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付清战杜峰,花与雷的对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朝煦 书名:缘剑录
    “来吧,一起上!”付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矛盾极了,短短几的接触,每个人都在他的心里留下不错的印象,虽然不一定要成为朋友,至少是不愿对立的,可是如果不这样的话,对他们没有丝毫好处,只能让他们背上私藏魔教的黑锅

    。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的……”付清自言自语着。

    “以六打一未免太无耻了,我一人就够了!”杜峰站了出来,手持折扇,随时应战。他知道,不论怎样,今天的一战是无可避免的了。

    “师傅……”一旁的林栩有些担心,出声询问着旁的老者。

    老者摆摆手道:“他们自己的事必定要自己去解决,我们是插不上手的。”

    林栩这才放弃阻止付清他们争斗的念想,不过依旧保持着精神高度的集中,不管是谁遇险都可随时准备出手相救。

    付清手中短剑再次伸长,粉色光芒笼罩上了体:“神器——金蛇刃!”

    杜峰的心里惊讶,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手中折扇猛的张开:“神器——风雷扇!”

    两股极强的气势自付清与杜峰上发出,在半空中相遇,激起一阵滔天的风浪,漫天的灰尘随风四处飘散,除对阵中的两人外,其他人急忙退后,以免被流窜的真气所伤。

    付清大喝一声,举起金蛇刃直刺而来,直取杜峰咽喉。

    杜峰躲也不躲,他清楚的知道,这一击虽然看似强悍,其实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伤害,因为他知道付清还没有尽全力,手中风雷扇轻抬,挡在了脑袋前面,正好挡住了金蛇刃的刺击。

    付清体一个急转,金蛇刃横扫而出,要将杜峰拦腰截断。杜峰往急退几步,躲过了攻击。

    “付清……或许你应该回天清,听天清掌门的发落。”杜峰现在才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对付清下狠手,这几招下来,两人根本就没有尽力去打,只是胡乱的挥舞而已。

    “你觉得可能吗……”付清的笑声有些苦涩:“你最好小心了,我不敢保证接下来你不会死在我的剑下!”

    杜峰叹了一口气,开始戒备起来,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刚刚开始。

    强盛的粉光再次从付清体中散发出来,聚集在了付清的周围,剧烈的开始旋转起来,慢慢的变成了一朵朵花瓣状的真气。

    “花舞——千刃!”

    一声暴喝,无数的花瓣直朝杜峰斩去。

    杜峰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风雷扇一扇动,一股旋风从中激出来,停在杜峰前形成了一堵风墙。

    噗噗!花瓣与风墙发生了第一次撞击,只是一瞬间风墙便多了数个凹陷,不过花瓣却没能突破风墙,只是这样僵持着。

    随着花瓣不断的斩击,风墙的凹陷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

    杜峰的额头不断的往外渗着汗水,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看似柔弱的花瓣竟有如此强悍的攻击力!

    终于,风墙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之后轰然破碎,可是要命的花瓣却还剩下了不少。

    杜峰已经来不及再使出一次风墙了,只能抬起双手挡住要害。

    嗤嗤声不绝于耳,杜峰像是被花瓣海洋淹没了一般,看不清他的面目了。花瓣渐渐散去,露出了里面狼狈不堪的杜峰,体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有几处皮肤被划破,一滴滴的鲜血往外渗着,可是上的长袍就着实不堪入目,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

    杜峰只觉得自己的背脊都被冷汗染湿了,如果刚才那些花瓣不突然改变方向的话,自己已经成为一具死尸了。

    “我说过了,我不敢保证你不会死在我的剑下。”刚才花瓣的变向自然是付清控制的,他根本无意去伤害杜峰,只不过大家立场不同,不得已而已。

    “那么我要认真了!”杜峰心里闪过一丝的怒气,强烈的屈辱感充斥着他的心,被付清一招打得狼狈不堪,这让他一向高傲的心有些受不了打击,一定要找回一局不可。

    风雷扇来回的扇动,天空瞬间布满了沉沉的乌云,轰隆的雷声传来,彷佛要将耳膜都给震裂开来。

    “小心了!”杜峰出言提醒道,他可不想付清死在自己的手中。

    “风雷决——雷霆万钧!”

    随着一声暴喝,天空中蓄势已久的雷电咆哮着轰下,目标就是付清!

    无数粗壮如水桶的闪电落下,顿时激起一片尘埃,数不清的花草树木在雷电下化为乌有,一股焦臭味传播开来,也不知道在这一轰中有多少生灵化为了肥料?

    强烈的电光刺得众人睁不开眼睛,每个人心里都有说不出的紧张。

    雷电尽皆劈下后,云雾才开始散去,杜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一招消耗了他全部的真气,如果还不能取胜的话,他可以直接认输了。

    烟尘弥漫,看不清楚付清所在位置的况,杜峰有些担心,他使用这一招的时候就有些后悔,这雷霆之力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如果失手将付清劈死的话,自己恐怕要背上骂名了。

    一团粉光从烟尘中亮起,这一团粉光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它至少能表明付清还活着。

    烟尘完全散去了,一脸疲惫的付清突现出来,除了衣服稍稍有些烧焦外,其他地方一切完好,似乎没有受到伤害。

    杜峰苦涩的一笑道:“看来我是输了,输的很彻底。”

    付清将外放的真气收回,没有说话,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才如果不是及时用真气张开了一层结界的话,现在的自己已经被烤焦了。

    现在该怎么办?没有人说话,谁也不敢说话,这件事牵扯有些大了,他们还没有权利去管理,如果说唯一有权利管理的人,那么一定是作为天清长老的玉念,可是他现在还在昏迷。

    “这……这是怎么回事?!”月瑶突然出现,看着满地的疮痍和受伤的杜峰,惊呼出声。

    她在治疗好玉念后独自一人去了一座山顶,平复一下自己矛盾的心。可是却突然发现天空异变,雷电齐轰,目标正是大家所在的地方!顾不得其他,急忙御剑回来,却见到满地的疮痍和焦黑的泥土,忍不住惊呼出来。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因为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尴尬的看着杜峰和付清。

重要声明:小说《缘剑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