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有人送我红球球

    一觉睡醒首先进入眼帘的是帐篷顶,下垫着厚厚的毛毯,我有些搞不清状况,这是哪儿?脑子还沉甸甸的,浑无力,原来喝酒后遗症这么大,我使劲摇摇头钻出帐篷,立马傻眼。就见大街正中央戳着两顶小帐篷,周围站着一圈步兵做站岗护卫状,行人纷纷避让,一条不算太宽的青石板大街生生被我们睡出个安全岛来。

    站岗步兵“啪”立正敬礼道:“请大人指示!”

    啊呀呀?啊嘞嘞?我顿时觉得飘飘然起来,哥们竟然也有被称为“大人”的一天——差点被小强哥锤残废那次不算,嗯,还“请大人指示”,我指示点啥玩意好呢?

    眼珠子转了半天,我装模作样道:“嗯,稍息!”

    只听“唰”一声,步兵们双手插在腰带上,两脚叉开。我不由感叹,阿纳金大人的《步兵典》还是有用的啊,否则哥们今天也整不出“稍息”不是?

    志得意满的点点头,我道:“我说……”

    “啪!”刚冒出两个字那帮步兵又一齐立正,差点没吓我一跳,我连忙堆笑道:“稍息,稍息,不用这样。”于是步兵再次稍息。

    “我说……”

    “啪!”

    “稍息,大家稍息,哈哈……”

    “唰!”

    “我说……”

    “啪!”

    “我说你们不带这么玩的啊!”我恼怒道,又叫我“指示”,又不让我好好说话,耍猴哪!

    这时小队长模样的步兵委屈道:“大人,您别调戏咱们了成不?”

    我更恼,梗着脖子道:“我哪调戏你们了?明明是你们不让我说话~”

    “这个,这是军规啊,大人训话咱们得立正了听……”小队长小声解释,估计怕被不明真相的心群众听到了丢我面子。

    我赶紧捂住脸,不是害羞,是牙疼,嗯嗯,今天早上没刷牙,我是个讲卫生的好孩子。眼见围观路人换了一拨,瑞西也从她的小帐篷里爬出来,我才搔眉搭眼道:“那啥,邓蒂斯大人对你们有什么,那个指示啊?”不用猜都知道人家是代镇长大人派来照应的,至于怎么找到我们的嘛……你以为瑞西那个头是个女的就有?

    小队长思索道:“也没什么特别指示,今天中午邓蒂斯大人路过这里正好看见二位大人趴地上睡着呢,就叫我们来看护一下。”

    呜!我悲鸣一声,丢人丢到阿什伍德来了,酒真不是个东西,害人呐!以后再也不碰那个什么唇了……呃,其实不喝醉的话,还是好喝的,下次我只喝小半杯……半杯好了,不经过锻炼酒量怎么成长嘛~

    “沃克,我饿了……”瑞西揉着眼睛道。

    看看天色已是傍晚时分,这一睡就是大半天呀,我兴奋道:“走,吃晚饭去!哦对了,这里就交给你们收拾了,那啥,解散!”说完和瑞西撒腿就跑,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我们中午没吃饭呀~

    再次推开“烈焰红唇”大门,喧嚣声迎面扑来轰在我们脸上,傍晚的酒馆和早上简直不是同一个地方,早上空的大厅差不多挤满了人,中央舞台上几名红衣舞女在乐队伴奏下翩翩起舞,食客们端着各种酒杯互相致意大声叫好,口哨声、掌声、说话声不绝于耳。

    我激动了,这才是我心目中的酒馆啊!左边两个俊俏的年轻贵族难道是女扮男装翘家的公主?右边角落里蜷缩着的斗篷妹莫非是传说中的女精灵?啊!天哪!看看舞台边孤独饮酒的中年大叔,刀削般的脸颊,深凹的眼眶,稀疏的胡茬,沧桑寂寞爬满了他的额头,澎湃在他周围清晰可见的就是能量波或者领域了吧?他绝对,绝对,绝对是位强大的龙骑士!没看见他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么,都被他的气场震慑了吧!

    啊哈哈哈!我心中狂笑凑过去……嘶!憋着气跌跌撞撞爬回来,他娘的,那人周围的白色烟雾居然是汗气!可把我熏坏了,难怪三米以内没人敢靠近……

    瑞西心疼的把我扶到墙角一张空桌边,我深呼吸二十次,总算缓过神来,扭头一看,呀嗬!貌似女精灵的斗篷妹就离我不到半尺距离,小的躯紧紧裹在一顶绵白色斗篷中,遮得严严实实。

    不过嘛,本大人对女精灵兴趣不是很大,据说一个个没没**的,没看头,要说材还得数咱们家小瑞西呀~我好容易恢复嗅觉,随便叫了十来人份的晚餐和瑞西开始狼吞虎咽。

    尼斯湖大闸蟹,我喜欢~啊呒啊呒……

    艾尔拉斯跳墙,我喜欢~啊呒啊呒……

    天堂州灌汤包,我喜欢~啊呒……唉,看着灌汤包上面的褶子,我不想起阿纳金大人的丑脸,他们今天有没有弄到吃的呢?思来想去,我觉得我貌似忘了件很重要的事。于是扭头问道:“瑞西,今天我们干了些什么?”

    瑞西从没遇到过这般深奥的哲学问题,含着大口烤龙虾呆滞良久,才犹豫道:“吃饭……和睡觉?”

