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大人很莫测

    又是个大晴天,正是阳三月间,天朗气清风和丽,英雄战旗执掌者阿纳金.穿越者大人、珐玛村村长哈特.珐玛大人、瑞丝特.麦德小姐和珐玛村下任村长沃克.珐玛四人一大早走在通往珐玛村的大道上,捏着二十一个铜板。

    钱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花光就花光了嘛,以我幸运沃克的手段还怕挣不到钱?我不介意,一点也不介意,绝对,绝对,绝对不介意。

    “痛痛痛痛……”哈特老头扭着子,企图让肩膀脱离我的魔掌。

    可本亲兵哪是这么随便的人,尊老幼是我最优秀的品质。我作搀扶状,手越抓越紧,狞笑道:“村长大人,哈特也~耶~您就不想说点什么?”

    老头恬着脸道:“我们还赚了俩亚麻斗篷呢,呵,哈哈……啊!小沃克,你想啊,过几年咱们珐玛村村长的位子就是你的了,到时候你就属于神圣狮鹫帝国统治阶级,这点钱算什么,啊?”

    村长的位子在向我招手,我和不和丫握手呢?我很纠结,五年前我就开始培养自己的人民公仆意识,可现如今我已然是阿纳金大人的亲兵了呀,纠结啊,很纠结……

    瑞西不屑道:“当村长有什么意思,沃克,回头我给你做好吃的,不给他们吃。”

    对啊!咱们珐玛村的村长真的算“统治阶级”么?我恍然大悟,老头平时还要靠我……瑞西养活呢,什么叫“这点钱算什么”!更为关键的是:“过几年到底是几年?”

    老人家捶顿足悲痛道:“小沃克,你太伤我的心了,想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长大,你居然盼着我去见艾尔拉斯,没良心啊……”

    我无语,斗智咱不专业啊,不是神奇老头对手。

    从昨晚沉思到现在的阿纳金大人突然道:“强弓镇给我的感觉……很熟悉。”

    你都住了五天了,能不熟么?呃,忘了你有三天住地下室。

    阿纳金大人继续道:“镇上军队的装备我好像在哪见过。”

    要不怎么说失忆的人最可怜,伟大的将军、亚莎的宠儿英雄战旗执掌者竟说“好像在哪儿见过”。这是军装啊!难道你以前带的兵都光膀子上战场,就像你现在一样?

    感受到我们眼中强大的怨念,大人下意识紧紧斗篷,小心问道:“以前我没注意听,你们……哦不,我们,我们信仰的神是不是光明之龙艾尔拉斯?”

    话说,我们到底信不信仰呢?我自己也不清楚,瑞西更不可能清楚,虽然平时大家张口光明之龙保佑,闭口艾尔拉斯庇护,说到底就是个习惯问题,从小周围人都这么喊,于是长大后我们也这么喊。倒是老头子认为自己信仰坚定,肃穆——趁机溜开三米——道:“光明之龙艾尔拉斯,至高的亚莎之子,庇佑神圣狮鹫帝国!”

    大人斟酌着道:“我们人类主力兵种应该是农民、步兵、弓箭手、狮鹫、牧师、骑士和天使吧?”

    “才不是呢。”最有发言权的瑞西连摇手指,“是农民、步兵、弓箭手和骑士!”

    “那牧师、狮鹫和天使呢?”

    瑞西无奈道:“我怎么知道,反正我们镇没人见过。可能那些大城市有吧。”

    “瑞西,”我提醒道,“大人说不定想起原来的事了,他可是英雄战旗执掌者。”大人问的是我们“人类”的兵种,我再自大也不会认为我们强弓镇就能代表全人类了。

    瑞西恍然,真诚致歉:“阿金大人,回头我烤完饼也送你一个吃。”

    “瑞西!今天你烤饼吗?我要吃三个!”我一听立刻雀跃无比。

    老哈特眯着眼搓手道:“嘿嘿,那啥,我也有份吧?嘿嘿……嘿嘿……”

    大人不说话,呆呆站在原地,宽大的亚麻将他盖得严严实实,微风拂过,衣角波浪般流动,使他的气势如火山爆发般急速膨胀!我们慑于阿纳金大人强大的气场,缩在路边不敢动弹。啊!这就是我追随的英雄,伟大的战旗执掌着阿纳金大人!他的面容虽被斗篷挡住,但他精悍的材,如天泥土般奇妙的气息,小腿上随风摇曳的腿毛,无不深深出卖了他……于是我们一同背过脸,指着天上的云朵赞叹不已。

    “哈哈哈哈!我们的国家是神圣狮鹫帝国,没错吧!哈哈哈哈哈……”大人“轰”的爆发了小宇宙,笑的如痴如狂。

    瑞西手指点点自己脑袋,眉毛往大人那边一撇。我和老哈特用力点头,没错,大人疯了,我们告诉过他不知多少次这里是神圣狮鹫帝国,他居然……唉……

    “我们的敌人是恶魔族,对吧!啊哈哈,啊哈哈哈……”

    我们慌忙躲到思想那么远,眺望地平线上某个小小人跳太空舞。

    “我是英雄,对吧!啊哈哈哈哈哈……”

    “我们回家吧。”瑞西拉拉我袖子,软弱道。

    这个建议得到我和老头一致通过,刚迈开步子,阿纳金大人气势汹汹赶上来,仰首望天,用下巴看着我们道:“今年是七龙纪多少年?”

