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凡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朝煦 书名:缘剑录
    天界,南天门。

    数十名衣着各异的仙人跪倒在地,在他们面前一个穿长袍,头戴金冠的男子看着脚下的神州大地,刚做了一个让众仙惊恐的决定。

    “陛下!请您三思!天界不可一无君啊!”一名年纪较大的仙人出声阻止道,“何况转生一事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很可能永远流落凡尘啊!陛下!”

    那被他尊为陛下的男子笑了笑,俯视着脚下的神州,说道:“众卿家快起来吧,我意已决!人间大劫将至,而我等仙人却只能在九天之上看着生灵涂炭,这是何等悲哀?人间已经经历了太多的劫数,这次,是该我们这些仙人出面了!”

    天帝一席话终于让众仙不再阻止,不过却没有起,齐声呼道:“臣等愿追随陛下,应劫下凡!”

    天帝看着跪倒的仙人,知道如果自己不带几名仙人下凡的话是无法离开了。

    “人多了反而不好,这样吧,护法五神随我下凡!”五名仙人应声而出,站到天帝边。

    天帝看着满脸肃然的五个仙人,微微叹了口气,双手张开,耀眼的金光从他上散发开来,照亮了整个天界。

    “吾以天帝之名,引天地之力,焚万年金,合人间六,铸九天神兵,现!白钧,紫电,青风,红煞,金圣,黑噬!”随着天帝的吟唱,六道色彩各异的仙剑冲破虚空直朝人间飞去。

    天帝及五神六人随着六柄仙剑腾空而起,驾起耀眼的彩光向人间落去。

    人界,天峡山。

    此山四周皆为绝壁,有下无上,数百年前被正道之首浩然宗看中,并加以强大的封印将其变为困所谓邪魔的天然牢笼,故更其名曰:困魔渊.

    夕阳西下,困魔渊上被落寞的阳光照得通红.

    “噗”一名中年男子吐出一大口鲜血重重的摔倒在悬崖边上,他将手中的断剑深神的插进下的岩石里,颤巍巍的站起子,强忍住强烈的痛苦恨声到:“卑鄙!”

    在他面前站着一个穿长袍的男子,宽大的连衣帽把他的脸严严实实的遮挡起来,不断的发出呵呵的笑。

    砰!断剑无法支持中年人的体重,再度摔倒在地。长袍男子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竟发出哈哈的狂笑声。

    右手从长袍中伸出,光滑如玉的小臂暴露出来,葱根一般的手指,美到妖异的手指着再也站不起来的中年男人狠声到:“徐浩,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呸!”徐浩吐出一口血沫“卑鄙小人!用毒算什么英雄?”

    那长袍男人也不顾他的怒骂,冷声到:“徐浩,其实我真的很佩服你啊,中了我的断魂草之毒竟能这么久,这么高的修为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我的目的很快就能达到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徐浩强忍着剧毒带来的痛苦厉声问到。

    那长袍男子一笑道:“不干什么,只是借你一样东西。”

    徐浩还没来得及问话就被迎面而来的掌风狠狠推出,落入困魔渊中…

    这掌风自然是长袍男人所出,他呵呵一笑,御起一道狂风,消失了。

    困魔渊上所发生的事自然无人知道,人们所能知道的只有同样是发生在这天的巨变,却使得天下震惊!

    屹立中原数千年之久的正道第一大门派浩然宗被一夜灭门!

    全门上下三千余人无一人活口,门主徐浩离奇失踪。徐浩独子,一个三个月大的婴儿被大火烧为焦碳。

    死亡的弟子很少有完整的尸体,满地斗是残肢断臂,凶杀手段之残忍,狠辣可见一斑。

    其实力之强让正道中人大大的震惊了一回。正道第一门浩然宗竟在一夜之间被人灭门,这种雷霆手段不论是哪个门派遇到也难逃灭门惨剧。

    不过好在,这群匪徒就在一夜之间出现,也在一夜之间消失,仿佛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这使正道各派大大的松了口气……

    浩然宗被灭后六年,中原正道门派多得不可胜数,其中有有四大门派为正道泰斗。分别是坐落于东方青碧山脉的天清宫;西方的万佛寺;南方的朝阳剑派以及行事及为低调,坐落于北方的月华阁。

    四大派分居四方,天清以东是浩瀚不见边际的东海;万佛寺以西是从未有人踏足的异地;朝阳以南便是神秘的苗疆,那里的人有着神奇的巫术,是任何中原人都不愿意去招惹的对象;而月华阁再北上便没有人知道有些什么,因为月华阁从来不会让人踏足那里。

    他们说那里是无边的荒漠,如果有人误入其中,不管你修为多么高深也会惨死。

    请求进入荒漠的人多了,自然有个别混了进去。结果是尸骨无存,于是月华阁的说辞也就被各门派接受了。同时,月华以北也成了一块无人敢入的地。

    在四大门派中,近年来以天清宫名声最为鼎盛,实力之强直追当年浩然宗,隐隐有着正道之首的架势。我们的故事也将发生在这里。

    天清宫共分五,五各据一峰:主峰云虹,四大次峰,月峰,竹峰,赤峰和影峰。

    五峰所修炼功法皆是从祖师流传下来的法决《清心决》中所领悟出来的,属同源,但是领悟到的却不同。月峰之中所表现出的是比较柔和的一面,所以月峰以女子居多;竹峰体现的便是无无求,追求的是一种境界;赤峰表现的就比较阳刚,和月峰一样赤峰以男子居多;而影峰主要体现在速度与法上,飘逸的法配合大都俊郎的样貌,影峰弟子往往是其他各峰寻找佳偶的最宜场所。也因为这样,影峰弟子入门后往往都需要数年时间来练习心,使其不会被所迷惑,影响到修为的进展。

