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刀戎相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朝煦 书名:缘剑录
    “玄体?!”庙内所有人惊讶的看向月瑶,这玄体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特殊体质,是在时所生的人才有可能获得的体质,一旦拥有此种体质,不论是修行进展还是法决的使用都将得心应手。

    不过这玄体却是一些邪恶之徒梦寐以求的极品原料,用来炼制法器或者丹药都将是一等一的仙品!所以拥有玄体的人都不会将自己的体质说出来,以免引来不必要的灾劫。

    可是为了救治玉念,月瑶毫不犹豫的将它说了出来,这一举动赢得了所有人的敬佩,特别是付清和玉鸿,他们两人更是对月瑶充满了感激。

    成蓉看着一脸坚决的月瑶,她知道,她欠玉念的很难还清了!

    “你先跟我来,然后再决定不迟。”老者带着决心救治玉念的月瑶进了内室。

    这内室原本是寺庙和尚休息的地方,可是随着时间的变迁,这里早就破败了,连唯一的榻也塌了一半,只留下一个满布灰尘的房间。

    老者夸张的扇动着衣袖,同时剧烈的咳嗽起来,抱怨道:“这栩儿也真是的,也不好好打扫,想呛死师傅吗?”

    月瑶有些无奈,这老者实在是没有一点长者的样子:“前辈,不知您要跟我说什么?”

    老者停止咳嗽,严肃的道:“你可决定了?你可知道其中风险?”

    “自然是知道的。”月瑶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去救治玉念,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这样。

    “在引导过程中,两人的意识界会合二为一,你能知道他所想,他亦能知道你所想。”

    “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让我把最重要的说完,在引导过程中,两人不可有任何的阻碍,你明白吗?”

    “不能有阻碍?你是说……”月瑶的决心开始动摇了。

    “没错,不能有任何的衣物存在。”

    “这……难道不能……”月瑶的心里矛盾极了。

    “能是能,不过危险程度大大提升了,你可以自己决定。”老者看着紧咬着牙的月瑶,无奈的一叹,出去了。

    只留下一脸羞红的月瑶做着心理斗争,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那么我的清白就毁在了他的手上,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很有可能功亏一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片刻后,老者抱起昏迷的玉念来到内阁,将他放倒在地上,说到:“就算这样引导的话,凭着玄体的体质,你的成功率也远比其他人来的高,该怎么做,你自己决断吧!”说完又走了出去。

    月瑶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玉念边,看着他一脸的伤疤和痛苦的表,心里有说不出的痛苦,咬着牙将玉念扶起,让他盘坐在自己前,悬在半空的手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下。

    紧闭着双眼,脂一般的手指抚上了玉念的上衣,惊慌中,竟怎么也无法将其拉下。无奈之下只能微微睁开一只眼睛,轻轻的将玉念的外衣褪下,露出里面古铜色的肌肤。

    羞红了脸,急忙闭起双眼,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一名男子,而且这名男子将要与她**相对……

    一阵惊慌中,月瑶又褪下了玉念的长裤,可是近的那一层却怎么也下不了决心将它拉下。

    月瑶选择了放弃,轻轻的解下自己的长裙,脸更加的红了,红得要滴出血来。

    月瑶始终是无法与一名男子**相对,上还留着贴的内衣,盘坐下来,虽然只是这样,但也让月瑶极其的难堪,只想着尽快结束治疗,好脱离这羞人的地方。

    之前,老者已经将救治方法告诉了月瑶,月瑶只需要按照程序来做就行了。

    紫色的真气透体而出,包裹住了两人,手掌相对紧贴,月瑶控制着真气缓缓进入玉念体内,直朝丹田而去。

    玉念丹田中,紫色真气与白色的真气相互交融,渐渐的融为一体,向体四处散发开来,一股淡灰色的气体自月瑶体内升起,经过手掌传输到了玉念的体内,这灰色气体流过月瑶的体时,她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舒爽感,就像吸收天地灵气后的感觉,却又比其更加的浓郁。

    月瑶的意识渐渐淡去,随着灰色的真气流入了玉念体内。

    玉念体内的生机慢慢的焕发出来,白色真气也强盛起来,与包裹住他们的紫色真气相互交融,不分彼此……

    内阁之外,众人紧张的看着不断闪出两色光芒的内阁,玉鸿和付清有几次都忍不住要冲了进去,可是老者却时刻守在门边,说此时不能有人进去打扰。无奈之下只能在外面担心,来回走动着。

    终于,光芒淡去了,一切恢复了平静。

    月瑶急速的从内阁奔跑出来,双手紧紧的拉着衣裳,头也不回的朝外跑去,因为她的速度太快,以至于没有人看到她羞红的双颊……

    众人急忙跑进内阁,看着平静的玉念,大大的松了口气,一场危机终于过去了。

    “此事已了,我想我们该谈谈了。”杜峰转头向付清说到。

    付清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不过是早些的晚些罢了:“去外面吧,免得打扰到玉念休息。”

    六人来到庙外,老者和林栩也跟来出来。

    一时间气氛有些紧张,付清表淡漠的站在那里,双手背在后,似乎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

    玉鸿站在付清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杜峰、普诚、杨华和成蓉站在对面,看着付清,神有些怪异。

    “你可承认自己是魔教徒?”杜峰一声大喝。

    “没错。”

    杜峰看着毫不掩饰的付清,心有些复杂,他是多么的希望付清说的是另外一句话,或许那样的话就不会剑拔弩张。

    “你是如何潜入正道的……”杜峰的声音不自觉的软了下来。

    “拜师入门。”付清依旧淡漠,可是心里已经掀起了惊天骇浪,他也不愿,不愿与他们刀戎相向。

    两队人马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有普诚不断的拨动着手中的佛珠,念诵着一堆别人听不懂的经文。

    付清突然祭起金色短剑,光芒四而出,一脸的决然道:“来吧!早晚会有一战,不如今解决!”

重要声明:小说《缘剑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