    看来大人多少清醒些了,我们长出一口大气。老哈特默算半天犹豫道:“小金……呃,阿纳金大人,我不知道。”他当然不知道,全珐玛村没人知道这种没用的东西。

    “你不知道?你怎么能不知道!”大人气势更盛,跳上一块大石头居高临下俯视苍生。

    这下可好,瑞西不满了,被激起小脾气的瑞西单手将那大石头连同大人举过头顶,暴喝一声:“我们为什么要知道!”

    阿纳金大人瞬间被打回原形,收起万丈光芒爬石头上赔笑道:“别生气啊,我惧高……嘿嘿,我就是问问,最近发生什么大事没有?”

    瑞西冷哼一声,把石头加大人随手一丢,别过脑袋做不爽状。我贼眉鼠眼亮出大拇指表彰可的小姑娘,引来秋波两捆。

    老好人哈特解围道:“哎呀,要说大事嘛……对了!听说前几天强弓镇长家小姐的脚被砸坏了,闹的满城鸡飞狗跳,那场面,啧啧……”

    说的你好像亲眼看见似的,我和瑞西心里念着“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就走,后两位不明真相的群众还在烈的讨论中。

    “有没有再大点的事?”

    “嗯……前年镇子上闹瘟疫,死了三十……四十多个!惨啊……”

    “再大点的?”

    “大大大前年镇长家庄园失火……”

    “再大点?”

    “八年前……”

    “……”

    “十二年前……”

    “……”

    “十四年前……”

    “阿历克斯死在十四年前?太好了!!!”阿纳金大人激动地满场飞奔,泪流满面喃喃不已,“谢谢CCTV,谢谢MTV,我要感谢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我的叔叔阿姨我的伯伯婶婶我的小花小白诺诺墩墩……”

    可把我气的,感你跟我有仇还是怎么的,阿历克斯陛下死了,我父母也死了,你倒高兴了。什么破英雄,什么破战旗,这亲兵我还不当了,你怎么地怎么地吧!我气呼呼加快脚步,打定主意回去就把阿纳金扫地出门,反正我帮你还了三十个金币,咱们谁也不欠谁!善解人意的瑞西拉住我的手,轻轻道:“沃克,我去把他打成猪头,怎么样?”

    好啊!你真是善良的好姑娘!我抱住小瑞西脑袋狠狠亲上一大口,爽!

    “我知道啦!原来我在亚山!今年是七龙纪968年!”阿纳金大人发出最后的咆哮,“咣当”倒地上不动了。

    呃,莫非……我又在自作多?貌似大人只是因为恢复记忆而高兴,和十四年前死没死人无关啊……我郁闷,极度郁闷,看看干瘪瘪的老头子,叹道:“瑞西,把大人拎上,我们回家!”

    自打恢复记忆起,大人行事越来越莫测。

    从镇子上回到家没几天他就吵着要召集全村青壮搞集训,还出台一份“步兵典”,什么立正稍息齐步走,是的长官明白长官没有借口长官,弄得全村人心惶惶,折腾两天后大家见他就跑。没办法,大家都要种地不是?只有我顶个亲兵的份腆着脸陪他胡闹。倒是村里一帮挂鼻涕淌口水穿开裆裤的小娃娃对此很感兴趣,每天轰隆隆追着大人**撒泼,有事没事气的报告长官:“长官,大丫抢我蚱蜢!”

    “长官,狗蛋尿裤子了!”

    “长官,他们不给我玩泥巴……”

    “……”

    大人对这帮小娃娃感到由衷的欣慰,他勉励我说:“沃克,你要向他们学习。世界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他们的。小孩子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点钟的太阳。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我嘟哝几下,翻个继续睡。

    除此之外,大人还衷于搞破坏,用他的话说应该是“攀科技树”。首先提出要用硫磺硝石木炭“变魔术”给我们看,被全村人深深鄙视。不说硫磺是重要的战略资源,民间不得私藏,就算有硫磺,做火药谁不会啊?每年镇上整修军备,我们村都要出十多个熟练工去帮着造炸弹箭呢。

    三个月内,阿纳金大人尝试了炼钢、制药、发电等二十余项恐怖活动,焚毁房屋七间,造成伤员若干,直接导致珐玛村经济水平倒退二十年。成为全民公敌的阿纳金大人不得不黯然退隐江湖,带我来到距村子一里路的小山包上,盖起两间小茅屋过隐居生活——我倒高兴,这里离领主府更近。

    唯一受令人无法忍受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阿纳金大人俨然以先知的份自居,要求我帮他记录他“伟大的预言”和“波澜壮阔的一生”,浪费茅草纸无数。并整神神叨叨拉着我说:“沃克,我告诉你,尼科莱王子有四种死法,被恶魔砍死,又被精灵死,还有呢?没有啦!我骗你的,哈哈哈……”

    时间慢慢过去,大人上的亚麻布斗篷从微微泛黄变成灰中透白,又染上黑色斑点,再变成灰黑,最后终于变成纯黑色时,已然是七龙纪969年。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者出来了别害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