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都是贵族

    风驰电掣老哈特果然腿脚利落,出发不到俩小时,大人还带着哥几个蹲那儿合计呢,强弓镇东门缓缓开启,千把号战士穿礼服手持兵器鹫尾号在罗切斯特男爵大人带领下列队而出。凿得正欢实的公主军悲剧了,迎战吧,那是打不过的,逃跑吧,面子上又说不过去,说不得只有咬紧牙关继续凿,只盼人家念在党国的面上别太计较——那啥,咱就刨了点儿水泥粒下来,够不上毁坏公物吧?

    事发展正如他们所愿,强弓镇士兵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站好阵型奏响《光荣啊,神圣狮鹫帝国》,罗切斯特大人携妻女站在最前方,顾盼自若——我认为他们是在找人:刚刚伊莎贝尔公主还在的呀,上哪去了?

    阿纳金大人把脸皱成包子褶领着我们迎上前去,刚照面,就听阿黛尔小姐凄厉道:“是你们!”

    谁们?我疑惑不解,没人招她呀?看了看四周,再看看阿黛尔小姐,发现她兰花指颤颤巍巍戳来戳去的方向……可不就是我和瑞西么!我这才恍然大悟,打招呼道:“阿黛尔小姐,好久不见啊!”

    瑞西发现自己在镇上还有熟人也高兴,笑呵呵道:“您好啊,阿黛尔小姐,还买洗衣杵么?我这次带了十根呢!”

    阿黛尔一哆嗦,惊恐大叫:“卫兵!把他们抓起来!”她后四个侍卫闻言立刻——将她紧紧拖住,任由小姐乱抓乱挠毫不放在心上,啧啧,这才是好同志啊!我和瑞西向对面伸出大拇指。

    前面罗切斯特男爵大人对这边的吵闹声混若不觉,彬彬有礼道:“下官强弓镇领主,男爵德华.罗切斯特,恭迎皇后陛下!”说完纳头便拜,后哗啦啦拜倒一大片,连阿黛尔小姐都被摁倒在地。

    我们很尴尬,异常尴尬。小强哥轻轻咳嗽一声,趴到罗切斯特大人旁耳语道:“姑父,陛下刚才回去睡觉了,明早才会醒。”

    小强哥说完话后我明显看见罗切斯特男爵抖了一下,僵直十秒,然后忽然若无其事站起来,拍拍上灰尘,朗声笑道:“大家起来吧,很好,很不错,今天的迎接仪式预演非常成功!明天一早我们就按这个程序迎接皇后陛下,哈哈哈哈哈,不许出错,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啦~”众喽啰很给老大面子。

    罗切斯特男爵满意道:“收兵,回营!”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在大部队簇拥下消失在城门中。

    “咣!”城门重重合上。阿纳金大人抚掌长太息曰:“善哉!真乃贵族之风范,此等急智吾不如甚矣!”

    前强弓镇小吃街小贩联合会主席吉斯凑趣道:“大人,您要什么样的?小的在镇上多少有些势力,别的不敢说,找几个小妞还是办得到的。”

    大人怒道:“你这不学无术的东西!世风下啊!咳……晚上叫几个到我帐篷里来,我得好好教育教育她们,以点及面,带动整个强弓镇文化事业快速有效发展。”

    吉斯心领神会,露出会意的**。

    大人摇头:“你啊,让我怎么说你好。以后要加强学习哦,每天练字至少……一个以上,不许偷懒!”

    小强哥偷偷对我道:“大人以前肯定是贵族!”

    我深以为然,也偷偷对瑞西道:“瑞西,咳……晚上我去你帐篷教你认字,你再不学习的话可是跟不上社会进步的潮流啊,别人要笑话我们的。”哥们也有点儿贵族的潜质吧?

    “谁敢笑话我们?!”瑞西亮出一米半场三十公分粗的精铁洗衣杵——两根,暴喝道。于是我腿又开始软了……

    再于是,第二天清晨,罗切斯特男爵再次出城恭迎小狗公主时,大人没有出现。

    小狗公主召回一百四十位精疲力竭的手下时,大人没有出现。

    公主颁布征召令时,大人没有出现。

    公主婉拒男爵盛邀请,表示不进城休整,第二天立刻出发时,大人没有出现。

    直到公主回营睡下,大人仍没有出现。

    我们很清楚公主为什么不进城,人家丢不起这人,而大人的体状况就不得不让我们担心了,貌似昨晚十多个三十岁左右虎狼之女进了大人的帐篷,大人一点不嫌弃,尽数笑纳。早上的迎接会刚开完,我们急匆匆往回赶,不想没走多远便在官道上看见了不**形的阿纳金.穿越者大人。

