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解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朝煦 书名:缘剑录
    “混蛋小子!故弄玄虚!”屠大吼一声,举起右拳带着呼呼风声朝着玉念轰来。

    轻抬右手,像捏住一只苍蝇一样简单的捏住屠的拳头,脚下连半步都没有迈动。

    “死吧……”

    深紫色的真气从玉念掌心喷涌而出,将屠紧紧的包裹在内。

    “不!”紫色雾气中传来屠的惨叫声,越来越虚弱,直到最后完全没有了声响。

    紫气慢慢的散开,露出了一脸惊恐的屠——不,是屠的尸体。

    充血的双眼圆瞪,脸上的皮肤溃烂了大半,露出白色的骨头,体自腰部以下完全融化,只剩下几根残骨,上相对来说比较完整,但是也留下了数不清的细洞。

    玉念松开抓住屠的右手,一声闷响,屠的尸体散落在地上,只留下依旧荧光闪闪的拳

    “怎么……怎么可能!”戮惊恐的看着玉念,有些语无伦次:“不可能的!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的!骨锥明明就刺穿了你的体的,不会的,不可能的!你不可能不死的!”

    “哦?”玉念藐视一切的声音传来:“我没死,你就死好了。”

    玉念伸手一召,白钧剑从地上飞起,落入了他的手中。

    “死吧!”玉念的脸变得狰狞起来,五官都有些扭曲,狂笑着挥出了白钧。

    戮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痴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海浪般的紫色真气瞬间将戮淹没。摧毁一切的紫色过处,草木尽毁,不留一丝痕迹,有的只有满地的疮痍和一堆白骨——戮的残骨。

    “玉……念……你,你怎么……”付清惊恐的看着杀神一般的玉念,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玉念上散发的凌厉又邪恶的气息与平时的玉念大相径庭,以至于付清根本不敢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真的是一向温和的玉念。

    此时的付清也终于明白了幻境为什么会破碎——玉念!

    玉念此时散发的气息完全有能力将幻境击碎!

    惊讶?欣喜?害怕?解脱?复杂的心在付清七人心中弥漫开来,惊得是玉念突然爆发的恐怖实力,喜得是玉念没有死去,怕还的是玉念,怕他的那种邪恶气息。而解脱,死里逃生的七人怎能不觉得解脱?

    “小心!”杜峰看着轻松杀死屠戮二人的玉念一言不发站在原地便提醒道:“玉念长老恐怕走火入魔了!”

    “走火入魔?!”

    七人有些慌张起来,走火入魔的玉念实力极其强悍,屠戮二人都被他秒杀,更何况现在连全盛时期一般实力都不剩的七人?如果就这样跑掉的话,玉念怎么办?让他自生自灭?或者成为一个杀人魔王?

    没有人选择退却,就像刚才面对死亡降临一样,没有人会胆怯。

    “玉念施主!”普诚释放出体内的佛气一声大喝,想用佛力的静心效果将玉念的心平静下来。

    “玉念……”成蓉看着完全不像人的玉念,心里说不出的愧疚,如果不是自己大意又怎会被戮偷袭?如果不是自己大意,玉念又怎会去挡那一记重击?如果不是自己,玉念就不会走火入魔,更加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成蓉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究到了自己的上,可是却没有丝毫解决的办法,于是便恨自己,恼自己,怨自己,眼泪断线般的落下。

    “卑微的凡人……”玉念不屑的嗤笑一声。

    七人大吃一惊,卑微的凡人?玉念怎么会说出何种话来?

    “莫非你不是凡人吗?”杜峰觉得事有些蹊跷。

    “凡人?哈哈……以前是,现在不是!”玉念大笑一声,霎时间一股强大的威压自他的上散发,君临天下的气势压的七人说不出的难过:“我是王!是天帝!是万物的主宰!哈哈……”

    “卑微的凡人都应该臣服于我的脚下!”玉念的脸又变得狰狞起来:“至于你们,统统去死吧!”

    右手猛烈一挥,自白钧中涌出一股强盛的紫色气浪,以雷霆之势朝着七人袭来!

    “九天神!缚神牢!”

    无数的青色剑气自天空突然的降下,在玉念周摆出了一个不大的五芒星阵,剑气将玉念的躯完全卡在里面,动弹不得,散发出的紫气也被这突来的剑气完全打散。

    “这是……”

    再次死里逃生的七人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能一次又一次的从绝境中逃出生天。

    “幸好赶上了。”一名青衣男子从天空中飘飞下来,对着七人稍稍行礼道:“在下林栩,受师傅之命前来解救白钧守护者,看来来的正是时候。”

    “多谢林栩施主救命之恩,小僧感激不尽,不过不知施主能否搭救玉念长老?”普诚说出了七人都想说的话。

    林栩落到七人面前,微微一笑:“自然是有的。”

    七人这才大松了口气,急忙向林栩道谢。

    “哈哈……制服我?制服天帝?就凭你们这些卑微的蝼蚁?”被制住的玉念依旧不以为然,狂笑道:“就凭你这封印也想锁住本君?笑话!”

    听到玉念的不屑,林栩也不生气依旧微笑着:“不知天帝大人可否告知小人您是怎么成为天帝的?您又凭什么成为天帝?又是怎样落入凡尘的?又怎会上了这位小兄弟的呢?天帝大人?”

    “我是天帝!我就是天帝!天帝就是天帝!没有理由!”玉念突然抱头痛呼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一声悲呼后,玉念渐渐的安静了下来,软绵绵的倒在地上,眼看是晕过去了。

    杜峰七人实在是不解,为什么林栩短短的几句话就让玉念安静了下来?

    林栩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他自然是知道他们的疑问:“这是是师傅教我的,至于为什么能让他平静下来,我想要从他本开始说起。”

    “他应该是受到了什么引导,将潜伏在内心的某个记忆或者是经历释放了出来,才会认为自己是天帝。”

    付清知道他所说的引导是什么,就是自己所使出的幻境,不免对玉念又多了几分愧疚。

    “可是为什么他入魔之后会有那么强悍的力量?”杜峰不解的问道。

    “这个只有问师傅了,我无法解答。”

    “阿弥陀佛!不知施主的师傅是何方神圣?”

    “各位跟我来吧,我想师傅会见你们的。”林栩将玉念扛上肩头,御起锁住玉念的仙剑,飘飞起来。

    七人对视一眼,相继御起法器,追赶林栩而去。

    现在他们的心里忍不住的期待,不知这林栩的师傅是何许人也?竟能算到玉念的遇难,还派出林栩前来搭救,这样看来这人不是魔教中人,说不定还是一个修为强劲的隐士,如果将他拉入正道的话,或许能为正道添加一份巨大的援助呢!

重要声明:小说《缘剑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