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击败你,无需用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朝煦 书名:缘剑录
    天清山,云虹峰正之上。

    三个白衣男子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四周熟悉的景物。居中的那名男子不断的用手掌摩擦着手中的长剑,神色黯淡,双目通红,如果不是来往的行人太多,恐怕他已经哭出来了吧?

    来往的天清弟子好奇的打量着那名男子,因为他的脸着实有些怪异,满面的伤疤……

    这三人便是竹峰弟子,玉念、玉净和玉离,而玉华忙于修炼便没有参加。

    十年前,满怀**来到这里参加比武,满心希望取个好成绩满足一个虚荣心。可谁知比武还未结束,众人便被派出参与正魔之间的争斗。到最后,大师兄玉明尸骨无存……

    自从十年前玉明意外去世以后,竹峰的气氛大异往常。每个人都陷入了苦修之中,连年纪最小的玉念也不例外。

    十年来,竹峰弟子的实力大幅度提升,玉华从原本的清心七层境界提升至十一层的境界;玉净和玉离也双双提升至九层境界,十年的苦修让他们多了一丝稳重,少了些嬉笑。四人中提升最快,也是最匪夷所思的就是玉念。他只用了十六年便修炼至了十层境界,创下了自天清山开派以来最快的记录。

    事实上,玉念也不知道他的修为进度为什么这么快,十年前的一场梦早随着年龄的逐渐增大而渐渐忘却。

    十年的苦修中,玉念从来没有感到过寂寞,因为小盘和玉明留下的仙剑白钧时时刻刻都陪在他的边。与白钧十年的相处中玉念发现其品质竟然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神器之流!

    而最让玉念惊异的是看着巨大变化的小盘,小盘原本滑腻的蛇皮已经褪去,长出来的是坚硬的鳞片,舌头也由原本普通蛇的蛇信变得像人舌头一样,最为奇怪的是他的头部,长出了两个瘤,看起来着实有些滑稽,唯一没变的就是细长的躯。玉念有时就会想:莫非这小盘成精了不成?

    十年后再临云虹,玉念心中真是五味陈杂,既有心痛,又有兴奋还有期待。

    之几天来玉念老是想起十年前在云虹遇见付清等人时候的景,每次想到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即又会闪过一丝惆怅:“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记得我?”玉念一想到他们可能早就将自己忘记,心里就有些隐隐作痛。

    玉念将手中长剑往鞘中一收,不顾周边弟子对他奇异样貌的好奇,径直的朝报名点走去。

    玉净他们已经参加过几次比武,对于报名这些的程序自然是极为熟悉,片刻便将一切准备妥当,只等比武开始。这次的比武较之前次冷清了不少,玉念不断的四处张望,寻找着那两张熟悉的面孔。没有发现他想要找的人,他们或许不会来了吧?也许早就忘记了吧?玉念心中又是一痛。

    “嘿!果然是你!”一双大手狠狠的拍在玉念肩膀上,虽然声音有所改变但是那熟悉的巴掌让玉念一阵兴奋,猛的回过头来,果然,尽管样貌改变许多,玉念依旧认出了他:“玉鸿!”玉鸿呵呵一笑,紧紧捏住玉念的肩膀。

    与玉鸿相比,高一米六的玉念瘦弱许多,依旧比他高半个头的玉鸿呆呆的看着玉念满是伤疤的脸,心中有些惋惜“如果没有伤疤的话,他应该会是个美男子吧?”

    “你见过付清了吗?”玉念见玉鸿有些呆滞率先问到。

    “没有”玉鸿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一直都在找,但是都没有找到。”

    玉念耸了耸肩,无奈的一笑:“或许他已经忘记了吧。”

    “恐怕是吧。”玉鸿也是一阵无奈,当初儿戏般的兄弟,就算人家忘记也没什么大不了吧?

    “我们去当初认识的地方看看吧?”玉念提议到。玉鸿点了点头答应了。

    玉念向玉净他们说了一声,跟着玉鸿径直朝着十年前相遇的地方去了。

    “哎……”一个黑衣青年站在一张很久没有人坐过的椅子边,用手指轻轻的将椅子上的灰尘拭去

    “他们果然忘记了吗…”黑衣青年抬起头有些悲哀的自言自语。乌黑的长发自然的垂至肩膀,清秀的脸上有说不出的悲伤。他就是玉念他们一直在找的付清……

    十年了,付清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与玉念相比他的脸上多了一丝成熟,还有一些不知从何而来的悲伤。遥望天际,付清想着父亲临死前的交代和二十年来师傅对自己的无微不至,付清的心中有些难以决断。

    “要怎么做…”付清每天都在问自己这个问题,本想着拖一天是一天,可是二十一年过去了,事终于到了该决定的时候了。

    就在他极度混乱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两道人影朝着自己的方向急驰而来。这两个人就是玉念和玉鸿,他们远远的就看见了站在这里的付清,强忍心中的激动,狂奔而来。付清的体有些微微颤抖,原来他们没有忘记!兴奋之顿时表现在脸上,也朝着玉念他们的方向急走过去……

    十年后,三个再次聚首!