    艾尔拉斯在上,谁能告诉我大人昨晚到底遭受了怎样的折磨!眼前的大人骨瘦如柴,原本还算乌黑的长发此时变成花白,乱糟糟挤在头上,纯黑色斗篷一看就是仓促间胡乱披在上——因为大人又奔了。

    大人在地上艰难爬行,眼眶深凹,双目赤红,攒出无尽的绝望与悲哀,干涸的嘴唇嗡嗡蠕动,似在向天控诉凶手残暴的罪行。

    “这……是我们的大人?”猪冉挠头。

    小强哥和老米迟疑道:“也许吧……”

    我随手捡根狗尾巴草,跑过去戳戳大人的脸,这下能肯定了,除了大人没人拥有如此之厚的脸皮。

    大人一点点回过头,半天才看清我的相貌,顿时抱住我胳膊嚎啕大哭,哭的那叫一个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她们不是人……呜呜……她们不是人啊……”

    不是人?难道是恶魔?我们警觉起来,怒视吉斯,连他四个弟弟妹妹都不例外,这家伙找群恶魔来想干什么!吉斯大感冤枉,正要争辩,就听大人继续道:“每人两次啊……她们……她们还不放过我……还说一小时后继续……呜呜……”

    天空中一群乌鸦飞过,洒下一片“傻瓜!傻瓜!”

    “活该!”瑞西轻啐一口别过脸,她一向不怎么待见阿纳金大人。

    我擦把冷汗道:“大人,那您现在是要去哪?”

    “去阿什伍德……”大人咬牙道,“伊莎贝尔皇后下一步将去阿什伍德,我们先去那里等她。”

    我们又擦把冷汗,看来大人是铁了心要躲开那群“不是人”了,听过往客商说以普通人的脚程去阿什伍德至少一个月,他居然想用爬的……既然大人这么要求了,我们就得照做,找来些藤条编了个担架,把大人搁上去由吉斯和他三个弟弟抬着——趁做担架的空儿,小强哥回营取上某白和众人的行李,顺便给小狗公主留了个纸条——一行人绕过强弓镇向阿什伍德方向进发。

    阿纳金大人一路抽泣,经常随手抓过一个人便哭诉一番:“皮吉,千万记住,三十如狼,四十似虎……”

    “兰斯,你还年轻,还有机会,一定要小心啊……”

    “阿劳拉,你三十岁以后可别勉强你丈夫……”

    “啪!”大人脸上显现五根血红的指印,貌似一贯低调沉默的阿劳拉也不怎么待见大人。

    我无限怀念神奇老头哈特村长,平时大人易碎的心灵受到创伤都是他在一旁细声安慰……想到这里我冒出一鸡皮疙瘩……等等!我们似乎落下一个人?

    “我说,小强哥……你在营地里见到村长大人了么?”我希冀的问。

    “村长大人!”小强哥也反应过来,“没有啊,难道他还在城里?”

    正说间,前面忽的冒出一个鬼鬼祟祟老头,见到我们跟见了鬼似的:“怎么是你们!”可不正是我们缅怀的哈特.珐玛大人?

    望了望路旁强弓镇高大的城墙,老米疑惑道:“村长大人,莫非您还是从西门出来的?东门通了呀。”

    老头强自镇定道:“太好了,哈哈,我正要抄小路回村……回去找你们呢,哈哈,啊,哈!”

    瑞西天真道:“为什么抄小路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神奇老头清清嗓子:“昨天我从这里路过,发现果然青山绿水风景独好,嗯,好一派田园风光啊,今天忍不住又往这里走了。咳咳,对了,你们去哪?”

    骗鬼啊,田园风光,田园风光你大半辈子还没看够?我腹诽不已。

    小强哥是个机灵人,嬉皮笑脸揽着老头肩膀道:“村长大人,听说阿什伍德青楼里小妞够劲,我们去见识一下。”

    “真的?”老头对小强哥这动作有点下意识的恐惧,可又经不起惑,咽口水道,“这样啊,咳咳……为强弓镇珐玛村村长,我有义务、有责任带头加强两镇之间的文化艺术交流,是吧?哈哈,更别说我还是这个团队的一份子,当然要跟组织走喽。”

    担架上阿纳金大人虎躯狂震:“我不要!救命啊!”

    村长大人温柔安慰道:“我说大人,组织生活很重要啊,对于维系同志们的感,升华同志们的革命友谊起到很强的推进作用,您作为领导怎么能不认识这一点呢……咦?您的体怎么成这样了?”

    我抬头望天无语良久,自卑啊,什么叫井底之蛙?神奇老头挥洒自如的样子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嗯,村长也是贵族,你们全家都是贵族!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者出来了别害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