    我烦恼道:“我总觉着我们漏了什么事。”

    “那我们从早上开始一件件数,”瑞西感觉这个问题牵涉到数学领域,大为兴奋,“早上起,穿衣服,洗脸刷牙,啊!沃克你没刷牙!”

    “别数这么小的事。”我翻翻白眼。

    “哦,起,上街,遇见奥特曼,在这里吃饭……然后……然后怎么样?对了~睡觉!最后又在这里吃饭~”

    “确定没漏掉什么?”我疑惑道。

    瑞西思索一会儿:“还喝酒了!沃克你还想喝么?”

    我恍然大悟:“我们今天喝酒了!哈哈哈,原来我忘掉的是这件事啊~服务生!给我们来两杯驴唇!”

    穿笔燕尾服的侍者微笑道:“先生,您要的是不是‘烈焰红唇’?”

    “对对对!”我们俩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相对傻笑半晌,瑞西突然道:“沃克!沃克!我们还忘了一件事!”

    我好奇道:“忘了什么?”这时脑子里闪现出包子褶的画面。

    瑞西压低声音道:“大人昨天让大家打探阿什伍德镇的报来着,今天早上和奥特曼吃饭时我们忘记打探鸟。”

    我又恍然大悟:“难怪我老是想起阿纳金大人呢,报嘛,过几天我们直接去领主府找镇长大人问问不就得啦。”说真的,我真为瑞西智商的进步感到由衷的欣慰,连我都没想起来的事她能记得,可见她现在智商已经比我高了,嗯嗯,不过哥们也不差啊,都知道上哪儿打探报了~

    正说着,斗篷妹无声无息飘过来,站在我们桌边幽幽道:“两位大人,有空吗?”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不过好听的——主要是她也叫我们“大人”来着。

    我高兴道:“有啊,您需要帮助?”

    “听说……”

    “二位,你们的‘烈焰红唇’。”侍者打断斗篷妹,端上两杯鲜红色饮料。

    “听说你们是……”

    “咕嘟……咕嘟……咕嘟……”我们忍不住三两口喝完酒,一股气从肚子一直冒到脑袋顶上,冲的人晕晕乎乎舒服极了,呃,半小时前我好像才说只喝半杯的……那下次少喝半杯好了,嘻嘻,我真聪明~

    斗篷妹似乎有些生气了,加强语速道:“听说!你们是邓蒂斯镇长大人的好朋友!请你们收下这个!”一伸手塞给我颗鸡蛋大小软趴趴的红球球

    我瞄了眼红球球,奇怪道:“你……给我……这个……干干干干……”

    “我也是邓蒂斯大人的朋友,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小心别弄破了,很珍贵的。”说完斗篷妹无声无息飘走了。

    瑞西和我再次晕头转向来到大街上,路旁火把和聚光油灯的光芒照的我们有些刺眼,于是我们下意识的朝比较暗的小路走去。走出街区来到一个比较空旷的小广场时,一阵凉风吹来,吹得我好像清醒了些,不对,我一直很清醒,嘿嘿,这点点酒能奈我何!

    “沃克,你有两个头,嘻嘻!”瑞西喝醉了,一定是的,我才不像她这么没用,你看,我清楚地记得斗篷妹送我一个红球球。我把球拿在手里,捏下去,球扁了,手松开,弹回来,再捏下去,又扁了,真好玩……

    瑞西瞅了一会,撒道:“我也要玩!”

    “不给,你会捏坏的!”我还没玩够呢。

    瑞西生气道:“你不给我就抢了啊。”

    我权衡利弊:“哦……那给你吧……”

    瑞西接过红球球,乐道:“软的!嘻嘻!”说着朝地上一抛——你们以为球会弹起来吧?

    我也这么以为,可是球“砰”变成一蓬红色烟雾,雾中慢慢走出只一米多高将近两米长的暗红色大狗,眼冒凶光低声咆哮……咦?这狗怎么长了一,二,三,四……一,二……再数一遍一,二,三,三个脑袋!比我还多一个,嘿嘿。

    “沃克,球球不见鸟,变大狗狗鸟。”瑞西捅捅我道。

    这下我气坏了,厉声道:“瑞西!它吃了我们的红球球!”

    瑞西暴喝道:“原来是它!把球还给我们!”抽出一尺半长三十公分粗的精铁洗衣杵猛的抽过去——抽到一半想了想把铁杵扔下,伸手扯住大狗脖子举过头顶得意道:“你吃了我们的玩具,以后你就是我们的玩具,明白了吗!”

    我不屑道:“狗哪听得懂人话,瑞西你真傻!”那大狗果然徒劳而死命的挣扎,一点妥协的意思也没有。

    瑞西没理我,又抽出根一尺半长三十公分粗精铁洗衣杵随手往地上一戳,再喝道:“明白了没!”青石板地面瞬间爆裂,碎石飞溅,地面裂缝延伸出十多米。。

    令我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比我多一个脑袋的大狗猛然间吓破胆似的,也不管还被人掐着脖子举在半空,以高难度姿势蜷起四肢摊开肚皮,发出“信信”的求饶声。嗯,在我们乡下,狗打架打输了也这么干。

    “瑞西,你真棒!”我不得不由衷叹服。

    瑞西笑眯眯道:“这狗狗摸着暖和的……它怎么三个脑袋丫?”

    还用问么!我语重心长道:“小瑞西,我们都喝醉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者出来了别害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