    天清五峰之中属竹峰弟子最为稀少,算上主清叶真人在内也只有6人而已。并非是因为没有人来竹峰拜师,相反的前来竹峰拜师的人是五峰之中最多的一个。

    只是清叶真人选徒太过苛刻,不论资质,品行都要上上之选。

    而他的五个徒弟中,除了小徒弟玉念之外。各个都是经过千挑万选,不论资质,品行,智慧都是上上等。

    而他的小徒弟玉念则是一个异数。

    六年前他下山游历,在山下不远处一个小村庄内发现了异样,当时全村人被屠虐一空,偌大的村子竟只有一个婴儿活口,或许是那些匪徒为了快感,竟将婴儿的面部完全划花,留下了满面的伤疤。

    因为失血和长时间的饥饿,那个婴儿奄奄一息,清叶心里一软便带回竹峰。经过艰难的抢救彩将婴儿从死亡边缘被拉了回来。

    清叶看他可怜便收他为徒取名“玉念”,取思念之意。令清叶吃惊的是,玉念的资质竟然远超他的四个师兄。悟之好是他平生仅见,不轮是枯燥道书还是生动的法术,都是一听既懂,一点既通。

    最难得的是他又极为乖巧,深得清叶与其他师兄的喜

    一清晨,玉念正在房中做早课。所谓的早课就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张开全毛孔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清晨时候的灵气是一天中最为纯净的,所以每个修道者都会在清晨进行吸纳。

    一个周天运行完毕,玉念再次感受到体在吸纳灵气之后的舒适,仿佛全都强壮了不少。

    就在他准备温习道书的时候,大师兄玉明推门进来,笑着对玉念说:“小师弟啊,你怎么这么用心呀,我们这几个师兄和你比起来就象是一堆懒虫了。”

    玉念呵呵一笑,挠了挠头:“有吗?师兄们怎么会是懒虫呢?师兄这么厉害,我当然要努力一些了。”

    在竹峰上,除了玉念之外还有四个师兄:玉明,玉华,玉净和玉离。他们来到竹峰之前都有自己的名字,只是师傅赐予法号之后,叫原来名字的人就少了,也就渐渐淡忘了。

    他们四人修为甚是厉害,在这一辈中也是属于高手之列。他们四个中属玉明修为最高,表面上看上去玉明年纪并不大,也就二十左右,实际上他从十五岁入门,至今已有二十一个年头,实际年龄已经三十六岁了。

    只是因为长年修炼的缘故才会看上去那么年轻。二师兄玉华是一个修炼狂人,整天除了修炼还是修炼,他的修为是除玉明之外最高的,而他的目标就是超越他的大师兄玉明。

    三师兄玉净为人幽默喜欢开玩笑对玉念也甚是照顾常常变着法的逗他开心。玉念对他也是很有好感。但是他对修炼一事极不认真常常惹得师傅大发雷霆,可次数多了以后,清叶也是无可奈何的由他去了。

    四师兄玉离跟玉净最是登对,也是好开玩笑,两人常常互相开着玩笑来打发无聊的时间。

    “有什么事吗?师兄?”玉念问来到房里的玉明,这时玉明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一拍脑袋道:“师弟,不要管什么道书了,收拾收拾东西师傅带我们上云虹峰!过两天就是十年一度的试剑大会,这次大会邀请了很多正道同门前来,规模也是这么多年来最大的一次,师傅说带我们去见见世面,赶快收拾吧!师傅们该等急了!”

    玉念一听上云虹峰精神一下子上来了,他早就想去云虹峰看看了。以前听师兄们说过那里的是那么的漂亮是那么的豪华,还有试剑大会上的师妹们是那么的动人……

    反正他们说的云虹峰就是好的一塌糊涂。其实玉念也没有什么东西收拾,也就几本还没读熟的道书,一股脑的塞进衣服里面,便跟着师兄出发去大了。

    大内,清叶真人坐在一把太师椅上,轻轻的抿一小口茶水,玉华静静的站在他的边,玉净和玉离则是在那里偷笑,猜想着等等大师兄跟小师弟来的时候师傅会怎样大发雷霆,看大师兄遭训那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呀!其实清叶是一点也不着急,心里反而有些忐忑。

    不多时,玉明带着玉念来到了大内,行礼道:“师傅恕罪,徒儿来迟了。”

    清叶挥了挥手:“起来吧,反正时间还多,不在乎这一点。”这让玉净和玉离大大的失望了一番。“你们记住”清叶叮嘱道“这次的大会不同于往昔,这次将有大量的同道前来参观,不论如何都不得丢我竹峰的脸面!”

    “好了,也差不多该出发了”清叶看了看天色“以最快速度赶到云虹峰!玉念还不会御剑,玉明你带着他御剑。玉华,玉净,玉离,你们各自御剑以飞行!”

    “是,师傅!”四人应到。清叶轻轻点了点头祭起斩刹仙剑率先飞了出去。

    看见师傅首先飞了出去,四个师兄弟也各自御起仙剑,向着云虹峰飞去。

重要声明:小说《缘剑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