝然亮起,朝着鬼灵劈砍下去,抒发着多天以来的郁闷。

    转瞬间鬼灵就死了将近百只,可是却依旧不见它们的减少,好像还多了起来。众人刚开始时的气势已经然无存,那股子冲劲已经被理智所控制,现在要做的只有防御,寻找一个突破口进行突破!

    可是鬼灵却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只要哪里死上一只,就马上会有数只鬼灵来填补他的位置,这样一来,鬼灵的数量非但没有少下来,反而还有些增多。

    众人且战且退,每个人的上多少都有了些伤痕,流出的鲜血让鬼灵更加的兴奋,攻击也越发的凌厉,天清一方顿时压力大增,而原先受伤的玉念和玉鸿也不得不参加战斗,虽然多了两个帮手,可是依旧没办法将败势挽救回来。

    “啊!”一个玉念不认识的天清弟子因为大意被袭来的鬼灵抓走,瞬间就被鬼灵分尸,鲜血洒落了一地。看着同门的惨死,天清众人恼怒起来,有两个激愤的弟子不顾一切的冲进了鬼灵群中,连惨叫声都来不及传出就死在了铺天盖地的鬼灵手上。

    “混蛋!”玉离暗骂一声,两行眼泪从眼眶中流出,他并不是骂鬼灵,而是骂那两个自寻死路的同门,玉离对这两人很有好感,在这几天相处中他发现这两人都是直脾气,与他极合得来,可是现在片刻间就死去了,这种悲愤难以言语。

    不一会时间,天清这边又惨死了几名弟子,皆是因为真气不济才被鬼灵有机可趁。而剩余的几人中也好不到哪去,随时都有可能灯枯油尽。

    “看来我们要死在这里了……”玉华悲惨的一笑,转头对着气喘吁吁的玉念和玉鸿道:“小师弟,你真是笨,都叫你走,你还是要来!”

    “如果换了是你,你也会来的。”

    玉华仔细的看着眼前个头已经比自己还要高的小师弟,不自觉的想起了以前呆呆傻傻的玉念小时候,脸色一肃道:“在我死前,我绝不会让你先死!”

    鬼灵大军的猛攻来到,气势比之刚才还要强盛了不少,鬼气弥漫包裹着所有的人。各人各有心事,都在回忆着自己难忘的事和遗憾的事,在这样的鬼灵猛攻中,难道还能活下来吗?

    “嗷呜!”震耳的狼嚎声响彻整个甬道。

    “真的完了!”玉净无奈的说到:“狼皇也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缘剑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