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亚山很鸡屎,神兽很草泥

    七龙纪969年2月1,正值瑞雪纷飞之时,大地银装素裹,山峦……也银装素裹,反正天地间白茫茫一片煞是好看。阿纳金.穿越者大人傲立山巅,目光如炬,死死盯着强弓镇方向,任凭鹅毛般的大雪打在上,油光锃亮的纯黑色亚麻斗篷很快染上一层白。自打今年年初,大人就每天保持这个造型,好像在等什么灵缇公国伊莎贝尔公主的大军。在我的认知里,我们处于神圣狮鹫帝国直辖区域,也就是原狮鹫公国,北边是雄鹿公国,南边是独角兽公国,至于灵缇公国嘛……天晓得那是哪儿。

    大人表示灵缇公主的出现是将是我们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转机,所以我也只有每天守在山脚下。好在小瑞西心疼我,将我们葛雷领主家的壁炉火盆什么一股脑儿全拆了过来安在山脚,葛雷领主一家今年怎么受冻暂且不提,至少我很暖和,很惬意——至于瑞西,她可是神力无敌瑞丝特,大冬天只穿一件单衣的强人!

    啃一口瑞西今早烤的小饼干,嘬一口火炉上烘着的燕麦粥,我刚要发出满足的呻吟,阿纳金大人在山顶发话了:“沃克,今天是大年夜,明天你就……二十岁了吧?”

    我举起杯子道:“是啊大人,新年快乐!要不要来一口?”

    大人点点头,于是我站在山脚把燕麦粥递给山顶上的大人。大人猛灌一口,叹道:“过了年我也三十岁了,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岁呢……”

    三十!我惊闻绝密,大吃一惊:“大人!您确定不是60岁?”大家看我以前背地里称呼他的口气就知道我从来把他当老头子的。

    大人一楞,邪恶笑道:“你觉得我长得很老么?”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有点害怕起来,要知道,大人武力值一向不怎么高,拿着战旗都打不过我,而现在……大人闪电般搓出一个雪团子丢进我领口,手扶叉腰肌哈哈大笑。

    我恶向胆边生,全力还击,手边抓到什么扔什么,雪团子、枯树枝、盘子、杯子、炉子……大人终于从山顶上掉了下来,栽进雪地里。

    呃,说了这么多“山顶”“山脚”的,希望大家不要误会,其实我指的“山”就是块大石头。阿纳金大人告诉我说,我们的世界叫亚山世界,而他将从这里开始他的拯救世界的传奇,所以让我在我们茅屋前不远的一块八十公分高的石头上刻下“亚山基石”以作纪念。我借来工具,大凿子大锤子一挥而就竖排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亚山鸡屎。不能怪我文化水平低,实在是大人没说清楚,我哪知道“基石”是啥意思。

    大人很满意,每天要抽出八个小时莅临观摩。我也很满意,认为大人对这块石头外貌的形容很准确。瑞西也很满意……呃,我就当她满意了,事实上她对这种事从不关心。倒是我们最有文化的村长大人每次来蹭饭都会刻意绕开这一区域,以彰显他珐玛村首席文人的份。

    正打得不亦乐乎,某白熟悉的蹄声打断了我们,同时还有小强哥包的喊声:“我强尼.法克回来啦!……”

    “法克?”大人和我对视一眼,惊疑不定。自大闹强弓镇起,我们就很低调的埋伏在珐玛村谋拯救世界,别说去镇上,就连麦德村都不敢去,小强哥这会儿算什么意思,通风报信?莫非罗切斯特大人要赶尽杀绝?

    出现在眼前的只有白袍银盔小将一人,手持蟠龙烂银枪,头戴鎏金风翅虎牙盔,着阳纹狮面亮银甲,背系羽绒狮鹫大氅,脚蹬寒铁枭脸履,裹着寒风席卷而来。

    “六,五,四……”我们齐声数到。

    “咴咴……”大白马人立而起前蹄乱蹬开始摆破死瞎叫嚷。

    “三,二,一!”

    “啪嗒!”雪大路滑,某白不负众望站立不稳连带它背上的骑士一同摔进雪堆里。

    不理小强哥微弱的呼救,我们爬上亚山鸡屎眺望远方。小瑞西不在,你还能指望我们两个把他从雪堆里拔出来?果然没多久,小强哥的跟班们气喘嘘嘘跟进,开始忙活,搬人的搬人,拆盔甲的拆盔甲。

    大人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啊呀呀?见龙卸甲?”

    咦?这次的跟班怎么全是熟人?我敏锐的发现部队编制有问题,编外的有猪冉、小吃街小贩联合会主席吉斯和他四个兄妹,加上大胡子老米一共六人,其他人呢?

    “我是来投奔阿纳金大人的。”小强哥好容易脱离苦海,靠着壁炉喝燕麦粥,不顾自己还在瑟瑟发抖忙不迭表白心迹,“老头子把我关了足足半年,憋死我了。”

    大人错愕道:“投奔我?”呃……忘了和大人说小强哥的事了。

    小强哥一看,惊愕道:“你……您就是英雄战旗执掌者阿纳金大人?”

