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暴雨前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朝煦 书名:缘剑录
    三个人的手指紧紧勾在一起,默默无语。

    付清只觉得鼻子一阵发酸,自从来到天清以后他一直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态度,久而久之师门中的师兄弟也渐渐的疏远他。这无疑让他更加孤僻,虽然师傅对他极为看重也极力的去改变他的格,可是效果都不甚明显。

    可就在今天,突然遇到两个和自己世相同而且年龄相仿的朋友,心中的激动是难以用语言描述,如果说三人最谁对这段谊最为看中,绝对是付清无疑。

    “比赛结束以后你们是不是要回去了?”玉鸿松开手指,有些感伤的问到。

    “是啊,结束就回去了。”玉念也感觉到非常不舍,刚认识就快要离别了吗?

    “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呢?”玉鸿看着玉念和付清,心里一阵的烦乱。

    付清看了看一脸伤感的玉念和玉鸿,饱含深意的说到:“十年吧!也许十年后能够再见面。”

    玉念和玉鸿以为付清所说的十年是十年后的比武,都点头说到:“好!十年都得比武我一定会到!”付清见他们误解了他的意思,也不反驳,之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我的玉鸿小祖宗!”远处一个气喘吁吁的青年往这里跑来。玉鸿一见这人往这里跑来,呵呵的笑起来。

    来人正是出来寻找他的师兄,那青年跑到玉鸿边一把抱起玉鸿:“我的小祖宗!你别乱跑了行不?你一走丢师傅就叫我出来找,今天你是第四次走丢了吧?”

    旁边的付清愣了一下,一天走丢四次?真的够白痴!那青年发现原来这里还有两个师弟,急忙对玉念付清两人说:“两位师弟,真是不好意思,这个是我的小师弟玉鸿,从小就有些迟钝,常常迷路,真是多谢二位师弟,不然真不知道他会跑到哪去。”

    玉念傻傻的站在那里一边听他说话,还一边点头说:“没关系,没关系,我应该做的。”付清一阵的无语,这两个家伙小时候脑袋真的被重击过呀…

    玉鸿被师兄紧紧的抱在怀里带走了,临走前突然记起了什么,大声的对玉念和付清说:“十年后我一定会回来的!”抱着他的那位师兄听他这么一说,把头埋埋得低地的,兔子一般的跑远了。

    玉念和付清见他们走远了,心中产生了一丝的惆怅,虽然相识的时间并不长,不过心里面还是把对方真正当成朋友看待的。

    “你不去找你师傅吗?”付清最先打破沉默“要找的话,去正吧,他们应该都在那。”

    玉念想了想,觉得自己是该去找找师兄了:“那你呢?你不去找你师傅吗?”

    “我想自己在这里静一静。”付清似乎有些感伤,淡淡的说到。

    玉念挠了挠头,他虽然不知道付清为什么要静静,但是既然他都说了,自己也没理由让他去找师傅吧?

    “好吧,那我去找师傅了。对了,我是竹峰弟子,你呢?”

    “我是影峰的”付清淡淡的说。

    “十年后我一定会来的!”玉念留下一句话便朝着正走去了。

    现在只剩下付清孤单的坐在原处,他有些发楞了,短暂的相聚留下了无数美好回忆。十年…再见面会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呢?是否会刀戎相见?

    此时,天清后山。

    清叶独自走在幽深的小路上,这里的凄凉和萧索跟前面的闹形成鲜明对比。

    清叶走在上面也感到异常的颓废。一间小屋映入眼帘,清叶看着这间小屋有些呆滞了,终究还是回来了!

    “你来了?”一个充满苍凉而又有些中气不足的声音传出。

    “是的。”清叶低声应到“你还好吗?”

