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间谍可以做的多嚣张?

    相传五百年前神圣猎鹰帝国时期,第一先知诺查丹玛斯大师某天经血来潮……咳,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哎呀我的乖乖隆地咚,法兰西公国大公亨利二世将有血光之灾!连忙把消息告诉亨利二世。消息传到时亨利二世正在参加女儿的婚礼,有一项程序是老丈人和女婿的侍卫长比武,就是象征撞几下武器罢了。亨利二世听了消息觉得比武有风险,上场需谨慎,决定穿成铁皮罐头再去比。结果上了场侍卫长一看,嗬!你开辆高达来和我比武,诚心弄死我啊?罢罢罢,王子对我有知遇之恩,死就死吧!当即闭着眼举着短矛冲上去一顿乱戳,不想正好戳进亨利二世护眼罩缝隙——伟大的亨利二世,享年四十岁。

    人家公国大公都逃不过命运的惩罚,你一个小骑士,桀桀桀桀……

    瑞西迷茫道:“您是?”

    骑士邓蒂斯不好意思道:“我现在游泳游得很快……”

    “奥特曼小领主!”我们总算想起来,齐声惊呼。

    “呵呵,呵呵,”奥特曼.邓蒂斯挠挠头,尴尬笑道,“多亏了瑞丝特小姐,让我得了一技之长,总算在家族中崭露头角,现在忝为阿什伍德镇代镇长。”

    呀嗬!大人物啊,没想到几年过去,当初的花痴小领主成镇长了。没看上我家瑞西就好,我放下心中疑虑,豪迈伸手道:“奥特曼镇长您好,我是瑞西的未婚夫沃克.珐玛。”

    奥特曼也伸出手来和我握手——伸到一半奇怪的看着我的手,

    “哈哈,哈哈,习惯了,还是战场锻炼人啊……”我不动声色收回弓箭,握住奥特曼镇长的手大力摇晃,“不知奥特曼大人急匆匆的上哪儿去啊?”

    “也没什么事,例行巡视罢了,不料小灰受了惊吓,一时控制不住,实在抱歉。”说话时那匹壮烈倒下的灰色战马已经精神抖擞回到奥特曼大人后,一点挨过打的迹象都没有,神奇啊!

    奥特曼大人继续道:“真是对不住两位,这样吧,我们找个地方喝酒去,我给二位陪个不是,有什么话酒桌上说。”

    大早上喝酒?可能贵族都是这样的吧,话说我还没喝过酒呢……我摸摸下巴,点点头,蹭顿饭也是好的嘛。

    奥特曼大人驱散众忠心小贩,牵着马儿与我们并肩而行。从这里我得出一个结论,奥特曼大人体格比小强哥强不少,至少他能穿着盔甲走路……结论出来没多久,奥特曼大人突然顿住,虚弱道:“等等,我先卸个甲……”

    酒馆对我们来说是个玄奥的地方,在我印象中,哦,也就是骑士小说中的酒馆应该有险而消息灵通的老板、贪婪而精明的侍者、而不怕冷的女招待和各种冒险者。冒险者组成复杂,有翘家的王子和公主、好色脑残的贵族、失去魔力但知识渊博的大魔法师、肚皮永远灌不满的矮人、面色冰冷内心火的女精灵(冷面修女阿特丽丝?)、满世界乱跑找人继承财富的龙骑士……然后低调强大的主角在里面发生一个个奇遇、艳遇、巧遇、遭遇、洋芋……

    我满怀激动推开“烈焰红唇”酒馆大门,就见——大厅空的,几个贵族模样的青年人散落在桌旁优雅的吃着早饭,见我们进门纷纷欠微笑示意。一名侍者把我们领到一张空桌旁,摊开菜单轻轻问道:“几位吃些什么?”

    吃你妹啊!我的公主呢?我的大魔法师呢?我的女精灵呢?我的龙骑士呢!我极度不满道:“两份牛排要六成熟的,两份咖喱鸡排饭,,两份烤鹅肝,三个大圆面包,两份蘑菇末粥,两大份罗宋汤,哦,还要五杯柠檬汁。瑞西你呢?”

    瑞西有些拘谨道:“我也一样。”

    奥特曼大人虎躯狂震,震了大概十秒钟后才道:“呃……我要一个黄油面包,一份青菜鸡丝粥……”

    侍者面不改色一一记下,又道:“三位要不要尝尝本店特色酒‘烈焰红唇’?”

    这个嘛……关键是……我郑重道:“奥特曼大人,今天是您请客吗?”

    “呵呵,那当然,两位在阿什伍德的所有消费都归我了。”说起钱的事奥特曼大人终于恢复风度,“不过只限你们两位哦。”他这个代镇长确实有资格不把钱放眼里,我想如果不是我们这么会吃,我们同伴的消费他也能包了。

    想那么多干什么,至少我们两个吃货不用大家养活了,我感动道:“奥特曼大人,您真是好人!给我们一人来一杯~”

    奥特曼代镇长摇头道:“不必谢我,这只是我一点点心意,等你们离开的时候我再送你们一分礼物,那才是真正的谢礼。对了,你们要在这儿待多久?”