    执掌者眼睛越来越亮,龅牙直接贴上鼻尖:“哦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穿越者是不会被埋没的!我就是那黑夜中闪闪发亮的萤火虫,走到哪里都会吸引世人的目光……法克,你是不是察觉到了我上的王者之气?啊?啊?”

    我们——包括趴地上的六个跟班——缓缓摇头。

    “怎么可能?我虎躯一震了呀。”说着阿纳金大人开始展示胃部痉挛,人抖抖的像犯了癫痫。

    小强哥悲哀的看着我道:“沃克,求求你诚实点告诉我,这人不是英雄战旗执掌者……”

    “……好吧……”我是个诚实的人,但更讲义气,酝酿半天,“他不是英雄战旗执掌者。”

    “我就知道我弄错了,哈哈哈!走,老米,我们回家洗洗睡吧。”强尼.法克大人顿时轻松起来,掸掸上的雪花站起来打算跑路。

    老米急道:“可是少爷,回去面子就丢大发了呀……”

    “不会比留下来更丢脸了。”小强哥淡淡道。

    阿纳金大人终于爆发了,猛的从火堆上抽出——英雄战旗是无法被破坏的,架在在火堆上当烤架再合适不过——浅绿色的战旗迎风抖开,同时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怒喝道:“你们看这是什么!”

    盈盈绿光在战旗上闪耀,只见上面栩栩如生的印着一只面容憨厚的马状生物,脚踩五道神兽光环,小强哥及六跟班倒抽一口冷气:“草泥马?!”

    大人闻言更怒,气急败坏道:“你们!你们怎么骂人!”

    义气老米结结巴巴道:“大人,阿纳金大人,这个标志是神兽,神兽啊!草泥马神兽!”

    众跟班七嘴八舌道:“果真是草泥马神兽……”

    “原来阿纳金大人是草泥马公国的后裔,难怪长得这么奇特……”

    “我早知道了,也不瞧瞧我是谁?无所不知猪冉!”

    小强哥挣扎良久,推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咬牙道:“以光明之龙艾尔拉斯之名,见习骑士强尼.法克向阿纳金.穿越者大人献上我的忠诚。大人手中战旗所指前方,便是吾等铁蹄践踏所向!荣耀即吾命!”

    六跟班见状也跪下齐声道:“见过阿纳金大人!”

    这下轮到大人惊愕了,莫非这“草泥马”还真大有来头?倒是我比较镇定,心下忿忿,这场面使我想起那不堪的往事。

    大人犹豫一会儿,点头道:“我,战旗执掌着阿纳金.穿越者,接受强尼.法克与诸位的效忠,荣耀即吾命……那个,小强啊,这草……神兽是什么玩意儿?”大人居然未卜先知强尼大人的小名,难道真是先知?

    小强哥跳起来激动道:“大人,您不知道?传说七龙纪年以前的上古时代,草泥马公国曾经一度掌控整个世界!草泥马公国的黄金草泥马军团纵横大陆所向披靡,历代草泥马大公虽然长相丑陋但个个英明神武,他们骑着神兽草泥马,吹响草泥马号角,草泥马战旗驾临之处敌人闻风而降,士兵们上环绕草泥马抗魔光环、草泥马反噬光环、草泥马神力光环、草泥马闪避光环、草泥马治愈光环……”

    他嘴里“草泥马”一堆堆的往外蹦,搞得我都糊涂了,他到底是不是在骂人呢?于是我咳嗽一声转移话题:“对了,强尼大人,您的手下怎么都没来?”

    果然提起这个小强哥就委顿下来,叹口气烤火去了。原强弓镇小吃街小贩联合会主席吉斯帮忙解说道:“是这样的,沃克大人,强尼大人这次出来是和家里闹翻了的,男爵大人把士兵们都扣下了。”

    “哦?”阿纳金大人来了兴趣,“那你们都是小强的私兵?”

    吉斯尴尬道:“我们哪够得上啊,还不是去年那次闹的,我们兄妹几个和猪冉不是撞上阿黛尔小姐了么。以后强尼大人不在镇上,我们……嘿嘿……”这我信,那次就他们几个嚷的最大声,留下来难免被和谐掉。

    膀大腰圆的猪冉瓮声瓮气道:“我就觉着听强尼大人没错的,往后阿纳金大人指到哪,老冉我就打到哪!”谁说大老粗就一定笨?这叫大块头有大智慧!

    双方交流一番,宾主尽欢,阿纳金大人试探着道:“以后你们是我的手下了,我说的你们都得听,对吧?”

    “是的,大人!”非常六加一加一齐声大吼。

    大人兴致勃勃道:“好!我和你们说,神圣狮鹫帝国大乱将起,为了拯救世界,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努力。我这里有本步兵典,你们马上练起来!哈哈哈哈哈!!!……”

    瞟了眼面如土色的非常六加一加一,我摇摇头转离开。唉,我总是心太软,再看下去我于心不忍,还是去葛雷领主府上吧,找我的小瑞西吃好东西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者出来了别害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