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鬼灵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朝煦 书名:缘剑录
    玉鸿看着已经恢复正常的玉念,就连刚才被狼皇贯穿的右都愈合了,长出了口气打趣道:“还好,差一点就没救了。”

    玉念不好意思的笑笑,站起子看着倒在地上的狼皇。刚才还不可一世的狼皇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瞪着不甘的双眼,可是没有丝毫的办法,死了就是死了。

    玉念蹲在狼皇边,右手在他脸上一抹,将他圆瞪的双眼轻轻合上,低声说道:“来世做个好人……”狼皇的坐骑巨狼颤巍巍的站起庞大的体走到狼皇尸体边上,悄悄的躺在狼皇边,猩红的舌头吞吐,轻着狼皇的面颊,几滴水珠从眼眶中流出,安详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玉念和玉鸿都没有去打扰那一人一狼,绕过它们来到言研和成蓉边。

    言研的精神已经恢复了许多,不过依旧有些虚弱。

    “玉璧……玉璧呢……”言研紧张的问道。

    “玉璧?”玉鸿想了想,她所说的玉璧应该就是刚才释放出绿光治疗玉念的那块,看言研这么紧张,那玉璧肯定是大有来头,可是玉鸿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这个……”玉鸿支支吾吾的说到:“那个……被蛇叼走了……”

    “啊?!”言研差点晕过去。

    玉念在瞬间就反应过来玉鸿所说的蛇就是小盘,急忙从袖中将小盘揪出来,抓住它的尾巴悬挂在半空:“玉鸿,你说的是不是这个……”

    玉鸿高兴的点了点头:“对,对,就是它!”

    “小盘,你把玉璧拿哪去了?”玉念无奈的问着小盘,他在袖子里面没有发现玉璧的痕迹。

    小盘夸张的张大了嘴巴,不断的发出类似婴儿的啊声。

    “它……它说什么?”言研好奇的问道,她对这条看起来很可的小蛇很感兴趣。

    “我想……大概它想说的是……”玉念咽了口口水,难以置信的看着小盘:“它想说的应该是玉璧被它吃掉了……”

    “什么?!”言研惊呼一声,一把从玉念手上将小盘抢过来,大力拉扯着它柔软的躯体,怒道:“坏蛇!坏蛇!吐出来,把玉璧给我吐出来啊!”

    玉念又一把将小盘抢回来,心痛看着它,无奈的说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贪吃了……”小盘咧开蛇嘴竟发出嘿嘿的笑声,随后又钻进了玉念的袖子。

    这笑声吓到了所有人,谁也没有听说过蛇会笑的,只有玉念发现了不寻常,似乎小盘更加的通人了。

    “现在时间紧迫,我不和你计较,如果事办完,它还没有吐出来的话,我就把它的肚子给划开自己拿!”言研气恼的说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玉念顿时有些泄气,他也知道时间紧迫,可是现在对师兄们的位置毫无线索,更不知道该从何找起,而且刚进来这奇怪的岩洞就遇到了高手狼皇,还是靠着点运气才将他打败。狼皇自己也说了他只是八皇之一,那么就还有七皇,如果后面的路上再遇上一个的话该怎么办?

    看着玉念颓然的神,其他人也想到了事的不容易,言研也停止了怒骂,委屈的蹲在地上,葱根般的手指不断的在地上画着连她都看不懂的图案,自言自语着:“如果能和师傅对话就好了,他一定有办法吧玉璧拿出来的……”

    一旁的玉念无意间听见了言研的话,脑中灵光闪过,可是又有些抓不住:“对话?对话……”

    “对了!”玉念突然开心的笑起来,使劲一拍脑袋暗骂自己笨蛋,其余三人看着行为怪异的玉念,不由得一惊,难道又走火了?

    一道白光闪过,一块符石出现在玉念手上,玉鸿见到这符石恍然大悟,这符石他还见过,玉念曾今用它来和玉离他们远距离对过话,只要现在也有用的话就能直接找到他们的踪迹了!

    玉念紧张的将符石祭起,白光闪烁不定,玉念不断的对着符石呼喊:“师兄!师兄!你们听得见吗?我是玉念!你们在哪里!”

    许久符石都没有丝毫的反应,玉念只能不停的喊叫。

    一旁不知所以的言研和成蓉还以为玉念患了失心疯,对着一块石头乱吼起来……

    “小……小……师弟,是……是你吗?”突然符石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玉念兴奋的快要跳了起来,急忙问道:“师兄!你们现在在哪里?”

    又是很长时间过去,符石才响起残缺的声音:“右……岔道,不要……危险……走……狼……鬼……”

    一个个不相接的词语传出,玉念也不去考虑这么多,将符石一收,就准备朝着右边的岔道走去。

    玉鸿将玉念拦下说到:“等一等!”

    “为什么?”玉念恨不得马上飞到师兄边,哪里还停得了?

    “现在去如果遇上魔教徒的话我们没有一点还手之力,还是稍作休息,等状态恢复了再去也不迟!”

    玉念一想也是这么回事,盘腿在地上坐起,快速的恢复起来。玉鸿、成蓉和言研也不敢怠慢,急忙恢复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四人相继醒来,对视一眼朝着右岔道走去。

    现在也不需要祭起什么法器了,通道中一片通明,玉念发现这通道竟像是人工打磨的一般,甬道内极其光滑,整个甬道内挂满了油灯,将原本黑漆漆的岩洞照得光明如白昼。

    越走越深,也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道,前面的甬道稍有变化,甬道内壁上画满了各异的画像,仔细看上去竟然是一副地域图!无数狰狞的小鬼拉和浑鲜血的人类,还有一些玉念他们不清楚的生物,各色的人物汇集在一起,不过显然是人类受到了残杀,画面上不断闪现人类的尸体和残肢断臂。

    言研和成蓉险些吐了出来,这里的血腥图画是对她们两个姑娘最大的折磨,玉鸿和玉念还稍好一些,不过腹中也是一阵的翻江倒海。

    “阿念,你刚才是怎么打败狼皇的?”玉鸿不得不转移话题。

    玉念也很配合的讲述起来:“其实是运气而已,我刚才是在怀疑狼皇是借助了特殊的方法将一些东西改变了,现在想来应该就是那诡异的血雾,在血雾之中狼型的物体可以获得速度的加成,而其他的物体只能受到抑制,我也是拼命一搏,不过运气很好,成功了。”

    言研和成蓉的思绪暂时被玉念所吸引,不会再去过度的注目那些恐怖的画像。

    虽然玉念这么轻描淡写说出来,可是没有人会觉得事简单,那需要多么大的决心和勇气,又需要多么强劲的修为和浑厚的真气啊!

    终于,四人走出了甬道,迎来的是另一片天地。

    脚下是一快平地,并不大,只能勉强站上二三十人而已,四周虽然没有再灰暗下去,可是却弥漫着一股黑色的气体,气体盘绕在空气中给人一种森诡异的感觉。

    而前不远处就是一个深渊,黑漆漆的看不见底,而靠近深渊不远处有一块一人高的石碑,上面用骇人的血红色大字书写道:

    “鬼灵渊,擅入者——死!”

重要声明:小说《缘剑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