    十年后的重聚让玉念三人都极为高兴,三人坐在椅子上,聊着这么久以来的见闻,聊得是不亦乐乎。

    “那么。我们现在能算是兄弟吧?”玉鸿愣愣的问到。

    玉念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付清,等待他的回答。

    “你们怕吗?”付清突然的一个问题叫玉鸿和玉念有些莫名其妙。付清看到他们疑惑的表,凄然一笑道:“算了,还是不要为难你们的好。”

    “你这算是什么意思?”玉鸿并不笨,从付清的话中已经猜到付清一定有什么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很可能会伤害到他边的人“既然是兄弟,有什么事不可以一起去面对?怕?我当然怕!我怕在我最需要朋友,最需要兄弟的时候却发现整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我们都是孤儿,从来没有体验过家的味道,现在我只想要两个兄弟……可是你却问我怕不怕?那么我就明白的告诉你!我,不怕!就算是死也不怕!”

    玉鸿激愤的话语深深的刺激了付清,是啊,如果真是兄弟,又何必去计较这么多呢?感激的点了点头,看向一直没有发言的玉念。

    玉念能清楚的看见付清眼中的期待,“别这样看着我。”玉念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我的看法跟玉鸿一样。”

    三人相视一笑,三只手紧握在一起,一个无声的誓言,建立。

    样貌平凡,材高大魁梧的玉鸿加上面部满是伤疤的玉念,再加上一个英俊潇洒,又有着冷酷气质的付清走在一起引来了周围无数的目光。这让害羞的玉鸿着实尴尬了一番,正考虑着是不是该像刚才一样找一个清净的地方的时候,玉念袖中冒出一团白光。玉念右手一挥动,只见一条青色小蛇嘴里衔着一块散发着白光的石头出现。这只小蛇自然就是小盘,原本玉念想将它放在竹峰,可它怎么样都不肯,一定要待在玉念边,不得已之下,玉念只能运用一招名叫袖里乾坤的法术将小盘收到袖子里面。不然,总不能整天让一条蛇盘在脖子上满云虹的游吧?

    至于那发光的石头是清叶在玉明死后特别制作的,分发给竹峰的四个弟子,它的功效便是能在极短的时间相互联通,通过符石可以达到通话的效果,是清叶送给弟子们的第一个求助法器。

    白光亮起,玉念也有些奇怪,难道是师兄遇到了危险?不敢怠慢,急忙从小盘嘴里取出符石,念动咒语,这符石之间便连通起来。

    “小师弟吗?”符石中传来玉净的询问声。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站在玉念旁边的付清玉鸿一大跳,吃惊看着发光的符石。而好不容易才重见天的小盘在一声悲鸣中又被玉念收回了袖中。

    “是我,发生什么事了吗?”玉念对着符石问道。

    “啊!没事,只是试试这符石好不好用……”

    玉念只觉得一阵的无语,害得自己担心半天,玉念有些抱怨。

    “不过,这比武已经开始了,你再不来上场的话,你可就算弃权了!”符石内玉净不紧不慢的声音又传来。

    玉念才记起还要参加比武,急忙将符石一收一拉付清和玉鸿朝着擂台方向狂奔而去。

    擂台下,玉净满脸的郁闷,叹了口起:“这小师弟还真是……我话还没说完呢他就收法了”

    玉离也在一边应着:“就是,要轮到他上场至少还得几个时辰吧?”

    狂奔中的玉念自然是听不到他两位师兄的对话了,他只想着得尽快赶去,不然被判弃权可以就糟了,他完全没有想过是不是到他上场的问题……

    在他的后的玉鸿付清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看玉念跑得这么急也只有跟在他的后面。

    凭着符石之间的感应,玉念很快的就找到了玉净和玉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也不等回过起来就紧张的问到:“有……有没有……被判……弃权?”

    玉净也不着急回答,看了看太阳,若有所思的道:“恩……不错,最多也就用了五分钟吧?速度不错!”

    玉念可不管什么快不快,他只担心有没有被判弃权,着急的看着玉净。玉净看着他的眼睛,心里面有些发毛:“好了,好了,不多说了,弃什么权啊,还没到你上场呢!”

    这下付清他们是明白了,敢玉念被他师兄骗了啊?

    不过玉净他们也算在无意中做了件好事,因为下一个上场的就是付清。

    “第三场比试!影峰付清对赤峰玉恒!”一个裁判在擂台上催促着选手上台。

    “你小心了”玉鸿有些担心的对付清说“玉恒师兄的实力很强的。”

    付清点了点头,纵一跃,来到擂台之上。

    双方见礼后,玉恒将仙剑祭出,那是一柄赤红色的仙剑,他见付清仍然没有祭出法器好心的提醒到:“师弟!祭出你的法器吧,我要开始攻击了!”

    付清依旧是一副淡然的神色“来吧,击败你,无须用剑!”

重要声明:小说《缘剑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