    瑞西盘算一会——不得不承认瑞西算术比我好——道:“一年半吧……”

    “咳咳咳……”奥特曼大人被口水呛到了,嗯嗯,一定是这样。

    良久,代镇长咬牙道:“应该的,我今天的地位都拜瑞丝特小姐所赐,你们吃再多我也不介意,哈哈哈,一点都不介意。”

    好人呐!从今以后幸运沃克的边多了一个幸运瑞西!我笑嘻嘻道:“大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说来话长,你们有所不知……”

    这时候早餐上桌,我和瑞西甩开腮帮子胡吃海塞,奥特曼大人翻翻白眼看着天花板继续道:“我们邓蒂斯家族的族长德蒙.邓蒂斯原本是杜默尔镇商会主席,在他即将和阿什伍德镇原商业部长的女儿结婚时,遭到了敌阿什伍德原镇长费尔南多以及邓格拉斯、维尔福两个小人的陷害,被打入海岛上的死牢。”

    “西里呼噜……死牢啊,真可怕……西里呼噜……”

    “呃……邓蒂斯族长在死牢中度过了十四年的时光,终于在一个神甫的指点下逃了出来,并获得大笔财产。”

    “西里呼噜……得救了,真幸运……西里呼噜……”

    “……”奥特曼大人最终决定长话短说,“就在去年他化名基督山伯爵报复了敌人夺取了阿什伍德镇。完了。”

    “西里呼噜……报仇啦,真过瘾……西里呼噜……呃,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在代镇长脸色全黑之前我决定给他点面子。

    奥特曼大人深深吸一口气,稳定住绪道:“我们邓蒂斯家族人员很多,不过与族长全是远亲,而且都是像我原来一样只有两三个村子的小领主。族长复仇后决定和海黛小姐——就是他后来娶的妻子远航隐居,但一直困扰于继承人的问题。”

    “海带?服务员,再给我一盘凉拌海带丝!”瑞西兴奋道。

    “竞争者很多……却都一无是处……只有我有个游泳的特长……得以继承阿什伍德镇……好了,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以后在本镇消费只管记我账上,我会交代下去的。”代镇长气若游丝说完话,捂着脸踉踉跄跄奔出酒馆,留给我们一个萧瑟的背影。

    “沃克,要番茄酱么?咦,奥特曼大人捏?”瑞西吃东西时对周围环境变化很迟钝。

    “走了,说我们以后吃饭不要钱。”

    “太好了!嗯,这个咖喱鸡排真好吃,再来两份!”

    吃完早饭,我们晕头转向来到街上,周围是模模糊糊一片,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打转。

    “沃克~嘻嘻~你跑来跑去的干什么?”瑞西小脸比那杯“烈焰红唇”还红。

    我伸手去捉瑞西,没捉到,气呼呼道:“是你跑来跑去才对!别动,不准动,我说你呢,不许动!”

    两人迷迷瞪瞪转过半条大街,发现前面一群人中间站着两个貌似熟悉的面孔。呃,应该是阿纳金大人和哈特老头,这俩在干什么呢?

    阿纳金大人一拍面前小方桌,开口道:“我说啊!”

    老头接腔:“哎!”

    “相声,讲究四门功课。”

    “哪四门?”

    “说学逗唱!”

    “哦?”

    “首先是说,这个说啊……村长大人,观众没了。”

    周围凑闹的人已然消失不见。

    哈特老头气道:“我早说过,随便说段骑士小说都能混口饭吃,你偏要搞什么相声,一上午一个铜板都没赚到!”

    大人沮丧道:“我这不是……这不是沃克和瑞西嘛!你们刚才去哪儿了?”

    我跌跌撞撞凑到大人边,笑嘻嘻道:“刚才我们和阿什伍德镇长大人一起吃饭来着。”

    “镇长?”大人眼睛一亮,“你们怎么和镇长一起吃饭?啊!你们搞到报了?”

    “什么……报?”

    大人抓住我衣领来回摇晃,大吼:“报啊!你!忘!了!我!们!来!阿!什!伍!德!是!做!间!谍!的!吗!”

    呃……是吗?我好像记不清了……我在哪儿呢?哎!面前的是阿纳金大人,嘻嘻,大人长得真像包子褶……晚上我还要喝,那啥,驴唇?鱼唇?嘿嘿,那唇真好喝……

    大人很绝望,老头也很绝望,更绝望的是街角冲出一群士兵,指着我们道:“这几个是间谍!他们亲口说的,抓起来!喂,这两个年轻的是邓蒂斯大人的朋友,别抓错了!”三十好几个步兵一拥而上,然后一拥而走,街上某人和某人神秘失踪。

    “沃克……我困了……”瑞西的声音听起来飘飘忽忽的。

    “我也困了……这里暖和的,就睡这儿吧~嘻嘻……”我闭上眼直倒下,天旋地转,一片黑暗……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者出来了别害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