    老人直起腰杆,手中扫帚不曾停下,依旧扫着早已发亮的地板,满是皱纹的脸带着惋惜的表长叹一声:“谈不上什么好不好的,你终究还是来了。”

    清叶苦笑着摇了摇头“有些事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就算我刻意的去放下,结果也是一样。”

    那老者又叹了口气也不再去劝说,整个院子只有扫帚的沙沙声传出。

    看到老者什么也没有说,清叶自嘲的一笑,向老者微微一鞠躬,向小屋走去了。老者见到清叶往小屋方向走去,自言自语到:“希望他能走回头路…不然,你们师兄弟之间恐怕……。”

    清叶并没有走进那间小屋,而是走到了小屋的后面的山坡。

    那里立着数块墓碑,也许是长年没有人来打理的缘故,许多墓碑上已经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青苔。清叶走到一块看上去最新,也是最为简单,凌乱的一块墓碑前,蹲下子,手掌轻轻抚摩着这块墓碑.

    “我又回来了。”清叶自言自语到“这么多年了,我始终无法忘却,到现在,我甚至开始怀疑我的决定是否正确,是不是很可笑?我说过的,我绝对不会让你再错下去!”

    说完,清叶便独自走在山间,也不知道他要走到哪里去了。

    后,那萧索的墓碑依旧立在那里,墓碑上的字迹有些潦草,只能勉强看清,上面写者:天清清成之墓,立碑时间是在二十年前…

    正最宏伟的建筑,天清阁中。

    天宫清五峰主和各派掌门分宾客坐在大中。

    大中央,一名灰衣青年正在叙述些什么,青年不断的说着,坐在四周的各位脸色都有些难看。

    “玉肄,你确定没有错?”端坐在中央的天清掌门清须问到。

    “如果我没有暴露的话就不会有错了”这叫玉肄青年正是清须的大徒弟,“这次魔教的异动原本是为了寻找十一年前梦花谷被灭时意外逃脱的梦花谷主独子付清!他们得知付清未死,便四处搜寻,准备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这么说起来事有变?”一旁穿着一青衣背上背着一柄长剑的中年男子突然问到,他就是朝阳剑派的掌门人宇恒子。

    玉肄点了点头:“宇恒子师叔说得没错,原本他们只是为了寻找付清的,可是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出一个‘鬼宗’来,这鬼宗挑唆魔教三门来攻打正道,也不知是用了什么魔法魔教各门竟然达成了协议,准备联合鬼宗进攻正道!”

    大中的各位首老面色更加沉了,虽然来云虹之前已经听到风声,可没想事竟然这么严重。

    清须眉头紧皱,沉思了半天说:“各位,你们已经听到了,这次事态极为严重事管正道存亡,不知各位有什么意见提出呢?”

    “恩?”影峰主清锗这才清醒过来,他刚才听到魔教在找十一年前未死的梦花谷主独子付清时已经极为吃惊,他十一年前正好收了一名弟子名叫付清,细细想起来竟然跟玉肄所说相当吻合,难道自己的徒竟然是魔教余孽?

    后来听到魔教进攻正道的消息更是一惊。直到清须发话后才回过念头来,清锗轻吟一声:“我看事没这么简单,那神秘的鬼宗竟然有实力将魔教各门拉拢,那么它的实力必定不可小看,可是这么强的实力又为什么要借助盟约呢?直接将魔教各门收编不是更好?所以我说这鬼宗必定不简单,一定还有着谋。而魔教则是害怕鬼宗的实力而佯装赞同,说不得还没有进攻便自己打起来了。”

    清锗这一说法内所有人都深表赞同,事绝对不止是那么简单。

    “那鬼宗可有什么特点”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女子淡淡道。

    玉肄听见这女子发话心中一惊,因为这女子正是长年不问世事的月华阁阁主!但此刻倒也没有表现出什么:“鬼宗在魔教中也是十分神秘,我只知道鬼宗宗主叫做灭天,其他一概不知。”

    众人皱了皱眉,这鬼宗怎的这般难收拾?清须叹了口气对众人道:“这样吧,明天公告天下这魔道入侵的消息,同时请各位掌门回去后调集各门弟子备战,以备不时之需!”

    各派掌门点了点头,万佛寺主持惠渊低颂一声佛号,事也就这样决定了。

    中原一场正魔之间的血雨腥风即将展开!

重要声明:小说《缘剑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